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144章 不合逻辑的事实

第1144章 不合逻辑的事实

  王俊辉剑挑的那个婴孩雕刻物,我并没有好的东西用来存放它,研究了一会儿,我们就从旁边的柳树上折下一些树枝,然后由林森给我们造了一个笼子,然后再把那婴孩的雕刻放进笼子里。

  看着林森造笼子的模样,我忽然想起了,我们一开始合力抓兔子魑的时候的事儿。

  这一晃六七年就过去了,那些事儿现在想起来,仿若是昨天刚发生的一样。

  我心中的感受正好应了那句成语,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那婴孩雕刻,缠绕着很多的水草,放到笼子里,就跟放了一堆杂草差不多,所以就算提着上街,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里的情况暂时算是处理了,相互商量一下,我们就决定先去医院那边看下张艳的情况,确定稳定没事儿后,我们就离开了,过些日子再过来。

  而这段时间,我们正好回西南研究下蜮和婴孩雕刻,看看能不能从身上找到一些线索来。

  我们开车到了医院这边,王怡在这边陪床,张远恒今天在家里休息,因为明天张远恒还有一单大生意要谈,他们不想耽误了公司的事儿。

  因为此时已经是深夜,所以我们也没遇到什么人,我们提着那个奇怪的笼子也引起不了什么注意。

  见到王怡,我就对她说,张艳的病根儿已经除掉了,以后多关心些孩子,陪着孩子说说心里话,别老顾着忙工作了。

  王怡对我点头,她看了看林森手里拎着的笼子,就好奇问我们,那水草一样的东西是什么,是不是缠着她女儿的脏东西。

  我笑了笑告诉她别问了,接着告诉她,他们的车在楼下,并把车钥匙还给她,然后就和她告别了。

  离开医院这边,我们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直接腾空而去,向着西南去了。

  一路上没有再遇到什么波折。

  回到西川,我们立刻着手研究蜮和婴孩雕刻的事儿,而是先和各自的亲人们团聚了一下。

  几天没见我家丫头,我也是想的特别厉害,所以就过去抱着她玩耍了半天。

  当然少不了梦梦、安安和康康三个小家伙的声影。

  说起这件事儿,梦梦和安安还有些吃康康的醋,因为康康最近一直待在西川陪着徐若卉,所以它和丫头接触的时间长,我家丫头和康康很亲近,可是却有些怕梦梦和安安。

  这让两个小家伙很郁闷。

  不过好在这些小家伙都能和我家丫头玩到一起去。

  关于我家丫头的天资,现在看来跟平常的孩子差不多,除了额头上那个显眼的凰火标志外,暂时看不出其他特殊的地方。

  当然,我也少不了陪徐若卉聊天,并简单给她说了一下我们这次案子的情况。

  听到我说,这个案子背后的牵扯很大,她也是有些担心说:“要不这个案子你就先缓一缓吧,我觉得你当务之急,还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少出些案子,毕竟爸妈的案子牵扯到的都是灵异界最顶级的人物,没有足够的实力,有再多的线索也没用。”

  徐若卉这句话说到了关键点。

  我点了下头说:“的确是这样,不过线索的追查不能断,有些线索看时机的,一旦错过了时机,那就再也追查不到了。”

  徐若卉不说话,而是转身去逗丫头。

  听到徐若卉的声音,丫头也是“啊啊”地笑着,对着徐若卉伸出小胳膊要抱抱,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不过丫头这个月份,刚能伸伸胳膊而已,还不会爬呢。

  徐若卉也没有再提跟我一起出案子的事儿,仿佛是全身心地投入到照顾丫头的事儿上。

  想到这里,我过去拦住徐若卉的胳膊道:“谢谢咯。”

  徐若卉说:“你不要老是和我这么客气,谁让我嫁给你了呢,行了,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这里有我就足够了。”

  徐若卉虽然这么说,我也没有立刻离开,在这边又玩了一会儿,直到我家丫头困地睡下了,我才离开。

  我出门的时候,王俊辉和徐铉早已经在书房等着我了。

  没有太多的寒暄,我直接把包裹着蜮的符箓球,还有装有婴孩雕刻的笼子放到桌子上。

  林森和贠婺没有过来,他们两个现在一起在诵念经文吧。

  林森的瓶颈突破比我们要困难的多,因为他心境修行太少,缺陷太多,在心境方面,我、徐铉和王俊辉能给与林森的帮助并不多,反而是贠婺,他能在心境上帮林森很多的忙。

  说回我取出的两样的东西。

  看了一会儿,我就决定先拿那只蜮入手。

  所以我就用心境之力探知到符箓的最深层,然后与那个蜮直接进行意识上的沟通。

  那个蜮本来有些抗拒,可在我强大心境之力的压制下,它只能被迫的接受了。

  建立意识的连接后,我就直接问那个蜮:“说说吧,你是怎么变成这幅模样的,如果你肯老实回答,说不定我能把你的魂魄和这蜮的身体分离,让你去轮回转生。”

  我这么说的时候,那蜮回复我的是一阵讥笑:“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以为是那个人的魂魄吗?我吞噬了那个人的魂魄,我拥有独立的意识,而不是那个人的意识,你明白了吗,我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我吞噬了她的魂魄,占据了她的阴寿,可我们的意识仍旧是两个,甚至我们的身体也是两个,只不过我的身体包裹着她的魂魄,我的意识和身体都占据主导罢了。”

  听到这一番话,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毕竟我对蜮的了解并不多,更别说是传说中的鬼蜮了。

  在意识到自己犯下很大的错误后,我就明白了,我的那番话不但劝说不了那个蜮,反而会让其对我竖立敌意。

  如果我把它体内的魂魄送走了,就等于是剥夺了它的阴寿,它很快就会死掉的,换句话说,我等于是杀了它。

  如此一来,那蜮肯配合我才怪。

  我没想到自己一上来就把事情搞砸了,所以思绪飞快变动想要找一些补救的话来说,可想来想去,却也没有想到任何补救的话。

  老是这么干着也不好,我就笑着随便说了一句:“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我是没有什么能帮你的了,我还以为我们能合作呢,看来是没希望呢。”

  我这么说的时候,那蜮的思绪也在变化,它的任何变化都逃不过我意识的监控,很快我就发现,那个蜮所想的任何事儿,我都会不自觉的知道了。

  我在无意间用意识攻取了那蜮的意识空间。

  于是我就拼命地搜寻里面的内容。

  结果我就看到了特别不堪的画面,一女一男光着身子在河中行苟且之事,而且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女人主动,那个男人反而是显得有些拘谨。

  而在这个过程中,一股阴元之气从那个女人身上流露出来,它混合到水中,渐渐不停地吸收周围阴气,在水的滋润下很快拥有了自己的意识。

  而就在这个时候,被女人压在身子下面男人,忽然一翻身把女人摁到了水里,然后双手紧紧掐着那个女人的脖子。

  那个男人嘴里不停重复着两个字:“贱货!”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咯噔”一声,这画风的变化也太快了,那个男人刚才的拘谨全部消失,转而是一脸的凶狠。

  过了一会儿又听那个男人说:“我就知道你的第一次不是我的,说,你的第一次给了谁,给了那个贱男人!”

  “咕噜噜……”

  女人的头在水里,嘴里不停冒着泡,她想说话,可是却说不出来,她不停挣扎,可是却怎么也逃不脱那个疯狂男人的手心。

  最后那个女人在水中睁着眼睛露出了绝望,她的眼角开始流泪,只可惜她在水里,即便是流泪,那个男人也是看不到的。

  那个女人慢慢的放弃挣扎,她的身体逐渐瘫了下去,她失去直觉,魂魄慢慢地离体。

  就在这个时候,在旁边伺机多时的蜮就直接把那个女人的魂魄给吞噬了。

  接着那个蜮喷了一口沙子,打在那个男人的脖子上。

  那个男人在杀了人之后,就惊慌地逃跑了。

  我在那意识的记忆里,给那个男人把面相看了一遍,他怕是只有四五天的寿命,脖子生疮,肯定会烂的厉害了,到时候气管裸露出来,别提会死的多难看了。

  这就是恶有恶报吧。

  至于那个女人,她的第一次给了谁,我就不知道了,因为这是那个蜮的记忆,都是那个蜮看到的一切,自然记忆也是从它形成以后才开始的。

  蜮吞噬了那个女人的魂魄,可那个女人的七魄却是留在了身体里,最主要的,就是因为那次苟且,女人竟然怀孕了,说来也奇怪,那个女人的身体在七魄的维护下,渐渐恢复了心跳和呼吸。

  虽然她无法醒来,可她却是活着的。

  那蜮觉得毕竟自己是因为那个女人产生的,就把那个女人的身体藏了起来。

  并在暗中对那个女人开始进行照料。

  探查到这里,我心中不由有些惊呆,根据那蜮的记忆,那个女人死而复生是肯定,她是活着的,是人不是尸。

  可她的命魂和地魂都被吞噬了啊!

  她怎么可能仅仅依靠天魂和七魄长时间的活下去呢?

  她不是地、命两魂短暂的离体,而是被蜮吞噬了!

  这也太不合乎逻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