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002章 阴水凰

第1002章 阴水凰

  我虽然看到那只水凰的身体全部由阴水组成,可是却不知道阴水凰的名头,便问九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等九婴说话,仙极老祖在我意识里道:“阴水凰是一种只生活的阴间的真凰,它们虽然也是真凰一族,可是属性却不是火,而是水。”

  不管怎样,现在两只邪凰都到齐了,我家丫头的天魂也是全部凑到一起了,只要把这两只邪凰消灭掉,就可以让我家丫头的天魂归位。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可要真正的杀掉这两只邪凰却需要大费周章。

  此时凰枭老祖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他看着我道了一具:“五鬼神君,还要继续打吗?”

  看样子这凰枭老祖已经新生了退意。

  我对他说:“如果不打,这两只邪凰祸害的可是你们华北的地界,你要放任不管吗?”

  凰枭老祖笑了笑,也是打消了撤退了意思。

  水凰往我们这边看了几眼,然后开口到:“天雏,这些就是要杀你的人吗?”

  邪凰道:“没错,就是它们!”

  我们这才知道原来那邪凰有自己的名字,而它的名字叫天雏。

  那水凰说话的声音几乎和水凰一模一样,都是我家丫头的声音。

  我看着那两只邪凰道:“我有一件事儿不清楚,在继续开打之前,你们能不能回答我。”

  见我忽然要问问题,两只邪凰对视一眼,然后由邪凰天雏开口说:“问吧,我会让你们死的清楚明白的。”

  我指了指旁边的凰枭老祖说:“这个人你们认识吧?”

  邪凰天雏道:“他就是当初杀我和妹妹的那个人,我自然记得,杀掉你之后,我下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他。”

  我没好气道:“是他先杀了你们,为什么不先杀他,反而先杀我?”

  凰枭老祖皱皱眉头瞪了我一眼。

  邪凰天雏“哼”了一声道:“他虽然杀了我和妹妹,可我们凤凰却是可以涅槃的,千年后我们仍有机会复活。”

  我立刻又问:“不对啊,你妹妹的三魂都被封印了,它怎么还可能涅槃?”

  邪凰天雏道:“哼,我和妹妹是孪生真凰,我妹妹的魂魄本来就是由我的魂魄分裂出来的,我能分裂一次,就能分裂第二次,只要妹妹的身体还剩下一点,我就有办法让它复活。”

  “那凰枭老祖杀了我们之后,我的身体吸收掉大量的尸气,产生了尸变,最重要的是,我阴差阳错获得了帝凰天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复活了,而且我的实力还忽然增加了好多倍。”

  “所以我就展开了对人类的报复,我连屠数十村。”

  “同时体内的魂魄也是再次分裂,只不过这次我分裂出来的魂魄,却不能用火凰的身体,所以我费尽相思才想到用阴水凰身体的法子,我也是成功了。”

  “可偏偏在我们拥有了第二次生命的时候,刘葑祎来到了这里,把两个双双封印,我被封印在这双凤山,而我妹妹被封印到地府,只有这双凤山封印解开的时候,我妹妹的封印才会解除。”

  说到这儿的时候邪凰忽然笑了笑道:“本来我要破除这个封印还需要很久的时间,可今天你们这些人既然主动给我们解开了,也真是得谢谢你们了。”

  事情说到这里,我已经清楚了一部分,可还有一部分我还迷糊着。

  徐若卉手里那凰灵簪是刘葑祎所造,刘葑祎为什么要把帝凰的凰火封印起来呢?

  还有那凰灵簪后来又落入了什么人手里呢?

  最主要的是,帝凰的天魂是怎么来到人间,又是怎么进入这邪凰体内呢?

  这一切都是谜团。

  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儿刘葑祎肯定知道始末,而且我还觉得刘葑祎来这里不是单纯地因为邪凰而来的,他的真正目的就是邪凰身上的帝凰天魂,所以他才只封不灭。

  他在等帝凰的轮回,这一切他早有所料。

  正在我想这些的时候,邪凰天雏忽然张开翅膀对着我这边急速冲来,它是真的想把给我杀了。

  而这个时候我也忽然想通了一点。

  这邪凰天雏之所以要先杀我,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因为刘葑祎的事儿,而是因为它也知道,我们是冲着它的天魂来的,它们不想失去帝凰天魂。

  想到这里,我直接一个混沌炽日对着邪凰天雏扔了出去。

  “轰!”

  逼退了邪凰天雏,我笑了笑道:“如果我没猜错,刘葑祎在封印你们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们,将来有一天又有人来夺取你们的天魂,你们急着杀我的原因的,是因为我是帝凰转生后的父亲,杀了我就可以阻止帝凰转生,你们就可以继续霸占帝凰天魂了,对吧。”

  听到我这么说,邪凰天雏也是笑了笑说:“是又如何,我们都有活下去的权利,凭什么帝凰转生了,我们就要死?”

  “这不公平!”

  我反问邪凰天雏:“你是活了,可你霸占帝凰的天魂,让帝凰一直处于死的状态,你觉得这样对它公平吗?还有它可是帝凰,是你们凰族的王者,你觉得你这样对它合适吗?”

  邪凰天雏“哼”了一声熬:“凰族王者?凰族被人类捕杀的时候,它这个王者在干嘛,我们凰族早就分崩离析,哪里还有什么王者而言。”

  “还有,帝凰的天魂落到我的身上,我觉得这是上天给我们凰族的一个机会,是天道让我重振凰族,让我做新的帝凰。”

  “如果我统领了凰族,我绝对会发动凰族和人族的战争,我要你们人类付出血的代价。”

  邪凰天雏说完,神君和仙极老祖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邪凰天雏问他们笑什么,就由神君道:“我们笑你蠢,当初人神之战的时候,人类赢了没有?”

  “人龙之战,人凰之战,人妖之战的时候,那一战人类输过?”

  “那会儿的人族还没有稳固以人为本的大道,而现在,以人为本的大道已经根深蒂固,人族的实力也早就今非昔比了,而凰族的实力却是残缺不全,你觉得这样的凰族可以抗衡人类吗?”

  “如果真要开战,你们凰族将会面临灭族之灾。”

  神君这一席话说的气势很足,邪凰天雏找不到反驳的言辞。

  而神君这边则是继续说:“别的不说,就说你,当初你得到帝凰之后复活的时候,全盛时期你有多厉害,你自己应该清楚吧,你和你妹妹两个人最后却还是败在人王刘葑祎的手里,刘葑祎一人稳稳压制你们凰族。”

  “更何况我们人类中,还有帝君仙圣,他比起人王可是只强不弱的。”

  “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人类中又出了一个十段的神相,他距离通天只差一步,他的实力比起全盛时期的你,又如何?”

  神君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心里不由一颤,我知道他说的是我爷爷,李义仁。

  邪凰天雏那边听到神君的话,更是不能言语了。

  半晌,那阴水凰才道了一具:“天雏,别听他的,不放手一搏,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赢的希望。”

  听到阴水凰的话,邪凰天雏也是点头道:“对!不放手一搏,怎么知道。”

  说罢,两只邪凰同时在天空中盘旋。

  阴水凰继续说:“天雏,你对付那两个老家伙,那个小的交给我,只要杀了这个小的,我们就成功了一多半。”

  这阴水凰虽然是邪凰天雏分裂出来的,可脑瓜子却比邪凰天雏阴险好几倍。

  或者说,可能正是因为阴水凰的魂魄是邪凰天雏分裂出来的,所以它才更加渴望独立地活下去。

  邪凰挥舞着翅膀直接把神君和凰枭老祖给缠住,而阴水凰则是对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那阴水凰比起邪凰天雏要弱一些,我估计也只有天仙一重的实力,所以在阿锦上身的情况下,我完全有能力和它一战。

  我先是仙气逼退了阴水凰后,对着它道了一具:“报出你的名字来。”

  这么问其实在拖延时间,我想要借着这个时间通过我的心境之力和慧眼多观察这阴水凰一会儿,我要掌握更多有关它的情况。

  同时我也是往那山洞看了一眼,里面依旧黑火蔓延,没有丝毫减退的意思。

  看来这阴水凰出现和山洞里的黑焰无关,山洞里的秘密只属于邪凰天雏一个人。

  换而言之,阴水凰可能无法通过山洞里的黑焰修补自己的神通。

  只不过这阴水凰也是拥有一半的帝凰天魂,所以帝凰法则它也可以用,我跟它打的时候很难取得优势,充其量也就是打个五五开。

  我这么想的时候仙极老祖就在意识里向我泼冷水道:“你的实力比阴水凰弱,所以它和你打的时候帝凰法则不会起作用,它只作用于比它强的一方,如果你这边再加几个人,实力超过它了,或许它身上的帝凰之力才会开启帝凰法则。”

  “你一个人的话,呵呵……”

  这仙极老祖竟然学会“呵呵”,他的话让我心里很不爽。

  我刚准备在心里埋汰仙极老祖两句的时候,就听他忽然道:“给你建议,他是阴水凰,对付它,用混沌之水,效果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