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37章 说到他心里去

第037章 说到他心里去

  马凯在王俊辉旁边坐下后,林森就“咦”了一声,显然对我单凭一个字就推测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有些惊讶。

  听到林森的惊叹马凯和他的女秘书同时看了一眼林森。

  林森就起身说:“我这就让他们上菜。”

  说完林森就离开了包厢。

  马凯又和我们说了几句话,我们也就知道跟他旁边的女人叫左叶,是他的秘书,而且这次也会跟着我们一起出案子。

  听到马凯的话,王俊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忍着没有发脾气道了一句:“马总,这不太好吧,左小姐只是一个普通人,跟着我们行动恐怕多有不便,另外我们这次行动也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危险,恐怕会……”

  不等王俊辉说完马凯摸了一下下巴道:“你不用吓唬我,我做地产这一行,什么怪事儿没见过,左叶经历的大事儿不比你少,你大可以放心,她身上有我有从高僧那里求来的护身符,她不会有什么危险,更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马凯执意让左叶跟着,肯定是不放心我们,怕我们在这次行动中私吞了什么。

  而那个左叶在旁边一直没吭声,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很自然,显然她并不是真想接受这个任务的,而是迫于无奈。

  再者马凯的奴仆宫挺拔,相门上显示是一个富贵之人,可他却有时不时用手摸下巴的习惯,也就是摸他的奴仆宫,有这种习惯的领导一般是对下属要求很严苛,甚至有些刻薄。

  再看被马凯摸过的下巴,奴仆宫虽然挺拔,显富贵,可上面的命气也是搀杂着很多来自下属的埋怨,甚至是嫉恨,也就是说,他虽然身处高位,却做不到以德服人,别人尊敬他并不是因为他的为人,而是纯粹因为他的权势。

  我这边不说话,王俊辉见马凯执意要左叶去,也没有再反驳,他好像不想得罪马凯。

  王俊辉之前说,这件案子中可能会有让李雅静病情好转的“契机”,他不想得罪马凯,应该也跟这个“契机”有关联吧。

  只是那“契机”到底是什么,我单纯用相卜之术还是推断不出来的。

  不一会儿林森从外面回来,接着我们点好的菜也是开始上来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今天的情况好像有些调转个了。

  寻常说来,都应该是事主请我们这些做事儿的人吃饭,然后拜托我们好好的把事情做完,可这次却成了我们这些做事儿的人请事主吃饭,求着事主把事情交给我们做。

  我们一下就成了在外跑生意的业务员,生怕这一单生意丢了似的。

  饭菜差不多上齐了,马凯很不客气地又点了两瓶上好的白酒,此时我心里的急脾气就上来了,只不过我不能发作,只能忍着,这件事关系到了李静雅的病情,我不能胡来。

  酒上来之后,林森就主动起身打开酒瓶,给我们所有人把酒倒上。

  马凯这次笑着道了一句:“王道长,我虽然不是你们那一行的人,可你的事儿我多少听说了点儿,你未婚妻的事儿,我也听说了,真的很遗憾。”

  王俊辉“哦”了一声说:“多谢马总关心,我未婚妻会没事儿的。”

  马凯继续说笑着说:“本来这案子,我是准备请你们组织里的宋道长出手的,你知道,我和他是老交情了,他的本事我很放心,之前我遇到的所有麻烦都是他帮我处理的。”

  说着马凯顿了一下,又取出一只烟点上,他吸了一口,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点了一下继续说:“这次我老家那边遭了怪事儿,本来我和宋道长都谈妥了,可我听说你主动要求组织里要把这次的案子给你,强行替换了宋道长。”

  王俊辉点头说:“是,这案子对我来说很重要,另外宋道长本人也是愿意把这案子给我处理,并不是我强行替换了宋道长。”

  马凯笑着说:“我听宋道长说,你接这案子,是为了从我家的老坟地那里得到什么东西,王道长我这里要郑重的告诉你,那坟地里,无论挖出什么东西,都是我家的,希望王道长自重!”

  我一下明白了,这恐怕才是马凯为什么非要让左叶跟着我们案子的真正原因吧。

  那东西马凯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心里已经认定是宝贝,他不想便宜了我们这些外人。

  听到马凯的话,王俊辉就忍不住冷了一句:“马总可真是费心了!”

  那东西是救李雅静用的,如果马凯硬要抢的,王俊辉肯定不允,别说马凯让一个左叶跟着,就是他自己来了,王俊辉也不可能会让。

  看到王俊辉那表情马凯自然不痛快,对着王俊辉就道:“王道长,不管你要找什么东西,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将其据为己有的心思,你知道我和你组织的关系,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停了给你未婚妻的药,你信不信?”

  王俊辉冷冷地看着马凯道:“你要真敢那样做,我会杀了你!”

  这下马凯就吓了一跳:“王道长,你这是威胁我,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报警抓了你,就你这态度,我会立刻要求你们组织换人来处理这件事儿的。”

  马凯说完起身就准备走,我赶紧说了一句:“马总留步,恕我直言,如果您把这案子给了别人处理,半年之内祸及家门!”

  马凯愣了一下转头问我:“别以为姓王地吹你是一个厉害的相师,我就信你说的了。”

  我不生气继续说:“马总,这样,你听我断上一二,如果我说对了,你就继续听,如果我有一句说错了,你扭头就走,那案子你愿意给谁处理都行。”

  王俊辉看了看我,我对他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放心,他这才没有阻止我。

  马凯回头问我:“哦,那你倒是说说,你能从我这面相上看出什么来。”

  我笑着道:“马总财帛宫、奴仆宫、田宅宫皆为上好相门,财运、家产和权威都比较稳固,只是……”

  马凯问我:“只是什么?”

  我就道:“只是你男女宫绕着一股黑气,此气主灾病,也就是说你家的孩子现在病的很严重,如果我没猜错,你要和王道长争抢那东西,也是想着用那东西去救自己的孩子对吧。”

  听我说完马凯一下就愣住了,他坐回到椅子上说了一句:“你继续说!”

  我点头继续道:“恕我直言,马总男女宫除了有黑气萦绕,其中还透着一股孤气,也就是你这一生注定独子。再有,你的疾厄宫缺乏一丝精气,是主生育的命气,再说的透彻点,您的身体有恙,已经不能再……”

  马凯打断我道:“这个不用说的那么详细,你说说我儿子的病,可有解?”

  我继续说:“马总,你的男女宫虽然有主自己灾病的邪气,可却没有断绝之相,也就是说,你儿子的病不会要了他的命,至于他能不能好,要怎么才能好,我需要见到他本人才能给你下一个定论。”

  马凯点点头急道:“好,只要你能救我儿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现在就跟我走。”

  显然我刚才的所有推断都说到他心坎里了。

  我忙摆摆手说:“不急,马总,恕我直言,你现在虽然富贵,事业如日中天,可你需要谨防一点,如果不注意,你以后可能会在这个上面吃大亏。”

  马凯问我是什么,我就把刚才在奴仆宫看出的马凯的一些恶习说了一遍,而后补充道:“或许在马总眼里,你的要求并不苛刻,可您在做一些的事儿的时候,最好设身处地为下属好好想一下,不然,总有一天你下面的人会让你栽一个大跟头。”

  听了我的话,马凯没吭声,而是在座位上沉思了起来。

  大概过了一分钟,他对我点点了头,然后转头对王俊辉道:“王道长,你有一个好搭档,我家的这个案子还是有你们处理,不过那东西,如果也能够救我儿子的命,我是不会拱手相让的。”

  我怕王俊辉再和马凯起争执,就抢先说了一句:“马总,你和王道长都是为了救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说不上对错,现在对你和王道长来说,最主要的先得到那个东西,而不是先在如何分配的问题上耗时间。”

  听我这么说王俊辉和马凯都没说话。

  我们算是暂时都谈妥了。

  接下来我们也没什么心思吃饭,白瞎了一桌子的菜,然后一起赶往了马凯在市区东郊的别墅。

  一路上王俊辉就对我道了一句:“初一,这次幸亏你在,不然我和马凯肯定谈崩了。”

  林森也是道了一句:“我就说让初一加入我们是对的吧。”

  我则是苦笑一下道:“我也就这些本事了,等着处理案子的时候,冲锋陷阵的活儿,还是要你们来,我这相门法子还是太生疏了。”

  王俊辉说:“初一,你太过谦逊了,相门的法子前期是不灵光,可等着你卜算的本事起来了,以后你的本事绝对不会在我之下。”

  以后?那就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