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44章 苦命的兔子

第044章 苦命的兔子

  哪里不对?

  我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道道来,因为我对魑的了解只有爷爷给我说的那么多,再深层次的我就全然不知了。

  王俊辉虽然听他师父讲了很多,但是他和我一样,今天是第一次见到魑,魑究竟该是什么一个模样,他心里估计也不太有谱。

  至于他说感觉哪里不对,应该只是他心里的一种感觉。

  我们三个人绕着那魑转了几圈,它在太极图案里直着身子冲着我们也是转了几圈,到了后来它不但发出“呜呜”的声音求饶,还用前爪子不停地对着我们作揖。

  乍一看,这小家伙越来越可爱了。

  它这么一动,我心里想要养它的心思就又泛了起来。

  反应老一会儿王俊辉忽然道:“我知道它哪里不对了!”

  我和林森同时问哪里?

  王俊辉看着这魑说:“它比我师父说的那魑要聪明!”

  语毕,王俊辉直接捏起指诀,对着那发光的红线一指,顿时那红线就如同活过来一样,蜿蜒着就向那魑缠绕了过去,那魑见求饶不灵,收起装可怜的求饶动作,对着我们“呼呼”叫了几声。

  与此同时,它转身就想着用它的牙齿去咬那些红线,可它一靠近就被红线上的红光给打了回来。

  它就地打滚飞快爬起来,不敢再抵抗,而是在太极图案里各种逃窜,想要躲开那红线的追击。

  那红线绑在木楔子上的结扣,一个又一个解开,红线也是变的越加的灵活。

  怪不得王俊辉不让去绑红线,如果我打的结不对,或者不小心给它打了死结,那这些红线此时……

  王俊辉此时占了绝对优势,我心里没什么好担心的,所以心思也是开始不停的乱飞,红线圈变的越来越小,那兔子魑就被逼的到了笼子附近。

  它变得更加愤怒了,一边跑,一边对着我们三个这边“呼呼”几声,像是在咒骂我们,又像是在抗议。

  此时林森也是忍不住笑了一句:“好家伙,就这么搞定了,幸亏不是尸变,不然咱们别说笑了,连哭的心情都没了。”

  王俊辉对着红线圈里的兔子魑道了一声:“还不速速伏法,难道要本道把你打进那笼子里吗?”

  兔子魑左闪右避,空间越来越小,本来以为它会来个“兔子急了还咬人”之类的最后一搏,可没想到它真的直接放弃抵抗,然后“嗖”的一声跳进了笼子里。

  它挣扎了半天最后就这么投降了?

  我爷爷说过,凡是会向人类服软的动物,都能够被驯养,那不是代表这兔子魑也可以啊?

  王俊辉也没有料到会如此顺利得手,他愣了一下,然后走到笼子旁边,将笼子用铜钱剑锁好,而后又捏了一个指诀,那些红线全然散了红光,然后飘落到了地上。

  至于笼子里的骨头,由于并不大,就直接从笼子的缝隙里倒了出来。

  接着王俊辉把骨头扔给了林森,林森接过骨头也不废话,就在马凯老爹的坟包边挖一个坑给埋了。

  此时马凯老爹又从墓碑里钻出来,他不停地对着王俊辉作揖答谢,然后说一些我听不懂的鬼话。

  王俊辉则是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说:“放心吧,你的骸骨我会给你找回来,回你阴宅里静养吧,你这鬼魂在外游荡多日,再不静养也就成了野鬼,怕是会失了轮回的机会。”

  马凯老爹也不再废话,整个身子缩回了墓碑里。

  我们把这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封了之前兔子魑打的那个洞,就开始返回马家峪。

  回去给马海军打了一个电话,他也就给了门,他看到林森手里提着一个木笼子,里面还装着一只兔子,就道:“几位上山逮兔子去了啊,个头不小啊,要不扔厨房,明个一早让我老婆给你们炖了?”

  马海军这么一说,那笼子里的兔子魑就打了一个哆嗦。

  林森赶紧摆手说:“不用了,这兔子我们还准备弄回去养几天呢。”

  马海军就笑着说:“你们是不知道,这野兔子一般养不活的。”

  和马海军又废话就几句,我们就回屋睡觉去了,这兔子魑放到了王俊辉的房间,那家伙毕竟是只魑,虽然现在看来只有改命和蛊惑小鬼的本事,可放在我和林森的房间,还是显得有些不妥。

  次日一早我们在马海军家吃了早饭,就离开了马家峪,马海军知道我们事儿都办完了,也没再留我们,我们临走的时候,他还嘱咐我们:“那兔子要吃,就要趁着新鲜,等它死了,肉就不新鲜了。”

  马海军这么一说,我就看到笼子里的兔子魑仰头对着马海军“呲呲”了几声,像是在愤怒,不过更多像是咒骂。

  这么一想我也忽然觉得这只魑好像有些聪明的过头了。

  回市里的时候是林森开车,王俊辉抱着那只笼子,那笼子里的兔子魑也就安生了很多,它好像很怕王俊辉。

  车子开了一段路,王俊辉就问我怎么用这兔子魑救马凯的儿子,我看了一眼笼子的兔子魑说:“取它身上的命气,然后作为引子,把它放在马凯儿子疾厄宫上的命气导出来。”

  王俊辉问我费不费力,我摇头说,不费力。

  我明白,王俊辉是急着救李雅静,害怕在我这里耗费太多的时间。

  听了我的回答王俊辉放心地点点头说:“找马家老爷子的尸骨,也简单,看来回去不用耽搁多长时间,我就能救雅静了。”

  那兔子魑在笼子里抬头看了看王俊辉,歪这脑袋像是考虑我们的话,显然他还不知道王俊辉要怎么救李雅静,否则它肯定一早就暴躁了起来。

  回到市里才到中午,来不及吃饭王俊辉就给马凯打了电话,说是问题都可以解决了,马凯那边自然也是高兴地很,推掉手头所有的事儿,让我们去他家里找他。

  等我们到马凯家里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们了。

  打过招呼之后,马凯也是把目光放到了王俊辉手里提着的笼子上,他皱了皱眉头也是问我们拎着一只兔子做什么。

  王俊辉晃了一下手中的笼子道:“这就是给你儿子治病用的药引子。”

  马凯一脸不可思议说:“难不成治我儿子病,要用兔子肉?”

  顿时笼子里的兔子魑又“呲呲”了起来。

  不等王俊辉说话,我在旁边说了一句:“兔子肉不管用,我是取它身上的一些命气做引子而已,是相卜学里的东西。”

  马凯没听懂,也不再细问就请我们进了他家,然后我们直接奔二楼去了他儿子的房间。

  跟我们上次来的时候一样,马凯的儿子依旧在睡觉。

  进到房间之后,我就先走到王俊辉提着的笼子旁边,然后微微运动体内的那股小鱼苗的气流,等着气流运动到手指的时候,我就指着笼子的兔子魑说:“是我自己取,还是你来给我?”

  那兔子魑点点头,突然鼓了鼓三瓣兔子嘴,对着我手指吹了一口气,顿时我就感觉一股冰凉的气息绕在了我的手指上。

  马凯在旁边看的惊讶道:“这兔子……”

  王俊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马凯这才没继续问下去。

  我控制着那股命气然后将手指点到马凯儿子的疾厄宫上,片刻之后那些与其痴缠不清的改命之气就慢慢地从他各个相门开始溢出。

  大概持续十多分钟,马凯儿子体内的兔子魑的命气才被清理干净,而此时的我也忽然感觉有些昏沉了,我还是第一次用气这么长的时间。

  见我有些昏沉,林森就忙着扶住我,我这才慢慢收了手势。

  马凯赶紧问我怎样了,我深吸一口气说:“等你儿子再醒来的时候就没事儿了,已经不再是个中邪之人了,不过他可能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该怎么给他补不用我说吧。”

  马凯赶紧点头,然后立刻说要给我钱,还问我要多少。

  我当时就差点脱口而出说一千万,话到嘴边我又给咽了回去,王俊辉就在旁边道了一句:“钱的话,马总看着办吧,下面还有些事儿,是关于你家祖坟的,我要给你交代一下。”

  王俊辉接着就把欺尸诈骨的详细情况给马凯讲了一遍,说完他指着笼子里的兔子魑道:“就是这孽畜所为,你父亲的骸骨目前在马家峪西坡的一个废弃的石英矿里,你安排去找找吧,对了,还有你家祖坟的位置,我建议你再迁一下,这次找人看的地方的时候,找一个靠谱点的。”

  我们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再说什么马凯自然都信,也是把王俊辉的话都记在了心里。

  接着我们没有在马家多待,道了告辞就离开了。

  出了马家的别墅,我们就一起往市北的医院去了,因为我入伙的缘故,王俊辉这次并没有再送我走的意思。

  当然我觉得他也是想让我给他和李雅静再卜上一卦。

  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把王俊辉的面相看了一遍,我一直没说,自然是因为他的面相显示的征兆都不太好,我们这次行动到头来可能是空欢喜一场。

  可我们明明抓到了兔子魑,王俊辉的脸上为什么还会有那样的面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