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36章 茶水字,流水相

第036章 茶水字,流水相

  帮人卜算?

  我问王俊辉需要卜算的人是谁,和他说的“欺尸诈骨”案有没有关联,他那边就说:“他就是这个案子的事主儿,出钱的人,在社会上有些地位,所以名字的话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

  不等我说话,王俊辉又道:“初一,真的谢谢你能入伙!”

  我这边笑了几声道:“王道长,你客气了,咱们虽然相交不长,可毕竟患难与共,我中了尸毒的时候还是你和雅静姐救了我,于情于恩,我都应该入伙。”

  又和王俊辉聊了一会儿,他就告诉我,明天一早他会让林森来接我,今天我还可以在县城待一天。

  挂了电话,我也完全没有了开店卜卦的心思,就把小店关了。

  回到院子里,我看到徐若卉正在房间看书,我憋足了劲儿才在门框上敲了几下,她往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指着一把椅子说:“进来坐吧。”

  进房间坐下,徐若卉就从就床上爬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道:“喝点水吧,我刚才听你打电话的意思,好像又要出远门了?”

  我接过水杯点头说了一声:“是!”

  徐若卉没再说话,爬回床上继续看书,她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对我爱搭不理的样子。

  之前在小店里的时候,我差点鼓起勇气向徐若卉表白,可无奈被林森打来的电话打断了,如今我过来也想着向她表白来着,可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了气氛,我心里那股表白的勇气也是散了一大半。

  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徐若卉忽然放下手中的小说对我说:“初一,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干坐着吧。”

  我连忙摇头说:“自然不是,我是觉得明天我又要出远门了,来跟你聊聊天。”

  徐若卉“哦”了一声:“就这样?”

  我心里一激动,就想,她该不会在是鼓励我表白吧。

  这么一想,我心里刚才那股冲动又上了,就把水杯放旁边一放说:“徐若卉,我想跟你,你能不能……”

  “帮你看好家,是不是?”我话还没说完,徐若卉就抢过我的话,补充了后半句。

  她打断我的话,难不成她是在变相的拒绝我?

  此时的我犹如被泼了一身的冷水,心中的兴奋全无,我看着徐若卉忽然感觉一阵的迷茫,这个女人我一点也捉摸不透,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想着她。

  见我不说话,徐若卉继续说:“放心好了,这里我会给你看好的,你放心外出就好了。”

  我只呆呆地“哦”了一声。

  接下来也没和徐若卉说几句话,我就回房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此番外出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不向徐若卉表明也好,没那么多记挂,再说,万一我说出来被拒绝了,我和她的关系将会比此时更加尴尬,甚至连房东和房客都做不成了。

  我在房里收拾了东西,感觉无聊就又在屋里开始修习爷爷教给我的气功,我以后要经常跟着王俊辉出案子,那肯定不会是看看相,推推卦这么简单。

  我恐怕会有很多机会跟阴邪之物交手,所以相门驱邪的法子我必须要熟练地掌握几招才行,不能每次见到那些东西都被揍,然后让王俊辉来救我。

  那样的话,我就不是王俊辉的同伴,而成了累赘。

  转眼到了晚上,我修习正入迷的时候,徐若卉忽然喊了我一嗓子:“李初一!”

  我把气沉下去,对着门外就应了一声:“干嘛?”

  我话音刚落,就看到徐若卉站到了我的房门口,她的肩膀上还挂着一个白色的小包,看样子是要出门了,我问她去哪里,她就对我说:“我请你吃饭,报答你的收留之恩。”

  请我吃饭?

  我笑了一下道:“说的你以后不用交房租了似的!”

  徐若卉“嘁”了一声道:“我可没有赖你房租的意思。”

  晚上我俩也没吃啥好东西,就是去路边摊吃了一些烧烤,而且徐若卉还要了几瓶啤酒。

  本来我认为徐若卉很能喝,可她喝了一瓶多,原本白皙的脸上就变的通红起来,我怕她喝多了,就把她面前的酒全都抢了我跟前。

  看着徐若卉,其实我心里也有那么一种龌龊的想法,那就是把他灌醉了,然后和她生米煮成熟饭……

  这种想法虽然一直在我脑子里转,可最后我还是把这邪恶的念头压了下去,我是真心喜欢徐若卉这个人,不想用任何不干净的举动玷污我和她之间的情谊,而这种情谊是朋友也好,房东和房客的也罢。

  吃饭的时候我俩基本都是我在说话,我偶尔问问她的过往,她也不愿更多说,随便一两句就敷衍了过去,从她的话里我也听不出啥内容了。

  我这边倒是差不多把我从小到大的事儿都跟她说了一遍,当然提到我爷爷的时候,我还是会有所保留的,毕竟我爷爷的身份太过特殊的,怕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吃完饭,喝完所有的啤酒,徐若卉还好,我就有些懵了,走路也有些不稳当了。

  所以回家的路上徐若卉就一直搀着我的胳膊,我眼前的东西虽然有些晃,可心里还是清楚的很,被她扶着,我感觉很幸福。

  进了家门,徐若卉把我扶到房间,给我扔床上,盖了一条褥子就没再管我。

  我感觉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然后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徐若卉嫁给了我……

  次日醒来的时候,我精神好了很多,徐若卉又去上班了,我洗漱了一下,出去吃了早饭,电话就响了,林森已经到了我家门口。

  林森来这么早,那应该是天没亮就开始出发了吧,可真够幸苦的。

  接上我之后林森就对我说:“本来我们原计划是今天出发,可俊辉出了一些变故,要耽误几天,所以你需要在市里先住几天。”

  我问林森出了什么事儿,他就道:“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儿,都是一些小事儿,不过这些小事儿很麻烦,不处理又不行。”

  我问林森,既然去市里也是待着,那我能不能就在县城待着算了,等着走的时候,他们再来接我。

  我这么说自然是因为舍不得徐若卉。

  林森摇头说:“不行的,俊辉遇到的那些小事儿有时候可能会用到你的相卜本事,另外今天你还要见一个人,我们这次案子的事儿主,他除了让你算这件事儿,可能还会要求你算一些别的,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我们中午之前就到了市里,林森直接带着去了一个高档酒店的包厢,他说我今天要见的人中午会来这里,王俊辉在中午的时候也会来。

  进了包厢林森才给我介绍了一下今天的事主儿,叫马凯,四十多岁,是市里一个有名的地产商,在政商两界都很吃的开。

  我问起这次案件具体是什么事儿,什么是“欺尸诈骨”,林森就摇头说:“案子的事儿都是俊辉和上面直接谈的,我很少会过问细节,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事主肯定会讲的。”

  我和林森没等多久,王俊辉也就过来,打了招呼我就发现他印堂不亮,整体气色很差,很明显的被琐事缠身的面相,好在没有什么大的灾祸。

  接下来我们等了好久,服务员跑来问了几次什么时候上菜,可今天的事主,也就是那个马凯依旧没来。

  林森手指敲了几下桌子就道:“这谱儿摆的够大的。”

  王俊辉问我:“能算出他什么时候来吗,我下午还有事儿,如果太晚,我就不等了。”

  我把一杯茶推到王俊辉的跟前说:“你用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一个字,我测一下。”

  王俊辉想也不想就在桌子上写了一个“等”字。

  我瞅了一下眼说:“他就要到了!”

  王俊辉问我何解,我指着王俊辉写的那个字说:“这‘等’字本来是一个竹字头,下面一个‘寺’字,可你在写的时候,却把那竹字头写的像两个人字,你这‘等’字的结构就成了一个‘坐’和一个‘寸’字,‘坐’的意思就让你坐着等就好了,都不用下楼去迎接,换句话说,他即刻就到,另外……”

  王俊辉忙问我:“另外什么?”

  我继续道:“这‘坐’在方寸之上,说明一会儿那个事主会坐在你的身边,当然还有另一个层面上的寓意,就是你们可能为了都想得到的某件东西而发生一些争执。”

  王俊辉看着我道:“争执?”

  我笑着说:“茶水字,流水相,不是你真正的笔迹,我不敢打包票,不过我也有十之七八的把握。”

  王俊辉点点头说:“今天的事主来头不小,我一会儿会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

  说话间包厢门就开了,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人四十多岁,高鼻梁,颧骨也很高,有些微胖。

  女的三十岁左右,穿着很职业短裙,身条和气质都很好。

  不用说男人就是事主马凯,女人的话,绝对不是他的妻子,他俩没有半点夫妻相,应该是秘书之类的身份。

  马凯一进来我们就起身迎接,打了过招呼,他说了一声抱歉来晚了,而后就在王俊辉旁边的位置坐了下去,我给王俊辉测字的推断相继开始应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