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19章 时来运转

第019章 时来运转

  周睿和周子鱼并没有在我店里太久,听完我的解卦后,俩人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准确地说是周睿拉着周子鱼迫不及待地离开,那周子鱼好像有话还要问我的样子,从她的表情我能看出,她想问的是和周睿的姻缘。

  周睿和周子鱼离开后,我就把那一叠钱数了一下,还是个吉利数:“18888”,数完之后我就把小店门关了,先去把钱存了起来,身上装着这么一大笔钱,我总是感觉不踏实,万一要是丢了,我非得哭死不可。

  从我这里到银行不太远,加上今天银行没啥人,我也没排队,存钱回来也就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等我到了店门口,就看到一个背着大黑行李包,马尾辫,戴着鸭舌帽,背影高挑的女子站在我小店的门口。

  特别的她那齐臀的牛仔的短裤,让她一对大白腿更加好看。

  从她个头上看,应该和我差不多。

  她站在我家小店的门口,难不成是找我算命的?

  我走到门口,她转身看往我这边看来,我也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小巧的脸庞,下巴尖尖的,五官都是长得极好,眉清目秀,用国色天香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

  最主要她的旺夫相很好。

  “美女,你找谁?”我一边去开店门,一边假装不经意地去开店门,以至于我都拿错了钥匙。

  那美女看了我几眼,一脸不屑,显然是看不上我这一身地摊货的装扮,不过她语气还是很平和:“你是这里的房东吗,我是来租房子的,我看你那边的大门锁着,就打听了一下,过来问问,没想着这前面也锁门了,就在这里等你了。”

  这美女一口气说了一长句话,就说明她是一个据理力争,而又很讲条理的人,这样的人理性多余感性,情商一般都很低,当然也有极个别的。

  我点头说:“我就是这儿的房东,不过你既然打听过了,我家里发生的事儿你也应该知道吧,房租我可以少收点,如果你愿意租,我现在就可以带你看房。”

  那美女点点头说:“好!”

  谈妥了,我就开了小店的门,从小店带她进了我家的院子,还没上楼,她就指着楼下我之前住的房间说:“我租这间可以不,我听说那个人是二楼死的,我一个人住二楼还是有些怕。”

  现在我爷爷已经不住这里,楼下两个房间,我自己也住不完,加上我这里现在一个房客也没有,今天还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美女房客,我自然不会拒绝,便满口答应了下来。

  既然她要在我这里住下,我就得问问她叫什么,是做什么职业的。

  这美女也向我自我介绍一下,她叫徐若卉,刚从县幼师毕业,在离我这里不远的一处幼儿园做老师,刚找了工作,想找个近的地方租,正好附近又只有我这里有空房子,所以就选择了我家。

  我看她一身的装扮,好像家里挺有钱的,从她面相上看,也是富贵之相,所以就试探性地问了她几句家庭方面的事儿,她有些不耐烦就道了一句:“房东大哥,你问得太多了吧。”

  我道了一声抱歉,也没再问下去,而是开始帮她收拾了一下房间。

  收拾得差不多了,她就给我一下交了半年的房租,我也是把大门和屋子的钥匙给了她。

  收了房租,我也没赖在徐若卉的屋子里,就回了我的小店,坐到书案边儿,我不由有些喜笑颜开了,我今天算是时来运转了吗,先是给周睿算了一卦收了一大笔钱,如今房子又租了出去,还是一个美女房客。

  坐在小店里,想着各种美事儿,心中特别的畅快。

  过了一会儿徐若卉就过来找我借手机的充电器,我则是借机问她要了电话号码,因为我是房东,她也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我。

  而后徐若卉就一个人出门买生活用品去了。

  过了一会儿宁浩宇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这一打电话,我就想起了熊九,周睿今天能找上我,那肯定是熊九告诉他的,所以我在电话里就让宁浩宇替我谢谢他舅舅,然后才问他找我什么事儿。

  宁浩宇就告诉我说,他舅舅想让我去市里开个相卜的店铺,门脸他舅舅给我租,利润对半分,赔了算他舅舅的。

  听宁浩宇这么说,我就忽然有点受宠若惊了,问宁浩宇到底怎么回事儿,他就说:“还能怎么回事儿,紫琼阁从仿古街搬出去了,我舅舅不但接收了紫琼阁的门店,还接收了他们的一部分生意,现在正高兴呢,我舅舅能得到这一切,你是大功臣,所以他这是想报答你了。”

  报答我?我看是拉拢的成分更多一些吧。

  我去了市里就会欠熊九一个大人情,以后指不定要向他泄露多少不该说的秘密,那样我只会连连遭受天谴。

  所以我就对宁浩宇道:“替我谢谢你舅舅,我就不去了,这几天我这小店的生意回转了不少,我答应过爷爷,要守住这份家业,所以我就不去市里了,如果你舅舅再想求卦,可以来县城找我。”

  市里我自然不会去,我现在小店生意算是有了一点起色,加上家里又来一个旺夫的美女房客,我是哪儿也不会去的。

  我的第一目标是娶妻,如今又一个大美女住在我隔壁,我怎么也要试试能不能勾搭,啊呸,能不能追到手。

  下午半天,我这店里依旧没有客人,等着徐若卉回来,我就早早关了小店,去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她皱皱眉头说“不用”,这就让我碰了一个软钉子。

  我看得出来,徐若卉对我一点也不感冒,甚至还有些嫌弃我。

  这让我自尊心很受损。

  用句潮话说,人家是女神,而是我屌丝。

  想到这里我就灰溜溜回了房间,现在的女孩子喜欢什么?肯定不是算命的神棍,而不巧的是,我就是一个算命的。我自小就跟爷爷学算命,高中没读完就辍学在家里跟爷爷一起经营花圈寿衣店,干别的,我还真不会。

  我正在屋里踌躇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敲我门,一看是徐若卉,就问她干嘛,她手里拿了一个挂钩,说是要钉到墙上,问我要钉子。

  我看看就找了锤子和钉子帮她钉到了她想钉的位置。

  第一天我和徐若卉没有再多交际。

  次日她早早起来就去了幼儿园,而我很晚才起来吃饭、开店,也许我的运气真的回转了,我开店没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就进了我这小店。

  她问我算卦的师父在不在,我说我就是,她便露出了一脸的诧异,更多的是不相信。

  我问她算什么,她皱皱眉头说:“先说好了,不准我可不会交钱的。”

  我点头道:“那是自然,不如这样,你先听我断下你要问的事儿,如果我说对了,你再继续问,如果我说错了,你大可以转身离开,我不强求。”

  那女人点头让我说。

  其实她的面相上写得很清楚,小鼻子,“土薄”之相,山林部位命气阴重,印堂无光,今日会有灾祸降临。

  而她官禄宫纹理错乱,眼角、瞳孔附近有血丝,说明她最近要吃官司,极有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我把我看出来的向那个女人简述一遍,她脸上对我的怀疑之色瞬间一扫而空,转而恭敬地叫我一声大师,问我该怎么去解这件事儿?

  我摇头道了一句:“此事无解,这牢狱之灾,你避不过,因为你有错在先,你的财帛宫邪财之气很重,说明你得了本不属于你的财物。”

  那女人哭丧着脸不说话了,我继续道:“虽然这牢狱之灾躲避不了,可却可以减,若是消了你财帛宫的邪财,你山林、官禄、两处相门的灾气自然也会减少,你的牢狱之相也会减弱,不过却是躲不了,你要是躲的话,只会加重你的牢狱之相。”

  听我说完,那女人就对我鞠了一躬,然后对着我道了一句:“谢谢大师指点。”

  说完她就留给我一千块钱,转身离开了。

  等着走远了,我就小声自己喃喃了一句:“财迷心窍,枉灾!”

  接下来几日,我和徐若卉的关系依旧没啥进展,我一天也跟她说不上几句话,她宁愿一个人在屋里闷头看小说,也不会跟我这个大活人说几句话。

  我和徐若卉关系虽然没啥进展,可我小店的生意却是越来越红火了,接下来我这里求卦的人络绎不绝,他们有的来自市里,说是周睿和熊九介绍来的。

  要么就是县城这边,说是成果介绍来的,总之来我这里算命的人非富即贵,几天下来我就赚了几万块。

  而且他们还送了我一个绰号,“一卦千金”。

  一个星期后,我就看到一则新闻,说是县城某单位的女会计联合某领导私吞公款,向纪检部门自首,新闻下面那个照片上的女会计我认识,正是前不久来我这里求卦的女人。

  看到这则新闻,我不由摇头替那个女会计惋惜,一念之差酿成大难。

  此时我并不知道,这则新闻会给我惹来了一个不小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