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270章 凶险老人沟

第1270章 凶险老人沟

  根据命理罗盘的指示,平绣之、係囊之尸和徐铉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在太行山脉的北段,至于具体的位置暂时还不好说。

  我匆匆忙忙离开荞麦石碾,一路向北而去。

  可能是因为这么大张旗鼓的赶路,惊动了沿路不少枭家的人,枭靖便主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急匆匆地赶往太行山北段做什么。

  我给枭靖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救人!”

  说罢,我就挂了电话。

  枭靖也是很识趣地没有再打过来,他对我还是了解的,知道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不想再说任何的废话了。

  很快我就到了一处荒山之中,这里方圆数十里没有村子,山势陡峭,林深树茂。

  在这一片林区周围弥散着很重的道气和尸气,好像是刚刚一番激战似的,而且到了这边后,我的命理罗盘也是也开始急速旋转,这说明徐铉、平绣之和係囊之尸就是在这一片区域,只不过这一片范围不小,要确定他们的具体的位置,我的命理罗盘已经做不到了。

  这一片区域气息极其混乱,干扰我的命理罗盘很难精确定位。

  我又试了一会儿发现命理罗盘已经到极限了,所以我就收好命理罗盘,然后把心境之力散开,我准备一点一点地把这一片区域找一个遍。

  同时我在心里不停地祈祷,希望徐铉不要出什么事儿才好。

  至于平绣之,他是主动去害徐铉,还是受到什么人的利用,我就不知道了,所以他的平安,我暂时不做考虑。

  此时我也是想起平绣之给我的那颗可以恢复的记忆的药,幸好没有让我身边的人吃下。

  在见到我爷爷,彻底确认平绣之的身份之前,那颗药我是绝对不会给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伙伴去吃的。

  又寻了一会儿,我就在这深山中发现了一条被荆棘覆盖的古台阶路,那台阶是用青石砌成,只是荒废太久,台阶很多地方断裂,而且台阶的缝隙中间已经杂草丛生,还有很多灌木荆棘冒出来,等于把整个台阶古道都给遮盖住了。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下雨冲刷山体,从山上冲下来不少的沙石,那台阶百分之九十多地方已经被石块给掩埋了。

  我能发现那些古台阶多亏了我的心境之力,我因为太过担心,每一寸土地都搜寻的很仔细,所以就发现有些荆棘和沙石下面有类似台阶的存在。

  我施展神通把一部分的荆棘和沙石移开,就发现了这些青石台阶。

  看来徐铉和平绣之在这里交手,是另有原因的。

  不过现在不是弄清楚这些事儿的时候,找到徐铉最重要了。

  我沿着那被覆盖的青石台阶上山,走了一会儿我就在一个荆棘丛里发现一块半人多高的界碑。

  我立刻把附近的荆棘清理了一下,那界碑上有三个很老的字,看字体,应该是秦汉时期的。

  至于那字的内容我勉强认识,应该是“老人沟”三个字。

  这应该是地名。

  老人沟?这个名字听的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猛一下让人觉得这里更荒凉了。

  我没有在石碑这边多待,飞快地登上了山顶,这山顶相对来说很平坦,很适合在山顶上建造什么寺庙,行宫之类的建筑。

  到了山顶之后,我就感觉到一股尸气对着我这边袭来,我捏了一个指诀,捏了一股相气,直接把那股尸气给挡住了。

  接着我就看到一个人影向我这边飞了过来,看到那个人影,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来人正是徐铉。

  我招呼徐铉的时候,就发现徐铉的身后跟着一个黑影,那黑影身上的命气正是平绣之和係囊之尸的。

  见状,我飞快捏了一个指诀,毫不吝啬的打出一击仙气一击。

  那黑影挥着拳头打了过来,直接把我的仙气一击给挡下了,那黑影停在空中,没有继续追过来,不过我也能感觉到,我的仙气一击并未伤到他分毫。

  徐铉在旁边落下后问我:“初一,你怎么跑到老人沟来了。”

  我说:“我是根据你的命相,还有平绣之,係囊之尸的命气判断出,他们对你不利,所以就赶过来了,对了,关于係囊之尸的事儿,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我被平绣之骗了,给我爷爷做延寿药的药引子根本不需要整个係囊之尸。”

  徐铉道:“初一,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快跑,我们两个不是那黑影的对手。”

  快跑?

  徐铉这么一说,我就回头去探查那黑影的实力,他被我仙气一击拦截了下来,那实力应该不会太强才对啊?

  在探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从那黑影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力量,那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黑影似的。

  可看徐铉一脸的紧张的表情又不像是在骗我,所以我就决定跟着徐铉一起跑。

  可不等我们动身,我们四周忽然狂风大作,原本只是下午三四点钟,阳光还很充足的时候,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仿佛有什么东西直接把天空给遮住了。

  我抬头看去,天空中并没有出现什么乌云之类的东西,那些光线就是凭空地消失不见了。

  我们的周围立刻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竹谣立刻从背包里出来,爬在我肩头上,然后用幽兰的光亮把附近照的稍微亮了一些。

  此时我和徐铉再想跑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一股狂风袭来,直接把我们从地上卷了起来,向着黑影卷了过去,好像是要把我们送到它的身边。

  见状,我立刻召唤出小霸王,然后小霸王发出一声龙吟,直接带着我们飞出了那狂风的范围。

  那黑影在黑暗中,就仿若是隐身了一样,若不是我的心境之力能感觉到他的位置,那我们就要彻底被动了。

  我们刚逃出那狂风的范围,那黑影就对着我们撞击了过来,我下意识召唤出青仙鬼剑去挡。

  徐铉则是直接推开我,然后飞快祭出一张金阶的极阳符箓。

  “轰!”

  那极阳符箓撞击在黑影上,一股腐朽的尸气就四散开来,那黑影是一声爆炸后停在了原地,而后徐铉拉着我,乘着小霸王继续跑,可我们逃了不过几十米,一阵狂风席卷过来直接小霸王都给掀翻了。

  “嗷!”

  小霸王发出一声龙吟后,直接从空中落下,重重地摔在山脊上,数十根的树木被小霸王给压倒了。

  幸好小霸王防御力极强,并没有受伤。

  至于我们,小霸王落地的时候一直有保护我们,所以我们并未在着地的一面,除了受到点冲击,也没有受伤。

  我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徐铉道:“我也想知道,那黑影里面是平绣之和係囊之尸,这两个家伙忽然间这么厉害,实在是我没有想到的。”

  “他们可以呼风唤雨,而且可以自由操控阴气,尸气,他的每一击都相当于天仙水准,如果不小心,很容易被他钻了空子。”

  说着徐铉微微舒了一口气,我这才注意到,徐铉的嘴角有些血迹,显然刚才他已经吃了那黑影的亏。

  不等我说话,徐铉继续道:“初一,看样子我们是跑不了,就准备在这里和那黑影做殊死一搏吧。”

  我道:“用不着殊死吧,如果我们两个施展全力,我觉得灭了这妖邪,还是可以的吧?”

  徐铉道:“初一,你还没明白,这黑影很可能是当年你爷爷和我师父遇到的那只,他可以把我师父和你爷爷玩弄在股掌之上,最后还能一招将两个人制服,他的厉害你难道体会不到吗?”

  我道:“我们什么厉害的人物没见过,我们都和神交过手了,没理由怕!”

  说罢,我青仙鬼剑一甩,青衣剑招已跃然剑上,“吱吱吱”的天罚之力不停地滚动。

  其实我在心里十分赞同徐铉的说,殊死一搏。

  只是我不想输了气势,这才说了两句硬气的话,我心里现在还是很紧张的。

  徐铉深吸一口气,一边召唤出锁仙符,一边捏了一个指诀,他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淡淡地金色道光。

  徐铉俨然一副仙人的模样。

  我们两个摆好了架势,那黑影忽然“哈哈”一笑道:“我的目标本来只有那个和麒麟血完美结合的小子,没有把你这个最大的天大漏洞列在其中,现在你主动送上门来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哈哈哈……”

  一阵极其阴戾的笑声在空中回荡,就在笑声回荡的时候,从那黑影里蹿出另一个兔子大小的黑影来,那黑影掉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飞快成了五六岁孩子大小的样子。

  它头顶梳着小辫,穿着小僧衣,这不正是徐铉给我讲述的故事中,那係囊的样子吗?

  係囊不是被爷爷和徐道人灭杀了吗,而且尸变了,怎么又变回原来的模样了?

  我忽然想起红竹湾的那一具佛尸,其在贠婺的帮助下也是复活成佛了,看来尸体逆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只不过係囊的尸体的逆变,绝对不是通过佛法来完成的,是另一种我完全没有接触过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