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06章 被讹上了

第006章 被讹上了

  我让宁浩宇帮我抬那个KTV女人,他有些不大愿意,估计是怕惹麻烦。

  勉强动了手,他嘴里还一直问我:“你给我说实话,她是不是你打晕的?”

  我白了宁浩宇一眼道:“你眼瞎啊,我点的她的人中,而且没怎么用力气,我只是用气贯通的她的相门,她的意识和上她身上那鬼的意识碰撞,然后暂时昏迷了而已。”

  宁浩宇估计不懂我在说啥,我俩一起把那KYV女人抬进去扔到床上,然后宁浩宇就站到一边说:“初一,你可想好了,别干啥犯法的事儿。”

  我说了声知道,然后提了一口气,就准备去点那KTV女人的印堂,可我的手指还没点过去,那女人躺在床上忽然又睁开眼,然后“嗖”的一声对着我的手腕就打了一巴掌。

  “啪!”

  这娘们劲儿可真大,打得我手腕尖疼。

  “你俩干啥,小心我报警!”KTV女人忽然开口。

  我愣了一下去看她的表情,她好像已经清醒了,只不过她的印堂还是黑得厉害,我估计那个脏东西还在她的身体里,只是暂时放弃了去控制她的身体。

  不等我说话,她有开口说:“咦,我记得我在化妆,我怎么躺在床上了,还有,你俩怎么进来的,想对我干啥?”

  我直接告诉她,她被鬼上身了,似乎不太好,若是被人知道我家有鬼,那以后我的房子还怎么往外租啊,就算能租出去,恐怕比现在的房子还要便宜。

  不等我开口宁浩宇就想说话,我赶紧拉住他说:“那个美女……”

  KTV女人打断我说:“我叫向丽,你叫我丽丽就好了,房东小哥,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是不是对我下什么药了,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报警告你俩强奸。”

  向丽这么一说宁浩宇的急脾气就上来了:“啥,你要告我们啊,你个骚……”

  我把宁浩宇扯到身后说:“别吵,越吵越麻烦!”

  而后我再转头对向丽说:“你在我这里租房也有快一年了吧,我为人咋样,你清楚吧?”

  向丽毕竟是我的房客,也没太无理取闹,也就点了点头说:“算是了解吧,不过今天的事儿,你得给我说清楚,你俩人怎么在我房间,还有,我怎么在床上。”

  现在再想其他的解释已经不靠谱了,我就实话告诉了向丽,包括我们昨天经历的事儿,等我说完,向丽愣了片刻,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说啥,我被鬼上身了,你说这话骗鬼呢,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我反问她:“那你告诉我,你化着装为啥忽然啥也不记得了?”

  “你们下了药。”向丽一口咬定。

  我心里的气也是上来了对着他道了一句:“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报警吧,看警察怎么说,如果检查出你体内没有药物残留,你立刻从我这儿搬出去。”

  一听说我真要找警察,宁浩宇就怕了,毕竟这撞鬼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楚,到了警察那里就更说不清楚了,所以换成他拉住我说:“我说美女,你说吧,这事儿你想怎么了吧?”

  向丽看了看我和宁浩宇说:“免我五个月房租,不然我就报警。”

  五个月房租?

  我刚准备反对,宁浩宇就拉住我说:“你别说话,好,就五个月房租。”

  说完他不等我说话,就拉着我下楼。

  下了楼,他有把我推回到我的房间道:“你疯了,这事儿你报警,你给警察说有鬼,人家会信吗,这事儿听我的,就这么了了,我知道你小子抠,这样,那娘们的房租我出,就当我倒霉,谁让那书案是我给你的呢。”

  我虽然爱财,可还是有原则的,宁浩宇已经帮了我,这钱我肯定我不会要。

  我深吸一口气道:“算了,算我倒霉,咱们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那鬼的事儿吧,总不能让他一直在我家里住下去吧。”

  宁浩宇点点头说:“这样,咱们去把那书案扔了,扔得远远的,说不定,谁捡回去了谁倒霉。”

  这东西扔了,如果被捡回去,那就是害人,害人的话可是会影响到自己的以后的流年运势的,我可不想自己倒霉一辈子,所以我摇头表示反对,并向宁浩宇说明了缘由。

  听到我的话,宁浩宇反问我:“不能烧,不能扔,那咋办?要不你去我家住一段时间,这里就让那鬼闹吧,说不定闹腾一阵子他就消停了,就跟以前在家放的时候一样了,只是弄点声响出来,不害人。”

  宁浩宇的这话倒是提醒了我,以前这书案在他店里的时候,这鬼也没出来害人,反而是到了我这里开始了,难不成是昨晚我和宁浩宇惊扰到了他,他是着急了才害人的?

  我这么想就抬头往向丽房间那边看了看,宁浩宇推了我一下道:“你别想着再自己来了,这样,我舅舅做古家具这行当时间长,肯定碰到过这样的事儿,我找他问下,看看他能不能想到啥好办法。”

  宁浩宇这么一说,我也是点了点头。

  我只会一些简单相门之法驱鬼,灵不灵我自己都不知道,若是宁浩宇真能找一个道儿上的人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想了一会儿我就问宁浩宇,请师父的钱谁出,宁浩宇斜愣了我一眼道:“你个抠货啊,行了,这家具是我送你的,事儿也算我惹出来了,我出这钱。”

  我笑着拍了拍宁浩宇的肩膀说:“够哥们!”

  接着宁浩宇就当着我的面给他在市里做生意的舅舅打了一个电话,把这边发生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

  说完之后我就听到宁浩宇舅舅在电话那头儿吵吵了一顿,大概是骂宁浩宇没脑子,不打听好的东西都敢收之类的。

  宁浩宇这边唯唯诺诺半天才道了一句:“舅,你骂够了,就给指条明路呗?”

  宁浩宇的舅舅在电话那头说了一会儿,就让宁浩宇挂了电话,然后又给他短信发来一个电话号码。

  我凑过去看了看,短信的内容是一串电话号码,然后表明号码主人的身份是王道长。

  看了这号码后,宁浩宇就说:“我舅舅说了,这人是一个高人,求他这事儿肯定能解决。”

  我让宁浩宇赶紧打电话问问,行不行,什么价钱。

  我心里也是盘算,如果太贵的话,就不让宁浩宇破费了,我就去试试爷爷教给我的相门的法子,爷爷说那些法子对鬼有用,那肯定就有用,只是冒险了一点。

  宁浩宇拨通了电话,然后按下了免提。

  那头“嘟嘟”了几声后就听一个如洪钟一般的男人声音传来:“你好,找哪位?”

  听声音对方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我和宁浩宇都愣着没说话。

  “喂!?”

  对方又问了一声宁浩宇才反应过来说:“您好,是王道长吗,我是是熊九的外甥,我这里出了点事儿,是我舅舅把您介绍给我的……”

  接着宁浩宇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就一股脑地把我这边的事儿告诉了对方。

  等着宁浩宇说完,那个王道长就道了一句:“大致情况我了解了,你们这个事儿不难办,这样,一会儿你们把地址编辑个短信发给我,我这就过去,对了,看你这个号,好像不是市里的啊,要是离得远的话,我是要加钱的。”

  我对钱比较敏感就问他加多少,他道了一句:“近的报销我车的油钱,远的话报销来回的交通工具的钱。”

  这道士还算人性,我便道了一句:“那行。”

  接着宁浩宇问那个道士,我们现在需要做些什么,他道了一句说:“什么也别做,我估计那鬼不是一只恶鬼,不会太害人的,别去主动招惹他,等我到了再说。”

  谈妥了,宁浩宇就挂了电话给对方发了我这儿的地址。

  发完了地址,宁浩宇长舒一口道:“好了,这事儿应该能解决了。”

  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来的是一个江湖骗子咋办?

  所以我就往宁浩宇的脸上看了看,碰鬼虽然触发了霉运,可他的面色却好得很,印堂位置也是光亮得很,这说明他要遇贵人了,贵人,难不成就是那个道士吗?

  这么一想我也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接着我和宁浩宇就躲在屋里没敢出去,没过一会儿向丽就从楼上下来,打扮得花枝招展,我知道她这是要去上班儿了。

  临走的时候她还敲了我窗户几下说:“房东小哥记得哈,我的房租,免五个月的。”

  我没好气地应了一句:“我知道!”

  同时又瞅了向丽一眼,印堂上的黑色退去了一些,只不过保寿官依旧有脱落的迹象,疾厄宫也是阴暗得很,这说明那鬼已经不在她身上了,只是她会得一场大病。

  所以我就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向丽,我劝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下身体,我看你面相是,是大病之兆!”

  向丽对我笑了笑说:“刚才说我撞鬼,现在说我有病,房东小哥,你就别逗了,我健康得很。”

  说完,向丽摆摆手就出门了,根本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宁浩宇在旁听道了一句:“你管那娘们干嘛,好心没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