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40章 两魑传言

第040章 两魑传言

  听了王俊辉的话,我就急忙问题到底叫啥“欺尸诈骨”,还有所谓的“元凶”的又是啥。

  这次王俊辉破天荒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说:“怎么说呢,不能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去理解。”

  我不由皱起眉头道:“你这等于没说。”

  王俊辉反问我:“你知道魑魅魍魉这四个东西吧?”

  这我听爷爷说过,这魑魅魍魉,每一个都是人类的魂魄所变,每个形成都需要极大的造化,就拿魑来说,传说其是隐藏在山林的害人的怪物,有些地方也将其奉若山神。

  可它真实的身份却是人的孤魂上了山林某些动物的身,然后渐渐与动物的魂魄结合而成的一种怪物。

  而这种结合的成功率极低,多数情况都是那些动物中邪而死,或者人的孤魂在动物体内散去,能形成“魑”的估计只有千百万分之一吧。

  当然“魑”这种东西早就灭绝,各地对其的理解也不同,究竟是怎样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到底哪个版本是正确的。

  我刚说完了“魑”,还没来得及长篇大论说后面三个,王俊辉就打断我道:“你不是问我欺尸诈骨案元凶吗?我师父说过,只有‘魑’才会做欺尸诈骨的事儿。”

  “魑是由人的孤魂和动物结合而成的怪物,以人的一些简单的思想做主导,所以所有的魑都想要一副人的身体,再所以它们就会害死进入深林深处的人,然后把他们的身体藏起来当作自己的收藏,此为欺尸。”

  “不过这里‘欺’,应该理解为抢,抢占尸身。”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王俊辉说:“说不定这里的欺不是欺骗,而是欺负的意思,那魑收集尸体总不可能是拿来看的,有可能会对尸体做一些什么事儿,比如殴打、撕咬之类不尊敬的事儿。”

  听我这么说王俊辉愣了一下道:“也有可能,我师父也说过,那都是他个人的理解,不一定是对的。”

  接着他又给我们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做“诈骨”,因为有些“魑”是人和一些不厉害的小动物结合而成,没有大本事害人,他们就会用一些花言巧语骗取孤魂野鬼的信任,然后联合起来赶走原本的阴宅主人,之后孤魂野鬼霸占阴宅,魑则是把坟地下面的骸骨一块儿一块儿地带走。

  等着回到山林深处,它再把那些骨头拼接起来作为收藏。

  爷爷曾经给我说过什么叫魑,却没有说过魑的习性,今天听王俊辉这么一说,我心里对其就产生了深深的厌恶。

  王俊辉说到这里也是补充了一句:“从目前来看,我们遇到的那一只‘魑’,可能是后者,攻击力比较弱的那种。”

  “哦,这么说来,我们这次行动,好像不会有什么危险啊。”我松了一口气道。

  王俊辉立刻摇头:“初一,你要是这么想就错了,第二种‘魑’虽然体弱,可它善于骗取其他孤魂野鬼的信任,让那些孤魂野鬼去保护它,所以你要找到它,得先把外围那些脏东西收拾了,比收拾第一种还要麻烦一些。”

  我赶紧点头说:“知道了。”

  看来无论是哪一种“魑”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啊。

  事情都了解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就没有再讨论下去,因为该说的我们都说了,该推断出来,我们也都推断出来了,至于剩下更细节的事儿,那就要等我们到了目的地,了解了更多信息才好细说。

  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并不长,上午九点多钟我们的车子就到了马家峪,这个村子是这一块比较大的一个村子,不过只有五百来口人,进了村子之后王俊辉就给一个马海军的人打了电话。

  听王俊辉说,这个马海军是马凯的一个远方亲戚,平时没少沾马凯的光,所以这次去马凯家的祖坟,就由马海军给我们带路。

  电话接通不久马海军就到村口接我们,然后领着我们去了村子一处宽广的地方停车。

  停好车之后,他还想请我们去他家休息一下喝点水,王俊辉就道:“那些不用了,我们先去坟地那边看看吧,等回来了,再去你家叨扰一番。”

  马海军笑着说“行”,而后也不废话,带着我们就直接往村子的南面去了。

  马家峪整个村子建在一个低洼的山坳里,东、北、西三面都是高耸的山岭,只有南面的是山势较低的坡地。

  而马凯家的祖坟就建造南面众多坡地的一个向南的岭子上半腰上。

  这里背靠着山,前面还有一条溪流,就算不太懂风水,我也知道这是一处绝佳的阴宅之地。

  而且到这里我们还发现,这里的坟包,墓碑都还比较新,好像所有都没下葬多久似的。

  问过马海军才知道,原来在一年前马凯迁过一次坟,之前马凯家的祖坟并不在这里,而是村子东南边的一块庄稼地里。

  后来马凯觉得自己的祖坟的风水不好,就花大价钱在这里挖出一块平地,然后专门修建了这么一块地方,把自家的祖坟迁了过来。

  马海军还说,马凯迁坟那天排场很大,还请了专门的道士给做了一场法事。

  马海军讲那些的时候,我们绕到这一片坟地的后面,在马凯父亲的坟后面却是发现了一道裂缝,而且偶尔还真有几条蚰蜒爬出,不过没有来的路上王俊辉讲的那么夸张。

  要么是我们来的时间点不对,要么就是下面的蚰蜒差不多已经跑光了。

  马海军说完之后也是绕道了坟包后面,看到那裂缝就说:“我觉得马凯哥这次坟迁得不好,祖宗生气了,这才显灵给弄出一道裂缝来,你们回去给他说说,再换个地儿。”

  王俊辉笑了笑没吭声,然后对马海军道:“我要在这里做点事情,容易引来脏东西,你还是先回去一下吧,不然怕坏了你的运势。”

  听了王俊辉的话,马海军就点头应了一声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告诉我们,忙完了给他打电话,他再过来接我们。

  等着马海军离开了,我就问王俊辉这里情况到底怎样,到底是不是魑所为的欺尸诈骨。

  还有这里到底有没有尸变。

  王俊辉没说话,林森就道了一句:“如果马凯父亲是被欺尸诈骨的话,他的尸体早就烂掉了,不可能还有尸变,如果是尸变的话,那就不可能有欺尸诈骨这一档子事儿了,那魑再厉害,也不会对要尸变的尸下手吧?”

  林森分析得很有道理,我也是点点头,此时我也彻底明白王俊辉之前为什么说最好不是尸变了。

  他不是怕麻烦,而是担心没有了欺尸诈骨的“魑”。

  没有了魑,就没有了魑脑子里的神秘药材,也就暂时没办法救治李雅静的病了。

  王俊辉那边没有吭声,而是认真查探现场的细节,我也没有再打扰他,就说去找找之前马凯儿子扔的那块骨头,看看能不能找回来。

  王俊辉点头道:“是,那骨头可能也是一个线索。”

  这四周几个反向都有可能骨头被扔出的方向,不过我决定从这坡的正下方,也就是南方找起,原因很简单,仍要想要扔东西,都会习惯性地视野最开阔,然后比自己这边要地势要低的地方扔。

  还有一点,我在心中给排了一卦,是水山之蒙卦,水为下卦,山为上卦,寓意是上下之水,而我求的东西,那方向也就不言而喻了,这是这坟墓正南那条山沟里。

  从这里下去有一条小路,很快我们就下到了这山沟里。

  林森就在上面喊了一句:“你就这么下去了,沿路的坡岭子你不找了吗?”

  我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操心。

  这山沟里的水很细,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断流,不过这离马凯的儿子往这里扔骨头已经好几个月过去,如果期间这里下过大雨,那溪水可能猛涨,说不定会形成山洪,所以即便是我判断出当初马凯儿子扔骨头的方向,也不见得能在这边找到。

  如果要判断骨头的真正位置,那就需要再一次排卦,而且比我之前在心里排的那次要复杂很多倍,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排完的。

  这凭空找东西并没有想象中简单。

  当然这也跟我目前相卜水平不高有关,如果是我爷爷,那估计就是掐指一算的事情了。

  换做我现在掐指排卦,我就算把手指头掐破了,也排出那骨头的位置。

  我站在马凯家祖坟的正下方,如果骨头落到这里,而在这里找不到的话,那就可能是下雨的溪水冲走了,我要找到它,就要沿着溪流往其下游找。

  当然如果冲得太远,或者埋进了沙子了,我就无计可施了。

  附近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什么骨头,我就沿着溪流开始往下游找去,我找的速度很慢,基本上属于地毯式搜索了。

  而我之所断定骨头就在这河里,自然是来自我对我卜卦的信任,山下之水,就是这条溪流无疑。

  又沿着河流找了一会儿,我就心里就感觉希望越来越渺茫了,这都几个月过去,期间肯定下过足以形成较大溪流的雨水,就算……

  我觉得失望的时候,我就看到一块沙地上,露出一块灰白色的长条来,看样子,像是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