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1602章 铜镜的由来

第1602章 铜镜的由来

  听那“1”说完,我半天没吭声。

  他那边也是良久没有言语。

  又过了片刻,我问“1”:“你为什么对这里面的事儿了解的如此详细?”

  “1”道:“我说过了,我是1,是无所不知的存在,你若是诚心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就答应我,与我见上面,我定会告诉其中的原委。”

  我问“1”:“那铜镜上的禁制又是什么,为什么我在接触到它的时候并未感觉到,我只感觉到一股阻止我查探它里面情况的禁制,可这禁制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让你算不到的禁制?”

  “1”道:“那种禁制是可以阻止通天神相卜算的超强禁制,能下那禁制的人自然也只有化生之神以上的人才可以,那是一种利用规则之力布置下的禁制。”

  “那铜镜上的禁制是一种缘分禁制,在你看到它之前。那种禁制不会消失,可在你看到它之后,它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到时候谁再想卜算它就轻而易举了。”

  “我相信,除了我,这个世界上怕是还有不少的强者都感觉到了那铜镜的出世,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找你索要,甚至是抢夺。你可别以为我这是危言耸听,你最好认真考虑一下。”

  我道:“我自然会好好考虑,不过你说的话,我能信几分呢,好了,这事儿先谈到这里,我考虑一下再给你答复。”

  说罢,我也不听电话那头“1”怎么说,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之后,我便取出铜镜仔细观摩。

  见我取出铜镜,站在我旁边的徐若卉就问:“初一,怎么?这铜镜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我摇头道:“暂时没有,不过‘1’也盯上这个铜镜了,这铜镜里面怕是有什么骇人的大秘密。”

  徐若卉问我什么秘密,我摇头道:“那个‘1’没说。”

  徐若卉又问我:“那我们还去华东吗?是不是要直接回龙城了?”

  的确,这件事儿牵扯甚大,如果真如那个“1”所说,我身上这铜镜如此重要的话,那最后一个造神者肯定也会想染指,我若继续带着徐若卉和丫头在外面瞎转。很可能会将她们至于险地。

  想来想去,我就准备先把她们送回龙城再说。

  所以我就对着徐若卉点了下头说:“恐怕是,等着造神者的事儿结束后,我替爷爷报了仇。我一定好好地陪你和丫头。”

  徐若卉笑了笑说:“行了初一,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和丫头的安全考虑,走吧。我们回龙城去,我有点想梦梦她们了。”

  丫头在旁边说,我也想了。

  我们三人这次回龙城就直接选择了飞行。

  等我们到了龙城这边,这边一片祥和,完全看不出会有什么危机。

  见我回来,龙族众龙自然是给我行了一个大礼,遣散了众龙,我就直接回到了房间。

  我把龙王和两位龙将叫过来,让他们化为人形,然后再叫上贺飞鸿一起到了我这边。

  之后我把铜镜拿出来给他们看,问他们是不是有人识得此物。

  贺飞鸿摇头,龙王和两位龙将也是跟着摇头,他们都表示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龙王却是道了一句:“虽然我不认得此物,可这东西中蕴含着一股极强的阳气,这阳气甚是厉害,怕是不弱于我的龙气。”

  我点头说:“前几日。我得到这铜镜的时候,这里面虽然有阳气,可并未有这么重,可这几天下来我就发现,这铜镜中物体所发出的阳气越来越强,直到今天,还有继续增强的势头,我相信再有最多三日,这阳气的威力,定在你的龙气之上。”

  龙王有些惊讶道:“这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我摇头。

  过了一会儿,我就把“1”给我打电话的事儿说了一下,说完后,我又补充道:“听那个‘1’的意思,这里面的东西能够分割,或者说是有很多个,不然他也不会让我分他一半。”

  龙王道:“那个‘1’诡计多端。切不可和他合作。”

  两个龙将也是表示同意。

  贺飞鸿这个时候犹豫了一会儿道:“圣尊大人,以我看,我们或许可以先和‘1’见上一面,当然,我们未必要和他合作,这铜镜就连龙王都不识得,想必是大有来头。”

  “所以,我们先弄清楚了里面有什么,然后再想以后的事儿。”

  我道:“不和那个‘1’合作,他肯定不会开口告诉我,里面是什么的。”

  不过贺飞鸿有句话说的是对的,我们这些不认识这东西的人在这里商量是商量不出什么结果的。我们需要找一个懂行的人。

  所以我就想到了昆仑之地的神君和仙极老祖,还有神后落清欣,说不定他们三人中,会有人识得此物。

  这么一想。我就立刻付出实践,简单吩咐了龙城这边的这一些事情,我就直接启程前往昆仑之地了。

  很快,我就到了昆仑这边。我现在是灵异分局的圣尊,所以我到昆仑这边后,昆仑这边的众弟子也是十分的客气,因为这昆仑现在也直属灵异分局了。

  不过它是一个特殊存在,因为它不受到灵异分局三元老的节制,他们自成体制。

  在昆仑弟子的引领下,我还是到了昆仑禁地,自从神后落清欣在这边住下后,神君和仙极老祖也是在这边住了下来。

  见我过来,落清欣、神君和仙极老祖三人同时显身来见我。

  见面后,落清欣笑了笑道:“五鬼圣尊,你跑昆仑来。又有什么事儿吗?”

  我也没有废话,直接把铜镜取出道:“不知道三位是不是认得此物?”

  落清欣眉头皱了皱没说话,神君和仙级老祖却是已经开始摇头了,他们都表示不认得此物。

  连神君和仙极老祖也不认得?

  我问落清欣是不是认得。她想了一会儿说:“我不确定。”

  看来落清欣应该是知道一些,我赶紧追问,落清欣就说:“你先不要急,容我想一下。我记忆里对那种阳气的感知也很是模糊,我好像听神皇给我讲过一些,可是……”

  我问落清欣可是什么,她想了一会儿说:“可是我不确定这个能量和神皇说的。是不是同一种。”

  我问落清欣,是不是感知过这种阳气。

  落清欣再次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敢肯定,那个时候我的意识还很模糊,神皇说了什么话,给我感知了什么样的能量,我也甚是模糊,我真的不敢肯定。”

  “你意识模糊?”我不由发出疑问。

  落清欣道:“没错,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世了吧。我并未神所生,而是被神皇一时兴起制造出来的,我记得我身体就要形成的时候,他把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塞给了我,然后给我说了很多话,那会儿就感觉到了一股纯阳之气,和你铜镜中的这种气息十分相近,不过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同一种。”

  “因为那种感觉真的太模糊了。”

  我问落清欣,是不是还记得神皇给她说过什么话。

  落清欣再次摇头道:“不记得了,很模糊了,只记得嗡嗡的声音,很有旋律,好像是唱歌一样,很是好听。”

  “至于内容我就完全不记得了。”

  我对落清欣说,让她再好好想想。

  落清欣摇头说:“不用想了,那是我意识还没有完全形成的时候听到的,内容根本没有进入我的记忆,靠想是想不出来的。”

  我心中不仅一阵失落!好不容易有的一点线索,竟然还是如此的模糊,不过如果落清欣说的能量就是铜镜中的能量的话,那铜镜中的神物就和神皇有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