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08章 算鬼命

第008章 算鬼命

  等我打开了锁子,王俊辉在我旁边又是一阵“嗡嗡”的念叨,之后他才让我推开门。

  我问他刚才念的啥,他说,是安魂咒,这样可以避免屋里的鬼受到惊扰。

  门推开之后,我就伸手要去开灯,却被王俊辉给拉住了:“不能开灯,这只鬼品阶不高,怕光,你开了灯会吓到他的。”

  王俊辉这么说我就有些为难说:“不开灯我如何开清楚他的面相,如何辨识它身上的命气啊?”

  我正说着话的时候,就发现这小店的房门“咯吱”一声给关上了,这就吓了我一大跳,险些叫出声来,回头一看发现这门是王俊辉关上的。

  我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道:“王道长,你这是干啥,关上门这屋里就伸手不见五指了。”

  王俊辉解释道:“有一种光鬼魂是不会怕的,那就是香烛之光,我这就点一根蜡烛,你借着这根蜡烛去看他。”

  接着我就听到王俊辉在黑暗中拉开他公文包的声音,不一会儿“咔嚓”一声,王俊辉就在我旁边打着了打火机,那火光照着他的脸,白乎乎的一片有些吓人。

  若不是知道他是王道长,我怕是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再接着他点起一根蜡烛,整个屋子也就亮了起来,而且我和王俊辉的影子也开始随着他手里烛火开始在墙壁上摆动。

  书案就在我和王俊辉的面前,只是那只鬼我却没看到。

  我屏住呼吸有些不敢去找那鬼在哪里,王俊辉一手拿着蜡烛,一手变换指诀,然后对着那烛火一指。

  瞬间那烛火仿佛有灵性一样,就开始往我们的身后一偏,这该不会是说,那鬼就在我们身后吧。

  想到这里我的脊背一阵发凉。

  同时也就侧头慢慢往身后看去。

  可不等我转过头,一旁的王俊辉忽然一下拉住我的胳膊道:“别急,慢慢转身,他就在我们身后,别吓着他。”

  别吓他?他已经吓到我了!

  若不是王俊辉在我旁边,我怕早就连叫带跳地从这屋子里跑出去了。

  “跟着我,慢慢转身,一会儿无论看到什么,都别乱叫!”王俊辉松开我的胳膊然后慢慢地开始转身。

  我也是赶紧跟着他的节奏转动身子。

  等着我俩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半透明的黑影背对着我们,站在离我们一米不到的距离,而且这个影子离我还更近一些。

  “扑通、扑通……”

  我的心跳骤然加速,王俊辉又是捏了一个指诀点在我的后心上轻声道:“别怕,有我在,他伤不了你,现在可以跟他交流了,记得慢点来,循序渐进,别惊着他。”

  我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境,然后不停用手去抚摸胸口,尽量把自己的呼吸变得更加顺畅。

  片刻之后我就轻声道了一句:“老大爷,可否转过身来,让我替你相上一面,我需要从你的命气上找到你家人的位置。”

  跟鬼说话,这还是我平生第一次,所以越说我的心跳就越快,生怕他忽然转身露出一张恐怖的脸来吓我一跳,又或者他忽然冲着我扑过来。

  那鬼听了我的话,透明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把身子转了过来。

  他转身的动作很诡异,我总觉得那里不对劲,观察了片刻才发现,他只是上半身转了过来,下半身依旧背对着我们。

  这就把我吓的不轻,这家伙故意吓唬我的吧!

  此时我已经能够看清楚这鬼的样子,不是那么吓人,除了身体是透明,面部和正常人的构造是一样的,没有出现我想象中那样的歪曲或者缺失。

  我仔细去看他的脸,右脸“丑”位相门阴气最重,是死相,按照流年运势推算,“丑”位相门是七八、七九之运,也就是说他死的时候可能是78岁或者79岁。

  同时他的“疾厄宫”一直有一股阴气在徘徊游走,这就说明,他是因“恶疾”而死。

  他的双目之间“子孙宫”阴气最少,说明他的“子孙福”很好,生前他的子孙都很孝顺他,既然如此,那他还有什么不能了的心愿呢?

  我不停观察他子孙宫那薄弱阴气往各个方位的转动旋律,同时开始以数字在心中排卦,周而复始,等我掌握了其中的规律,数字在我心中也是排出了我想知道事情的本卦。

  是一个“益卦”,而变爻之数计算起来就有些困难了,以阴断阳,排出本卦已经不易,再想排出变爻,那就需要更好的眼力,去洞悉所查相门的命气变化。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汗流浃背。

  阴气循环,顺命应理,是阳爻,变爻数目以命气而排,九、三、五……

  是五,九五变爻之数。

  根据卦解,这一家人善人之居,也就是说他们住在别人家里,而且很可能是亲朋好友的家里,绝非酒店、宾馆之类。

  而且根据这变爻,我还能看出这一家人有人身体情况不是很好,之所以住到别人家里是为了调养身体。

  我根据命气配合本卦、变爻推算,他们所住的位置应该是城南的某个小区之中。

  可这个范围还是有些大,如果我只告诉这些内容让宁浩宇去找,他肯定会骂街的。

  只是以我现在的“相卜”的本事也只能推算到这里了。

  我有些失望收了卦,王俊辉问我怎样了,我一五一十说了我的卜算结果。

  听我说完,王俊辉还没吭声,那个鬼却动了起来,这次他的下半身也是正了过来,我看他终于不是那么别扭了。

  这鬼一动,我就吓了一跳,王俊辉则是摁住我道:“别怕,他是有话要跟你说。”

  我勉强镇定下来问那鬼要说什么。

  王俊辉又是“嗡嗡”念叨一阵,随手往我灵门上一点道:“我先稳住你的心神,省的你一会儿鬼话听多了,乱了心智。”

  我爷爷也曾经说过,若是听到了鬼说话,那就要赶紧封住自己听力的相门,否则鬼话听多了就会“信”,甚至着迷,到时候就会被鬼所控制。

  现在有了王俊辉的道法护体,我暂时可以放心听鬼话了。

  “你说吧!”我对那鬼道了一句。

  “呜呜!”

  那鬼嘴里就传出一阵普通人根本听不懂的声音,不过这些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就变成了一句一句的话。

  那鬼问我:“我儿子病了吗,他身体怎样?”

  我明白了,他是听到我刚才卦理推算才想着跟我说话的。

  我告诉他说:“不用担心,他没有去医院,而是去亲朋好友家里静养,说明问题不大,很可能只是思想上问题,比如对你去世的事儿一直别不过来劲儿之类的。”

  听我这么说,那鬼又是“呜呜”两声:“苦了我小儿子了,我老了之后,一直跟他住在一起,老大和大闺女虽然对我也不错,不过都是在外地工作很少能陪我……”

  我一看这鬼准备要长篇大论就道:“你先说一下,城南你有什么亲戚,可以让你那个小儿子一家人暂时寄居的,等我们把他找来了,你们再细聊。”

  那鬼愣了一下,然后跟我说了一个地址,说是他妹妹的家,也就是他小儿子的姑姑,他们平时来往很近,而且家境不错,家里房子很大,那鬼说他的小儿子如果在城南,那肯定就是去那儿了。

  有了地址,我也不再跟这鬼废话,直接告诉王俊辉可以了,王俊辉也就“嗡嗡”念叨了两声,然后对着那鬼道:“你切在这里等着,切莫滋事,否则休怪本道不客气。”

  那鬼对着王俊辉恭敬地点了点头。

  接着我俩就退出我的小店,而后王俊辉才熄了手中的蜡烛。

  关上小店的门,我长长呼吸了一口气。

  王俊辉在旁边道:“给你朋友把地址发过去吧,这事儿晚上解决最好,白天不好弄。”

  我点点头就编辑了一个短信把地址发给了宁浩宇,然后又专门打电话说了一遍,听我说出了详细地址,宁浩宇就惊讶道:“你小子这么神?”

  我苦笑说:“我神个屁,这是那鬼自己说的,刚才吓死我了,好了,不废话了,你先去找人,找着人了,回来咱们再细说。”

  挂了电话,我就说,请王俊辉到我家里坐坐,他想了一下也就点头同意了,天黑了,这店门口蚊子又多,我们再这么站下去,就是喂蚊子了。

  我们绕到另一边从大门进了院子,王俊辉就在我爷爷的门前呆住了,我问他咋了,他往房间里看了看然后道了一句:“没事儿。”

  我分明看到他望着我爷爷房间显得十分的吃惊,难不成那屋子里有东西?

  不待我细问王俊辉他就忽然道了一句:“你爷爷是一个高人。”

  进到我屋里,我就给王俊辉沏了一壶茶,这喝茶的习惯我是跟爷爷学的,所以家里的茶叶常备,当然以我的条件,喝不了什么好茶,就是普通的铁观音。

  王俊辉坐下喝了几口茶就问我:“你给鬼看命的本事也是和你爷爷学的吗,你叫李初一对吧,那你爷爷是不是叫李南山,当年人称‘神相’的大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