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20章 救命的闪电

第020章 救命的闪电

  由于最近每天生意都不错,所以我不用每天再把店开到很晚,傍晚六七点我就会把店关了,然后去一趟银行,在柜员机上把钱存起来,今天也是如此。

  存了钱,我就寻思着去吃点啥,所以过马路的时候就稍微有些走神儿,这一走神儿不要紧,迎面来的一辆摩托就差点把我给撞到了,幸亏我最后一刻反应过来,跄踉了两步躲开。

  不过还是因为没站稳摔了一个跟头,手扶在一个石块上硌出一个大口子,瞬间那血就染红了我半个手掌。

  骑摩托的那个人见我受伤了,也没敢停,踩下油门一溜烟就给跑了。

  手掌被划破,我这也算是血光之灾了,难不成是因为我最近解卦太多,好运用完了,开始要走霉运了?

  旁边有几个热心的路人过来问我情况,我摇摇头说没事儿,大家也就散了,我一个人就去了附近的诊所包扎了一下,所幸只是划破皮,不用缝针。

  我包扎之后,刚准备离开,就在诊所墙壁上的电视里看到了这么一则新闻,说是县城某单位的领导,因为被女下属自首检举后,在家中割腕自杀,因失血过多,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咦,这个家伙不会就是来我这里算卦的那个女会计检举的那个吧。

  我正在纳闷,给我包扎的那个医生就道了一句:“这种贪污犯,自杀就自杀了,还抢救个啥,要是送我这里,我还送他一程,浪费国家的钱。”

  我心想,这县城医疗条件再不济,也送不到他的小诊所,嘴上就对那医生道了一句:“医者父母心嘛,毕竟是一条人命。”

  那医生摆摆手说:“他的命也配叫人命?”

  看来这医生还是一个愤世嫉俗之人。

  包扎好伤口,我在外面吃过饭才回家,进门的时候就发现徐若卉房间的灯已经亮着了,我试着去和她打个招呼想要说几句话,可她却只是“嗯”、“哦”的回答我,说了两句,我自己觉得没意思了,就回屋修习我爷爷教我的气功法门了。

  这一夜黑的很快,到了九点多的时候外面还下起了小雨,我怕楼顶的门没关,就拿着手电去关门,上到二楼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周围有些阴森,特别是向丽丽那间屋子,给我留下的“症结”太深了。

  我家院子的顶是玻璃封着的,雨滴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节奏不是很快,听起来好像安静的黑夜在用单音符唱歌,很是惬意。

  渐渐地我就感觉自己不是那么怕了。

  关好了顶楼的玻璃门,我顺着梯子准备下去的时候,忽然那玻璃门“咯吱”一声又打开了,同时“呼”的一阵冷风带着雨水吹进来,把我整个脸都打湿了,我整个身子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抬头去看玻璃门,已经又开展了,而且在风中不停地摇摆,“咯吱”作响,刚才那种惬意全然消失,现在的气氛反而是有些恐怖了。

  我觉得自己没有插好门闩,就上去把玻璃门关上,用力把门闩插上,然后反复检查了两遍,才从梯子上下来,这次那玻璃门没有再开,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我去关顶楼的玻璃门,肯定会有一些声响,估计是惊扰了徐若卉,她就穿着一件长袍睡衣从屋里走出来,问我在楼上干嘛。

  有人跟我说话,我也不是很怕了,就道了一句,是去关顶楼的门。

  徐若卉“哦”了一声就回屋了,也不给我多说话的机会。

  沿着二楼绕个圈才是一楼的楼梯,走到楼梯口,我用手电往自己的身后照了一下,没啥特殊情况。

  于是我就准备迈步下楼,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心里忽然“咯噔”一声,等等,我刚才看身后的时候,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我再次慢慢转头发现我身后的二楼走廊上有两排湿脚印,一排是我的,另一排是谁的呢!

  我咽了一下口水,顺着那脚印看“它”是往那个方向走的,“它”跟我的方向一样,都是下楼,而且根据脚印的位置,脚印的主人好像一直站在我左后方!

  我这么一想就感觉身后传来一丝的凉意。

  那排脚印最后落下的位置,就在我旁边,我慢慢抬起头去看我左肩的位置,空荡荡的,我什么也看不到,可我心里已经感觉到这个位置有东西。

  我迈步下了一个台阶,那一对脚印也跟着我下了一个台阶,顿时我的头皮都炸了,这他娘什么情况,前不久刚送走一个老大爷,后来送走一个向丽丽,今天又来一个家伙,我这家以后还住不住人了?

  我深吸一口气,不敢在楼梯上多待,急匆匆跑下去然后就钻回房间,王俊辉说过,我这间屋子是我爷爷以前住的,我爷爷本事大,在这里留着很重的阳气,鬼一般进不来。

  我进门后迅速把门关上,我就发现,我屋里的地板上再没有出现那双脚印,顿时心里一松。

  不过我又想,那脚印不跟着我了,会去哪里呢,不会去隔壁徐若卉的房间吧!?

  想到这里,我就赶紧开门,正好看到那双湿漉漉的脚印在往徐若卉的门前走,怎么办,我该怎么阻止“它”,相门打鬼的法子,我爷爷说过,要打鬼就要先看到鬼,相门中,要看到鬼,就必须用气打通五官中的“监察官”,也就是眼睛的相门。

  只要通了这个相门,就是开了明眼,也就是道家的灵眼,就可以看到鬼了。

  来不及多想,我凝神运气,那股如小鱼苗一样的气流终于出现在我的丹田位置,只是它有些不稳定,总是颤颤悠悠,好像我一个不注意就会散掉似的。

  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就运着这股微弱的气流沿着自己身体各个相门往上,然后运入双眼之中。

  那气流虽弱,可在进入我的“监察官”相门后,我双眼就感觉一阵清凉,眼前顿时清晰不少,于此同时我就看到一个模糊黑影正在往徐若卉的房间靠近。

  来不及多想,我就冲了上去,对着黑影使劲招呼了一拳,我这一拳用力很大,可却打不到那黑影,我的拳头直接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我也因为用力过猛,一个跄踉又摔了下去,手掌那伤口顿时又尖痛了一下,包扎好的纱布下又泛起了血痕。

  我这边弄出了声响了,就惊动了徐若卉,她有些惊恐问:“谁在院子里?”

  我怕吓到她就道:“是我,我收拾一些东西,你别开门!”

  徐若卉不吭声了,那黑影鬼也是终于受到我的干扰停了下来,我也是看清楚了他的脸,煞白的一张脸,眼睛陷下去很深,鼻子上黑糊糊的一团极恶命气,双眼无神,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咽了一口唾沫,就地往后退了几步,才敢站起来。

  他慢慢地抬起手,然后直愣愣地指向我……

  完了,又是冲我来的,我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么一个鬼?

  忽然我心里一个激灵,这个鬼一脸横死相,财帛宫全是邪财,甚至都蔓延到印堂,也就说他是因邪财而枉死的,难不成他就是今天在家里自杀的那个某单位领导?

  可他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找上我呢?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水拍打玻璃的声音也是越来越急,再加上呼呼的风声,这个雨夜阴森可怖!

  他看着我,然后慢慢地向我靠近,他嘴里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质问我,责备我,甚至是怨恨我!

  我心里这下就着急了,他自杀关我屁事儿啊,难不成他觉得我是鼓动那个女会计自首揭发他的?

  会不会是这样,那女会计在去自首之前,去找过这个领导,然后说了算命的事儿,并劝这个领导也跟她一样自首,可这个领导不听,结果女会计就自己自首,然后检举了这个领导。

  而这个领导被检举之后,自知在劫难逃,就选择了自杀,同时把心中所有的仇恨都转移到了我这个算命先生身上,所以他死后才会飘到我这里,然后找上了我。

  想明白了这件事儿的大致情况,我心里就暗叫倒霉,为什么每次我算命惹来的霉运都是撞鬼呢?

  就在那黑影迈动脚步要向我扑来的时候,天空之中忽然打了一个雷,“轰隆隆”,接着一道明晃晃的闪电从天而降,直接劈在我家的玻璃顶上。

  随着一道明闪响过,我家的玻璃房顶就被劈出一个窟窿,顿时无数的玻璃就掉了下来,我赶紧往旁边躲去,而那个黑影鬼“呜呜”尖叫一声,就从我家大门逃走了。

  这雷来的好突然啊!

  顶上的玻璃破了,外面的雨也是“哗哗”落下,同时还伴随着一股顶上某些东西被烧焦的味道。

  这声响很大,就把徐若卉从房间里给惊扰了出来,她问我发生了什么,我指着顶上说:“打雷把家房顶劈坏了,这洞离你门口太近,水都打到你门上了,估计你今晚睡不了好觉了,这样,你去我屋睡,我今晚睡你屋儿。”

  徐若卉看着不停打在她门口的雨水,也就道了一句:“好,不过你可不许乱动我的东西。”

  我点点头,心想,我那里还有那心思。

  我心里全是刚才那自杀鬼和那一道莫名雷电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