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33章 凶卦

第033章 凶卦

  看到李雅静面相不对,我就不由怔在了原地,方才我看她的时候,面相还好的很,这一下怎么变的这么多。

  难不成李雅静遭的是突发性的疾病?

  他们都上了车,只有我愣在原地,王俊辉就探出脑袋问我:“初一,上车了,愣着干嘛呢?”

  我“哦”了一声坐到了车上,而后车子缓缓开出。

  这种突变之相我不敢妄加推断,所以等着车子开出一段后,我打断王俊辉和李雅静的闲聊道:“雅静姐你能跟着我做一套手势不?”

  我这么说自然是想用指节骨推卦好好地给李雅静卜算一下。

  听我这么说,李雅静还没开口,王俊辉就好奇问我:“怎么初一,要给你雅静姐卜卦?”

  我笑了一下道:“一时技痒而已。”

  王俊辉也没多想,就对李雅静说:“雅静,你可以让那小子试试,他的本事你也看到了,不赖。”

  李雅静笑了一下,然后转身问我该怎么做。

  我也是把那套手势很仔细的教给了她,她学的很快,我只教了她一遍,接下来她自己一丝不差地做了三遍给我看,而我也是用尽全力去给她排卦。

  这次为了排出更精确的变爻,我连体内那小鱼苗般的气流都用上了,不消片刻我额头上就浸满了汗珠。

  李雅静问我怎么了,我做了一个噤声道:“别说话。”

  我的声音有些急,王俊辉和林森就同时转头看我,我顾不上理他们,继续认真的给李雅静排出本卦和变爻。

  等卦象和所有变爻全部出现在我心里的时候,我不由就愣住了。

  李雅静好奇问我怎么了,我有些不想说出心中的卦象所喻。

  同时我还在李雅静的面相上看到了更多糟糕的情况,她的保寿官(眉毛)上乌七八糟的命气混乱游走,是寿终之相!

  她的印堂也是出现发黑的迹象,疾厄宫命气继续恶化,难不成李雅静真是突遭恶疾?

  看我表情越来越不对,李雅静和王俊辉的表情同时沉了下去,接着王俊辉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然后他转头问我:“初一,你到底看出什么了,你的表情怎么看着那么不对劲,玩笑可不能随便开。”

  我有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了,虽然只是短暂的一段相处,可我已经深知王俊辉和李雅静感情深厚,这俩人任何一个出事儿,对另一个都是天塌一般的打击。

  可如果不说,耽误了李雅静的病情,将来对他们的打击就更大了。

  “初一,你倒是说话啊,急死我了!”王俊辉催问。

  李雅静怎么是不说话了,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卦象不好。

  林森也在旁边推了我一下道:“初一,你能不能快点说,墨迹啥,一点也不像一个大老爷们!”

  我沉了长长地一口气先把李雅静的面相简述了一遍,而后才道:“雅静姐可能会突遭恶疾缠身,极难康复,而且可能会……”

  不等我说完,王俊辉怒道:“不可能,初一,这次你绝对搞错了,雅静好的很,你看她的面相……”

  王俊辉转眼看了一眼李雅静,他说不出话了,他是学道之人,虽然不懂相卜,看不出命气,可李雅静印堂上的黑色霉气他却是能看到的。

  王俊辉愣了一下继续问我:“卦象上怎么说?”

  我还在犹豫怎么开口,王俊辉就道:“初一,没事儿你尽管说,你给我说了,我才好想办法去救雅静。”

  李雅静也是看了一下我说:“说吧初一,我是学医的,什么病没见过,放心,我承受的来。”

  我这才默默开始道来:“雅静姐的本卦是二四归妹之卦,六十四卦中凶卦之一,主显寿,是大限将至之卦!”

  “李初一,你放屁!”王俊辉大怒,抡着拳头就要回身打我,却被李雅静给摁住了。

  同时李雅静对王俊辉道:“俊辉,你干嘛,能不能别一提到我你就变得这么冲动,你都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咋还不长记性,初一只是就卦论事,又不是恶意诅咒我。”

  我明白王俊辉为什么这么生气,因为我卜算的本事太厉害,相门和卜算都太准了,如果我只是一个街头小摊的算命先生,他未必会对我生这么大的气。

  李雅静在摁住王俊辉后对我说:“初一,你继续说。”

  我看了一眼王俊辉充满愤怒的脸,还是选择继续说,我必须让王俊辉和李雅静知道我所算出的所有的事儿,这样他们才能据此做出充足的准备。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卦象上还显示‘货尚可、果未必’,意思是你们这次虽然得到这次想要的东西,可却未必能解决你们两个之间的麻烦,你们之间的婚期还要延误,可能因为雅静姐的病情。”

  王俊辉这次没有发怒,而是看着李雅静露出一脸复杂的表情,不过我能看出,其中最主要的是还是伤心。

  我顿了一下继续说:“雅静姐的变爻是阴爻,上六之阴,婚娶不正,另外她精血显虚,甚至显尽,不治之象!”

  “李初一!”

  “王俊辉!”

  王俊辉和李雅静同时喊了一句。

  王俊辉因为被李雅静喊住,所以没有再对我说话,而是转头看着李雅静道:“雅静,别信他的,那小子是新手,本事不济,肯定是算错了,你别担心,回去了,我们就去组织里的医院查一下,肯定不会有事儿。”

  李雅静摸了一下王俊辉的脸颊点了下头,然后转头又问我:“初一,依据你的卦象显示,我得的病是血液方面的?”

  我点头,上六阴爻无血、无生之卦。

  李雅静忽然看了看自己右手的食指,正是她在小西天山顶被那活死人肚子里的东西刺到的那根手指。

  我顿时恍然大悟,难不成这病症是因那而起,李雅静的的血液受到了尸毒和钻心草之毒以外的东西侵蚀?

  不光是我想到了这些,王俊辉也是明白了过来,抓住李雅静的手指道:“难道是那个时候留下的遗祸,我给你打了尸毒血清了?”

  李雅静笑了一下说:“行了,事情还没定论了,看你们一个个的表情,咱们回去,到医院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王俊辉“嗯”了一声,也不废话,直接发动车子往市里去了。

  市里的医疗条件好,自然是先回市里,县城那边的话,我要想回去,就只有等到了市里再自己坐车回去了。

  王俊辉车子开的很快,显然他心里很急。

  一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我知道这气氛是被我给搅坏的。

  我们到了市里差不多下午三点多钟,进了市区,王俊辉直接把我们送到市北郊区的一家私立医院。

  这医院看着并不大,主楼是个五层楼,旁边还有一栋二层的附楼,再后面还有几排平房。

  到了医院门口,我本来也要跟着进去,却被王俊辉给拦住了,他对林森说了一句:“老林,送初一去车站。”

  王俊辉这是在厌烦我吗?

  不等我说话,李雅静忽然说了一句:“你们在这里等着,初一,你过来,我给你说几句话。”

  王俊辉想要说什么,却没开口。

  我跟着李雅静走出二十多米,来到这栋楼的拐角位置,她忽然停下步子,我也是跟着停下来。

  我有些不敢再去看李雅静的脸,生怕从她的脸上再看出什么糟糕的情况来。

  李雅静那边先是沉默了十几秒然后对我说:“初一,谢谢你。”

  谢我?

  我抬头一脸惊疑地看了看她。

  她继续说:“其实在几天前,我就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些不对付了,我明显感觉到我的心跳速率变慢了,我是学医的,对这些很敏感。”

  说着她忽然笑了一下说:“我知道是那活死人体内的一些东西感染了我,只不过不敢确定,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向俊辉求证,谢谢你今天替我说出来。”

  我刚准备说话,李雅静就又道:“好了,让老林送你离开吧,我们这边还有很多麻烦,俊辉送你走,不是生你气,而是怕你卷入我们的麻烦之中了,对了,这是给你的,这次行动的报酬。”

  说着李雅静取出一个牛皮纸袋给我,里面装着厚厚的一叠钱。

  我赶紧推脱,李雅静又道:“一码归一码,如果你真当我是你姐,就收下。”

  我不好推辞就收了起来,从重量上来看,最起码要四五万的样子。

  接着我们回到王俊辉这边,王俊辉就让林森送我走了。

  他和李雅静则是一起进了医院。

  林森送我的时候,问我给李雅静算的那些是胡诌的还是真的,我苦笑着说了一句:“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胡诌的吗?”

  林森“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很快他就把我送到了车站,还帮我买了一张回县城的票,在送我上车的时候林森就对我说了一句:“如果俊辉和雅静遇到了什么麻烦,希望你到时候能帮他们一把,你的相卜本事很厉害。”

  不等我细问,林森就把我送上车离开了。

  我好像陷入了一场迫不得已的,而又不能不管的麻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