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11章 背挂鬼

第011章 背挂鬼

  我跑出了胡同,才敢往后瞄了一眼,黑洞洞的胡同里什么也看不到。

  向丽丽的声音也没有再响起。

  我站在胡同口觉得还是不安全,又远离了胡同几步,就在我迈动步子的时候,一阵阴风忽然从胡同里吹出来,吹的我毛骨茸然,不由抱住胳膊打了一个哆嗦。

  我不敢再在胡同口多待,扭头就往路灯地下跑,可我下意识往路灯上看了一眼,却发现一个赤裸着身体的女子倒挂在路灯上,她敏捷的动作像一个猴子,可她的脸却是向丽的。

  “啊!”

  我吓的原地愣了一下,再看那路灯上,已经啥也没有了。

  我咽了一下口水,赶紧往前走,我觉得只有离我这家越远才越安全,可我走了几步,就感觉肩膀上凉飕飕的,我下意识往肩膀上看了一眼,就看到一只白乎乎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打了一个机灵回头往身后看去,什么也没有,再看我的肩膀上,那只手也不见了。

  我这是怎么了,已经被鬼迷上了吗?

  深吸一口气,我继续往前走,可想要迈动步子的时候,却怎么也抬不起脚来。

  我的腿上仿佛被缀上了万斤重石,任凭我怎么用力,可就是拔不起来腿。

  我忽然想起爷爷给我讲过这样的一件事儿。

  他说在东北有一个小镇,这里有一条通往深山的铁轨,据说是专门从山里往外运送木材的,有一天镇上有两个兄弟比胆大,就去铁轨上站着,等着火车来的时候,看谁最后离开铁轨。

  还说先离开的人,就是胆小的,要娶村里最丑的姑娘。

  后来火车来了,不停的鸣笛,老大和老二头上一边冒汗一边僵持着,火车越来越近,老大就坚持不住了,就从铁轨上跳下来了。

  跳下来后他就说自己输了,让老二也赶紧下来,可老二却给吓哭了,他说自己的腿动不了,一步也迈不开,老大想去拽他,可已经迟了,火车虽然已经紧急刹车,可还是迟了,老二就被火车给压成了两截……

  老大吓的不轻,就回村里找人,到了村里他才知道,他们上山比胆大的时候,村里的那个丑姑娘已经在自己家里上吊自杀了,原因是老二在前一天嘲笑她,说了很多伤她自尊心的话。

  后来村里就传言,老二站在车轨上动不了,是因为身上背了一个鬼,那鬼压着他动不了,而那个鬼就是村里的丑姑娘。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在想,我背上不会也背了一个鬼吧!

  我不敢回头看,依然使劲迈步子,可双腿就跟牢牢地沾在了地上了一样,根本抬不起腿,瞬间我就急的出了满头的大汗。

  出了这么多的汗,我却感觉不到热,总觉得浑身凉飕飕的,特别是我的后背。

  该不会刚才搭在我肩膀上那只手,就是那鬼上我后背,让我背她的前奏吧。

  我心里已经认定,如果我真背了一个鬼,那么她肯定就是向丽丽。

  我努力想我爷爷教给我的办法,如果背了鬼该怎么应对呢?

  我已经封住了印堂,她无法附体到我身上,控制我的意识,所以她才挂在我的后背上,她让我迈不动步子,是想要我留下来吗?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要想的是爷爷有没有说过应对这类情况的法子。

  思绪飞转,我忽然想起爷爷在讲完“比胆”的故事后说的那两句顺口溜:“鬼挂背,刮喉咙,鬼魂走,莫回头。”

  意思大概是这样了,鬼挂在人背上,一般都会用手环绕在人的脖子上,如果被鬼上了后背,那就要不停地用手去刮自己的喉咙,这样就能把鬼的手给刮掉了,鬼的手掉了,它就会从所上之人的后背上掉下来,这时候如果能走了,我们就要赶紧起来离开,切莫回头去看它。

  想到这里我就赶紧用手去刮自己的脖子,这一刮,我就觉得脖子上冷冰冰的,而我脖子却根本感觉不到我手的触碰。

  我脖子位置好像失去了知觉。

  这……

  我心里越来越惊讶,我不会在这大马路上被鬼玩死了吧?

  来不及多想,我拼命的用手去刮,两个手一起去刮,刮了一会儿就隐隐感觉自己脖子有些温度了,再接着我脖子也能感觉到我手的触碰了。

  有门!

  我心里稍稍轻松了一些,继续拼命的刮,同时我的双腿也时不时用力提一下,看看能不能迈步子了。

  我在这里不停地刮脖子,过往的人估计都觉得我是神经病,一个个都对我投来异样的眼神。

  别说现在刮脖子,就是让我当街脱裤子,我估计也会干。

  刮了一会儿我就感觉我双腿一松,此时我正用力往上拔腿,腿一松,我因为用力过猛,就一个跄踉往前栽了出去。

  “啪!”

  一个不注意,我直接爬到了柏油马路上,幸亏我家胡同门前这条路上人不多,车也不多。

  而此时我往四周看了一下,我周围那里还有人,这条路忽然变得冷却无比,刚才还有路人嘲笑我刮脖子,现在整条路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想找出一个嘲笑我的人都没有,比丢脸更糟糕的事情,那就是我现在心里的恐惧……

  摔下去后,我就下意识往身后看了一下,就看到向丽丽光着身子爬在那里,直勾勾地看着我,她那凄白的手还在慢慢地向我伸过来,她要拉我的脚脖子。

  我那里会给她这个机会,匆忙站起来,拔腿就往前跑,跑出这条小街,往前就是一条主路,上了主路人多,车多,我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身后,此时我已经把爷爷说的顺口溜的后半句忘的一干二净——“鬼魂走,莫回头!”

  而我也不知道回头看后果会怎样,爷爷也没告诉我,可我现在已经回头看了,再想那么多也没用。

  最主要的是,我现在每次回头都能看到向丽丽跟在我身后,她光着身子,如同一条蛇一样在马路上爬行,速度极快,始终和我保持两三米的距离。

  我心里暗暗叫苦:“又不是我害死你的,你他娘的跟着我干嘛?”

  终于,我跑到了那小丁字路口,上了主道,直接右转,然后拼命地再跑,我再回头看的时候,向丽丽已经不见了。

  我还是不敢停,拼命又跑了一会儿,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停下来大口喘气,同时不停地往身后瞅,已经看不到向丽丽了,应该是被我摔掉了吧。

  又歇了一会儿,依旧没见到向丽丽追上来,我的心跳速度终于开始放慢了。

  这是怎么回事,那向丽丽为什么会缠上我,她的死跟我又没关系。

  我家里闹鬼了,难不成我一辈子都不能回去了?

  想到这里我就又想起了王俊辉,赶紧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

  “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怎么想通了吗?”王俊辉以为是我要去投靠他了。

  我苦笑了一声说:“先不说那些事,我又惹上麻烦了。”

  王俊辉愣了片刻道:“你又惹上脏东西了?”

  我在电话里,我这里发生的事儿简单给他讲了一遍,听我说完,他就道了一句:“你怎么不给自己算上一卦,卜一下自己的气运。”

  我苦笑道:“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我们这一门有规定,不能给自己卜算,不然会霉运缠身,挥之不去。”

  不等王俊辉说话,我就问他,我该怎么办。

  王俊辉那边想了一会儿说:“我没在市里,两天后回去,这样,你先去市里待两天,县城你是不能待了,等我回去了,我跟你一起去县城,把你家的脏东西给收了。”

  我正有去市里的意思,我自然是连连答应,我又问他今晚我该怎么办,万一那女鬼再来找我,我该怎么应对。

  王俊辉就告诉我说:“你打个车到市里,也就一两百块,现在不是抠的时候,离开了县城,那女鬼就跟不了你了,她是新鬼,她不能离死的地方太远。”

  我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一晚上才20块,打车要一两百,我心里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我还是很快下定决心打车去市里,相比花点钱的心疼,我更害怕向丽再追上来。

  这几天我接二连三的撞鬼,这就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运势,难不成我最近在走霉运,还是我最近老是帮人看相,又说太多,遭了天谴,上天在惩罚我?

  我记得爷爷曾经说过,算命也讲究机缘,来求卦的人,那是带着机缘来的,可以给算,可自己遇上的人,硬要给人家算,那就不是机缘,说多了会泄露天机,是会惹祸上身的。

  难不成爷爷的话已经在我身上应验了,这几天,我可没少给碰到的人算命,而且他们都不是求卦之人,甚至我还送了民心河边那些算卦的一人一卦。

  如此说来我有今天,完全是自己作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