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294章 通天鋆酉

第1294章 通天鋆酉

  盘腿坐在生死泉前,听着泉水叮咚的声音,我心中不禁安静了下来,只是我暂时还无法找回自己的本事。

  在我心安静下来的时候,一阵微风吹过,清风拂面,让我倍感清爽。

  我已经身在这幻境之中,又可以操控部分的幻术,那我恢复自己本事的方法应该不是调息和凝气,而是从这幻术着手才对。

  这么一想,我就通过自己的意识去感知周围的幻境,然后不停默念法术恢复了,法术恢复了。

  只可惜,过了良久,我的一身相术并未恢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心里又开始担心起了环境之外的同伴们,所以我心开始变的没有之前那么平静了。

  我的心开始变的乱了,那泉水的声音也是变得没有之前好听了,悦耳的叮咚声音渐渐变成了“咕咕”的怪响,就好像泉眼下面有什么怪兽似的。

  有了这种感觉,我便有些不敢在泉水边继续坐下去了。

  我忍不住问那个声音,我的同伴们如何了。

  结果那个声音并未回答我,我试着去观察周围的情况,这荒野山谷之中,除了我,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过了一会儿,我的心实在是难以平静,就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去观察那两块石碑,上面的“生”和“死”两个字忽然由原来石头的色彩变成了鲜红色,那种颜色就好像之前的血滴果颜色。

  血滴果!?

  想到这里,我就去看自己的背包,结果发现在这幻境之中,我已经没有什么背包了。

  难不成我要恢复神通和血滴果有关吗?

  所以我就在幻术里想,让那血滴树到我跟前来,不一会儿功夫,我眼前七八米的地方真的出现了一株血滴树来。

  我缓缓走到血滴树跟前。

  此时我心中忍不住想到,在现实里我不敢吃那血滴果,那在幻境中我总该可以吃一些吧,说不定会有奇效。

  说罢,我就伸手去摘血滴果,那血滴果鲜红无比,摸到它的时候,我就感觉一股冰冷传遍了全身,那种感觉特别的真实,一点也不像是幻觉。

  接着我摘下一颗血滴果,将其慢慢地放入口中,先是一股入口即化的冰凉,接着就是一阵火辣的感觉在从我口中传出,我感觉自己好像吃了十万个辣椒,张嘴就可以喷火一样。

  “啊……”

  我甚至低声的嚎叫,我需要水,水,于是我就看到了生死泉,当时我根本没想那么多,直接冲到生死泉的生泉旁边一头扎进水里。

  那水感觉很冰凉,可喝到嘴里却是感觉滚烫的很。

  于是我又跳到那死泉的旁边,一口扎进去,一股寒意传遍全身,我喝下去后,嘴里那种十万个辣椒同时迸发的感觉也是慢慢地消失了。

  我感觉自己终于得救了。

  此时我也终于清醒了过来,赶紧回到岸上,这生死泉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喝了这两股泉水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正当我想这些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可以感知到相术了,我的神通正在逐渐的恢复。

  此时之前消失的那个声音终于慢慢地又出现了:“你终于灵悟到这幻术的关键了,生死泉和血滴果。”

  “对了,这血滴果是你对它的称呼,它的正确名字叫生死果,是由生死泉孕育出来的一种奇异果。”

  “这生死泉,并非真实的泉水,而是精神之泉,那生死果也并非真实的果实,而是幻境之果。”

  我忍不住的打断这个声音道:“可是我们在那个院子里很清楚地感觉到它的存在,那不是幻术。”

  那个声音笑了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幻术到了高超的境界就可以凝聚成实体,融入到现实之中,不过呢,那果子毕竟是幻境之果,所以在现实里吃了它,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你吃到嘴里,咽到肚子里,它就会化为幻术消失,对你的身体也造不成任何的影响,要想真的享用它,那就需要进入它的幻境之中,这就需要和它有缘的人了。”

  这么说来,我和这血滴树真的有缘了。

  那声音继续道:“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名字叫鋆(jun)酉(you),你或许没听过,不过这都无妨,我是黄帝时期的一个相师,不过我从来不入世,我隐逸众山之中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我本是相师,短短人生不过数载。”

  “直到有一天,我偶得一部天书,并与其有缘,参透了其中奥妙,通过那天书进入了一个幻境,我当时没有你那么幸运,没有人知道我,我在那幻境中一点一点摸索,最终完全操控了那幻境,将那幻境变成了我意识的一部分。”

  “生死泉进入我的身体里,我便开了生死门。”

  “又用了数年,我掌握了生死门的使用方法,我才发现使用生死门需要两个条件,第一开了乾坤诀的阴阳手;第二达到神相阶段。”

  “而你,已经具备了第一个条件,现在就差到达神相这一点了。”

  “刚才我探查过你的身体,我发现了一点,你认识一个叫务沅的鬼王,你身上这阴阳手的神通就是他教给你,对吧?”

  务沅,那可是我师父,青衣鬼王的名字。

  这个叫鋆酉的人竟然认识我师父,而且还知道我师父是鬼王,这说明我师父变成鬼修后来过这里,怪不得双泉村的村子会传出去,原来这一切都是从青衣一门传出去的,只是身为青衣一门继承人的王俊辉为什么会不知道这些事儿呢?

  鋆酉继续说:“那个务沅和我说过青衣一门的事儿,另外他进到这里的时候刚升鬼王不久,意识还不稳定,说不定从这里出去,把这里的事儿忘的七七八八了,也说不准。”

  我继续问:“我师父,也开了生死门了吗?”

  鋆酉道:“自然是没有的,不过他进入这里后,只从我这里学走了乾坤诀的神通,他是鬼物,没有本事开生死门的命。”

  乾坤诀是从鋆酉这里学走的?

  我心中不禁诧异,按照鋆酉的说法,我还要叫他一声师祖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问:“这个双泉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犼和赢勾的残魂是你封印的吗?”

  鋆酉道:“没错,当年黄帝用轩辕剑斩杀了犼和赢勾组成的僵尸王身体,犼和赢勾的残魂带着无尽的尸气逃窜,恰好逃到了我清修的地方,那会儿我正好开了生死门没多久,我虽然过着隐逸的生活,可也心系苍生,所以就和他们打了起来,因为后和赢勾在与黄帝大战的时候已经消耗很多,所以他们就败给了我。”

  “不过我发现那两个魂魄太过强大,我根本无法彻底铲除,所以就按照自己从天书上学到的本事,在这里布置了结界,建造了双泉村,将犼和赢勾的残魂封印到了这里。”

  “至于这村子的不死人,那是赢勾的爪牙,名字叫间日,赢勾被封印在这里后,通过犼的力量把自己被囚禁的事儿传来了间日,间日搜集了一些精灵之气,带着几个手下就赶过来救赢勾,不过却是被我一并拿下,只不过这结界可以逃过大道的限制,所以间日等人在这里就成了不死人。”

  “所以他们便慢慢成了双泉村守护者的身份,其实他们真正守护的是犼和赢勾的魂魄。”

  “还有,间日在得到犼和赢勾传授的一些本事,实力也是大的很,特别是在幻术上,虽然不及我,可也不弱了。”

  “所以呢,你之前说到那一伙人,就是被间日用幻术所杀。”

  听鋆酉说到这里,我心中已经对双泉村的过往都知道一些了,甚至还知道了我师父青衣和这里也有渊源。

  鋆酉继续说:“这些问题说完了,我们还是来说说给你开生死门的事儿,你从故事中应该也是听出来了,要开生死门必须把这个幻境变成自己意识的一部分,你比我幸运,这么快就在幻境中恢复了自己的神通,你想办法用你的神通把这幻境纳入自己的意识里。”

  “等你完成这些的时候,生死门就已经算是开了,不过呢,你还不是神相,要用生死门的话,就需要等你到了神相之后。”

  我没想到生死门开起来竟然这么繁琐。

  不过刘葑祎知道生死门,他肯定没有来过这里,这就说明在鋆酉之前还有人开过生死门,而那个人极有可能也是得到无字天书的人,或者干脆是不是人,而是神族中的某一位。

  接下来鋆酉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让我仔细钻研如何把这幻境纳入我的意识中。

  我则是试探性地问鋆酉,他当年是怎么做的。

  他这才说了一句:“你不能凡是都等着吃现成的,我已经给了很多提醒了,你自己慢慢悟吧,我们两个人命不相同,悟出的东西肯定也不相同,我告诉你的说不定不管用,甚至还会把你带入歧途。”

  此时我心中不由想起一个问题,就问鋆酉:“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实力到通天了吗?”

  鋆酉道:“是的!”

  鋆酉简单的两个字,却是让我心中充满了震惊。

  在姜子牙之前的黄帝时期,原来也有一位相师达到了通天,只可惜他是一个过着隐逸生活的人,所以并未被后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