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160章 西北的局势

第1160章 西北的局势

  听到大梁渠的一番话,我也终于是放心了,它和康康之间没有仇恨,反而有一段很深的缘分,也可以说大梁渠是康康的救命恩人。

  徐若卉那边也是转头对康康说:“康康,那个大家伙曾经是要救你,不是故意把你扔进冰川的,你别怕,它不是什么坏蛋。”

  梦梦和安安也是再次招呼康康过来,同时跳上梁渠的后背,蹦蹦跳跳,示意这里很安全。

  在我们的极力劝说下,康康才从木楼中走出来,不过它还是很谨慎,跳下木楼之后,它迈着很小的步子向大梁渠跟前走去,梦梦和安安使劲招呼它。

  大梁渠依旧匍匐在地上,前爪缓慢地动了一下想要去迎接康康,可它的前爪上却是绑着一些铁链的,那“咣啷啷”的铁链声音就吓了康康一大跳。

  顿时康康的尾巴和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那样子格外的招人喜爱。

  见状我就走过去,把康康抱起来,然后一下跳到大梁渠的跟前,再将它放到大梁渠的前爪上。

  康康见我在旁边,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大梁渠这个时候眼泪再次潸然落下,它的眼中全是悔恨,这些年对仇恨的执迷,它已经完全的放下了。

  接下来大梁渠就说:“接下来我会教你很多的本事,你的体形估计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也会暴增,到时候你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梁渠了,而不是现在这样,跟个小狸猫似的。”

  康康和大梁渠之间的最后一丝隔阂终于也是打破了。

  接下来,王俊辉、徐铉、林森就各自回去修养,我则是让蓬莱老祖在西川给大梁渠安排的了一个住处。

  对于大梁渠住在西川,蓬莱老祖也是十分乐意的,因为大梁渠的实力远在之上,而且大梁渠活了数万年,懂很多事情,他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可以向大梁渠询问。

  我这边也没有忙着出案子,因为我在这次行动中多少也受了一些伤,还是要好好调理一下,然后等我的三次神临同时恢复了再说。

  我能老老实实待在西川,徐若卉自然也是愿意的很,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的陪陪她和丫头。

  接下来几天,其他四大灵异分局的老祖纷纷打电话过来,询问是不是真的养了大梁渠的事儿。

  这件事儿枭靖在旁边看着呢,华北分局知道了,其他三个分局自然也瞒不住,所以我也直接告诉他们,大梁渠我是养了,反正天罚已经死了,大梁渠也不会去找谁报仇的,让他们不用担心。

  华北分局的凰枭老祖答复很简单,只要不威胁他们枭靖的利益,我养什么他们也不管。

  华东龙家的龙万天则是更简单,直接对我表示了恭喜。

  西北秋家的秋家老祖是管的事儿越来越宽了,可能是因为我把梁渠放在西川,距离他们西北比较近,所以他特别的反感,一直建议我除掉梁渠,还说梁渠是遗祸,如果不除掉,后患无穷。

  我懒得理秋家老祖,直接挂了他的电话,并把那个号码拉黑。

  东北的天灵老祖的口吻和秋家差不多,不过从天灵老祖的话中,我还听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大概是羡慕我们西南实力增长太快了,想要说几句蛊惑我的话,让我杀掉大梁渠。

  我自然不会上当,也是把电话挂掉了。

  几大灵异分局的老祖都惊动了,可帝君和人王却没有消息传来,他们的表现好像根本不关心这件事儿似的。

  又或者说,这件事儿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再来找我。

  外面的事情解决了,我们西南内部,也是出现一小股不同的声音,他们深信“梁渠鸣,兵戈起”的传言,极力反对西南分局养大梁渠。

  对付这些声音,蔡邧也是有一套,他直接把传这些消息的人祖宗三代都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异心,只是单纯害怕传言的,就直接调到西川来伺候梁渠,让他们感觉下梁渠是不是很可怕。

  对于别的分局安排过来那些有意挑事的,蔡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废了修行,扔回他们所在的分局。

  而这次处理的人中,西北分局的偏多,足足有七个,东北的一个,华北的一个,华东的没有。

  这引的我们和西北分局的关系进一步恶化,我们分界线的合作的案子也是全部停了下来。

  我知道这是西北分局向我们施压,要我们退步。

  可面对这些,我只给了蔡邧下了一个命令:“斩草除根!”

  于是,蔡邧就加派人手,在我们内部彻查了一下卧底的事儿,西北安排在我们内部的小情报网瞬间崩溃。

  这是秋辰川归顺我们西南后,我们和西北闹的最大的一次矛盾,而且还有越闹越大的趋势。

  此时西北分局的人还神经兮兮的从从臧海一派出发到龙城去惹事,结果被汶麟带着龙族给揍了。

  我把那件事儿调查了一下,没有臧海一派的人插手,全部都是西北一些自以为是的修士。

  转眼就的夏末秋初,这些天我的伤早就养好了,我没有接什么案子,因为西北分局最近几乎天天在找事,搞我的有些烦闷。

  终于有一天,蔡邧对我说:“初一,我觉得西北如果主动滋事,我们可以杀他们几个修士,灭下他们气焰,最近他们做的太过分了,不止一次的到我们西南抢案子了,甚至还出手打伤我们西南的弟子。”

  对于蔡邧这个提议,海懿和素月也是同意。

  蓬莱老祖和龙城的汶麟也是附议,他们都觉得我们一直被动防御会被视为软弱。

  我其实很不想和西北把事情闹大了,因为秋辰川和张三姆都是来自西北分局的,还有臧海一派也算是我们的朋友,他们现在属于西北的势力。

  一旦和西北的关系闹的太僵了,肯定会让他们心中不好受的。

  可如果不想办法制止西北分局行动的话,那我们西南分局的损失也不小。

  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要给西北分局一些颜色看看。

  不等我下达这个命令,王俊辉主动找到了我,他说,他最近正好要去西北走一遭,就让他去做一个说客,帮我们西南和西北分局调节一下紧张的关系。

  我想了想也同意了,不过在王俊辉动身之前,我告诉他道:“我们西南分局虽然一直让步,可并不软弱,你告诉西北分局的那些当权者,如果再咄咄逼人,那就等着西南和西北开战吧。”

  王俊辉点头说:“初一,你放心好了,咱们的关系,我肯定是向着你的。”

  我又道:“最近我们和西北闹的厉害,你又和我走这么近,这次去西北要小心啊。”

  王俊辉说,让我放心。

  王俊辉这次去西北,就把李雅静、小柽瀚和林森也带上了,王俊辉这么一走,我、徐铉和他的铁三角也是又一次散开了。

  西川这边少了小柽瀚和五仙,也是瞬间冷清了不少。

  王俊辉走后,徐铉依旧没有着急去办自己的事儿,而是决定留在西川继续研究他的符箓。

  他还开玩笑说,他这一辈子就要留在西川吃住我的,问我怕不怕。

  我则是“哈哈”一笑。

  徐铉现在已经算是我们西南的人了,他留在西南,对我们西南分局来说绝对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至于我,经过一段时间修养,身体恢复后,就准备继续查那个老道士的案子,可下一步怎么查,我却没有丝毫的线索。

  本来王俊辉也是要跟我一起查老道士的案子的,可无奈他这次去西北是接到青衣一门的指示,所以他是不得不去。

  我也说过要去帮他,可是被他给回绝了,他说,他要办的事儿是青衣一门的机密,等着他再回来,还会继续和我一起追查老道士的案子的。

  王俊辉这次去西北出案子,把李雅静和小柽瀚也带上了,这就说明,那个案子可能不会太难,一个不太难的案子,会有什么秘密呢?

  真不知道青衣一门整天在搞什么鬼。

  王俊辉走后的一个星期,我这边就得到消息,西北在我们分界线上闹事的人终于都退去了,不但如此,秋天还主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表示了一下歉意。

  不过她说的很官方,让我感觉不到什么诚意。

  但是听秋天的声音,她好像也有很多的无奈。

  纵观整个灵异分局,目前来说好像就只有我们西南和东北两个分局最稳定,像西北、华北和华东都存在了内部争斗的情况。

  西北的局势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动荡终于在王俊辉到西北后稳定了下来,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而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王俊辉这次带着一家老小去西北,是不是就专门为了去做说客呢?

  青衣一直在暗中维持天道,不求功,不求名的,他们肯定不想看着我们西南和西北打起来,所以就给王俊辉下了去做说客的命令?

  我这么一想,太极图就给了我肯定回答,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青衣为什么要把这事儿视为秘密呢?

  这一天,我正在考虑这些事儿的时候,龙万天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我问他做什么,他只说了两个字:“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