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105章 又干了一件大事儿

第1105章 又干了一件大事儿

  见我忽然变得愤怒起来,刘文轩也是怔住了,他连忙问我怎么了。

  我冷笑一声道:“怎么了,怎么了,哈哈,你说我怎么了?”

  我这声音中夹杂着一股威势,刘文轩顿时吓一哆嗦,身体“嘭”的一声撞到了车门上。

  老秋在旁边也是怔了一下,不过很快老秋就沉了一口气,然后把刘文轩扶了起来。

  老秋看着我道:“李初一,你休得放肆!”

  我瞪了老秋一眼道:“没你们秋家的事儿,滚一边去!”

  这次声音中夹着的威势就更大了,老秋的身体也是有些瑟瑟发抖,刘文轩则是吓的开始翻白眼,眼看就要昏厥过去了。

  老秋捏了一个指诀点在刘文轩的印堂上,然后又在自己的印堂上点了一下道:“李初一,你最好给我冷静一点,你知道……”

  我对着老秋“哼”了一声反问:“你再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嗡!”

  一股强大的龙威从我身体里迸发出来,老秋扶着刘文轩也是瘫倒在了地上,这下老秋也不吭声了。

  我深吸一口气,这才稍稍收了一下气势,我问刘文轩:“你说的那个前辈在什么位置,我现在就去找他。”

  在问刘文轩这句话的时候,我自然用一股相气打到他的体内,将他从昏厥中唤醒了。

  刘文轩愣了一下说:“在,在芙禤茶楼。”

  我问具体位置,刘文轩这才把什么街,什么路给我说了一下。

  我看了看街上没什么人,也没说搭车的意思,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直接飞入空中向着大概位置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我也飞快地张开心境之力开始探查周围的情况,我这搜寻的范围很广,不一会儿我找到了几处异样,不过都是稍微有点修为的小修士,应该是华北分局的一些小人物。

  不一会儿我就在省城西南角发现了一股特殊熟悉的命气,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刘缠玉,我那个令人讨厌的外公。

  不过很快我就又发现一股力量向着刘缠玉飞去,那股力量我也认识,是刘缠玉的弟弟,刘缠喜。

  我知道,我母亲是跟着刘缠喜长大的,加上刘缠喜为人不错,所以我心里对刘缠喜并不反感,反而是刘缠玉,一想到他的名字我就来气。

  加上我知道刘缠玉竟然拿我父母的遗体来和我谈条件,我心里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所以我就加快速度向着那边飞了过去。

  我在附近落的时候,刘缠玉和刘缠喜兄弟两个已经发现了我,同时用心境之力向我探查了过来。

  我毫不客气地将两个人的心境之力全部挡了回去,算是给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嗡!”

  我脑子里一阵轻响,不过我并未有任何眩晕的感觉。

  至于刘缠玉和刘缠喜应该没有我这么好受了。

  我对刘缠喜这么不客气,是因为我心里生气他和刘缠玉站到了一起,加上他们都是刘家的人,所以我就觉得他们是一起的。

  我心里对刘缠喜的好感也是因为刘缠玉的出现大打折扣。

  心境之力碰撞后,我就对着那“芙禤茶楼”走去,这茶楼开着门,我进去后,这一楼并没有人。

  我知道刘缠玉和刘缠喜在二楼,所以直接奔着二楼去了。

  我上楼之后,就在二楼的大厅里看到了那两个人,他们面前摆着茶具,刘缠玉面前的茶杯只有半杯茶,刘缠喜跟前的还是满着的。

  显然,刘缠喜没有喝茶的心思。

  见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刘缠喜直接过来笑呵呵地迎接我,然后问我的近况。

  刘缠玉则是原地不动,而是轻描淡写地端起自己半杯茶一饮而尽,仿佛对我十分不屑似的。

  我直接开门见山问:“我父母的遗体呢?我找找地方让他们入土为安。”

  听我这么说,刘缠喜也是知道我为什么如此气势汹汹了,他说:“初一,有很多事儿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你父母的遗体,不是我们说给你就能给你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只能让你看一看而已。”

  只能看!?

  那可是我父母的遗体,听到这里,我心里怒火中烧。

  刘缠玉“哼”了一声道:“不过两副皮囊罢了,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听到刘缠玉这句话,我直接阴阳手开启,双手上迅速凝满了相气,我恨不得揍死这个老不死的。

  见我要发怒了,刘缠喜赶紧摁住我的肩膀道:“初一,冷静!”

  刘缠玉则是继续用阴毒的语气道:“怎么,你还想跟你外公动手吗,你就是这样对你长辈的吗?”

  我瞪了刘缠玉一样道:“你算个屁长辈,拿自己女儿的遗体来和我谈交易,你在我眼里,算个屁,不对,你连个屁都算不上!”

  我好久没有满嘴市井之言的说话,今天忽然这么一吼,心里顿时感觉畅快了一些。

  可一想到我父母遗体的事儿,我心里的火气就又上来了。

  刘缠玉听着我大骂他的声音,也是急的直接把茶杯往桌子上一砸,顿时那茶杯和桌子同时碎掉了。

  “你小子……”

  刘缠玉瞪着我想说什么,可不等他说完,刘缠喜又跳到他跟前,拉住他道:“兄长,你就少说几句吧,你根本不了初一的心情。”

  刘缠玉对着刘缠喜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帮着外人说话了?”

  这茶楼的气氛一下变得极为尴尬。

  刘缠喜深吸了一口气道:“兄长,我们是来和初一谈条件的,如果我们和初一闹僵了,条件又谈不成了,你觉得咱们回去怎么交代?”

  听刘缠喜这么说,刘缠玉才道:“初一,我们得到消息,你从东北得到了太古龙石,如果你想要见你父母的话,就把太古龙石交给我们,否则你一辈子也别想见你父母的遗体了。”

  我心中怒气更多了,谈条件,原来只是想从我身上掠夺东西,这刘家把事情也想的太美了吧。

  至于我得到太古龙石的这个消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汶麟所在的龙族中某位龙传出去的。

  汶麟回去后,肯定会向它所在的龙族宣布我得到太古龙石的事儿,而那些龙虽然隐世,可说不定和某个隐世家族也是有联系的,所以这个消息从龙族那边传出来,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如此说来,用不了多久,龙神也会知道我得到了太古龙石,说不定也会跑来找我讨要。

  只不过现在,那太古龙石我谁也给不了谁了,它已经和我的身体融合到了一起,要取出太古龙石,可没那么容易。

  目前来说,我知道取出太古龙石的办法只有两个。

  第一个砍掉我的左手,第二个杀了我。

  这两种办法任何一种我都不能接受,现在刘家跑来向我要太古龙石,那就是对我的谋害,甚至是谋杀!

  想到这里我“哈哈”地大笑起来,我的笑声中充满了对刘家的嘲弄。

  刘缠喜一脸羞愧,“唉”的一声扭过了头。

  刘缠玉则是问我:“你笑什么,小子,难不成想要违背我们刘家隐宗的意思吗?”

  我缓缓伸出右手,然后“嗖”的一下召唤了青仙鬼剑道:“刘家隐宗,你们给我听着,如果你们交出我父母的遗体,咱们彼此便再没有瓜葛,如果你们想要用我父母的遗体来威胁我,那对不起,从今天起,我李初一和你们刘家隐宗不共戴天!”

  我盛怒之下,把话说的很绝,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知道我做的这个决定有些冲动,对我也十分的不利,可现在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听到我的话,刘缠喜一脸地无奈。

  刘缠玉则是一脸地气氛,在他看来我这么做似乎是多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一样。

  刘缠玉愣了一会儿看着我道:“你这贱种,我就知道我那混账丫头和你们这些普通血脉的贱人生出的孩子,也是天生的贱命格,也只有你这种贱命的人才会违逆长辈,一点教养都没有,真不知道,你那个贱种的爷爷是怎么教的你。”

  “嗖!”

  我直接一剑对着刘缠玉刺了过去,这一剑蕴含这“青衣”的威力,我这一剑直刺刘缠玉的喉咙,我要他的命!

  刘缠玉实力虽然不低,可我这一剑有这天仙一击的威力,他也不敢怠慢,立刻唤出一把长剑对着长剑挡去。

  “当!”

  “嗡嗡……”

  一阵余威扩散,整个二楼的所有的桌子,家具全部碎掉了。

  当然所有的窗户玻璃也是被震了一个粉碎,这里面的电路也是瞬间断掉,不少地方,直接连电起火。

  刘缠喜的身体直接被余威震的摔到楼下去了。

  刘缠玉看着我道:“你敢和我动手!”

  我看着刘缠玉道:“你羞辱,我的父母,羞辱我爷爷,羞辱我,我若还不敢反抗,那我李初一就白活了,什么刘家隐宗,什么人王血脉,简直是耻辱!”

  “呸!”

  说完之后,我对着刘缠玉又“啐”了一口涂抹。

  此时刘缠喜飞回二楼道:“初一,我兄长只是嘴有些厉害而已,你不要生气。”

  我道:“不用多说了,我和你们刘家的梁子这就结下了,想要太古龙石,除非杀了我。”

  “另外,你们等着,三个月之内,我必将到你们刘家隐宗,要回我父母的遗体!”

  不知不觉间,我又干了一件轰动整个灵异界的大事儿——向人王家族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