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47章 令人作呕的照片

第047章 令人作呕的照片

  我被熊九和周睿捧的有些晕,不过还没有到忘乎所以的地步,他俩一个是久经商场的老手,一个是家族新锐,哪一个不是花花肠子几大车,问我关于生意的上的事儿,多半另有一番用意。

  想到这里我摆摆手说:“我去吃饭就是纯粹的吃饭,先说好了,我可不懂什么生意上的事儿,还有今天我也不行相卜之事儿。”

  听我这么说,熊九和周睿都显得有些失望,我继续道了一句:“如果你们没了兴趣,今晚我和浩宇俩人出去吃烧烤就行了。”

  我这么说熊九和周睿连忙说上了客气话了,并都表示晚上这顿饭是必须要一起吃的。

  显然他们都想拉拢我这个“一卦千金”的神算,当然这也说明我之前给他们的卜算,帮了他们的大忙。

  这楼上的房间不少,上楼之后我就和宁浩宇找了一个房间闲聊,熊九和周睿的事儿,我是没有半点要管的心思。

  他们则是又去另一个屋商讨了一番,结果谈成啥样我就不知道了。

  晚饭是熊九定的地方,在仿古街附近的一个高档的饭店。

  吃饭的时候无论是熊九,还是周睿都试探性地问我一些他们气运上的事儿,我则是一一婉拒,他们气运都不错,我现在告诉了他们,未必就是对他们好,倒不如让他们顺其自然。

  爷爷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运气正旺,且心中无疑,这样的人来算命,切不可算,因为算过之后,不但可能坏了他们的运势,甚至还会给自己遭成一些罪过。

  到了饭局结束的时候,整个饭桌上都没怎么说话的周子鱼就忽然问我:“李大师,我不问财运,我想问问我和周睿的婚期……”

  周子鱼还没说完,周睿就打断她说:“算什么婚期啊,咱们结婚的日子不都定好了,还算什么?”

  看来现在的周睿对周子鱼还是不太喜欢,他和周子鱼结婚,估计只是因为我那一卦所解之事,他看重的更多的还是周子鱼家里对他的帮助。

  这种结合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不幸的,可周睿却满不在乎。

  我看了一下周子鱼,她的男女宫暗红的粉线涌动,印堂光亮,主喜。

  所以我就对周子鱼说:“你刚才不该喝那两杯酒,因为你有喜了。”

  我这么一说,不光周睿,周子鱼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她转惊为喜道:“真的吗?”

  我点头说:“相门推断而已,你还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的好。”

  听我说她有喜了,周子鱼也就不问婚期那些事儿了,而是高兴地挎住了周睿的胳膊,而周睿看周子鱼的目光也是稍微温柔了一些说:“我送你去医院吧,如果你真怀孕了,喝酒不好。”

  周睿和周子鱼没多待就离开了,他俩走的时候,我好奇问周睿喝酒怎么开车,他指着楼下说:“有司机。”

  说完之后周睿就对我说了一句:“初一,谢了,你是我周睿的恩人,如果以后你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一句话。”

  等着周睿离开了,熊九在酒桌上喝了一杯酒就说:“这周大公子,也算是一个奇才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让整个周家齐了心,假以时日,周家紫琼阁定能再现辉煌。”

  周睿的面相的确一路显贵。

  反倒是熊九,虽然财帛宫也有光亮,可财运参差不齐,说明他最近虽然有进账,可都是小钱,最近生意平平,绝对达不到他开这万玉楼的预期效果。

  看到这些我就忍不住说了一句:“熊叔叔,和周睿合作,或许能打开你最近的困局。”

  我这么说自然也不是胡乱说的,在熊九印堂位置,印着一些亮光,相曰有贵人相助,而且他印堂的命气在周睿坐在旁边的时候,显得更胜,这就说明熊九的贵人正是周睿。

  听我这么说,熊九眼睛不由一亮道:“当真?”

  本来准备什么也不说了,可熊九是宁浩宇的舅舅,我又不忍心不帮,所以就又说:“当真!”

  接着我就把他的相门所兆一一讲给了他。

  听我说完,熊九就要给敬酒,我推脱说不喝了,我酒量不行,现在就已经显得有些话多,再喝下去,说不定我会把熊九这一辈子都给他算了稀烂,到时候我就真的闯祸了。

  熊九也可能会因此而受我的连累。

  接着我们也没有在这边多待,熊九当着我的面给周睿打了电话,说是他们之间的合作达成了,所有事宜都按周睿提议来。

  熊九当着我的面打电话,自然是想表示他对我相卜之事信任,同时也是在向我示好,希望我以后还可以帮他解惑生意上的难事。

  我们没有在酒店这边多待,熊九和他老婆先离开,我和宁浩宇则是沿着仿古街又转了一圈。

  他的事儿我没多问,因为从他的面相我已经知道他最近过得不错了,他的运势也是好的很,最主要的是,他面露桃花之相,怕是有不少的女孩在追他。

  以他现在的年纪,有这么一个舅舅照顾着,自然是会讨不少女孩子喜欢,只是难获真心,所以他的面相中桃花虽多,可却无常开之相,短时间内,他还遇不到真爱。

  所以走了一会儿我就提醒他一些这些事儿,宁浩宇拍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好了,兄弟我有分寸。”

  我和宁浩宇没转了一会儿,我手机就响了了,是王俊辉给我打来的电话。

  接了电话,王俊辉就问我在哪里,我好奇问他咋了,是不是出事儿了。

  他就说:“范老死了,在药铺里!”

  果然是被我算到了,可他为什么会死在药铺里呢?

  接着王俊辉继续说:“范老是在药店里睡死过去了,他家人发现他很晚不回家,找到药店才发现范老已经去了,这才打电话通知了一下亲友。”

  我还没说话,王俊辉又说:“范老能够与药长眠,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吧。”

  我不明白王俊辉为什么忽然跟我说这么多范老的事儿,就直接问他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王俊辉沉默了一会儿说:“本来是想让你回县城休息几天的,可新的案子在范老死的时候下来了,不过这次没有什么酬劳,是我和范老的私交,所以整个组织里只有我愿意接这个案子。”

  王俊辉这话就把我说糊涂了,到底是啥案子,怎么还跟范老扯上关系了呢?

  范老是喜丧,绝对不会有错啊?怎么会扯出一个案子呢?

  后来王俊辉说了一会儿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案子跟范老的死并没啥关系,王俊辉之所以先说范老的死,是想从感情上打动我,让我同情范老,再接这案子。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案子没钱赚,王俊辉害怕我这个“贪财”的人不愿意出手。

  想明白了这些我就对王俊辉说:“王道长,你放心,反正欺尸诈骨的案子能赚不少,这次的案子就当是附赠品吧。”

  说完我就问王俊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案子,为什么之前他不知道这个案子,反而是范老死了,他立刻知道了。

  王俊辉说这件事儿说来复杂,让我去他家里细谈,然后问了我地址,说让林森来接我。

  我问医院那边的事儿,王俊辉说,今晚医院那边有李雅静的家人,他可以抽身离开。

  在挂电话的时候,王俊辉就对我说了一句:“这次案子之所以必须有你的参与,也是因为案子一上来就会用到你的相卜本事,你最好做下准备。”

  我反问准备啥,王俊辉说:“可能会有点反胃,总之具体的事儿等你到了我家里,我再给你细说。”

  反胃?那是要看到多难看的脸我才会反胃啊。

  这么一想我就把自己逗笑了。

  挂了电话我就和宁浩宇道别,他好奇问我最近都在做啥,我就把我和王俊辉捉鬼的事儿告诉了他,他一脸崇拜看着我说:“初一,你这下牛掰了,以后你家再闹鬼,自己都能搞定了。”

  我笑骂他一句,不盼我家点好的。

  和宁浩宇道别之后没多久,林森就过来接了我,路上我问起林森是啥案子,他也摇头说:“这案子是俊辉一个人接的,我也不清楚,他只是在电话里,告诉我,让我来这儿接你,说真的,很少见俊辉这么折腾人,这案子多半很棘手。”

  我在车里看了一下,没有发现那只兔子魑,就问林森把它放哪里了,他说:“那玩意儿老‘呲呲’我,我看着心烦,就扔后备箱了。”

  我让林森赶紧停车,我去后面取出来,别给我闷死了,以后说不定我还指着它发财呢。

  把那兔子魑拿到车上,它就不停对着林森“呲呲”,虽然不是冲着我,可那声音也是心烦了很久,就道:“再叫给你扔回去。”

  兔子魑这才不叫了。

  看着我抱着笼子,林森就说:“你以后不会总拎着它出任务吧,带只兔子给人算命,总觉得怪怪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王俊辉家里,进门之后,王俊辉也没废话,就分别给了我和林森一张照片。

  林森看过之后眉毛就皱了起来,而我看过之后,直接跑厕所去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