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3章 追凶定踪

第053章 追凶定踪

  听着苒苒在那里一声声地叫妈妈,我不由眼睛里就开始有眼泪在打转了,我们永远不要用成年人的世界观去衡量一个孩子,因为他们的世界没有我们这么复杂。

  看着苒苒的进屋,然后看着她从屋里出来。她把院子里所有的房间都找遍了。

  我们知道她是什么也找不到的。

  又转了一会儿苒苒就回到出事儿的房间的门口,然后往下一蹲,小脸蛋就埋进了膝盖里。

  她在小声地抽泣:“妈妈,你在哪儿,我想你了,你是不是不要苒苒了,苒苒以后乖,苒苒以后会听话,妈妈回来吧……”

  苒苒哭着抬头往大门口看下,我们也是跟着她的目光看去,黑漆漆的夜,只有黑暗和风,还有我们三个旁观的人。没有她要找的妈妈。

  同时我也是看到苒苒那淡黄色的脸上,只有一脸的哭相,却没有丝毫的泪水,鬼是没有眼泪的。

  我也不由想到白天的时候,在街上看到的苒苒的那颗流泪的头颅。

  我心里不由有这么一种感觉,她哭不是因为被妈妈杀了,而是她觉得妈妈不要她了。

  越想我心里就越是心酸。

  就在这个时候,苒苒忽然把头一转看向了我们三个这边,她的鬼已经渐渐稳定脸上各种鬼相也是趋于正常。她现在已经可以觉察到周围的环境,所以她发现了我们。

  虽然知道苒苒是个心灵十分善良和单纯的孩子,可她现在已经是鬼,被她这么冷不丁地一看,我还是吓了一跳。

  她看着我们,眼睛里写满了陌生。

  接着她张嘴不停地问我们:“妈妈呢,妈妈呢。妈妈呢……”

  我刚准备说话,王俊辉就按着我说:“别搭话,一搭话就糟了。她对她母亲善良,不代表对我们也会善良,小心点。”

  我赶紧对王俊辉点头。

  苒苒对着我们絮叨了一阵,我们这边没有回答她,她就又转过头把头埋在膝盖里,继续“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俊辉此时也是小声说了一句:“看来不用等下去了,何二妮的儿子成不了鬼,只有这一个,我这就去送走她吧,新鬼容易送,再容她在着家里待上几天,怕是就要费一番手脚了。”

  我问王俊辉用不用我帮忙,他摇头说:“不用了。你在旁边看着就好了。”

  说完王俊辉就站了起来,然后对着苒苒走了过去,苒苒的头再次从膝盖里抬起,她一脸好奇王俊辉继续问:“妈妈呢……”

  王俊辉也吭声,直接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对着苒苒的头顶就指了过去,苒苒只是好奇地看着,不闪也不避。

  在王俊辉的手指点到苒苒头顶的一刻就听他念道:“大道无形,无妄随风,今世情念,来生渊源,这一世我了你尘俗,下一生你轮回自在,急急如律令,送魂咒——安!”

  随着王俊辉洪亮的声音结束,苒苒的身体就慢慢散开,那些淡黄色的光点斑驳着落在地上,然后钻进了泥土里,这应该是把她送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门口位置刮起了一阵劲风,然后有两个极为阴戾的黑影就穿过门进来,这两个黑影进来的时候恰好碰上王俊辉把苒苒送走的一幕。

  于是两个黑影对望一眼,也就又窜出了大门。

  等着两个黑影走了,我才敢指着门口说:“王道长,刚才,你看到了么?”

  王俊辉道:“看到了,是阴差,来这里捉苒苒的,他们看到我把她给送走了,所以就离开了。”

  阴差,是牛头马面吗?

  我心里想什么也就问了什么,王俊辉摇头说:“不是,牛头马面是拘活人的魂魄,而非死人鬼魂所化的鬼,这些游荡在人间的鬼,有专门的阴差来抓。”

  接下来我也没细问什么,就问王俊辉这里接下来怎么弄,他四下看看说:“还能怎么弄,回镇上,然后明天白天去这边的县城,我已经通过好几道关系找了人,明天会有人给我们那封信的副本,先解下那封信,看看有没有相鬼的下落再说。”

  我们回镇上的时候,还下起了绵绵的细雨,老天也哭了。

  回到镇上,我们都被苒苒的事儿搞得没心情说话,简单碰(方言,商量的意思)了几句明天的安排也各自睡下了。

  是夜,几人相思,几人眠,几人忧愁,几人怜!

  第二天,一早吃了饭,我们就离开了这个小镇,往这边的县城去了,我们直接去的县公安局,到了门口王俊辉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一个戴眼镜的女警官就拎着一个牛皮袋子出来,在确认了王俊辉的身份后,就把牛皮袋子交给了我们,临走的时候,她还对着王俊辉敬了一个礼。

  离开县公安局回到车上,我们就拿出牛皮袋子里的信件副本开始研究。

  这封信从头到尾除了何二妮和何长安的名字,全部的“0”和“1”的数字串联,满满一大张,乍一看,我的脑袋就大了,如果拿给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肯定想要把这张纸给撕了。

  这封信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烦闷,甚至是烦躁。

  这让我很快联想到了何二妮看到这封信后的表现,烦躁,生气,发火……

  我把开头的那些数字排序也是仔细研究一边,这封信从开头到结尾一共穿插了三个离卦的卦象,而在这些离卦的卦象之间,还有一些复杂的排序“有”和“无”命理排序,我无法解出。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王俊辉见我还是盯着那封信左顾右盼,就问我看出什么来了没。

  我也就把我看出卦象的事儿说了一遍,至于其中二进制命理排序,太过复杂,我一时半机会则是拿捏不准。

  王俊辉问我离卦的意思,我就说:“这信纸上的离卦还是九四变爻 ,卦象上曰,逆子之罪,婚姻不吉,人财两亡,是命之危局。这卦象在给何二妮一种暗示,让她觉得子不孝,夫不忠,再加上那些二进制命理代码植入她的意识里,就让她开始行杀戮之事儿。”

  王俊辉听了一会儿就说:“这些事儿都已经发生了,你再看这些也没啥用,找找那个相鬼的位置。”

  王俊辉的表情显得有些烦躁,显然他对那相鬼通过信件杀人的事儿十分的气愤,也正是因为这个才害他出现了少有的任务失败的情况。

  不过这件事儿并没有多少的酬劳,王俊辉的那个组织是不会追究他什么责任的,只是王俊辉自己可能会觉得良心难安。

  特别是在看了苒苒的鬼之后。

  我继续微微折起信件,然后随手翻开几个角,把所露出的“0”和“1”序列记下,然后再对王俊辉说了一句:“我把那相鬼留下的这些命理代码排一次卦,不过我这一卦叫做运气卦,能不能捕捉到那相鬼的行踪,我也不敢打包票。”

  王俊辉点点头,没啥表情,林森则是直接露出一丝稍显失望的表情。

  而我心里也是十分的不好受,本来我跟着王俊辉一路顺风顺水,所有问题,我随便道几句就能博得他们的称赞,可这一次我却在相卜的事儿栽了大跟头。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相卜的水准,我真的能够单纯地以相卜的知识就去做王俊辉的搭档了吗?

  恐怕不是,这都是王俊辉在提携我。

  如果我的算命本事真的多么了得,我相信,拉拢我的,就不是王俊辉,而是王俊辉背后的组织。

  这么一想我就有些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了。

  见我有些走神儿了,王俊辉就在旁边说:“谁都有失误的,别往心里去,先试着算一下。”

  我点点头开始用取出的几个“0”和“1”的代码排卦。

  经过复杂的推演和契机感悟,我就排出了一个巽卦,六爻中的上九之爻。

  此乃二风随行之卦,说明所卜之人居无定所,甚是漂泊,不过这巽卦中的“巽”字,古同“逊”字,此时以字解之,就可以寓意为一个姓孙的人在行走的人,也可以理解为他走到了一个跟孙子沾边的地方。

  另外如果这巽卦用来确定人的身份,巽一般是指家中长女,往方位上推算,巽卦亦可以指木,木向春,春向东南。

  也是我们所找之人,在我们的东南方,而我们三个人正是从那个方向而来,难不成之前我们离那个相鬼不远吗?

  另外在上九变爻中,是贞凶之变爻,代表我们所找之人,也就是现在被相鬼所缠着的人可能已经遇到大麻烦,甚至已经殒命了。

  至此我也就只能推算出这么多了。

  我深吸一口气,把我所卜算出来的说了一遍,然后有些抱歉地对着王俊辉说:“抱歉了,王道长,以我现在的本事去解这相鬼的东西,太过勉强了,我已经费尽了所有的办法,我只能解出这么多了,我最多能确定,我们要找的人和相鬼,现在在我们东南方向一个跟‘孙’字沾边的地方,而且我们要的是个女性,可能也姓孙。”

  我提供的这些线索太过笼统,要让王俊辉在茫茫的华北大地上找这个一个一个人,那就真是大海捞针了。

  不过很快我的脑子又闪过一丝的灵光,我们三个人好像忽略了一个最简单,也最重要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很可能会成为我们找到的目标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