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43章 兔子魑

第043章 兔子魑

  我看着林森表情一下黑了下去,他也是意识到了什么,转眼冲着我的视线看去。

  “嘶!”

  看到那蜡黄的手掌,林森直接倒吸了一口气,不过他身子并未乱动,尽管他看起来也是吓的不轻,可他表现的却十分镇定。

  王俊辉自然也是看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他没有废话,一个箭步就对着林森这边蹿来。

  林森肩膀上那蜡黄手掌的主人,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呼”的一声林森的肩膀上又蹿出一张蜡黄的人脸来。

  那忽然露出了的人脸把我吓了一跳,如果不是怕惊扰到那脏东西,伤了林森,我早就要破口大骂了。

  “靠!”

  我没吭声,林森自己先道了一句,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吓死老子了!”

  林森的声音很大,我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壮胆。

  而此时王俊辉已经蹿过来,捏起一个手指对着林森肩膀上蜡黄的人脸就打了过去。

  “呜呜!”

  那东西不敢迟疑,叫了一声,然后又“噌”的一下往后蹿了十多步,我们也是一下看清楚了他的模样,一个皮肤蜡黄,穿着一身黑色寿衣的老头。

  当然他绝对不是人,而是一只鬼,无疑!

  此时我也是运了一口气,准备用相门打鬼的法子试一试,这次王俊辉却没有穷追猛打,而是在远处打量了那鬼几眼说:“你可是马凯的父亲,这阴宅的主人?”

  王俊辉说着指了指马凯父亲的坟头。

  那蜡黄的老头“呜呜”两声然后对着王俊辉点头。

  显然,王俊辉猜对了。

  蜡黄的老头说的是鬼话,我暂时听不懂,不过我也不敢贸然去开自己采听官的相门,我现在道行不够,没有王俊辉的道术给我保驾护航,鬼话听了几句我可能就要被其迷惑了。

  王俊辉也不管我和林森能不能听懂,就和其交谈起来。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王俊辉就道:“好,我知道了,你先退到你的阴宅里,等我解决了这边的事儿再给你找回尸骨。”

  那蜡黄的老头对着王俊辉躬了一下身,然后就钻进道墓碑里面。

  我问王俊辉什么情况,他就告诉我,马凯儿子得病的原因搞清楚了。

  我和林森同时问了一声原因是什么,王俊辉也就简单给我们讲了一下。

  我们已经知道,当日被马凯儿子扔掉的骨头,就是马凯老爹的,如此一来就等于孙子扔了爷爷的尸骨,所以马凯儿子的这一举动就惹怒了马凯的老爹。

  老爷子觉得自己的孙子不孝,就准备给予小小的惩戒,让其悔悟,所以就上了自己孙子的身。

  可没想到马凯立刻请了道士又把老爷子给赶跑,说到这里王俊辉还补充了一句:“那老爷子说,幸亏当时他跑的快,不然怕是直接被那道士给打散了。”

  说完王俊辉还自行笑了两声喃喃一句:“像是宋道长的行事风格,不问青红皂白,看到鬼魂就是一顿打。”

  听王俊辉说到这里我就问:“难不成后来这老爷子又回去报复,把自己孙子的命给改了?”

  王俊辉摇头说:“这倒不是,这老爷子变成鬼,灵智没剩下多少,不然他也不会去跟自己孙子过不去,他没有改命的本事,害马凯儿子的另有其人。”

  我问是谁,王俊辉就看了看红线围成的太极图中央的笼子道:“就是今晚的正主,那只‘魑’。”

  我好奇问王俊辉,难不成那只魑还跑到市里去搞鬼了?

  王俊辉把事情又给我和林森解释了一下。

  原来在马凯一家人清明节回来扫墓的时候,那魑已经开始倒腾老爷子的骸骨,那天,恰好魑还有些雅兴,叼着老爷子的骸骨还到老爷子的坟前炫耀了一番。

  就在他得瑟的时候,马凯一家人到了,魑只顾着逃命,就把那块骨头丢了在坟头前面。

  那块骨头正好碰巧被马凯的儿子捡到,然后扔进了山下的河沟里。

  要不说马凯的儿子倒霉,他不但得罪了自己的爷爷,还把那只魑也给得罪了。

  所以老爷子就上了马凯儿子的身,要给他教训,而那魑也是记恨其扔走了自己的收藏品,在其身上种下改其命的命气。

  只是这魑的本事还不行,那命气在马凯儿子的脸上待了两个多月,成长起来后才开始起作用,而且要彻底改马凯儿子的命,还需要一年的时间。

  这也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解决这件事儿,若是碰到一些大能的改命者,说不定马凯的儿子已经没救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魑为什么会改命呢,难不成它的形成是一个算命先生的孤魂和某个小动物结合而成的?

  我把我的猜测说了出来,王俊辉表示赞同道:“极有可能是这样,不管怎么说,咱们总算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不管是救雅静、救马凯儿子,还是处理这儿的欺尸诈骨案,我们都要解决了那个魑。”

  的确现在所有问题都归于一点,事情反而看起来有些简单了。

  接下来我们没有再谈话,而在附近坡岭子上找了一处地方,猫腰躲了起来。

  如果我们不藏起来,怕那魑来了之后不会显身,毕竟它还有一些小动物的习性,那就是见人就跑。

  在这边躲好之后,我就忽然又想起一个问题,之前马凯儿子扔那骨头的时候,既然魑已经看见了,为啥不直接去找回来?

  王俊辉就给我解释说:“我估计那魑的灵智还不高,可能去找了一次没找到就放弃了吧。”

  这也是王俊辉的猜测,真实情况究竟是怎样的,或许要等抓到了那魑才会彻底弄明白。

  我们在这里猫腰蹲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马家祖坟没有半点的异样,魑和那些孤魂野鬼没有一个回来的。

  时间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我们每个人的耐心都在减少,王俊辉的拳头不停舒展攥紧,显然他心里比我还要紧张,毕竟这可是一次能救李雅静命的机会。

  大概到了凌晨三点钟,马家祖坟附近终于出现了几个黑影,我一眼就认出,正是被王俊辉赶走的那几个野鬼。

  只不过那些野鬼后面并没有跟着什么东西,难不成这些家伙是自己回来的?

  慢慢地靠近装着骨头的笼子,王俊辉冷笑一声说:“那魑肯定来了,如果那魑没来,这些鬼回来后,第一目标肯定是阴宅,而不是那个对他们毫无作用的笼子。”

  五只野鬼围着笼子转了几圈,王俊辉自然不会施展那太极图案的神通。

  见那五只黑影没受到什么伤害,马家祖坟旁边的一个荆棘堆里就钻出一个浑身冒着戾气的灰色影子来,大小也就一只野兔大小,体型的话也是像极了野兔。

  好吧,那分明就是一只兔子。

  只是这只兔子还有不少特殊之处,比如它的后腿很健壮,爪子看起来很锋利,像是鹰的。

  还有它的门前牙特别长,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从它鼻子上锤下来。

  这魑出现之后,就坐在地上,直起身子四周看了看,王俊辉也是赶紧对我和林森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心里更是又惊又奇,我没想到传说中说的如何厉害的魑魅魍魉中的魑,竟然是一只长的稍微怪异一些的兔子,它看起来并不恐怖,反而还有些害怕。

  我当时就想,如果能养一只这样的魑做宠物,那以后碰到其他的鬼了,就让它上前去蛊惑几句,把那鬼说成它的手下,这该多省事儿啊。

  不过再一想,王俊辉看中的可是魑脑子里的东西,这魑只要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我也是没啥机会养它了。

  话又说回来,养这么一个东西,整天蛊惑一群鬼在身边,那我必受阴气侵蚀,搞不好会得阴寒类的恶疾。

  我正乱七八糟想这些的时候,那只兔子,不对,是那只魑已经蹦蹦跳跳地进入了太极图案的范围,王俊辉手里的指诀已经捏了起来,嘴里开始默默发声。

  等着那兔子走到笼子旁边的时候,王俊辉就忽然极速变换了一下指诀,对着马家祖坟那边一指,顿时那些红线就好像红色的荧光棒一样亮了起来。

  那红线一亮,魑就想要往外跑,可它一转身,一股红光就把它打了回来,王俊辉也是“噌”的一下忽然站起身,然后一个箭步冲了下去。

  我则被王俊辉吓的够呛,没被那魑吓到,倒是被王俊辉给吓坏了!

  林森怔了一下就跟了上去,我拍拍胸口也是跟了上去。

  同时我这边也是发现,那些红光亮起来,在太极图案里的几只孤魂野鬼就直接被那红光给冲散了。

  王俊辉的这个红线阵法好生霸道。

  等我们冲到红线旁边的时候,那只“魑”就显得更加慌乱了,它不停地左右乱撞,一次次被红光打回来,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可怜。

  当然我不会被这魑的外表所迷惑。

  王俊辉看着那魑说:“终于抓到了。”

  他这句话刚落下,那魑忽然“呼”地一下在太极圈内站直了身体,然后对着我们三个“呜呜”起来,像是在求饶。

  此时我就忍不住道了一句:“这到底是兔子精,还是魑啊?”

  王俊辉道:“是魑,无疑,不过我总感觉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