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27章 营地遭袭

第027章 营地遭袭

  听到了赵宽的话,我心里有所触动,就下意识往他面相上看去。

  他的面相依旧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财帛宫命气很弱,就算是有财运,也就是极小的财运,充其量就是这次作为向导带我们进山的报酬。

  而且从他整体面相上来看,他年纪在五十二到五十三之间,流年运势看鼻子两侧的左右“仙库”两个相门。

  他两个仙库相门,均有一丝黑气,说明他这两年的流年运势并不好,结合他的现实想一下,家里没什么收入,儿子在外面上大学又要花钱,他家的日子过的肯定是青黄不接。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从他男女宫的相门上看,“泪堂”相门深陷,命气乌黑,是无儿无女之相,换句话他正上学的那个儿子好像并不是赵宽亲生的儿子。

  看到这里我就问了赵宽一句:“你家还有其他的孩子吗?”

  赵宽摇头:“没,我就一个儿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赵宽眉目之间显得有些不自然,这就让我更坚信了自己的相门推断。

  再结合赵宽的年纪,他如今已经五十二三年纪,家里唯一的儿子才上大学,所以他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他三十岁之前求子不得,三十岁之后便去抱养了一个孩子,也就是他现在上大学的那个儿子。

  我之所以断定赵宽的孩子是抱养的,而不是他老婆和别人生的,是因为赵宽的妻妾宫很好,说明他的妻子是持家、贤惠之人,而且他“奸门”的相门位置,十分的明秀,他妻子并无外遇之相。

  看到这些我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旁人并不知,我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通过赵宽的面相已经推算出了他过往的大半辈子的要事。

  我一直盯着赵宽看,就把赵宽看的不好意思了,走了一段他就说:“小兄弟,你一直盯着我的脸看,上面有东西,还是在给我看相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把步子放慢回了王俊辉和李雅静这边。

  赵宽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也不多问,继续给我们带路。

  王俊辉小声问我:“从赵宽脸上看出什么来了吗,他的愿望是否能实现?”

  我摇头同样小声道:“那金蟾注定和他无缘,或者说,那金蟾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王俊辉反问我:“那你看看我的面相,我的目的能不能达到?”

  我摇头说看不出来,王俊辉反问我为什么,我道:“因为你心不诚,我连你所求之物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帮你断相、推命呢?”

  王俊辉笑了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道:“那就不算我了,听天由命了,反正我们都来了,成不成都要试一试。”

  他还是没准备把他要找的东西先告诉我。

  接下来我们走走停停,没有看到狼,也没有看到野猪,蛇倒是遇见到了几条,不过赵宽告诉我们,那些都是本地的土蛇,毒性不大,咬不死人。

  到了晚上,我们就在这浓密的林子里找了一处相对比较平坦的地方开始扎帐篷,夜里这林子里出没的东西太多,视线不好,不利于赶路,所以我们只能停下来扎帐篷休息。

  我和赵宽没扎过帐篷,只能帮着王俊辉他们打打下手,没用多久我们五个人的帐篷都扎好了,在这段时间里,因为周围的林子较密,所以我们没有生火,用的油灯。

  水的话这林子下面的沟里就有溪水,我们暂时还不用我们随身携带的水。

  晚上我们几个人吃的是用油灯火煮的挂面,就着咸菜和牛肉干。

  安排好了值夜的时间,我们也没多说话,就各自去睡了,这第一班的值夜人是我,因为现在夜还浅,我也不是很困,所以我这一班也是最轻松的。

  我知道这也是王俊辉刻意安排的,夜越深,在这林子可能就越危险,我第一次跟着出来,肯定没有值夜的经验,所以安排在较早的时间段较为妥当一些。

  其他人都睡去了,我就披了一个毛毯,拿着手电坐到照明的防风油灯边上胡思乱想起来。

  夜很静,只能听到周围虫鸣,没有啥太危险的声响。

  没过一会儿我听着背后有声响,回头一看是赵宽从帐篷里钻出,往我这边来了。

  我轻声道了一句:“赵叔,睡不着?”

  赵宽坐到我旁边说:“抽根烟。”

  接着赵宽就在我旁边坐着抽烟,也不说话了,我往附近看了看,没啥异常,就伸了一下懒腰。

  赵宽没一会儿就抽完了烟,他把烟头一踩,站起身就准备走,走了两步他又半停不停地回头往我这边看了看,我知道他是有话要问我,所以我就直接道:“赵叔,有啥事儿,你直接说。”

  赵宽又坐回我身边道:“我听老林说过,你是一个很厉害的算命先生,虽然你看起来不像,不过他们既然让你跟着来,那你身份肯定是真的,你能帮我看下吗……”

  赵宽是一个苦命人,他问了我,我没忍心拒绝他,就把我上午看出来的那些一一道给他听,当然也包括这次的寻金蟾无果的事儿。

  我一边说,赵宽的脸色在油灯下就变得越加的黯淡。

  说完之后我安慰赵宽道:“赵叔,您也别担心,那儿子虽然不是你的骨肉,可从你面相上,他以后会尽所有的为子之道,过几年,你们家里的日子会好转,您没白养这个儿子。”

  我这句话没有骗赵宽,他的面相的确是这么显示的。

  听了我这话他就抹了两滴泪说:“我这就放心了,放心了。”

  我知道,这赵宽是担心,自己给不了孩子太好的条件,让他儿子跟着他受苦,他说的放心,并不是指的自己的生活。

  赵宽谢过我之后扭头就回帐篷去了,他帐篷里的灯关了,我就听着不远处某一片地方的虫鸣声减弱了。

  在这夜里,虫鸣声只会在受到惊扰的时候忽然变弱或停止,也就是说那一片区域有东西。

  想到这里我拿着手电往那片照了一下,林子太密,除了树和杂草我啥也看不到。

  那边的虫鸣也是又恢复了正常,我想可能是什么野兔之类的小动物路过吧。

  这么一想我就关了手电坐了回去。

  “咯咯!”

  一阵怪异而短暂的笑声。

  这声音像是一个极为苍老之人的阴笑之声,又像是某种山鸟的啼叫声。

  可不管是哪一种,深夜,在这山林里,听了都会让人直掉鸡皮疙瘩。

  “咯咯!”

  那阵怪笑声再次响起,而且从声音上听,它的距离好像忽然近了一大截,于此同时我正前方的虫鸣也是停了一大片。

  我赶紧大喊了一声:“有东西!”

  瞬间几个人纷纷钻出帐篷,手里都拿着手电和柴刀。

  他们顺着我的方向照了照,没发现什么,林森就问我:“你看清楚没,啥东西?”

  我问他们:“刚才的怪笑声啊,你们没听到吗,‘咯咯’的声音,而且它靠近我们这边的速度很快,一个呼吸好像就前进十多米。”

  王俊辉深吸一口道:“老林,你在这边守着,初一,你跟着我过去看看。”

  我!?

  见我犹豫,王俊辉就道:“你留下来,能一个人守住营地,照顾静雅和赵大哥不?”

  我没说话,就跟着王俊辉过去了。

  我俩沿着那方向,走了大概五六十步,王俊辉就深吸一口气说:“幸亏我们来的早,再晚来几天,那家伙怕是要下山害人了。”

  我问王俊辉是啥,他蹲下去,看着地上杂草堆里一个黑糊糊的脚印说:“僵尸!”

  僵尸,真有这东西!?

  王俊辉直起身说:“这里的脚印是黑的,因为他踩到的是我撒在这附近的糯米粉。”

  我惊讶地问王俊辉什么时候撒的,他说:“在扎帐篷之前,我和老林不是在附近探查了一下情况吗,那会儿撒的。”

  我不说话了,原来王俊辉在这外面早就布置了一层防御。

  看着这脚印王俊辉就道:“那东西在踩上这东西并没有逃走,根据尸气的方向,它应该去了……”

  说着王俊辉忽然转身去看我们营地那边。

  我也是跟着转头,就发现李雅静、林森和赵宽三个人正在向我们这边看,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林森的左肩一两步的位置还站了一个黑影。

  他们身边冷不丁地多出一个人影,我顿时就有些头皮发麻!

  见我和王俊辉同时转头,林森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头也没回,挥着手中的柴刀就向着自己左边砍了过去。

  只是那黑影躲避速度太快,林森这一刀劈了一个空,反而让自己跄踉了一下。

  不过林森身手很敏捷,跄踉之际,猛地双脚一踩地面,整个身子就对着那躲开的黑影就斜扑了过去。

  不过那黑影速度实在太快,他没有理会林森,而是忽然对着李雅静扑了过去,李雅静“啊”的大叫一声,挥着手电去挡,她手里并没有柴刀。

  王俊辉这边怒吼一声:“孽畜,滚开!”

  接着他身子一弹,对着营地那边就飞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