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21章 共处一室

第021章 共处一室

  换了房间,徐若卉没一会儿就熄灯睡下了,我躺在她的房间却是怎么也无法安心地闭上眼。

  那自杀鬼被刚才的莫名雷电惊扰走了,今晚会不会再回来呢,再回来的话,他指定是来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屋……

  想到这里我的头皮又炸了起来。

  我手掌上的纱布已经又被血染红了,我用手指摸了一些血在自己印堂的相门上抹了一道,不管怎么说,先防止那鬼上身再说。

  我撕掉手上的纱布,然后在徐若卉的房间里找了一条毛巾裹在手上,在裹之前我放到鼻子边上闻了一下,很香,弄脏了她的毛巾,次日我再去给她买一条好了。

  重新包扎手掌上的伤口,我往徐若卉的床上一躺,一股酥骨的香气就飘进我的鼻子里,那味道淡淡地,怎么闻都舒服,再想想我的床,虽然谈不上臭,可绝对没有她这里空气好,徐若卉能睡习惯吗?

  我脑子想的事情开始出现了偏差。

  “呼!”

  一阵风吹过,“啪啪”的雨水打在房间的门上,顿时把我的心思也给带了回来,我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对付那只自杀鬼,他暂时被刚才的雷电吓走了,肯定还会回来。

  我脑子里过了一下我爷爷教给我的简单地打鬼的法门,首先以用自己的血去封鬼的印堂,如果鬼的等级不是很高,那就可以封住它的动作,再用黄纸压住鬼的头顶,将其压扁,并用黄纸包裹,再用烛火烧之,可灭!

  来我这里找我寻仇的这只自杀鬼,生前是一个“巨贪”,死后不知悔改,还想要害我,我也没必要泛什么怜悯之心,他今夜若是再来,我就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李初一!”

  我正想这件事儿的时候,就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叫我名字,顿时浑身上下一个机灵,不过很快我就辨识出这声音是徐若卉的,绷紧的心也是一下松了下来。

  我答应了一声去开门,就发现隔壁屋子的灯是亮着的,门虚掩着,我问她咋了,她隔着门缝道了一句:“外面声音太大,我,我睡不着,陪我说会儿话吧。”

  陪她说话!?没搞错吧,我平时主动找她说话,她都不带搭理我,这大晚上主动找我说话……

  好吧,我不用多想,是这院子里叮叮当当的声音吓到她了,毕竟我这家可是死过人,还有一段闹鬼传言的。

  我问她去谁房间说话,总不能在院子隔着两个门喊话吧,她想了想说:“我屋子里那边声音太杂,到你房间吧。”

  这样最好,我房间是最安全的,就算半夜那自杀鬼回来了,也不能轻易伤到我们,我高兴地应了一声就关掉她房间的灯,然后把额头上的血迹也是擦干净,便回我屋去了。

  不然还要向她解释一通。

  进到房间,徐若卉就看到我手上裹着她的毛巾,眉头一紧就准备生气,我赶紧给她解释了一下,然后把毛巾取下给她看了一下伤口,并又道:“放心,这毛巾,我会赔给你的。”

  看到我手上的伤,她眉毛就舒展开说:“不用了,一条毛巾而已,你的伤口怎样了,这样,我屋里床底下有药箱,你去拿过来,我给你包扎下吧。”

  能受到徐若卉的照顾,我自然欢喜,也顾不着害怕,就去她房间取了药箱。

  徐若卉给我包扎的时候,“肌肤之亲”自然是难免的,话说回来了,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她的手,这么一想,我的心跳就骤然加快了。

  给我包扎好了,她还向我嘱咐一句:“记得别着水,不然发炎、感染什么的就不好弄了。”

  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大概是我看徐若卉的眼神有些“专注”了,她就很不屑地对着我“嘁”了一声说:“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我警告你,不许胡思乱想。”

  其实徐若卉不这么说,我还没怎么想,她这么一说,到是提醒了我,我的心就跳的更快了,一时间平时话多如潮的我,竟然变得有些语塞了。

  见我不说话,徐若卉就说:“这该死的雨也不停了,幸亏明天我休息,不然我上班都要困死了。”

  有了话题,很快我和她就聊了起来,我俩从外面的雨说到我房子闹鬼的事儿,又从闹鬼的事儿说到我的相卜小店,提到相卜的事儿,我的话自然就更多了。

  徐若卉问我能不能给她看看,我也就把我最早之前给她看过的那些告诉了她,她就说:“你说的那些看我言谈举止也能猜出一些,你再说说其他的,比如我什么时候结婚。”

  说实话徐若卉的姻缘,我也是十分关心,她说让我算这个,我心里就噗通一声,如果我算出来,未来和她在一起的人不是我咋办?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看的时候,她忽然“噗哧”一笑道:“算不出来也不用这么紧张吧,我知道算命都是骗人的把戏,好了,今晚就聊到这儿吧,我要睡了。”

  我“哦”了一声就准备起身回另一个屋,徐若卉忽然叫住我说:“今晚,你就在这里睡吧,不过你别误会,你睡沙发上,这外面的雨太大,我一个人睡有些,怕!”

  在说“怕”字的时候徐若卉顿了一下,显然她还是有些不愿意承认自己胆小。

  可能因为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加上又是在爷爷屋里的缘故,我心里并不是很怕了,想着一些不可能发生的没事儿,一会儿我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次日醒来的时候,徐若卉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我去院子里找了一下,就发现她已经穿戴好在帮我打扫院子了。

  我告诉她不用收拾,让我来,她笑着道了一句:“没事儿,反正我今天不用去幼儿园,闲着也是闲着,对了,我刚才在这些玻璃堆里,发现半张黄符,是不是之前你家闹鬼的时候贴的啊?”

  半张黄符?不对啊,上次王俊辉帮我贴的几张符箓,我怕影响房子的出租,早就清理掉了,这半张符箓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抬头看看院子顶上被雷电击出的窟窿,心里不由一动,难不成这符箓和昨晚的雷电有关?

  见我仰着头不说话,徐若卉就问我咋不说话了,我笑了一下说:“没啥,你不用扫了,这里交给我吧。”

  徐若卉也没再客气,就有手里是扫把和簸箕都给了我,我在清理的时候,就把玻璃渣中半截烧毁的符箓捡了起来,虽然已经湿的厉害,可上面的朱红符印还是很清晰。

  我把符箓放到窗台上晾着,然后才开始把那些碎玻璃清理出院子。

  徐若卉在家里待了一会儿,就告诉我要出去和朋友逛街,然后就出门了,这家里又剩下我一个人,想起昨晚那两排脚印的事儿,我心里还是感觉毛毛的。

  把院子清理好了,我就给王俊辉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有没有时间再来帮我驱个鬼,可我打他电话的时候总是暂时无法接通,这让我心里倍感无力。

  万一这鬼今晚再出现了咋办?

  难不成我又要躲出去,这次还有个徐若卉,我怎么说服她跟我一起躲出去呢?

  正在举足无措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那个带着我老婆本跑掉的爷爷,接了电话,我就一阵抱怨。

  他那边心平气和地笑笑说:“初一,我留在咱家房顶上那张雷符给爆了,咋回事,我那符箓是给你的救命符,咋这么快就用了?”

  我惊讶问爷爷这一切到底是咋回事儿,他那边就道:“还能咋回事儿,我在发誓不帮人算命之前,给你这一辈子好好卜了一卦,我算到今年我会给你带来麻烦,所以我走了,我算到你今年会有难,所以给你留了一张保命符,只是那符箓我算着是到年底才会用的上,为啥提前了五个月?”

  这一切我爷爷都算到了?

  听我不说话,我爷爷那急了:“初一?李初一?臭小子,你倒是给我说话啊,到底咋回事儿?我一身卜算未失手过,末了竟然在自己孙子身上出了茬子。”

  我愣了一下,就把我最近的一些情况给我爷爷讲了一遍,这下轮到我爷爷不说话了,我叫了他半天,他才道了一句:“算了,这一切都是天命,初一啊,你听我说,我那雷符只是暂时吓跑了那只鬼,等着院子里雷符的气息变弱了,那家伙肯定还会回来找你,你现在把我教你相门打鬼的法子好好想一下,晚上就用那些法子对付他,别给爷爷丢脸。”

  说完不等我细问,那边就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我爷爷搞什么,不怕我失败被那鬼给干掉吗?

  如果天黑之前再联系不到王俊辉,我就真的要自己来了。

  我以后肯定还要靠算命谋生,说不定还会撞到鬼,如果一直靠别人,那我欠下人情就越来越多了。

  相门打鬼用的血,不用准备了,我自己身上多的是,黄纸的话,爷爷屋子的橱柜里还有很多,东西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我就在屋里自己对着空气演练了起来。

  当然这相门打鬼的法子还有很多,只是那些方法要求太高,以我现在的水准还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