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485章 争吵

第1485章 争吵

  有关昆仑的消息,我自然也是告知了王俊辉,不过他并没有给出好的意见,只说了四个字“静观其变”。

  而我心中则是十分的忐忑,万一昆仑耍什么手段,或者设下什么陷阱,那我们就彻底的被动了。

  还有,根据我的推测,爷爷很可能进了仙极洞,而昆仑又在仙极洞附近有了大动作。如果这些动作是冲着爷爷去的,那又当如何是好?

  见我有些放心不下,王俊辉就拍拍我的肩膀道:“先等等看,若是徐铉能够早点回来,或者有具体的消息了,我们就提前上昆仑,反正这件事儿,宜早不宜晚。”

  我点头同意。

  从王俊辉这边出来,我心中的负担并没有减轻。

  一转眼,又是半个多月过去了,现在距离我们上昆仑的约定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徐铉仍旧没有具体的消息,而我们等的也是越来越心焦。

  昆仑那边的消息倒是接二连三的传来,不过都是一些很模糊的消息,具体的情况我们不甚了解。

  而那些模糊信息中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仙极洞附近的昆仑禁地出现了四次大规模的天劫,从规模上看一次比一次强,每一次天劫都会持续一到两天的时间。

  现在昆仑禁地附近的空气中弥散的都是天雷的气息。

  不过进一步的情况,我们都无法得知了。因为昆仑的把手实在太严密了。

  为了弄清楚昆仑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试着去看了一下天象,就发现天空中有几颗耀眼的亮星坠落了,这就预示世间有几位高手殒落了。

  而试着卜算那几颗亮星的身份,却发现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不过对方阻止我的方式是用的道术,而非相术,所以对我来说,只要慢慢地钻研,几天内还是可以参透的。

  所以在得知了昆仑的消息后,我就在房间里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卜算,中间王俊辉也来劝过我,让我节省体力,留到一个月后上昆仑的时候再用。

  我这边自然有自己的分寸,在去昆仑之前,我肯定有把握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卜算进行了一天,我就发现阻止我的那股力量很熟悉,好像是虍烨。

  他不精通相卜之术,单凭道术就阻隔了我这个三段神相一天的时间,已经算是很厉害了,不过最终还是被我突破了那一层屏障。

  可在我刚突破一点的时候,虍烨的气息又压了过来,把我刚刚突破的口子给补上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从中找到了一些端倪。

  我从天象中推理出的命相显示。那几颗陨落的亮星都是昆仑的高手,他们的气属昆仑,可究竟他们“高”到什么程度我就不清楚了。

  因为虍烨把我卜算的缺口给补上了,如果我再想突破,那至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如果虍烨从中加以阻挠的话,一天的时间还可能不够。

  这么一想,我也就停下了卜算,把身在龙城,要和我一起上昆仑的人都叫到了一起,并把这件事儿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贺飞鸿就道:“凡是高手,能在天象中呈现出亮星的,最起码要三重天仙以上的实力者,昆仑最近有几颗亮星陨落。难不成是最近昆仑里面有大批的高手仙逝了?”

  贺飞鸿说完,王俊辉在旁边补充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对我们来说可算是一个好消息啊。”

  我道:“也不见得如此,我爷爷可能进仙极洞,然后帝星消失,那昆仑的那些高手,会不会和我爷爷一样,也是进了仙极洞了呢?”

  听我这么一分析,众人都点头,表示极有可能。

  青衣道人也是道:“圣君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我偏向于贺飞鸿的分析,我觉得那些人可能是死了,你的人不是得到消息,说昆仑禁地那边传来天劫吗?我觉得是昆仑的人在研究某种快速提升实力的法子,然后找了一大批人做实验。只不过他们比较倒霉,渡劫失败,全部殒落了。”

  青衣道的分析也是很有道理,这也是我希望发生的事儿。

  而且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天劫的次数,好像和陨落亮星的数目是一样的。

  而这个恰好从侧面印证了青衣道人的这种推断可能是正确的。

  就在我们分析这些事情的时候,王俊辉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王俊辉说了一声抱歉掏出手机。

  看到打来电话的号码,王俊辉立刻兴奋道:“是徐铉!”

  我立刻让王俊辉快接,这么多天。徐铉终于有消息了,等到了徐铉,我们就可以提前上昆仑了。

  王俊辉接了电话,然后直接开启了免提。

  “俊辉,你现在到龙城没?”徐铉开口的第一句话。

  王俊辉道:“我到了。我跟初一在一起呢。”

  徐铉那边顿了一下,然后说:“好,我现在在西川,马上也到龙城,到了那边我再找你……”

  说到这里徐铉又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找你和初一详细的把事情说下。”

  说完徐铉就挂了电话。

  从徐铉的电话中,我隐约猜测到,他打这个电话是想单独跟王俊辉商量一些事儿,而这些事儿还是不想让我知道的。

  我心中不禁好奇,会是什么事儿呢?

  我虽然很好奇。可我不会去刻意的窥探,徐铉瞒着我,肯定有瞒着我的道理。

  王俊辉挂了电话,脸上也是有些尴尬,显然他也是听出了徐铉单独有话跟他说。

  我则是直接说了一句:“徐铉回来就好,我们准备一下,近日就出发,上昆仑!事情不能拖的太久了,我总觉得昆仑那边最近动作太频繁了,去的越晚,变数越多。”

  接下来,我们也没有讨论出什么也就散掉了。

  回到房间,徐若卉给我沏了一杯茶,然后问我:“初一,今天听徐铉的意思。好像有事儿不方便告诉你,会不会对你不利。”

  我对徐若卉道:“应该不会对我不利,这次我们上昆仑要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才可以,如果我们之间还在勾心斗角。那这次昆仑之行,我们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个道理我懂,徐铉和王道长也懂,而且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情谊,他肯定不会害我的。”

  徐若卉道:“话虽如此。可这次我总感觉和前两次去昆仑不同,特别是王道长,他心事很重。”

  “他的样子看起来,每天举重若轻,可他总是时不时皱起眉头,而且看到你的时候,眼神中总是多出一种复杂的情绪来。”

  “初一,我知道这么说你可能会不高兴,可我绝对没有挑拨你们的意思。”

  我自然知道徐若卉不会挑拨我们,所以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道:“若卉啊,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我也会多留一个心眼儿的。”

  正如徐若卉所说,我、王俊辉和徐铉之间已经有些生疏了。

  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经历的事儿,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已经不再是那么亲密无间了。

  第二天一早徐铉就赶回了龙城,我、王俊辉出城去迎接他,徐若卉和秧墨桐在城内迎接。

  一路上徐铉说的都是一些寒暄的话,没有说太多和这次昆仑行动有关的事儿。

  到了城内,徐铉见到秧墨桐和徐睿。更是成了他们一家人团聚的时间,我也不好打扰,就把时间留给了他们,然后和徐若卉返回了住处。

  至于丫头,这两天由五鬼带着在城外陪着康康玩。而且都在我心境之力的监视下,我也没有多少的担心。

  我和徐若卉离开后,王俊辉也是跟着离开了。

  贺飞鸿没有去迎接徐铉,因为这几天他赶着改进自己的机关术。

  林森和贠婺则是在闭关中,他们在王俊辉回来的时候就没有出来。大概要等我们上昆仑的时候,两个人才会从闭关中出来。

  我们所有人都在严阵以待,我们每个人都清楚,这次昆仑之行凶险极大。

  至于鱼眼儿和花拜佛,更是很少出房间,他们没有闭关,就是在房间里待着。

  而我带回来的那具干尸霍城,这两天也是老实的很,没有任何的反抗,现在还在那棺材里面。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晚上,徐铉还没有主动来找我的意思,而我也不知道他和秧墨桐、徐睿团聚的咋样了,也没有过去打扰他们。

  到了九点多的时候,丫头和五鬼终于从城外回来了,累了一天,丫头累坏了,就在梦梦和安安的照料下睡去了。

  这个时候,我才准备动身去看下徐铉。

  可我刚出房门,就听到远处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争吵的声音,争吵双方的声音我都很熟悉,是王俊辉和徐铉。

  徐铉:“你要是这么做,我们连兄弟都做不成!”

  王俊辉:“如果我不这么做,初一会怎样你知道吗?你忍心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我们面前吗?”

  徐铉和王俊辉在为了我争吵?

  出于对王俊辉和徐铉的信任,我的心境之力一直没有去窥探他们,可在听到他们的争吵后,我的心境之力也是不自觉的蔓延了过去,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可在我心境之力靠近的时候,王俊辉和徐铉都有了警觉,两个人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