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32章 层层揭谜

第032章 层层揭谜

  看着那活死人扑过来,我真害怕自己一个激动又把打尸的法子给忘了,幸好这次我已经琢磨了好几天,心里已经有些底气。

  看着那活死人扑过来,我沉了一口气,然后将丹田里的气运到右手食指和中指两尖,再接着对着那尸体的两个鼻孔插了过去!

  看到我的动作,李雅静就惊讶地道了一句:“初一,你干啥?”

  王俊辉也是吼了一句:“李初一,你不要命了,这个时候胡来!”

  这一招看起来可笑,我自己也觉得可笑,可这就是爷爷教我相门打尸的第一个,也是最为简单的法子,封尸气!

  人在死了之后能够看到尘世的监察官,也就是眼睛会彻底闭上,如此一来,即便是这尸体尸变或者变成了活死人,眼睛睁开了,也是再也看不到世俗之物的。

  那眼睛就是摆设。

  所以僵尸和活死人用来分辨周围的环境,就要依靠采听官和审辩官,便是耳朵和鼻子了。

  其中以鼻子最为重要,人活着需要一口气,尸能够行动也需要一口气,这口气的循环就要依靠审辩官来维持,封了审辩官,就是封了尸的气,那尸的行动就会受到的极大的阻碍,甚至停止。

  所以在我手插入那活死人鼻孔的时候,他就忽然停了下来,这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竟然一个人制服了一个活死人?

  就在我高兴的时候,那活死人忽然打了一个激灵,接着就挥出拳头对着我胸口打了过来,我一个不注意就被其给打飞了,同时我一口血涌到喉咙里,在空中咳嗽了声,一口血对着那活似人的脸就喷了过去。

  我也算是顶了一个回合了吧,王俊辉已经跑到活死人的身边,手中红绳飞快缠住活死人的手臂,同时捏好指诀的手指就点在了那尸体的额头。

  顿时那活死人不动弹了,“咣”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我这边并没有飞出太远,被赶过来的林森给接住了,不然这么摔一下也够我喝一壶的。

  李雅静迅速跑过来给我检查身体,仔细看了我几遍说:“你小子命真大!”

  我知道,我是没什么大碍了。

  而王俊辉那边则是又掏出几张符箓“啪、啪”贴在活死人的额头和胸膛上。

  之后他也是转头问我:“初一,你没事儿吧。”

  我勉强还能站起来,对着王俊辉挥挥手表示没事儿,我也想说句话,可我胸口疼的厉害,呼吸都感觉带的胸口骨头疼。

  王俊辉深吸一口气转身去看地上的活死人道:“我们得手了,雅静,我们得手了,有了它我就自由了,回去之后我们就真的能结婚了。”

  李雅静那边显得也是有些激动,对着王俊辉点头。

  此时李雅静把我交给林森照看,然后找到自己的医疗背包也是走到了活死人的旁边。

  王俊辉对李雅静道:“雅静,要不我来吧,这尸体不干净……”

  李雅静摇头道:“正因为不干净才我要来,你这一身纯阳道法,若是遭了这邪物侵蚀,会损道行的,我则不同,我是医生,是个普通人,这些邪气只会让我感冒、发烧什么的。”

  我忍着痛还是挤出一句话:“他们要干嘛?”

  林森在我旁边说:“取尸体里的东西。”

  尸体的东西,难不成就是王俊辉说的玺月珠?

  赵宽在旁边默默道了一句:“我们这儿有这样一个传说,说是曾经有两个道士,上了小西天,发现了这无底洞,还在无底洞旁边发现了一个夜明珠,于是两个道士为了夜明珠大打出手,后来一个道士吃了夜明珠,被另一个道士打进了无底洞。”

  “剩下的道士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去洞底找到另一个道士的尸体,可他花费了十年时间,用了数百种法子都没有成功,所以他才给这个洞正式起了‘无底洞’的名字,然后悻悻离开了这里。”

  赵宽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俊辉就转头对我说:“初一啊,其实这里的传说是不太准确的,你要想知道这里的事儿,等一会儿静雅取出玺月珠了,我再给详细给你讲一下。”

  “啊!”

  王俊辉正说话的时候,李静雅忽然惊叫了一声,他赶紧转头问李雅静咋了,李雅静捂住自己右手食指道:“这尸体的胃里面竟然长着骨刺,刺了我手一下,钻心的疼,好像是中了钻心草的毒液似的。”

  说着话李雅静额头上的汗珠子就“呼呼”地开始往下滚,看来她真的是疼的厉害。

  王俊辉也是吓了一跳,赶紧从药箱里翻出治疗尸毒的血清,然后飞快的给李雅静打了一针。

  接着王俊辉有从药箱里找出麻药,给李雅静在手指上稍微打了一些,这样李雅静的脸色才微微舒坦了一些。

  王俊辉这才去检查那尸体的胃,看过之后他忍不住道了一句:“那不是什么骨刺,就是活死人吞下的钻心草的草叶,只不过有些钙化了,没想到都这样了,它还有钻心草的毒。”

  接下来王俊辉就亲自从活死人的胃里剥出一颗碧绿色的珠子,而后王俊辉对这李雅静就道:“雅静,我们成功了!”

  李雅静点头。

  而后王俊辉又对我挥了挥珠子说:“初一,我要找的就是这个玺月珠,可以引动月潮之力的珠子,知道这无底洞在山顶为什么会有水喷出吗,就是因为这个珠子。”

  我听的糊里糊涂的。

  王俊辉收好珠子,把李雅静扶到一边儿,又看了看活死人,然后走到法坛旁边,拿起法坛那根蜡烛,然后默念了几句,对着那活死人一指,接着他把蜡烛往那尸体上一扔,那活死人“呼”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要知道它的衣服还是湿着的啊,王俊辉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王俊辉就给我解释说:“我用的是‘纯阳烈火’,专门用来烧阴邪之物的。”

  我反问王俊辉:“三昧真火?”

  王俊辉笑道:“不是,要是能用那火,我就要入大道之境了。”

  这次我们行动顺利结束,王俊辉和李雅静很开心,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林森没啥表情,不过从他有些散漫的动作来看,他紧绷的神经也是松了下来。

  反倒是赵宽有些沮丧,因为他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金蟾。

  这一晚我们没有急着赶路回去,而是在这里过夜,天亮再赶路,正好身为重伤员的我也能再休息一下。

  我们都没有什么睡意,王俊辉就给我讲了一下这小西天和玺月珠的传说。

  原来这小西天在很久之前有一座道观,叫玺月观,当然是一间很小的道观,就建在半山腰,这道观也是三五个人的规模,一个师父两三个徒弟。

  在这玺月道观有一个圣地,那就是小西天的峰顶,因为每到月圆,月潮之力最强的时候,山顶的这个洞里就会喷出高达丈许的喷泉来,传说用这些水沐浴,可顶上百日的修炼,因为这水里含有月华之灵气。

  后来这山上剩下了三个道士,一个师父两个徒弟,师父死了之后,两个徒弟争抢掌门之位,其实他们是争抢玺月珠,后来他们决定以斗法分胜负,后来一个道士赢了,另一个输的道士竟然耍赖吞下了玺月珠,并投身到了存放玺月珠架子旁边的那个深洞里。

  赢的道士气不过就想下去找,可他却发现原来那个一到晚上就喷水的山洞竟然深不见底,他守了道观数十年,也没能找到玺月珠,反而是那洞里喷出的水,不但没有了月华之灵力,还透着一股尸气。

  他的道法不济,怕死了道士变成尸找他寻仇,就砸了山顶的玺月珠存放的架子,一把火烧了半山腰的道观离开了。

  数千年沧桑过去,那道观也就完全不见了踪迹。

  那道士在离开这里之前边留下了小西天无底洞活死人的传说,目的是为了阻止这里的村民进山寻宝,他找不到那玺月珠,也不想别人发现。

  而那个道士在离开后,便写了一本关于玺月珠的书,只不过没什么人相信他说到话,后来那书就随着他一起埋到了地下,再后来就被一个组织发现,而那个组织掌握这王俊辉的一些事情,王俊辉这才迫于无奈替他们卖命来取玺月珠。

  听到这里差不多事情都清楚了,只是王俊辉身上的事儿,他却没有跟我细说的意思。

  次日我们收拾东西就开始往回赶路,我们来的时候,路都已经开好了,所以我们回去的时候顺当了很多,只用了五天就回到了柏峪镇。

  回到镇上,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在镇上休整了一天,我们就准备离开,临出发的时候赵宽拿出一本老旧的书递给王俊辉,想要换一些钱,王俊辉看了几眼,就给了赵宽一万块钱,那赵宽便开心地离开了。

  我问王俊辉那书是什么宝贝,他直接用打火机把这书点了,然后扔到了路边。

  这下我更好奇了,王俊辉就道了一句:“这本书是赵家的祖训,是文言文写的,按照其中的意思理解,其实赵宽早就找到过一次金蟾了,只是它把那金蟾当成木疙瘩给卖了。”

  我、李静雅和林森同时吃了一惊。

  王俊辉就解释说:“赵家祖训说的金蟾,并不是指的黄金材质,而是堪比黄金的价值,如果我没猜错就是赵宽捡到的那个木疙瘩,只可惜他捡到的那次形状不像金蟾了。”

  我问那木疙瘩到底是什么,李雅静回答我道:“如果我猜的没错,很可能是肉灵芝,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太岁!”

  听了李雅静和王俊辉的话,我都替赵宽感觉到后悔,这事儿还是不让他知道好,不然他得后悔死。

  说了几句我们就准备上车离开,可就在我要上车的时候,我看了李雅静一眼,忽然发现她的疾厄宫命气不对,她好像要遭一场大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