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201章 小白鱼

第1201章 小白鱼

  新垣平身上忽然起了变化,我们的攻击也是忽然停了下来。

  见我们停了下来,新垣平半边抽搐的嘴继续道:“你个蠢货,赶紧把身体交给我,你忘了张释之是怎么害你的了,你难道不想报仇了吗?”

  “杀了眼前的这几个人,你报仇的阻碍就彻底消失了,到时候我会帮你杀了所有张家的人,为你的三族……”

  不等新垣平说完,另一个声音在我意识里又响了起来:“快,杀了我,杀了我,我……”

  又响了几声,那声音就戛然而止,而我正前方嘴角抽搐的新垣平也是终于恢复了正常,他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真是烦人,不过这五彩琉璃珠力量恢复后,我又可以完全控制这身体了,小插曲过去,接下来,你们乖乖把命拿出来吧。”

  说着新垣平就对着我冲了过来,我来不及多想,一剑青衣砍了出去。

  新垣平的五彩弯刀也是挥了过来。

  “当!”

  两件兵器撞到一起,我的身体忽然震了一下,不过我并没有被余威给震飞,我左手挥拳对着新垣平直接砸了过去,新垣平挥着左拳带着五彩光束挡。

  “神临!”

  我怒吼一声,这一拳就和新垣平对在了一起。

  “嘭!“

  一声巨大的爆炸传开,新垣平身上的五彩神护罩一瞬间就被炸了一个精光,这还不止,新垣平身上聚集的阴气也是开始溃散,接着新垣平的魂魄瞬间也是变得不稳定了。

  不过我能感觉到新垣平体内的某种东西正在极力散发某种五彩神光,想要把新垣平的魂魄稳定下来,可面对我的神临岂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五彩神光刚出现,就会立刻被我神临的威力冲散,新垣平的魂魄已经到了溃散的边缘。

  而这神临所散发的余威已经把在我们脚下的湖面上形成了一圈巨大的波浪向四周散去,那波浪泛起数十米,如果冲上岸,肯定威力不小,所以我就立刻让梦梦带着无支祁去拦截那些波浪。

  无支祁是控水的高手,等这波浪扩散一段时间,神临的威力不是那么强了,无支祁肯定有办法将其控制住的。

  “嗡!“

  在我神临的巨大冲击下,新垣平的魂魄忽然响了一声,一颗五彩珠子就从他的魂魄里掉了出来,竹谣的触手一卷,就卷到了我身边。

  新垣平的魂魄忽然对着我笑了笑,就彻底散去了。

  至于他体内的第二个意识却没有再出现,不过我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似乎并没有被我的神临给打死。

  我甚至感觉他就在我的旁边。

  “哈哈哈……”

  正在我想这些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水下传来:“我还没死,哈哈,我又躲过了一劫,果然,果然我是一个死不了的怪物。”

  死不了?怪物?

  我好奇得用心境之力去探查水下的情况,这一查我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说话的是一条小白鱼。

  鱼精吗?

  不对,好像是有一个意识占据了那银鱼的身体,我立刻明白了,是新垣平体内的那个玩意儿。

  那小白鱼说了一句话,然后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立刻怒道:“我去他大爷的,老子怎么上了这玩意儿的身体了,大事不好了,赶紧跑。”

  说完,那小白鱼就要跑。

  只可惜他上了小白鱼的身体后,好像什么能力都没有了,游的速度也和小白鱼本身的速度差不多。

  我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立刻让竹谣用触手把小白鱼从水下给卷了出来。

  那小鱼叫银鱼,算是骆马湖的特产了,最大也就十公分左右,身体是白色的细条,身上没有鳞片,或者是一些可以忽略不计的细鳞,这东西算是骆马湖一代特色菜肴中的常客了。

  比如韭菜炒银鱼什么的。

  小白鱼被卷起来后,就在竹谣的触手上来回扑腾,就在我考虑要如何处置这小白鱼的时候,神君忽然说话道:“初一,那小白鱼杀不了的,刚才新垣平体内的第二个意识,就是跑到了那小白鱼的身上。”

  我说,我知道。

  神君继续说:“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他跑进了小白鱼的身体里,好像没办法主动出来,所以我猜测,只要那小白鱼不死,他就会永远使用小白鱼的身体,这么一些邪恶的家伙,如果一直生活在小白鱼的体内,那他一身的坏本事不就使不出来了吗?”

  听神君说完,我就让竹谣赶紧把卷着小白鱼的触手再放回湖水里,我们不能这小白鱼死了。

  小白鱼则是怒道:“有本事你们杀了老子,欺负我没有好身体,这算什么?”

  听着那家伙在叫嚣,我心里忽然得意了起来,这远比杀了他要痛快很多,正好我还有很多谜团没有弄清楚呢,这新垣平体内的第二个意识还在,那我以后就有机会把这些事情弄明白了。

  我问了一下其他人,有谁拿着稍微大一些器皿,我要把这小白鱼抓回去养着,那个占据新垣平意识的东西绝对不简单,说不定我能从其身上得到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呢。

  问了一圈,只有王俊辉掏出一个较大的玉瓶,不过把小白鱼放进去还是有些不够用,不过目前来说只能勉强先这么用着了。

  为了防止那小白鱼憋死,我还时不时地往水里输送一些灵气。

  收拾了这小白鱼,鱼眼儿缓缓走过来道:“没想到新垣平背后竟然还有人,不过那个人现在似乎变得没什么威胁了。”

  说完鱼眼儿往四周看了一下,好像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些失望地的道:“看来我要找的东西不在这里,罢了,初一,既然这案子结束了,我和堃鲛就先离开了。”

  说着鱼眼儿又转头对徐七七道:“七七姑娘,你帮我转告茶姨,就说我们暂时回西北去了,有什么事儿,随时联系我们,我和堃鲛随叫随到。”

  徐七七对着鱼眼儿点头说:“我会的,鱼先生保重。”

  鱼眼儿和堃鲛走后,我们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起,梦梦和无支祁也是把所有的水浪都控制好了。

  我们各自收了神通,然后我就去问小白鱼是谁,他根本不回答我,偶尔说话,就是彪几个脏字,好像市井小流氓似的。

  我问他新垣平为什么说话的时候,会直接出现在我的意识里,而不是通过声音传递给我。

  此时小白鱼才道了一句:“你笨啊,他用的是传音啊,他的身体被我控制,无法说话,只能用术法传音给你啊。”

  看来我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

  人就是这样,越活越复杂,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儿,总是想的异常的复杂。

  我还没说话,小白鱼又道:“都是你们这些家伙,如果不是你们出现,我占着新垣平的魂魄,在五彩琉璃珠的帮助下,再过不久,我就可以拥有我自己的身体,都说你们这些家伙,坏了老子的好事儿。”

  我看着小白鱼笑了笑说:“哦,是吗,那我们真是太走运了,阻止你这邪恶的家伙复活,不过你的这本事太可爱了,钻到小白鱼的身体里出不来了,而且自己的神通还用不了了,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白鱼,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小白鱼气的大叫,然后又彪了几句脏字道:“少说风凉话,你要羡慕,你现在杀了我,我保证顷刻间占了你的身体。”

  “不信你试试!”

  我笑道:“刚才我杀新垣平的时候,就在你旁边,你怎么不占我身体,跑去占了一具小鱼的身体?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你想要做一条咸鱼,不是,是一条小白鱼吗?”

  我又说到了那家伙的痛处,他先是咆哮了一阵然后道:“若不是刚才被你的那个神通给打蒙了,我也不会稀里糊涂的上了这破玩意儿的身体。”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忽然“咯噔”一声,后背传来一阵冰凉,一阵后怕油然升起。

  小白鱼身体里的家伙说的好像是真话,他好想真有随便占据别人身体的神通,如果刚才我没有打蒙了他,说不定他就真的占据了我的身体,到时候我就在任何人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也太可怕了!

  这么一想,我下意识地把小白鱼所在的玉瓶往远处挪去,可挪的再远,那玉瓶还是被我握着的。

  此时王俊辉和徐铉同时过来,问我准备怎么处理这小白鱼。

  我道:“只能好好的养着,不能让它给死了,否则我们怕是会有大麻烦。”

  接下来我发现我们从小白鱼这里问不出什么线索了,我们就返回了徐州,我们没有先去找茶姨或者王怡一家人,而是又去了一趟龟山汉墓。

  到了这边后,楚王刘注的魂魄也是显身给我们道谢,说我们救了他。

  我问他知不知道新垣平身体另一个意识的情况,他就摇头说不知道。

  而后刘注的魂魄在没有了新垣平欺负后,就慢慢地散去了,墙壁的那副壁画却是永远留了下来,那壁画其实是具有腐蚀性的阴气汇聚而成的,是刘注通过壁画的方式向外界求救,他拱手不是迎宾,而是求救。

  这边的事情基本都弄清楚了,我们就准备带着小白鱼和五彩琉璃珠先去找茶姨,等我们交了任务过后,再去看下王怡和张艳。

  等确定他们没事儿了,我们就回龙城,好好地研究一下那小白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