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009章 帝凰之血

第1009章 帝凰之血

  接上爷爷等人,不等我们返回,蓬莱老祖、徐铉、田士千,以及贺飞鸿也是统统迎了出来。

  看到我爷爷后,他们统一向我爷爷行礼。

  其中蓬莱老祖的年纪还是我爷爷好多倍,可他依然对我爷爷毕恭毕敬。

  见面后不等我开口,爷爷就问我:“我孙媳妇呢?”

  我说,在休息呢,我这就叫她出来。

  爷爷直接在我脑瓜子上敲了一下道:“叫个屁,现在我孙媳妇是宝贝疙瘩,带我去她的房间,别让她乱动了。”

  我笑了笑前面带路。

  等我们到徐若卉房间这边的时候,她正好和小家伙们一起出来,估计也是感觉到爷爷过来了。

  我赶紧飞去过,想着搀扶徐若卉,她推开我的胳膊说:“我是孕妇,不是病人,我自己能走。”

  见到爷爷后,徐若卉赶紧给爷爷行礼,爷爷连忙道:“免了。”

  说着他就开始打量徐若卉,过了一会儿他笑道:“初一,原来真是一个丫头,不过我的重孙女来头不小啊,跟我之前预料的差不了太多,哈哈,这下我就放心了,我们老李家后继有人了。”

  原来爷爷是在给徐若卉看相。

  爷爷既然都看出来了,太多的事儿我也没细说,毕竟双凤山的案子也有他安排的成分在里面。

  过了一会儿爷爷就从身上的背包里取出一个红色的小瓶子,我仔细一看,那瓶子是玉质的,只不过红色的玉我见的并不多。

  而且那玉看起来晶莹剔透,宛如鲜血一般,让人看一会儿心跳也会跟着舒缓很多。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红玉非凡品,而且我还能感觉到,在这玉瓶子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爷爷那边则是说:“这是我偶然间得到的宝贝,这玉又名血玉,传说是某位大神的鲜血所化,可以平静心气,有着安神的妙用,用来养胎最合适不过了。”

  “而我这瓶子里的宝贝更加厉害,是一滴帝凰的本元精血,给若卉用刚刚合适,对她肚子的胎儿更是大大有益。”

  帝凰的本元精血。

  我真好奇爷爷怎么得到的。

  不等我说话,爷爷已经把玉瓶递给了徐若卉,然后嘱咐道:“现在就喝了吧,早喝早吸收。”

  徐若卉接过瓶子有些犯难,显然她不知道该如何服用。

  爷爷继续说:“直接把瓶子里的东西倒进嘴里咽下去就好了,就当是喝了一口水。”

  爷爷的话,我们深信不疑。

  所以徐若卉点了下头,打开玉瓶,仰头就把瓶中帝凰本元精血给喝了下去。

  那精血在流出瓶口的时候,我看清楚了它的样子,是一团腥红色的小火焰。

  我看着徐若卉,生怕她有什么不良反应,过了一会儿徐若卉微微舒了一口气道:“这血有些冰,我以为会是一团火焰。”

  爷爷道:“本来就是一团火焰,如果是别人使用这鲜血,肯定要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不然肯定被烧的够呛,可你不一样,你现在是帝凰的母亲,你肚子里的是帝凰转世,所以帝凰的力量会自动保护你。”

  “外加你现在是孕妇,又受到天道的保护,所以你才会感觉那血是冰的。”

  爷爷说完后,他就对着身后的白雨生,龑湖真人和穹宇道人摆了摆手,好像在示意他们也该表示了。

  穹宇道人第一个站出来说:“我先送吧,我手中的宝贝最少,最后一个送,我怕拿不出手。”

  说着穹宇道人就拿出一个纸风车来,我刚准备抱怨穹宇道人小气,就被风车上转动的一股力量给吸引了。

  我们现在在室内,周围并没有风,可穹宇道人手中的风车却一直不停地在转。

  而且纸风车的四个轮子还有一些特殊的紫符。

  穹宇道人说:“这是风水轮,给你家孩子准备的,有了它,不管她身在什么位置,她身边的风水都不会太差,对她的成长很有帮助。”

  见穹宇道人拿出了风水轮,白雨生和龑湖真人同时笑了笑,白雨生开口说:“穹宇,那是你人生中最后一张风水轮了吧,就这么送出去了?”

  穹宇道人没吭声。

  接着白雨生和龑湖真人也是纷纷送上了好礼,不过都是吃的东西,总体来说就是对徐若卉和孩子有大好处。

  徐若卉一下补了这么多,我就有些担心,好奇问爷爷,她吃这么多,会不会补的太厉害了。

  爷爷摇头说:“放心吧,这些东西,除了我的那一滴帝凰之血,其他的全部都要经过七八个月的吸收期。”

  “有了这些东西,徐若卉的肚子里的胎就万无一失了。”

  又说了一会儿,爷爷便让徐若卉回床上休息,然后领着我们出了房间,说是不让我们打扰徐若卉休息了。

  徐若卉本来想着跟来的,却是被爷爷给决绝了。

  看来爷爷也是很看重他这个重孙女的。

  到了大厅这边,蓬莱老祖上来一些好茶后,爷爷便问我:“初一,在来西川之前,我把这边的情况打听了一遍,听说萧正又在你这边闹事儿了?”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点头,这些事儿是瞒不住爷爷的。

  爷爷深吸一口气说:“我最近在查你父母的案子,已经到了关键时期,不过现在看来,那些事儿要往后放下了,我们需要先帮你把萧正这个麻烦给解决了才行。”

  我父母的案子到了关键时期,听到这儿我立刻问爷爷,有关那些事儿的细节。

  爷爷对着我摇头说:“这是不能告诉你的秘密,我有时候都在想,我当初说让你查这个案子就是一个错误,里面的事情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让你知道,当然如果你有本事自己查到,那是你本事和机缘,我就管不了了,可从我这里,你以后是问不出任何线索的。”

  爷爷不肯告诉我,这让我心中忽然有些失落。

  接着爷爷又道:“现在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我们现在就要专心对付萧正和他背后的那个神,如果放任他在西南为祸,那你刚刚建立的起来的西南分局就彻底要散掉了。”

  我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萧正为人太过卑鄙,如果他再做出绑架我身边人的事儿,我肯定会再一次陷入被动,而且这一次萧正主动找上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万一再伤到,甚至谁丢了性命,那就太糟糕了。

  爷爷继续说:“初一,从现在开始,你让西南所有关于这件事儿的线索,全部送到西川来由我筛选,然后由我统一安排该怎么做。”

  我对爷爷也是点了下头。

  又说了一会儿就听爷爷说:“初一,你不是一直想和我一起出案子吗,这个案子我们就一起出吧。”

  我赶紧对着爷爷点头。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儿。

  我控制着心中的激动问爷爷,能不能算出萧正和他背后那个神的下落,我们直接找上门去。

  爷爷摇头道:“对方毕竟是一个神,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是姜子牙,身为通天神相的他也有算不到的事情。”

  我再次点头。

  不过很快爷爷又道了句:“虽然具体的位置我不清楚,不过大致的方位我却是知道一些,在西川以西,具体位置不好说,毕竟这以西数千里的位置,地方太大了。”

  接下来爷爷没有跟我细说这些事儿,而我试着想从爷爷嘴里套些话,看他最近在出什么案子。

  结果可想而知,消息没套到,反而是被爷爷数落了一顿。

  不管怎样,爷爷等人在西川住下了,我心里也是瞬间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我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

  而我这边也是给蔡邧打了电话,让他把所有和萧正有关的资料,全部发到西川来。

  当我说到我爷爷要帮着查的时候,蔡邧忽然道:“初一,其实一直一来我都想说一件事儿。”

  我问是什么,蔡邧道:“你现在是西南的老祖,为什么不把你爷爷一行人拉入西南呢,如果他们加入西南分局,那我们西南分局就可以彻底和其他几个分局平起平坐了。”

  爷爷对灵异分局不感冒,甚至有些反感,让爷爷加入,恐怕是有些困难。

  我说出心中的想法,蔡邧继续说:“初一,你想想看,咱们西南分局虽然挂着灵异分局的名字,可一切都是独立的,就算帝君仙圣也节制不了,我们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你跟李神相好好说说,说不定可以呢。”

  被蔡邧这么一说,我也动心了,我很想和爷爷在一个组织里共事,而且还是我自己的组织。

  所以在吩咐好蔡邧挂了电话后,我就去找了爷爷,简单说了一下我的意思。

  听我说完,爷爷还没说话,白雨生笑了笑说:“就算你是单独的一个组织,可这名号总是挂在灵异分局下面吧,名义上是帝君仙圣的手下吧。”

  “以你爷爷的实力,已经差不多可以帝君仙圣、刘葑祎平起平坐了,你让他做帝君仙圣的手下,你觉得可能吗?”

  不等我说话,爷爷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初一,我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这灵异分局我是铁定不会加入的,就算你以后这个组织改了名,我还是不会加入,我这一生就只有一个归属,那边是净古派。”

  见说不动爷爷,我也就不再提这件事儿了。

  我不想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和爷爷之间再生了间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