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45章 喜丧之相

第045章 喜丧之相

  我一直盯着王俊辉的脸,他自然也感觉到了什么,在进医院大门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跟我说:“初一,我知道你从我面相上看出一些不是很好的东西,但是我求一件事儿,不管你看出什么,千万别当着雅静的面说!”

  王俊辉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如果雅静要问起来的话,你就捡好听的说。”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林森则是好奇地问:“初一,你在俊辉的面相上看出啥来了?”

  我苦笑了一下,指了指王俊辉说:“等他让我说的时候,我再说吧。”

  这家私人医院是王俊辉组织上开的,所以我一直感觉很神秘,幻想着里面会不会住着几只妖怪,或者有几个美女护士是妖怪之类的。

  直到进了这医院,我才知道,我的幻想终归是幻想,这里的病人都是人,还有很多是普通的市民,护士的话,虽然有几个好看的,可都是人,不是啥妖怪。

  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医院的神秘感全无,特别是在我看到医院的简介里写到男科、妇科是这医院的强项后……

  见我一直左顾右盼,王俊辉就把装兔子魑的笼子递给我说:“别看了,帮我提着,先别告诉雅静这就是魑,我总觉得这东西有点问题,等我再找人看过了再说。”

  我们没走电梯,而是沿着楼梯一层一层地上,李雅静就在这主楼的顶楼住着。

  王俊辉说李雅静住着的是一个单间,也就是俗称的VIP病房,而整个主楼的顶楼,都是这样的病房。

  很快我们就到了李雅静的病房前,门是虚掩着的,从门缝还传出一些音乐声,不过是我听不懂的钢琴独奏,我当时就想,这么单调的声音有啥好听的。

  推门进去的时候李雅静正穿着一身病号服盘腿坐在床上看书,音乐的声音来自她的手机。

  见我们进来,她就开心地合上书和我们打招呼。

  而后她还给我说了一句:“初一,你也来了啊,怎么还给我带来一只兔子?这医院可没有给我现场炖汤的地方。”

  李雅静这么一说,那兔子魑就要“呲呲”,不过王俊辉回头瞪了它一眼,它好像瞬间读懂了王俊辉的意思,一下就安生了下去。

  我心里暗叫惊奇。

  同时我也是笑着道了一句:“等我把它送到你家,炖好了我再给把汤和肉给你送过来。”

  我之所以说这些话自然是为了挑逗一下着笼子里兔子魑,想看看它的反应,可惜王俊辉一直瞪着它,它只能拿哀怨的小眼神看看我,也不敢多做抗议。

  越看,我就越喜欢这小东西了,虽然我明知道它的身上还透着一股邪气,会嫉妒人,讨厌人,甚至有时候还会去害人!

  对了,它还有一个收集人尸骨的癖好……

  想着想着,我心里又开始为兔子魑的可爱减分了。

  说了几句话,我们就在李雅静的病房里坐下闲聊了起来,李雅静也是问起王俊辉这次行动的事儿,王俊辉就笑着说:“本来组织上说是那里诈尸了,很危险,所以就让我去了,结果我们到那里一看,啥诈尸啊,都是假的,收拾了几只孤魂野鬼就回来了。”

  见我们几个都安然无恙,李雅静也就没多问。

  而此时我已经把李雅静的面相看了一个遍,疾厄宫的命气依旧很糟糕,虽然没有恶化的趋势,可也没有减退的迹象,是顽疾之相。

  她的印堂位置黑气也是久绕不散,也是印证了她这一段时间病情无好转的命相。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李雅静就问我是不是给她看相啊,看出什么来了。

  王俊辉看了一眼估计是怕我乱说,我从小跟着爷爷学算命,不但学会了去推算命理,也学会爷爷教我的,怎么把命理中一些不好的话转化为稍微好一些,但又不是骗人的话说出来。

  这也是一个算命先生必备的本事。

  所以我就笑着对李雅静说:“雅静姐,我的确是在给你看相,从面相上来看,你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目前你要做的就是配合治疗。”

  李雅静笑笑说:“其他的呢?”

  我摇头道:“其他的看不太出来,目前你的面相主显病,把相门其他的东西都掩饰住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倒是愿意盯着雅静姐这张漂亮的面容再看上几个小时。”

  我这么一说就把李雅静彻底逗笑了,她“噗”的笑了一声,说我油腔滑调,然后又道:“对了初一,你还没女朋友吧,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是这个医院的护士,跟你岁数差不多的,很漂亮哦。”

  李雅静这么一说我也是真动心了,不过再想想家里的徐若卉,我就摇头说:“暂时不用了,我有目标了,如果我追求失败了,雅静姐再帮我介绍啊。”

  看着话题扯开了,我也就轻松了,随便闲扯了几句,王俊辉说我们还有事儿,要一起出去一下。

  我知道,他是要找人看这只兔子魑。

  出门的时候李雅静把我单独叫住了,说是要单独给我说几句话,王俊辉愣了一下就说:“这样,初一,下面的事儿我和林森一起去就好了,你留在这里照顾雅静,不过记住,别乱说话。”

  我……

  不等我说话,王俊辉拎着兔子魑的笼子和林森就出门了。

  我坐回座位上问李雅静,要跟我说什么,她往门口看了看,在确定王俊辉走远了后说:“我是想问下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我看俊辉的眼神,好像心里有事儿,可能还是麻烦事儿。”

  能从对方的眼神读懂其心思,看来李雅静和王俊辉之间的感情,已经到了一个我难以理解的层次,毕竟我还没尝过什么是真正的恋爱,让我去评论一个人的爱,对我来说谈之尚早。

  李雅静要问的问题,我自然不能回答她,就支吾了几句给应付了过去。

  李雅静有些不高兴道:“是俊辉不让你跟我说的吧。”

  我笑而不语,这个我没有必要骗人,猜到这个太简单了。

  接下来李雅静也不追问我了,而是对我说:“初一啊,你不明白,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俊辉为我以身犯险,我很讨厌那样,有时候我甚至恨自己这个样子,俊辉为我做的太多了,而我做的一切却只是不停地撤他的后腿。”

  王俊辉和李雅静到底都经历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安静地做一个听众,可李雅静却没有继续讲她和王俊辉故事的意思,对我说了一句:“你现在追出去,说不定还能赶上俊辉,我不需要照顾,你的相卜本事却可以帮到他,初一,拜托你了,一定要帮帮他。”

  我点点头也不废话,就从李雅静的病房跑了出去,去追王俊辉了。

  我能帮李雅静的,也就是答应她,去帮王俊辉了。

  我出门就给王俊辉打电话,他们还在楼下没出发,我让他们等我一下,也就飞快地跑下了楼。

  临下楼的时候,我还险些撞翻了一个护士手里的药,我道了一声抱歉就跑掉了,那护士在侯后面就轻声说句“神经病”。

  到了楼下王俊辉也没问李雅静给我说了什么,到是林森一直看着我,像是在等我说楼上的事儿,而我则假装没看到他的表情。

  我们这次去的地方,离着医院不远,是北郊的一个村子,村子有一处年代很久远的老房子,就连门用的都是可以拆卸的门挡板,门口还挂着一块儿很老的牌匾,上面写着“百草堂”三个字。

  再加上扑鼻而来的药香,一看就知道这里是一个老中医药铺。

  进到药店里,就看到一个满头白发,戴着老花镜的老者正座在柜台后面一把椅子上喝茶看书,看起来甚是自在。

  见我们进来,他站起来喊了一声王俊辉和林森的名字,显然他们都是认识的。

  而后他看了看我,估计没从我身上看到啥出奇的地方,就转头去看王俊辉手提着的那笼子里的兔子,不等王俊辉说话,老者“咦”了一声就走过来问:“这魑你从哪里弄来的,还是新鲜的,少见,少见,只可惜……”

  王俊辉问老者可惜啥,老者就道:“可惜它是一只新魑,脑子还没有‘魑元’,养着吧,二三十年后有了,到时候取出吃了,保证延年益寿,清解百毒。”

  老者这么一说,那兔子魑就“呲呲”了老者几声。

  那魑元应该就是王俊辉要找的东西。

  王俊辉的表情一下就沮丧了下来,他找着魑是为来了给李雅静救命,而不是什么以后用来延年益寿的。

  此时我已经把这个老者的面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虽然已经是古稀之年,可面露红光,气色甚好,无疾病缠身,甚至半点的霉运都没有。

  可偏偏在这么好的面相中,我看到这老者保寿官清静命气将要散尽,虽然没有黑污的命气出现,这老者还是寿终之相,而且从面相上,他极有可能活不过今晚。

  我脑子飞快闪过一丝灵光,这难道就是我爷爷曾经说过的,难得一见的寿终正寝之相,是丧中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