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22章 生死之间

第022章 生死之间

  接下来我一个人在家里,除了吃饭、上厕所就很少出爷爷的房间,我对着空气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演练了一遍。

  如果此时有人看到我在屋子里的这些动作,肯定会认为我是一个神经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

  转眼到了傍晚,徐若卉还没回来,我担心她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接了电话问我干嘛,我就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很不客气地回了我一句:“你管啊!?”

  我被她呛的说不出话,本来以为通过昨晚“共处一室”的事儿,我和她的关系会近一些,没想到还是我自作多情了。

  “嘟嘟!”

  我还没吭声徐若卉已经挂了电话,我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去吃晚饭了。

  我吃完饭并没有用太长时间,也就半个来小时,回来的时候天刚刚有些黑,来到家门口我就看到徐若卉提着不少袋子,站在门口也不进去,我问她是不是忘记带钥匙了。

  她摇头说:“你家里太阴森了,我一个人不敢进去,等你呢。”

  我心里一怔,问徐若卉是不是看到啥了,她被我这么一问,也是怔了一下反问我:“我能看到啥?”

  原来她只是单纯地觉得恐怖,并未看到啥,那还好,我没回答徐若卉的话,开门就让她进去了。

  进门的时候我问用不用帮她提下东西,她很干脆地说了声“不用”就回自己屋儿去了。

  等她屋里亮了灯,没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声响,我也就放心了。

  回屋开了灯,看到扔在床头的那条毛巾,我就想起说赔给徐若卉的毛巾的事儿,心里就想,她该不会是因为我没有兑现这个毛巾的承诺不理我了吧?

  正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我就听徐若卉在院子里喊我:“李初一!”

  我应了一声出去问她干啥,她指着我的手说:“我再给你换个纱布,昨天你伤口被水弄湿了,不换新的容易发炎。”

  咦,她这么关心我,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这次换纱布,没有进她屋里,就在院子的灯下面。

  给我换纱布的时候,免不了又要碰到她的手,昨天那种心跳速度,我又经历了一次。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隐隐有一种冷冰冰的东西在摸我的手背。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徐若卉问我怎么了,手怎么忽然这么凉,我赶紧甩开徐若卉的手说:“别靠近我!”

  我感觉到,昨晚那个自杀鬼就在我附近。

  我忽然“发疯”把徐若卉吓了一跳,她愣了一下对着我怒道:“神经病,懒得管你!”

  说完,她就气冲冲地拿着药箱回屋了。

  我这边不敢迟疑,先是跑回屋里取出一叠黄纸,一根蜡烛,再拿出一把水果刀。

  这水果刀自然不是用来杀鬼的,而是用来割我手指用的,用牙咬的太疼。

  站在院子里,我先是运气开了“监察官”相门的明眼,很快我就看到一个黑影站在我左侧一米多的位置,他的手正在试图搭我的肩膀。

  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黑影对着我“呜呜”叫了一声,这声音听起来像是很生气的样子。

  而此时徐若卉又从房间里出来,正好看到我一手拿水果刀,一手拿黄纸和蜡烛站在院子里,她愣了一下问我:“李初一,你真神经了?”

  那黑影转头慢慢地转向徐若卉,然后“呜呜”两声向着她飘去,这该死的家伙,不但贪财,还好色!

  徐若卉可是我李初一相中的女人,当着我的面儿想动她,我跟你拼你了!

  于是我用水果刀在自己食指上割了一下,再在印堂是画了一道,就对着那黑影冲了过去。

  我这么一冲徐若卉就误会了,她是看不到那个黑影的,在她眼里就是我拿刀自残之后,提着刀又冲向了她,想要对她不轨。

  所以她瞬间露出惊骇地表情同时对着我怒吼:“李初一,你干嘛!”

  我一边冲,一边喊:“去我屋,快,有鬼!”

  那鬼飘的速度并不快,几步我就追上了,接着我想用食指透过那鬼的身体,去点他的印堂相门,可我手指刚碰到他的身体,他就“呜呜”惨叫一声飘到到二楼去了。

  指尖血和舌尖血,都是能伤到鬼的好东西,不过就开始那几滴管用,后面就不灵了。

  那鬼飘到了二楼,我却已经冲到徐若卉的身边,不等我反应,她“啊”的大叫一声,右腿就对着我挡下踢了过来。

  幸好我眼疾手快躲开了。

  我没好气地问徐若卉:“你干嘛?”

  徐若卉一脸惊恐,同时也愤怒地问我:“你又干嘛,李初一,我警告你,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说着徐若卉就拿出手机点了三个数,只要她一按拨出键,她就算是报警了。

  我赶紧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徐若卉,你听着,我不是针对你,也不想吓唬你,这家里有东西,我怕会伤害到你,你,现在去我屋里,把门锁上,我不会进去,这样你放心了吧?”

  说着话我抬头往二楼看了看,那个黑影沿着二楼的栏杆不停的晃啊晃,时刻注意着我这边的,只要我稍有不慎,他肯定会扑下来。

  我这么一说徐若卉就吓坏了,她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此时我食指上几滴有用的血已经流完了,剩下的血用来封相门勉强还可以,可打鬼就没啥效用了。

  徐若卉看不到上面有东西,还是有些不相信我的话,她回屋拿了一把剪刀与我对峙道:“你别想骗我,李初一,快点把刀放下。”

  我对着徐若卉点点头,然后把自己左手的拇指割破,然后扔了刀往徐若卉的跟前走,她一边后退,一边问我干嘛,我说:“我给你封了相门,那鬼就上不了你的身,不然他一会儿上了你的身就麻烦了。”

  说着我指了指我额头印堂上血迹。

  我手里没有了刀,徐若卉也是没有那么害怕了,我走到她跟前,然后用拇指最开始流出的几滴血为她封了相门,她谨慎地瞪着眼睛看完,却没有反抗我的动作。

  之后我就慢慢地退离她的身边道:“我知道你不信我,如果你不想去我爷爷屋子里,那就慢慢从我家出去,去你同学、朋友、同事,谁的家里也行,记住,今晚千万别回来!”

  徐若卉这下开始有点信了,她咽了一口唾沫道:“李初一,你确定你真没病?”

  我退回到院子里捡起了地上的刀说:“你现在慢慢走,别怕,我封了你的相门,他上不了你的身!”

  徐若卉看了看,眼睛里好像是闪过了一丝的担心,她深吸了一口气就说:“好,李初一,我就信你一回,我现在去你房间,如果你要耍什么花样,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对着徐若卉苦笑说:“用不了你,楼上那位今天就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他一直觉得是我把他逼死的。”

  徐若卉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估计还认为我是在疯言疯语吧。

  她半信半疑去我房间,然后在房间里把门反锁了起来。

  如今我还有八个手指头没划破,还有八次机会让我打鬼,如果这八次机会我都错过了,就要用舌尖血了,咬破舌尖可是更疼的。

  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二楼那黑影忽然“呼”的一下就冲着我扑了下来,我有些猝不及防,想要拿水果刀去割第三个手指,可不等我的刀碰到我的身体,我的手腕瞬间一阵冰凉,接着一个紫青的手印就印在我的手腕上。

  一眨眼的功夫,那黑影就落到我的身边,他冷冰冰地手就抓住了我的手腕。

  这家伙的速度怎么忽然这么快了?

  我想要挣脱,可那家伙力气实在太大,拽着我的胳膊把我一摔,我整个身体就撞到了楼梯的栏杆上。

  这把我撞的七荤八素,手里的东西扔了个干净,水果刀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蜡烛摔成了两半,黄纸也是撒了一地,还有几张被撕破了。

  我吓的不轻,于此同时我也是赶紧运动自己体内那股小鱼苗一样的气,不是想要用那气去打鬼,因为那点气的份量根本不够,我是想着用它打通我“采听官”,也就是耳朵的相门,这样我就可以听到那些鬼话,得知那家伙为什么那么恨我了。

  很快那股气就打通了我的采听官的相门,我就听到“呜呜”乱叫的鬼其实一直都在喊一个子“冷”!

  他这么一喊,我浑身一哆嗦,也感觉冷的厉害。

  他是割腕自杀,血流的越多,他就感觉越冷,越困……

  他在向我诉说他死亡的过程,而他的死亡过程中,他把给他造成所有痛苦的原因都归结到了我身上。

  听了这些鬼话,我的身体也是忽然开始变得冰冷起来,我顿时有些后悔了,我的道行不行,还不能直接听鬼话,我好像把自己给害了。

  于此同时那黑影忽然又向我飘过来,双手就掐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感觉他那冰冷的手指就要陷到我的喉咙里了,我已经立在了生死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