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42章 驱邪布陷

第042章 驱邪布陷

  不得不说林森的手真的很巧,也很快,没用多久一个笼子就编了出来,很牢靠,而且卖相也不错。

  看来王俊辉和他的师父都用林森做助手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王俊辉那边也布置得差不多了,他用红线和木楔子在地上钉出了一个简易的太极图案。

  走到王俊辉这边,林森就把手中的笼子递给他说:“按照你说的,每个面九根棍子,六个面总共五十四根儿,上面是盖子,可以翻动,其他几面都是封死的。”

  林森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每一面的木棍数目,我问王俊辉这有什么讲究,他说:“九为尊,取‘九’这个数字,再配合一些特殊的咒诀,可形成九九大阵。”

  “另外这九是极阳之数,用来镇压邪物也有妙用,所以我才让林森每一面都做成九根木棍。”

  说到这里王俊辉顿了一下,看着那笼子笑了一下继续说:“不过单九为阳、双九转阴,这笼子六九五十四,总体属于阴,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这笼子每一面的数字功效。”

  “所以……”

  王俊辉说着停顿了一下从背包里掏出铜钱剑,将其别在笼子盖儿的锁扣上后继续说:“所以就需要我铜钱再凑一组数进来,将五四变成五五,单阳之数。”

  我没想到这道家在数字阴阳上如此的讲究。

  等王俊辉别好了铜钱剑我就问他:“这就是你给笼子加的一道工序,也太简单了吧?”

  王俊辉摇头说:“我要加的工序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只是现在月光还没亮起来,等着月入当空,我让你开开眼。”

  天已经彻底入夜,月光照着大地,让着夜间的世界宛如一块黄玉。

  不过王俊辉依旧没有利用月光做点什么的意思。

  大概到了十点多,王俊辉就捏了一个指诀分别给我和林森开了明眼,而后他还说了一句:“这坟里的东西终于要出来,你们小心点,别被上了身。”

  听到王俊辉的话,我也是立刻反应过来取出他之前送给我的朱砂墨,然后在我和林森的印堂上分别画了一个竖道。

  王俊辉给我的是上好的朱砂,完全可以代替我的血使用,这样也省得我再去放自己的指尖血了。

  王俊辉不需要我的相门辟邪的法子,他行道之时,自身就散发着一股浩然正气,阴邪之物是侵不了他的身体的,除非那阴邪之物太过厉害,破了他那一身正气。

  我正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马家祖坟的那些石碑后面渐渐走出了几个黑影,即便是月光很明亮,可我依旧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而且这些黑影已从墓碑里走出,就对着我们三人扑了过来。

  一看就是那“魑”给蛊惑坏了的恶鬼。

  看着五六道黑影扑过来,我心里还是有些惊慌,正准备运气防御,王俊辉就原地跺了一下脚怒呵一声:“孽畜们,再上前者,本道散了他的魂!”

  王俊辉一声呵斥,那几个黑影就忽然怔在了原地,他们已经全部落入到了王俊辉的所布置的红线太极图案之中,只是那图案却没有半点发生效用的迹象。

  我一脸纳闷看了看王俊辉,他丝毫不在意,而是取出背包里的骨头,往马凯老父亲的坟头上一扔道:“这是他的阴宅,你们这些鸠占鹊巢之辈,还不速速离开!”

  我这才定眼看了一下,总共有六道黑影,他们穿着褴褛,一看就是死的时候没有正式入棺殓葬。

  换句话说,这些鬼都是没有阴宅的野鬼。

  而这些人生前应该都是苦命人,可能是流浪者,也可能是无子女赡养的老死者,还可能是死于他乡无人发现的不归客……

  这些人生前受苦,变成鬼之后自然不愿意再受苦,好不容易在“魑”的蛊惑下占了一处阴宅,还抢了这些阴宅主人子嗣的供奉,算是过上了好日子,如今王俊辉单凭一句话就想驱赶这些鬼离开,自然是不可能的。

  那些野鬼也是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所以那些野鬼就和王俊辉僵持起来,王俊辉见自己的言语呵退不了他们,就冷“哼”了一声从背包里取出几张符箓,然后默念起咒语。

  片刻这些符箓他王俊辉的手里就燃烧了起来,王俊辉也将这些符箓燃烧而成的火苗子一一对着那些野鬼扔了过去。

  那些野鬼这次吓得退出了十多步,算是远离一些马家祖坟。

  可他们依旧徘徊在十多步外,不时冲着我们“呜呜”叫上几声,像是在恐吓我们,他们依旧不肯放弃。

  “哼!看来本道不动点真格的,你们是不会怕了!”说着王俊辉飞快捏了一个指诀,在胸前左右晃了几下,然后一个猛子对着那几个黑影就冲了过去。

  那些鬼都是没有什么神通的野鬼,王俊辉一冲过去,他们就吓得四散逃开,而一个逃得慢就被王俊辉的手印拍倒在地。

  本来我以为那鬼还会挣扎几下,可没想到他在倒地之后,直接化为几缕淡淡的光点消失了。

  我知道王俊辉是将其打散了。

  我曾听爷爷说过,在处理的鬼事的时候,要以送为主,以打为辅,只有那些实在送不走的“恶鬼”才会打。

  可面前这些野鬼,王俊辉只是恐吓了几声,都未曾尝试送,就选择了打,于道不忍啊。

  这和前两次王俊辉在我家处理鬼事的态度也是大不相同。

  该不会是因为李雅静的事儿,让王俊辉失了心境了吧?

  不得不说,王俊辉的这一手一下就起了作用,剩下的五只野鬼,在看到王俊辉打散一个后,立刻全部遁逃了,不敢再有丝毫的眷恋。

  与此同时我还看到其中一个鬼的后背上,莫名亮起了一个黄点,而在黄点亮起的时候,王俊辉正捏了一个手诀,我一下就明白了,那黄点就是王俊辉说的在其中一个鬼身上做下的记号。

  王俊辉的本事每次都能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他究竟有多厉害呢?

  那些鬼遁走之后,王俊辉就走回我身边,看着我的表情他就道了一句:“初一,看你的表情好像不理解我刚才出手打散那野鬼的举动。”

  我道了一句:“是为了急着救雅静吧。”

  王俊辉摇头说:“不全是,这些野鬼在外流落时间太长,加上受到魑的蛊惑,执念太深,早就没有了将其送走的可能,为了防止他们再遭恶果,只能选择将其打散,别说我,就算我师父,或者你爷爷来,也会做出跟我一样的举动。”

  听了王俊辉的解释,我也就点了点头选择了相信,我对鬼事所知并不多,这就当是他给我上的一课吧。

  等那些野鬼都逃走了,王俊辉就从背包里取出一面刻有八卦图案的铜镜说:“好了,接下来就让你看看我加工笼子的最后一道工序。”

  取出铜镜后,王俊辉又是捏了一个指诀,然后指了一下圆月,又指了一下铜镜道:“天明地灵,月华宝尊,以道之名,授我纯灵,急急如律令——降!”

  话毕!

  我就看到一道纯净的月光从天而降,而落在王俊辉手中的八卦镜上,他用八卦镜再将月光反射到那笼子上,顿时那笼子就仿若也跟着闪了几道光,而后又入伏如初。

  王俊辉这才把道了一句:“收!”

  而后将手中的八卦镜收起说:“好了,这笼子现在已经成了一个附着着月华之力的困锁阴物的笼子了,只要一会儿把魑关到这个里面,再用我的铜钱剑做锁,它就不可能再逃出来。”

  见识了王俊辉这神秘莫测的道术,我心里不由开始向往自己的相门驱邪之术有一天能像他这样大展神威了。

  而后王俊辉就提着那笼子,把其放到了红线钉成的太极图案中央,再把马凯父亲坟头的那块骨头捡起来,然后扔到笼子里。

  此时我就问王俊辉,那红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为啥目前看来还没有半点的功效。

  王俊辉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摸了一下那红线说:“这红线的威力还没有开启,你自然看不到,要等那魑进到了这太极圈里,我施法唤醒这红线神通困住了那魑,你才能体会到它的厉害。”

  王俊辉仿佛把一切都布置得天衣无缝,我根本插不上手,我现在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看,我这个搭档,这次陪着他来,就是给他找回一骨头的用处吗?

  想到这里我不由苦笑一阵。

  看到我苦笑,林森在旁边拍拍我的肩膀道:“术业有专攻,俊辉学的就是那些道术,你没必要在这个上面跟他比较,就像他从来不会在相卜上跟你比较一样,不同的术业,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林森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我不由觉得林森这个人并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糙。

  我转头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林森,他则是笑着对我说:“这些话是俊辉的师父告诉我的。”

  我刚准备再和林森说两句话,可我刚张了嘴,声音都没发出半个来,那些话又被憋了回去,因为林森的肩膀上忽然搭上一只蜡黄色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