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46章 决定谁养兔子魑

第046章 决定谁养兔子魑

  我看那老者一会儿脸上逐渐露出来了狐疑之色,他觉察到后就问王俊辉:“俊辉,你带来这小子做什么,为甚老盯着我看?”

  王俊辉这才想起来还没做介绍,就赶紧把我介绍了一下,同时王俊辉也告诉我,那老者姓范,我们叫他范老就好,是华北一代有名的中医药理高手。

  据说普天之下,只要有记载的,没有他不知道的,没有他认不出来的。

  听完王俊辉的介绍,我也是对老者肃然起敬。

  那老者则是一副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说:“俊辉说你是算命的能手?你师承何处啊?你看了我半天,想必是看我的面相,你又从我这面相上看出些什么来呢?”

  我没说我的本事是跟谁学的,直接说起了这老者的面相,当然他今晚可能会死的事儿,我却是没有告诉他,他是寿终正寝,肯定会走的很安详,我跟他说多了,反而是突兀增加他死前的烦恼。

  我一股脑说了一堆的好话,却唯独没有提及他的寿命的问题,他听完之后连连摇头说:“俊辉说你是相卜的高手,可你刚才说的这些话,都是街边摊上那些算命先生的口吻,甚至还有溜须拍马的嫌疑,你这推论,太让我失望了,我甚至觉得俊辉看走了眼。”

  范老的话让我听着十分不舒服,可我却没有去辩解。

  林森在旁边也是好奇说:“初一啊,你平时不是这个水平啊。”

  王俊辉好像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就帮着我道:“初一今天估计状态不好,改天再给范老您重算。”

  范老笑道:“他这水平不用了。”

  我心里则是笑了一句:“就算你想让我算,以后也是没这个机会了,因为我们很快就要阴阳两隔了。”

  兔子魑的事儿有了定论,我们也没有在范老这里多待。

  离开这村子的时候,王俊辉就问我刚才算命的时候是怎么回事儿,我一看就我们三个人了,便把我从范老脸上看出的喜丧之相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王俊辉不由怔了一下道:“你说范老他活不过今晚?”

  我点头说:“是,不过我们不用担心,他是喜丧之相,是无疾,无痛,无哀,无怨、无恨之死,寻常人难有的寿终之相,我想这肯定是 范老这一辈子济世救人,所遭的福报。”

  听我这么说,林森有些不理解道:“都让人家死了,还福报?”

  我解释说:“人都有寿终的一天,不能因为你是好人,就让你长寿不死吧?”

  林森点点头说:“也是,这么说来好人最后的福报,就是死的没有一点的痛苦了。”

  我和王俊辉同时点点头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说完这些话后,王俊辉看了看手里的兔子魑说:“你说这家伙的肉能不能给范老增加一些寿命?”

  王俊辉这么一说,那兔子魑浑身打哆嗦,接着拼命地在笼子里摇头,显然这家伙把我们的话全听明白了。

  看着笼子里的兔子魑,王俊辉又道:“也是,只听说你身体的魑元是药材,没听说肉也是药材!”

  说着王俊辉就惆怅了起来,因为我们已经确定,这魑现在对救李雅静的病没有半点的用处。

  于是我们三个人上车后就开始讨论这魑的去留问题,林森说的方法最简单,直接宰了算了,说完就招来那兔子魑的一顿“呲呲”。

  王俊辉摇头说:“这魑还没怎么害人,只是偷了一具死人的骸骨而已,罪不至死。”

  林森干脆又说了一句:“那就养着,万一那天排上用场了再宰了,这东西不是极为少见吗,碰到一次不容易,如果二三十年后,雅静还没找到医治的办法,再拿它下药,那会儿它不就长出魑元来了。”

  不用说林森的这些话,还是招致那兔子魑的一阵“呲呲”。

  王俊辉的表情则是一下暗淡了下去,我明白,以李雅静的情况别说二三十年,就是两三年都是问题,所以这兔子魑半点用途都派不上。

  王俊辉问我要怎么处理,我想了一下就说:“养着吧,这东西放出去说不定还会作恶,杀了又可惜,养着最合适。”

  王俊辉说着吧笼子递给我说:“我没什么心思养兔子,要养你养吧,你放心,在这笼子里,它蛊惑不了什么野鬼,你是安全的。”

  我接过笼子心里不由一些小兴奋,我要能驯服这兔子魑极好,就算驯服不了,等养个一二十年,我把它宰了也能卖不少钱吧?

  好吧,我已经惯性的喜欢把所有事儿或者物和钱挂钩了。

  我有些小兴奋的时候,那兔子魑却对我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好像是对我这个主人很不满意似的。

  看着它的小表情,我忍不住在笼子上敲了几下道:“咋不满意我养着你,那还是宰了你算了!”

  我这么一说,这兔子魑立刻萎靡了下去,而后对着我无奈摇摇头,看来聪明的小家伙是表示认命了。

  正在我得意的时候,王俊辉就忽然抬手捏了一个指诀,然后默念了几句咒语点了在那兔子魑的额头上,顿时我就看到一个亮点钻进了它的额头。

  不等我问这是什么,王俊辉就说:“这是一个道印,防止它逃跑,如果有一天它跑了,就算是逃到了天涯海角,我凭借这个道印也能找回来,为了防止它再逃走作恶。”

  说着王俊辉顿了一下强调说:“当然如果它敢逃跑,我抓它回来,定将它开膛破肚。”

  我知道,王俊辉这不是吓唬兔子魑,而是说真的,他把心中所有的郁闷都发到了这兔子魑身上,明明这兔子魑是希望,可这些却又在极短的时间里破灭了。

  不管怎么说,这兔子魑以后就决定由我养了。

  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这兔子魑吃什么嘛,跟普通兔子吃的一样吗?

  我低头问兔子魑:“你吃胡萝卜吗?”

  它摇头。

  我又问:“那你吃白菜吗?”

  它摇头。

  我继续问:“那你吃水果吗?”

  它依旧摇头。

  我被这兔子魑气到了,直接指着笼子说:“它啥也不吃,估计要被饿死,直接宰了吧。”

  我这么一说兔子魑就赶紧摇头,我又问了一遍刚才它摇头不吃的东西,这次它全换成了点头。

  这家伙的智商真是有些高,也是,如果这家伙没点智商,当初也不会跑到人家的坟头前面拿着骨头得瑟,从而丢了一块骨头,惹出这么多的事儿。

  接下来几天没案子,王俊辉就问我是不是要回县城休息几天,我一想自然是点了下头,我家里还有一个徐若卉,让我怦然心动的那个人,我自然是想早点回去了。

  不过今天已经有些晚了,我没让王俊辉送我去车站,而是把我送到了仿古街,我来这里自然是想找宁浩宇玩一天。

  至于这兔子魑,我交给了林森,让他代我养一天。

  我还特地嘱咐了他,记得买点胡萝卜。

  接着林森开车,先把王俊辉送到城北医院,然后又把我送到仿古街,最后他才带着兔子魑回他住的地方,而不是王俊辉的新房。

  到了仿古街,我就沿着街往里走,就发现紫琼阁已经不复存在了,招牌已经换成了万玉楼。

  不用说这肯定是熊九想出来的名字,跟之前的万木楼如出一辙。

  本来我觉得熊九买下这门帘还是要做一些古家具的生意,没想到他也做起了玉器。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喊我,我往门口一看,是之前万木楼的金晓英。

  我高兴地招呼了一声“英姐”,然后问“肥姐”呢,她指着万木楼方向说:“现在我是这里的店长,她是那边的店长,我俩都升职了。”

  我笑着说:“还是你这个升的明显一点,浩宇呢?”

  我正说着话的时候,宁浩宇就从楼上跑下来道:“我在楼上就听到你声音了,来市里玩,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不等我说话,楼上又传来熊九的声音:“初一,你来了,快快,楼上请,正好这里还有两个熟人。”

  熟人!?他说的不会是江师父吧。

  宁浩宇拉着我进门,我往楼梯位置一看,顿时认出了熊九所说的熟人,周睿和周子鱼一对儿。

  周睿也在这里?

  不过很快就明白了,他和熊九的财帛宫都绕着一丝财气,显然他是来和熊九谈生意的,熊九是玉器行业的新手,而周家是这一行的资深,熊九要是能和万玉楼合作,这要立足玉器行,那就简单多了。

  而周家也可以通过和周睿的合作,赚到一些钱,从而化解周家的财务危机。

  等我上楼的时候,熊九和周睿就几乎同时开口:“初一大师,晚上一起吃饭,我做东!”

  说完熊九和周睿就对视了一眼,然后彼此笑了一下。

  而后周睿看了一下宁浩宇道:“初一大师,应该来是找朋友的吧,那今晚你就先和熊老板一起,明天我再做东。”

  我想了一下就说:“何必那么麻烦,熊叔和你不是有生意要谈吗?晚上一起吃饭,正好你们也说下你们生意的事儿。”

  熊九也是点头说:“也好,我们正好都听下初一大师的建议。”

  我被熊九和周睿捧的有些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