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05章 撞鬼

第005章 撞鬼

  见到那黑影我和宁浩宇同时叫了一声:“谁!”

  那黑影没有回答,而是“噌”的一声,躬身蹿到了我这小店的一个墙角去了。

  他的速度极快,一点也不像猫腰能跑出的速度。

  一看对方跑了,我和宁浩宇胆子也大了,一并往那墙角追去,一边跑我嘴里还骂了一句:“他娘的,偷到老子这里,知道这里之前是干嘛的吗,寿衣店!”

  我一说寿衣店三个字,不知怎么着,我后背也是忽然凉了一下。

  宁浩宇在旁边轻推了我一把道:“你吓唬他,还是吓唬我呢?”

  说着话我和宁浩宇一左一右就把那黑影堵到了墙角,拿手电照了一下,就发现他是面向墙角蹲在那里。

  这黑影一头的白发,穿着一身黑糊糊的棉衣,等下,棉衣,现在可是夏天啊,难不成是——寿衣!

  不光是我,宁浩宇也是想到“寿衣”,于是我俩人都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你谁啊?”我拿着手电晃晃悠悠照了那黑影几下。

  此时我静下心来一看,妈呀,我手电的光已经穿过他的身体,照到墙角去了,而墙角还没有留下他的影子。

  就在我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时候,那黑影动了起来,他双手忽然扒住墙,然后如同壁虎一样贴着墙壁就爬了上去。

  这还不算,他在爬到房顶之后,整个身体就钻进了天花板里,再就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我和宁浩宇呆呆地站在原地。

  宁浩宇咽了一口吐沫说:“你看见了没,初一!”

  我也是咽了一口唾沫说:“看见了,我没瞎!”

  我俩在这里站了一会儿都觉得脊背发凉,便急匆匆从我这小店里退了出来,把门锁好了,宁浩宇问我咋办,我摇头说:“这情况我也没碰到过,刚才那家伙应该是鬼吧。”

  以前我只听我爷爷说过鬼怪怎么着,从来没有亲眼见到鬼,总觉得那是爷爷编的故事,可如今我自个碰着了……

  我心里正乱想的时候,宁浩宇在旁边碰了我一下问:“你说那家伙钻进天花板里,会不会到二楼,你小店上面的房间是你哪个租户的?”

  宁浩宇这下提醒了我,那家伙不是跑了,而可能是钻到了楼上的房间里,那房间的租户是在KTV上班那个女人的。

  我这么一说宁浩宇就问我:“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别你这里再死了人,你的房子以后怕是再也租不出去了。”

  “呸!”我打断宁浩宇说:“别瞎嘚嘚,跟我上楼看看去,断我财路,就算是鬼,老子也要会一会。”

  宁浩宇还想拉我,可我已经迈步上了楼梯。

  见拉不住我,他也只好跟了上来。

  很快我俩就到了那个KTV女人的门前,屋里的灯是黑的,很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也不知道出事儿了没。

  宁浩宇小声问我咋办,我想了一会儿就敲了下门,很快里面就传出KTV女人有些惊恐的声音:“谁啊?”

  我小声道:“我,房东。”

  KTV女人的声音恢复了一些说:“原来是房东小哥啊,我今天不方便,来那个了,你改天再来吧。”

  看来她是误会我了。

  宁浩宇在旁边看着我问:“你经常来?”

  我着急回了他一句:“放屁,这是第一次,呸呸呸,什么第一次,我们今天是来这里抓鬼的。”

  我和宁浩宇说话有些急,估计KTV女人在房间里也听到一些,就问:“房东小哥,你旁边还有人?你们刚才说抓什么,鬼?你家有鬼?”

  我赶紧解释说:“不是,你听错了,我们刚才说的是捉贼,刚才有人跑到下面的小店偷东西,我上来问问,看你们这儿有没有招贼。”

  我既然这么说了,就把二楼的租户都喊了起来,每一个都正常得很,没有看到那个黑影,折腾了一阵,我就说,那贼应该是跑了,顺便让大家检查下有没有少东西,明天好报案。

  大家都说没少东西,这件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下了楼宁浩宇不敢一个人睡了,说跟我一起睡,我其实也不敢一个人了,于是我俩就在我爷爷的房间挤了一晚上。

  这一晚我俩都没怎么睡,一直在想那黑影的事儿,但凡是有点动静我俩就会疑神疑鬼,差不多天快亮的时候我俩才迷迷糊糊地睡熟。

  等我们再睡醒已经到了中午。

  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到我的那个小店去看看到底啥情况了。

  进去之后我和宁浩宇就发现,那张昨晚明明被拉偏的书案竟然又回到了小店的正中央,而且几乎跟我们昨天摆放的一模一样,仿佛昨晚我俩看到的事儿都是一场梦似的。

  宁浩宇围着书案转了两圈说:“咋回事儿?”

  我摇头,宁浩宇就继续说:“初一,不然这样,咱们把这桌子烧了吧,太邪乎了,哥们不想害了你。”

  我走到书案旁边也是转了两圈说:“这东西烧了,我估计麻烦更大,那鬼是依着这书案而生的,如果咱们给它烧了,他非得缠咱们一辈子不可,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个家伙给送走了。”

  宁浩宇问我:“你还会这个?”

  我白了宁浩宇一眼说:“我爷爷教过我,不过我以前都是当故事听的,没当回事儿,所以没太上心去记,能不能成,我也不知道,不过在准备送走他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儿。”

  宁浩宇问我啥事儿,我深吸一口气说:“给他看相!”

  “你疯了,给鬼看相?”宁浩宇推了我一下。

  我苦笑着道了一句:“这是我爷爷给我定下规矩,他说我以后若是遇到了鬼,要是想着把鬼送走,那必须先给鬼看上一相,我那会儿以为他说的疯话,可现在,我觉得我自己都他妈快疯了。”

  宁浩宇拍拍我的肩膀一脸同情问我:“你爷爷以前到底是干啥的?”

  这个我还真回答不了宁浩宇,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爷爷他之前到底是干啥的,他说他只是一个算命的,而且很厉害,可算命的咋还跟鬼扯上关系了呢?

  就在我和宁浩宇在小店里聊天的时候,就听着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有人在拼命地踩地板。

  这声音让我有些烦躁,仰头就喊了一句:“疯了?”

  我这一喊,上面那位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跺脚的节奏更快了:“咚咚咚……”

  这下就把我给气坏了,这都敢和房东叫板了。

  我和宁浩宇直上二楼,然后就冲着KTV女人的房间走去,声音就是从她房间出来的。

  上楼之后我们就发现,其他房间的门都是锁着的,只有她一家的门开着,而且开得特别敞亮,她一个人站在门口,双手扶着门框,然后垂着头,头发挡在前面,双脚不停地在门口附近的地板上“咚咚咚”地踩着。

  见状,我一把上去拉住她道:“你干嘛,疯了?”

  我拉住她手腕的时候就感觉到她的手腕一阵冰凉,所以我把她的手从门框上扯下来后,就赶紧松开了。

  KTV女人被我这么一扯也是停了下来,不过她的头依然低着,不吭声,也不动弹了。

  宁浩宇在旁边道:“我看她不对劲儿啊。”

  不用他说,我也是看出来了,所以我不敢对她大喊,只能心平气和地去问她:“喂,美女,你咋了……”

  我话还没说完,她忽然一下就把头给抬了起来。

  她的脸化了一半的妆,半边看着白乎乎,另一边有些发黄,乍一看我还以为是阴阳脸。

  我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差点没当着她的面喊出“鬼”字来。

  另外她的眼神也是看着十分奇怪,平时她看我都是笑嘻嘻,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线了,可今天,她直愣愣地瞪着我,眼睛里充满的是愤恨的表情。

  最主要的是,她还当着我的面不停地磨牙,仿佛要吃掉我一样。

  而此时我已经把她的面相看了一个遍,印堂黑得厉害,霉气冲天,阴邪入侵之象,换句话说,这KTV女人被鬼上身了。

  还有,他两眼之间,鼻子靠上的疾厄宫出现了很多细小的相纹路,这是大病之相,说明这次鬼上身会给她带来一场极大的病患。

  而她的眉毛,也是五官中的保寿官已经有些脱落的迹象,这表明接下来的那场病患很可能会缩减她的寿命,甚至直接要了她的命!

  越看她的面相我心里越惊。

  宁浩宇推推我说:“咱们下楼吧,她不对劲儿。”

  我“嗯”了一声,可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回头用自己的拇指使劲点在那KTV女人的人中上。

  人中是清醒的相门,可以唤醒人的灵智,我这么一点就是想着把她的真实意识给点醒了。

  而且我这一点,也不是普普通通地点,而是含着一股气,这也是爷爷交给我的气功法门,只不过我现在连“气”都不能完全感知清楚,所以这一点显得有些勉强了。

  还好,那女人没有防备,被我点下后,她虽然没清醒,但是也没有再继续发疯,而是身子一软瘫了下去。

  宁浩宇问我:“你把她打晕了?”

  我则是道了一句:“少废话,帮我把她抬进屋子里,我要试试我爷爷教给我的法子灵不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