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255章 红竹湾古井

第1255章 红竹湾古井

  蔡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扔给我一叠资料。

  我拿出资料看了一下,上面记述了很多地点,而那些地点下面都标注着一句话“徐铉曾经去过”,那些地方全部都是东北的地名儿。

  我有些不明所以,便问蔡邧:“这是什么意思,这些东北的地名和斩龙垭的案子有什么关联?”

  蔡邧说:“圣君,那陕西的斩龙垭徐铉也去过。就在前几天,好像去找什么东西,只不过他却没有找到,然后才折返回了西北,甘肃境内,至于他去了哪里,我就暂时不知道了。”

  我盯着蔡邧道:“你还在查徐铉的事儿,我不是不让你查了吗?”

  蔡邧说:“圣君,之前的那些资料,是在你让停止调查东北情况的时候,我们在东北的线人发来的,因为徐铉是我们西南的人,所以我们东北的线人就格外注意徐铉的动向,通过四处打听收集来的这些地方名字,当然还有几处没有找到的。”

  “至于在陕西斩龙垭发现徐铉,这也是意外,是华北分局陕西的负责人向我们抗议,说是徐铉在斩龙垭地区,赶走了他们华北分局的人,所以我才知道的。”

  我好奇道:“徐铉和华北分局的人产生了矛盾?”

  蔡邧说:“圣君,这个你不用担心,介于徐铉最强符箓师加一重天天仙的身份,华北分局只是抗议一下而已,我们这边只要道个歉,面子上让华北分局过得去,矛盾就不会被激化。”

  “更何况徐铉只是赶走了他们,并没有伤人。”

  我说:“我不是担心这个,我的意思是,这些好像不是徐铉的作风,我总觉得徐铉最近变得有些急躁,好像是他身上要发生某些大事儿了,而他又不让我们插手,甚是心烦。”

  说到这,我摆摆手道:“先不说这些了,我继续看下这些资料。”

  又看了一会儿我就发现一份儿很老的资料,是用细毛笔记载的。而且还有很多的繁体字。

  资料记载,写下这份资料的人曾经在四川红竹湾地区嗅到一股极强的尸气,其中还有一些佛气,只不过那股气息稍瞬即逝,资料记载着并未找到散发出那股气息的正主。

  不过他在资料的末尾这样写道:“那尸气中虽然夹杂着佛气,可佛气好像是经过尸气的腐蚀,已经变得越来越弱了,他感觉到那股夹杂着佛气的尸气。很可能是那具尸在向外界传递一个危险的信号,让外界最好防范,那尸可能要出来害人了。”

  “那伴随着尸气传出的佛气,很可能是那具佛尸身上最后的一丝的佛气了。”

  看到这里我就惊讶道:“难道这资料记述者嗅到的那股气息。就是我们发现的那具九龙锁尸的佛尸传出去的,可你刚才说,你发现那具尸体还有佛气啊!并没有想像资料上说的那样,是最后一丝的佛气啊。”

  蔡邧道:“这个我就太明白了,不过我们发现那九龙锁尸的地方也是红竹湾,跟资料上描述的地方相近,所以应该是同一具尸体。”

  说到这里的时候,蔡邧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我手中的资料道:“初一,你看下资料末尾的署名。”

  我看了一下,上面有四个字,“徐道人书”。

  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等等。徐道人,徐铉?我好奇道:“这资料是徐铉师父留下的?”

  蔡邧点头说:“正是,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把徐铉行动资料和这些资料一起拿给你的原因,初一,现在我不叫你圣君,而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跟你说这件事儿。”

  “据我调查,徐铉在东北去过的所有的地方,都是徐铉师父曾经去过的地方,而这次去斩龙垭,又去西北,我相信徐铉依旧是沿着他师父曾经走过的足迹再走了一遍,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我暂时不知道。”

  “不过我可以肯定,总有一天,徐铉也会去红竹湾。”

  徐铉到底再搞什么鬼呢?

  不过我相信徐铉,绝对不是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我想了一会儿道:“不管怎样,既然那尸体发现了,那我们就要去把这个给解决了,你先给我说下那尸体的具体情况吧,徐铉的事儿,暂时往后靠一靠。”

  蔡邧点头,然后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儿。

  红竹湾附近有几个很小的村子,其中有一个叫沟口子,当地只有几户人家,可最近他们总是听到红竹湾方向传来一阵阵野兽的吼声,因为担心是什么猛兽,就向上面反应了一下。

  相关部门去调查的时候,有两个人失踪,而回来的两个人,得了怪病,身上开始腐烂,其实就是尸化。

  所以这事儿很快就传到了我们西南分局,我们这边也是迅速安排人到红竹湾附近调查,就在红竹湾深处发现了一口古井,距今多少年无从考证。

  而每天晚上的声音,就是从那口古井里传出来的,我们的人向当地人打听了一下,当地的人表示都不知道里面有一口古井。

  所以古井的由来,现在还是一个迷。

  我们的人本来想着下到井底去调查,可那井里面有些积水,他们几次下去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们的人就决定等着那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下到井里去看下,可谁知道,刚下去第一个人,就被一只枯瘦给拽了下去,而且还能听到镣铐的声音从水下传来。

  因为死了分局的弟子,我们这边就派去了一批更厉害,而且更有见识前辈去。

  那老人很聪明,他往下放了一只山羊,希望把井里的东西钓出来,结果还真的钓出来了。一具被九条锁链着的尸体从井水里出冲了出来,然后把山羊拽到了水里。

  那个前辈就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现,那尸体是一具佛尸,而锁着他的锁链,是九道龙锁。

  而且那个前辈还发现,那尸体太过厉害,好像有将近天仙的实力,所以没有下水去解决,而是选择了上报,蔡邧拿到资料后就立刻联系了我,而那个时候正好在来成都的路上。

  事情都弄清楚了,蔡邧问我:“圣君。你作何打算。”

  我说:“这样,明天一早我就出发去红竹湾,但是去之前,我需要回一趟龙城。既然是佛事,那我就需要把贠婺带在身边,对于佛的理解,放眼西川,怕是很少能有和贠婺相媲美的。”

  所以我们没有在成都多待,直接乘着小霸王又连夜又返回了龙城。

  贠婺听说我需要他和我一起出案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林森当时和贠婺一起,所以也是道:“初一,也带上我吧,最近太乙刀的修行,我进步很多,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呢。”

  我想了一会儿,也是点了下头。

  至于王俊辉,听说有大案子,自然也是按耐不住,也是跟了过来。

  贺飞鸿的话,机关术研究到了关键时期,所以根本不知道我们这边发生的事儿,这次案子也就和他无缘了。

  我们在龙城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连夜出发去了红竹湾。

  红竹湾古井附近,有我们几个弟子,他们奉命在古井旁边设置结界,并防止当地人靠近。

  而他们对当地人的说法是,山中的确是也有野兽,目前正主捕捉中。

  我心想,那尸,可是要比这世界上最猛的野兽还要凶猛数百倍啊。

  很快我们就到了红竹湾,这附近的结界的气息还在,可我们留在这里的西南弟子却都不见踪影了。

  难道他们出事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