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2章 最纯净的心灵

第052章 最纯净的心灵

  等我们赶到何家窑的时候杀戮已经结束,在村口我们通过村里人了解到,何二妮已经被送到村委办公室,由几个大汉看管着,何二妮的两个孩子都死了。

  儿子死在家里,脑袋和身子分了家。

  女儿也死了,死在大街上,脑袋差点也被砍下来,只挂了半点皮肉,尸体还在当街扔着。

  听着村里人的讲述,我已经头皮发麻,我是真的没有勇气进村看看里面发生的一切。

  可王俊辉却是二话不说,就往里迈步子,林森也是紧随着,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迈步跟上。

  王俊辉的表情十分凝重,能看得出,他心中充满了懊恼了,何二妮一家三口出事儿,那我们这次的任务就等于是失败了。

  我明明从卦象上看出了何二妮一家的命运,可我却没有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突然,突然到我们根本无力阻止。

  这让我想起了爷爷说过的一些话,有些命能算到,可却逆不了,该来的总是躲不过的。

  所以我就用心中所想去劝王俊辉,他沉声说了一句:“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这次任务算是失败了。”

  我补充一句:“或许我们能够找到那个相鬼,把它打了,避免再有人被害,还能弥补一些。”

  很快我们就到了当街,这里围的人更多,当然都是胆子大的人,胆小不敢过来的都是村口待着呢。

  我们挤过人群就看到一个小女孩儿趴在地上,身子下面全是血,她的头已经离开脖子一段距离,只有一缕皮肉还在挂在那里。

  忍不住看了那小女孩的脸一下,她的眼睛睁着大大的,满脸的惊恐,最主要的是她的眼睛边儿上还挂着很多的泪水,甚至还有一些眼泪正在慢慢地往外留。

  她的头颅好像在哭泣。

  不少何家窑村儿的人,都道这小女孩儿可怜,说自从何家有了小子,这小女孩儿不受待见,动不动就挨打,想到今天还落了这么一个下场,也难怪她死了之后还在流泪。

  看着那流泪的头颅,我不由头皮阵阵发麻,同时也是心里也为其感觉一阵的凄凉。

  看了这小女孩儿几眼,我们就从何二妮家的大门进去,发现这院子里也围着不少人,一个屋子里传来两个老人的哭声,另一个屋子围着一些人在指指点点。

  不用说后者是何二妮儿子死的房间,前者应该是何二妮公婆赶过来,悲痛欲绝哭泣的房间,他们不过来,怕也是被村里人给扯开了,这天降横祸的场面对老两口来说简直是毁天灭地的打击。

  没有去看那两口,我们直接去了何二妮儿子出事儿的房间,满屋子的血,小男孩的上半身躺在屋子中央,他的头颅则是滚在床头的位置。

  只是那小孩的头是面朝床底下的,我看不到他死之前的表情。

  可单单是没有头的尸体,还有那血溅满地的场面,已经让我的胃翻腾不止。

  我往屋子里看了几眼,就在沙发上发现了那张只有“0”和“1”两个数字组成的信件。

  不光是我,王俊辉和林森也是看到了。

  我和王俊辉还好,林森看到那封信后迈步就要进屋去拿,不过却被王俊辉一把给拉了回来:“这是凶案的证物,碰了会有麻烦,你咋这么冲动。”

  林森怔了一下,这才点点头。

  我们这边看了一会儿,我就转身到了院子中央,然后使劲地呼吸,那屋子里的空气好像都是凝固的,在那里待的时间长了,我会窒息。

  到了院子,我听到何二妮公婆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自己也是心里发闷。

  不等我发什么感慨,王俊辉和林森也在转头过来,我问他接下来怎么办,他就说:“这里的村民已经报警了,警察一会儿就来了,尸体和何二妮肯定都会被带走。”

  王俊辉还是没说我们接下来要干啥,我就再一次问他,他继续说:“我们晚上再来,这里一下枉死了两个小孩儿,他们的魂肯定散不去,活着的时候我们没救到他们,现在死了,我们送他们一程,免得沦落为孤魂野鬼,最后失去了轮回转生的机会。”

  我们正准备出村的时候,镇上派出所的车就赶了过来,王俊辉说,他们一般只负责保护一下现场,这样的大案子还是要等县公安局的人来了才能处理。

  我们回镇子的路上王俊辉一言不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这次任务彻底失败了,甚至我们现在连对手的模样都没见过,这种失败我们都不会甘心。

  最重要的是何家的两个小孩儿的人命,我明明算到了要发生的事儿,可却还是让这样的事发生了,我完全没有料到杀掉他们的会是他们的亲生母亲。

  总体来说是我推卦上的失误。

  很早之前我就看出了两个小孩儿有枉死之相,还看出了何二妮有牢狱之灾,可我却没有把两件事儿往一块儿相,我想当然地认为虎毒不食子,可却彻底忽略了她在中邪下会出现意识不清醒或者精神分裂的情况。

  越想我心里就越是充满了自责。

  看到了我的表情,王俊辉就安慰我说:“初一,你不用这么自责,这事儿主要责任在我,是我决策上的失误。”

  我摇头道:“我已经看出了所有的事儿,只要稍微推理一下就可以了,可是我却偏偏这个时候马虎大意了,是我相卜的本事没到家。”

  我和王俊辉又说了几句,林森就说:“现在不是讨论谁的责任的时候,想办法尽快找到那只相鬼才是当务之急。”

  林森这个人总能一语中的,我和王俊辉也是不再说话了。

  回到镇上的旅馆,王俊辉先是给市局的熟人打了电话,然后又把关系拖到县局,几通电话下来王俊辉就对我说:“好了,那信已经被警察当作证物收起来了,不过我们会拿到一个副本,上面的内容我们也会看到,初一,到时候就看你能不能从里面找到一些那相鬼的资料了。”

  我点头说尽力。

  我心中的把握并不大。

  转眼到了晚上,我们三个人又折返回了何家窑村,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因为着街上惨死了人,所以这一天村里的人都睡得特别早,村里已经看不到丝毫的亮光,这个夜异样的安静。

  老天好像也有意配合这样的气氛,今晚是还是阴天,天上别说月亮,一个星星都没有。

  我们车子停到村口,然后徒步进村,也是为了不惊扰道这里的人。

  很快我们就到了白天那小女孩儿死掉的地方,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地上只留下一摊血迹和白线画出的尸体的轮廓线。

  到了这里之后,王俊辉又给我和林森开了眼,只是这里还什么都没有,我们找了街道上一个角落蹲下,王俊辉说如果那两个小孩儿阴魂不散,形成鬼的话,那一般会在死掉当晚的午夜十二点成鬼,因为那时的阴气最强,也是新鬼诞生的最佳时机。

  也就是说,我们今晚有可能会看到新鬼形成的全过程。

  我们三个顿在墙角不敢大声喘气,目光全部都聚集在当街的那个尸体轮廓的白线上,虽然夜很深,看得不太清楚,可我们依旧不舍移开视线,生怕错过了什么。

  时间渐渐接近十二点,原本安静的夜忽然刮来一阵凉风,从我的脖子吹过,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冷不丁地在你脖子上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我就看到两个淡黄色的光点在尸体的轮廓线附近游荡,我小声地问王俊辉,是不是何二妮的儿子和女儿。

  王俊辉摇头说:“不是,只是她的女儿,那是她的‘地、命’两魂,一旦两魂结合,那她就成了鬼。”

  我之前也听爷爷说过,所有的鬼都是由地命两魂结合而生,单魂只是魂,根本称不上鬼。

  不等我再说话,那两个黄色的光点就碰到一起,然后一个淡黄色的光影就出现在那边,是一个淡黄色的小姑娘的模样,看起来很淡薄,好像随时会自己散掉的样子。

  王俊辉轻声喃喃了一句:“只是黄色的吗,她心中竟然没什么怨恨……”

  那影子形成之后,就在原地打转,好像在找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就开始往自己的家门口走去。

  我们三个人也是慢慢跟了上去。

  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小姑娘应该叫苒苒。

  她很快就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她走路晃晃悠悠,好像喝醉酒了似的。

  很快苒苒的影子就穿过了房门,进到了院子里,我们几个人也是赶紧走到围墙边,然后互相帮助翻围墙进了院子。

  苒苒的鬼没有受到我们惊扰,她继续晃晃悠悠地往出事儿屋子的方向走去,一边走我就听她“呜呜”叫了一声。

  虽然听不懂她叫的什么意思,可声音听起来就够让我心酸的了。

  王俊辉叹了口气,我好奇问王俊辉苒苒喊的什么,他捏了一个指诀点在我和林森身上说:“你们自己听吧。”

  接着我们就听到那个小女孩儿一边走一边可怜巴巴地喊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儿,苒苒想你了!”

  我们都愣住了,我们没想到这个孩子的心,竟然是如此的纯净,竟然没有容下半点的恨……

  我们常说父爱如何,母爱如何,却不知道小孩儿对父母的爱和依赖也是单纯而伟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