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18章 指节推卦

第018章 指节推卦

  周睿给我打了电话,就说明天要和我见面,具体什么事儿他没细说。

  而我这边却有些心虚了,他该不会是因为我把他面相上的事儿告诉了熊九,而特意跑来兴师问罪的吧。

  我还没问清楚具体什么事儿,他只听我说了一句“有空”,便挂了电话,而我也没好意思回拨过去。

  我这边关了小店的店门,也就回去睡觉了,至于成果和白静烧的那些纸灰,大晚上我也没去管,等着第二天扫大街的大妈清理吧,我就不去触霉头了。

  次日一早,我吃了早饭就去开了小店的门,过几天如果再没有生意上门的话,我就真的要考虑再换行当了。

  开了门,我自己都提不起啥精神,闲来无聊就干脆盘腿做到椅子上修习爷爷教给我的气功,这气功说来玄妙,起初我什么也感觉不到,可时间长了,我就真感觉有一股气如同小鱼苗一样在我身体里游走,它每经过我一个相门,都会在上面轻轻啄一下,让我感觉畅快无比。

  我听爷爷说过,如果我开始感觉到一股气在我身体各个相门之间游走,那我就算是入门的黄阶相师了,而我的相卜实力也会有所精进,当然这些进步都是很细微了,细微的看不太出来。

  我正在感受那股气的时候,忽然门口传来“咯吱”一声开门声,瞬间我体内的那股气就像受到了惊扰一样,在一个相门上撞了一下就散去了,这让我心里不由一阵气闷。

  我心境还不够稳固,周遭的环境很容易通过心境影响到我的气。

  我没好气的睁开眼,本来是准备发脾气的,可看到站在门口那个人后,我只是道了一句:“你们来的真不是时候。”

  来的人是周睿和一个我没见过的女人,那女人跟周睿年纪差不多了,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她挽着周睿的胳膊,看起啦应该是周睿的女朋友。

  我之所以猜测那女人是周睿的女朋友,是因为我没有在周睿的脸上看到婚配之相,也就是说他还没结婚。

  听了我的话,周睿“呵呵”一笑道:“扰了李大师休息了,实在不好意思。”

  我道了一句没事儿,就指着旁边两把椅子,让两个人坐下,同时也询问了一下周睿的来意。

  周睿没有直接告诉我,而是问我:“我听熊老板说,李大师可是一个相卜的高手,不知道你能不能从我这张脸上看出我的来意呢?”

  这周睿在考我。

  我也是一个年轻气盛的主儿,又自认为能靠相卜谋生,周睿想在相卜上考我,我自然不能认怂!

  看了看周睿我就坐到书案后面笑道:“你的耳朵,也就是采听官有些微红,有一丝命气环绕,而这丝命气又与我小店纠缠不清,很显然你是来找我探听良策的。”

  周睿脸上已经微微有些触动,显然我是断对了,我继续道:“前几日我看周先生的时候,你虽然有迁徙之相,可面目红光尤胜,运势依旧很旺,而你奴仆宫的命气与紫琼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就说明,你运势与紫琼阁有关,如果我没猜测,你家的长辈很快就让你完全接管了紫琼阁,位于你重任,这也是你家紫琼阁遭变故,而你相门却显示一路鸿运的原因。”

  此时的周睿已经不单单是惊讶,而是陷入了震惊。

  我这边依旧继续道:“另外,你今天的气色不如当日,印堂命气发暗,财帛宫相门也是暗光居多,这就说明,你在完全接管紫琼阁后,遇到了大麻烦,你虽然已经是一家之主,可却麻烦缠身,事业止步,甚至会出现倒退之相。”

  我话音刚落下,周睿“噌”一声就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他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气定神闲,换来的是一脸的惊慌失措,他心中秘密已经被我窥探,他也无需再在我面前掩饰什么。

  周睿旁边的那个漂亮女人也是起身拉了一下周睿的胳膊示意他冷静,周睿甩开那个女人对我道:“李大师,你说的都对,没有一条是断错的,这里面有很多是我家庭内部的决断,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没想到你身在这里,单凭我的面相就全然断出我的运势来,我周睿信你,李大师,你帮我算一下,给我指条明路吧。”

  看周睿的样子都要给我跪下了,这周睿面相极好,运势不好只是暂时的,以后定会出人头地,今天我若受了他这一拜可是要遭霉运反噬的,所以赶紧绕过书案扶住他道:“跪拜到不用,我开这相卜小店就是为人解惑的,只要你诚心求卦,又有钱,我自然会知无不言。”

  周睿忙道:“李大师,我是诚心来求卦了,刚才有所冒犯,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比周睿岁数还要小,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就微微觉得有些别扭。

  不等我说话,周睿就让那个漂亮女人从兜里掏出一叠钱递给我,我粗略看了一下,至少也得两万块。

  瞬间我就感觉我的眼睛开始发光了。

  忍住去抢钱的冲动,我让他们先坐下,我再给他们仔细算上一算。

  周睿遇到的麻烦要大一些,如果用数字去给他算,有些草率,变爻也看不出更多的东西,所以我沉思了片刻就对周睿道:“我做几个手势,你跟着我做,我通过你的骨节变化给你排出本卦和变爻,然后我再给你解卦。”

  周睿点点头。

  我这个排卦的法子是我爷爷教给我的,是我们这一门独传秘术,是将六十四卦和相骨相结合而生出的相卜法子,专门用来解惑一些疑难之事儿。

  人手一般有食指,除去拇指每一根手指一般都有三个骨节,八根手指就是二十四节,正反面相加就是四十八节,对应六十四卦中的四十八卦。

  拇指又两节,正反面有四节,两根拇指加起来有八节,再对应六十四卦中八卦。

  然而这加起来还少了八卦,另外八个卦象为“游卦”,在上面五十六卦中游动,可能会出现顶替卦象的现象,需要通过我接下来教周睿的手势和命气来判别。

  这种相卜之法比较困难,可精度相对较高,所以我便选择了这种法子与周睿卜卦。

  这一套手势并不繁琐,很快周睿就学会了,而且很快就能自己坐下来,他连做了三次我给他排出本卦和变爻。

  排出本卦之后,我已经满头大汗,周睿旁边的漂亮女人就给我递过来一些纸巾,我道了一声谢谢,然后把汗擦了一下道:“你的本卦和变爻已经出来。”

  周睿问我情况,我深吸一口气说:“你的本卦是‘节卦’,君子以制度平家,以德服人,不可报复,不可投机,品行端正,名利自成。”

  我深吸一口气仔细给他解卦:“从卦象上显示,你目前来说遇到了不少困难,你的家里有不少人对你不满,不过你不能过于急躁,要以制度去对付他们,以你心中宽厚的大德去折服他们,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家和万事兴,你要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按照我上面所述,解决你家里的矛盾。”

  周睿点头道:“还有呢,李大师!”

  我继续说:“我知道你们是做古董生意,有时候可能会打一些擦边球,不过我今天要提醒你,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做类似的生意,虽然那些生意来钱快,可如果不是正当的经营,会让你们陷入更大的困境。”

  周睿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说:“李大师放心,回去我就推掉那一单生意,其实我自己也觉得那很冒险,多谢李大师金玉良言。”

  我摇头说,我还没说完,周睿赶紧恭敬地请我继续说。

  我点头继续说:“另外这卦是水泽卦,水进泽之象,意味着一场美好的姻缘将为你事业铺平道路,这就对应你的九五阳爻,听命行事,这婚姻虽然安排的成分居多,可你迟早会喜欢上对方,而且定会百年好合。”

  听了我的话,不光是周睿,一旁的漂亮女人也是露出一脸的惊讶之色,显然她没想到我能算出她和周睿之间的事儿。

  这漂亮女人的相我已经看过,旺夫之相,而且和周睿的夫妻相很足,是佳配。

  周睿和这漂亮女人半天说不出话,我就继续说:“如果我说的这些你都做到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苦尽甘来。”

  等我最后一句说完,周睿没说话,那个漂亮女人就又从背包里取出一叠钱,加上之前那一叠一并推到了我跟前。

  我爷爷说过,算命取财理所应当,可绝对不可贪,不如会“引火上身”,所以退给那漂亮女人一叠说:“一叠足以,多要的话,这好事儿就变坏事儿了。”

  那女人也是点点头说:“谢谢李大师了,我叫周子鱼,是周大哥的未婚妻,我……”

  不等这个叫周子鱼的人说完,周睿又道:“好了,小鱼,李大师已经给我们透露的够多了。”

  周子鱼点点头又退回了周睿的旁边。

  周睿看着我就道了一句:“李大师,我周睿时来运转之日,定当上门再送上一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