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303章 被激起的愤怒

第1303章 被激起的愤怒

  昆仑甲追进这祠堂,看到我握着香炉,身体也开始慢慢地尸化,就站在门口笑了一声道:“圣君,看来我们马上就要同病相怜,说不定我们都不用交手,你会直接站到我这边来呢。”

  我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试着把手从那香炉上移开,可此时我的手仿若和那香炉长到了一起似的。

  随着那无尽尸气进入我身体的数量越来越多,我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也是迅速减弱。

  就连我的青仙鬼剑也是一下缩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我的神通逐步失灵。

  这个时候,香炉里忽然传出一阵沙哑的声音:“你的神之手不是喜欢吸收这些尸气吗,来啊,我给你吸,你消受的起吗?你有这个福分吗?”

  “哈哈哈……”

  沙哑的声音忽然变得强烈了起来。接着又是一股尸气向我袭来,想要从我的身体外面侵染我的身体,可仍是被我生死门上的一股能量给挡住了,我阴阳手如果不主动吸收,这些尸气根本拿我没有办法。

  就算那些尸气被我阴阳手吸收到了身体里,暂时消化不了,香炉里面的犼也好,赢勾也罢,同样没有办法控制进入我的身体里的尸气。

  所以犼和赢勾想要通过那些尸气杀我,也是做不到的。

  身体里的尸气飞快增加。很快青衣道人那边也是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立刻对我大声道:“李初一,你在做什么,赶紧停止吸收那些尸气,你小子不要命了吗?”

  我想要告诉青衣道人。这不是我的本意,可我现在却是连嘴都张不开了,我的身体就要不受我的控制了。

  那无尽尸气依旧飞快地被我阴阳手吸收,贪婪的阴阳手,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个时候。我的同伴们也是想冲过来帮我,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那香炉里忽然喷出一股黑气,直接把整个祠堂都笼罩了起来,别说我的同伴们,就算是青衣道人怕是也进不来。

  虽然我的神通不能用来,可我的心境之力完好无损,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这股黑气的力量,是五重天仙顶级的水准。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我的意识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小子,还记得我吗?”

  这不是鋆酉的声音吗?他不是消失了吗,怎么会在我的意识里出现?

  正在我惊讶的时候,我就看到我太极图上面的那道生死门中忽然走出一个很小的白色的人形光影,他没有五官,也看不出穿着样式。

  走出生死门后,鋆酉道:“抱歉了,小子,我之前利用了你,你脑子里出现的封印犼和赢勾的方法。是我之前用过的,根本不能解决这里的问题,我现在就利用你意识里的生死门把他们给封印了。”

  我好奇道:“什么意思,用我的生死门?”

  鋆酉笑了笑说:“生死门,又称鸿钧之门,无论神也好,仙也罢,生死门都可以将其封印,而且是永久的封印。”

  “当年,我虽然通天。可生死门却开的很晚,我封印了犼和赢勾后,没多久才开了生死门,不等我弄明白生死门的用法,我的寿限就到了。我便用生死门把自己化为幻术中的意识在这里存在了数千年。”

  “你吸收了我的意识,开了生死门,等于把我也吸入了你的身体里,所以我可以短暂地操控你的生死门,不过你放心。我不是那种贪婪的人,不会占据你的身体,在用你的生死门封印了犼和赢勾后,我就真的彻底消失了,这次是真的。当然,你的回忆里可能会留下我的影子。”

  鋆酉在利用我封印犼和赢勾?

  这么说来,我阴阳手吸收那些尸气,并不是我阴阳手的本意,而是鋆酉在控制我的身体?

  这鋆酉也太厉害了。都死了几千年,竟然能够通过一股意识,就把我给控制了,他的魂魄并不存在其中,这种神通,我估计帝君和人王都不一定有。

  听鋆酉说完,我在意识里苦笑道:“我现在说‘不’来得及吗?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想知道一件事儿,我会不会有危险?”

  鋆酉道:“难说,毕竟你这生死门才刚刚打开。如果有意外,你可能也会和犼、赢勾的魂魄同归于尽。”

  听鋆酉说完,我就苦笑着道了一句:“鋆酉,你大爷啊!”

  鋆酉没有理睬我,而是继续控制着我的阴阳手吸收那无尽尸气。我和鋆酉的对话,我的同伴们根本都听不到,所以这黑气里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们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香炉里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他不是对我说话,而是对昆仑的甲道:“昆仑的小子,你是来帮将臣的,那就赶快杀了那个小子,他现在不能动。快,杀了他。”

  昆仑甲眉头皱了几下然后往四周看了几眼,还是有些犹豫,那个沙哑的声音催促道:“怎么,你觉得你的命还是自己的吗?”

  说着一股黑气直接对着昆仑甲的眉心撞了过去。

  “嘭!”

  一声闷响,昆仑甲直接被黑气撞翻到地上,那黑气也是顺着他的眉心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过了几秒钟,昆仑甲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眼睛忽然泛起了红光。

  我能感觉到,昆仑甲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了,他现在已经彻底被犼和赢勾给控制了。

  见状,我立刻对意识里的鋆酉道:“你可看好了,如果我现在死了,你就封印不了犼和赢勾了。”

  鋆酉道:“放心,他近不了你的身。”

  言罢。一股黑气从我胸口钻出去,瞬间化为一头黑虎直接奔着昆仑甲扑了过去,昆仑甲还没来得及反应,直接在黑虎的撞击下飞出几十米,直接被撞出了祠堂的大门。然后出了这周围的黑气。

  至此,那昆仑的甲也是没有能力进来了。

  我本想用心境之力,探查一下这黑气之外我朋友们的情况,可鋆酉却是强行切断了我的意识,让我的探查范围只能在这黑气的范围内。

  我有些生气道:“你做的有些过分了吧,我的身体已经任由你摆布了,你难道还要剥夺我关心朋友的权力?”

  鋆酉道:“你注意的事情越多,越不利于我的封印,毕竟这是你的生死门,你的杂念会直接影响到我对你生死门的控制。万一出了错,你的生死门破裂,到时候你的灵台也会跟着遭殃。”

  “届时你丢掉的可能不光是神通,还可能直接是你的命,我是为了你好,所以你现在最好收住心神。”

  收住心神?

  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我修行过一段时间心境,对心境修行的心法很是熟悉,只要按照那心法去做,很快我就可以进入忘我的境界。

  可这个时候我并不想这么做,因为鋆酉说,我可能会死在这里,那在死之前,我要多想一下爷爷、徐若卉、帝凰、五鬼、王俊辉、徐铉、贺飞鸿、神君、仙极老祖……

  我要多想想他们,因为我一闭眼就真的可能要和他们说永别了。

  鋆酉是活在我的意识和灵台上的。所以我想什么都瞒不过他,他就说了一句:“随你吧,我的时间不多,接下来我要加速了,可能有些难受。你忍着点。”

  想着身边的人,我不禁有些生气道:“我都要死了,忍个屁啊。”

  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满嘴地脏话。

  我心中开始变得不安,甚至是害怕。我害怕死亡,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们,我原来是这么的胆小,甚至是懦弱。

  如果现在在这里的是王俊辉,或许他会十分大义地献出自己的生命吧。可我李初一却是做不到,如果我能反抗,我肯定会挣扎。

  这个时候,那黑色的无尽尸气,向我身体输送的速度就更快,我甚至感觉到自己身体很多地方都开始变得坚硬了起来,这是明显的尸化的征兆。

  如果不死,我变成了一具尸体,那会怎样?

  以青衣的性格,肯定会出手杀我,王俊辉呢?他会对我翻脸吗?

  “啊!”

  我的心脏、脑袋、四肢的肌肉,同时传来被撕裂一般的疼痛,这还是我身体经过了二次萃体和涅槃之后的情况,如果放在之前,这样的疼痛怕是就让我直接昏厥,甚至直接把我给疼死了。

  香炉里沙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鋆酉,你真是太自私了,为了封印我们,你要牺牲别人的性命吗?”

  鋆酉道:“一条命而已,总好过你们出去伤害无数条性命要强,有时候,一些牺牲是必不可少的,比如说我,我不是也甘愿一同被封印在这里的吗?”

  “啊啊……”

  我继续痛苦的吼叫,可我的痛苦并不能唤起鋆酉丝毫的怜悯,我能感觉到在鋆酉的意识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犼和赢勾的魂魄封印到我的生死门里。

  鋆酉之前帮我,完全是在设计我,我还以为他是好人,没想到我在他心中不过是一个封印的工具罢了。

  我心里开始变得极其愤怒。

  这种愤怒让我想要摧毁身边的一切,甚至让我想要去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