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35章 入伙了

第035章 入伙了

  看着那母女俩的表情我没有再发飙,也没有再说刺激她们的话,而是坐回到座位上轻声道:“好了,你们两个坐下说吧。”

  小花还是不相信,她问自己母亲道:“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初一说的都是真的?那十多万不是你买股票被骗的,而是……”

  小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了。

  她母亲看了看小花道:“花,你一定为妈保密啊,妈已经知道错了,这才让你陪着我一起算命,求一个解决的法子,不然等过几天你爸现在家里的存折少了十多万肯定会问我,我就真不知道怎么说了,我给你爸说买股票,他肯定不信,依着他的性子肯定问我找哪家投资公司买的,跟谁买的,到时候他一问,就全露陷了。”

  小花妈自顾自说着,语气越来越激动,眼看就要哭了。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竟然也会哭,看来这次是真的碰到她的痛处了。

  小花忍不住气道:“既然被人骗了,那就报警!”

  小花妈摇头:“花,要是报警,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放啊?”

  “那咋办,你说,你说那咋办?”小花也是被她气到了,撒了一下手,扭过头,一副不想再管这件事儿的样子。

  这件事儿本来不光彩,如今又暴露在了我这个被她甩掉的前男友面前,她就觉得更加丢人了。

  小花妈若不是没办法了,也是绝对不会在我面前承认这件事儿了,显然她已经走投无路了,换句话说,她老公过几天可能要用那笔钱,到时候一查存折,所有的事儿就全露陷了。

  小花妈焦急地看着我道:“初一啊,我知道我以前对不住你,可我也是为了我家小花好,我知道,我在你面前没啥情分,你看在小花跟你相处了那么久的份儿上,你就帮帮我,给我指条明路吧。”

  小花妈这面相虽然是假桃花失财之相,可田宅宫却不错,而且还有一股不错的命气游动,这说明她们家里可能要添新人了。

  看到这里我就道:“伯母,你其实不用太担心,你不会和你丈夫离婚的,你家不但不会减人,反而会增加新丁。”

  我这么说小花妈就有些生气,她反问我:“初一,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了,我都这把年纪了怎么给家里增添新丁,另外我节育手术都做了……”

  我赶紧道:“伯母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的,我说的小花,如果我没猜错,你已经给她找到好婆家,而且已经有了婚期了吧。”

  我说完小花就看向我到了一句:“初一,你都知道了,没想到,你还在关注着我。”

  这次我更加赶紧解释:“小花,你误会了,这不是我打听来了,而是我从你妈和你的面相上看出的。”

  我这么说小花妈就说:“我家这是嫁闺女,是家里少人,怎么会是多人呢。”

  我摇头道:“面相上就是这么显示的,如果我没猜错,你那个女婿人不错,可能会把你和你老公当成他的父母去养,他是你的贵人,会帮你度过这次危机,只是……”

  小花妈问我,只是什么,我就笑着说:“只你丢了财要是想要往回要,就必须走官家这条路,如果你不想报警,那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小花和她妈俩人都不吭声了。

  又过了一会儿小花妈掏出一千块钱给我说:“初一,你别嫌少,今天谢谢你了。”

  我摇头说:“我也没帮你什么,你那个女婿迟早会帮你的,这算你们的福气吧。”

  小花和她妈离开了,我就把他们留下的钱收了起来。

  正当我数钱的时候,我身后通向院子的门“咯吱”一声就开了,我顿时吓了一个机灵,我那院子里可是没人的,难不成我又要撞鬼了?

  我回头一看,就看到徐若卉一脸嬉笑站在门口,我愣了一下道:“你咋回来,进院子一点声响都没,我以为又见鬼了呢。”

  徐若卉今天穿了一件格子的连衣裙,梳着马尾辫,如果不是她脸上总是带着一股孤傲之气,那看起来倒是像极了温柔淑女。

  听了我的话,她习惯性地“嘁”了一声说:“我下午没事儿,回来看看,正好碰到你算命,就在门口听了会儿,你还想真的挺灵的。”

  徐若卉这算是在夸我吧,我高兴说:“那是自然,要不把你手给我一下,我给你看一下。”

  徐若卉走到我面前摇头说:“不用了。”

  我忽然想起来徐若卉有话跟我说的事儿,她这次来这里,不会就是要说那些话的吧。

  想到这些我就有些激动,便问她找我什么事儿。

  她看了看我道:“没事儿,就是来你这店里转转,看看你这个小神棍平时是怎么工作的。”

  徐若卉主动找我说话,那肯定有事儿要问我,所以我就直接说:“行了,你不用给我绕圈子了,有事儿就直说吧,能帮你,我会尽全力帮你,帮不了,我也会想办法去帮你。”

  听了我的话,徐若卉就显得微微有些感动的样子,看这她的表情我差点就准备表白了,可话到嘴边的时候,我那破手机又响了起来。

  “靠!”

  我心里暗骂一句接过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徐若卉让我先接电话,接了电话我就没好气地“喂”了一声。

  “初一,是我!”林森的声音。

  我赶紧好转语气问林森怎么了,他有些激动道:“都被你算对了,静雅她的血液真有问题,我听说如果不治疗的话,她会慢慢地变成活死人,变成一个跟咱们在小西天见过一样的怪物。”

  听到林森的话,我不由愣住了,我虽然算到了李静雅会得恶疾,可从来没想过她会慢慢变成活死人。

  我愣了一下就问王俊辉怎样了,林森无奈道了一句:“组织里有缓解雅静病情的药,可极为珍贵,组织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用雅静的病威胁俊辉,让他为组织破案敛财,为期是三年!”

  “这已经是俊辉因为雅静第二次向组织签卖身契了!”

  听了林森的话,我就说:“如果能救雅静姐,这对王道长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

  林森那边沉默了一下说:“组织上给的那些案子,有许多都是极难办到的,俊辉每次办案基本上都是刀尖上舔血,我是怕他出事。”

  “我之前是俊辉师父的助手,后来他师父没了我才做了俊辉的助手,跟了他没几年,不过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中年之后,我个方面的素质都已经在走下坡路,我以后能帮他的越来越少了,我只是俊辉的助手,能帮他的不多,在处理案子的时候,他更需要一个能和他一起担当的同伴,而不是我这个只会听从他吩咐的助手。”

  “所以初一,我想要你做俊辉的同伴,帮他度过接下来的三年,你是相卜本事了得,肯定能在很多时候能帮着俊辉逢凶化吉的,俊辉在我眼里,一直是一个小辈,我无儿无女,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或者,这也算我报答他师父对我的栽培吧。”

  我没想到林森忽然和我说这样的话,听完之后,我意识没有完全接受他的话,就反问他:“你的意思是让我帮王道长三年,可三年后雅静姐的病就会好吗?”

  林森那边道:“这我就不知道,要问俊辉,他和组织定的期限就是三年。”

  说完林森又催问我同不同意。

  我深吸一口气道:“能帮到王道长,我自然是同意的,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林森说:“你要说服俊辉让你加入,求你了,初一,帮帮他!帮帮雅静!”

  我这边答应了下来,安慰了林森几句就挂了电话。

  见我挂了电话露出一脸的愁容,徐若卉就问我:“怎么?朋友遇到麻烦了?”

  我点头道:“是,而且是大麻烦,我也正在陷入那个麻烦中,不过没办法,谁让那边是我朋友呢。”

  此时我又想起徐若卉要跟我说话的时候,就又问她找我是不是有事儿,她摇头说:“没事儿,我就是好奇来看下,行了,你帮你朋友吧,我回屋看会儿书去。”

  徐若卉走了,我就给王俊辉打了一个电话,他接了电话就道:“老林找过你了?”

  我“嗯”了一声说:“是,你的事儿我都听说了,太多的话,我不多说了,王道长,你不是想让我入伙吗,我答应了。”

  王俊辉道:“之前我虽然也是为组织卖命,可雅静并没有生命危险,他们也不敢拿太过分的案子给我办,可现在不一样了,雅静的生死掌握在他们手里,我的死穴被他们捏得死死的,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强行给我一些冒险,甚至干脆是送死的任务让我去做,你确定还要入伙?”

  我这边又是“嗯”了一声道:“我都想好了,我需要钱,一千万,能跟着你频繁地出任务,那我肯定能大赚一笔。”

  王俊辉问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我就道:“我爷爷说的,我只能照做。”

  我只有钱多了,才好娶媳妇,这也是我想要挣钱的最直接原因,当然这个我没好意思给王俊辉说。

  王俊辉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已经接了新案子,如果要参与的话,我们明天一起出发。”

  我问王俊辉是什么案子,他先是神秘地告诉我四个字“欺尸诈骨”,然后又补充说了一句:“不过在出这个案子之前,你需要来一趟市里,帮一个人卜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