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4章 层层解析

第054章 层层解析

  想到了关键点,我就忽然就拍了一下双手!

  “啪!”

  我这一拍就把正在想事情的王俊辉和林森吓了一跳,林森更是直接没好气说了句:“初一,你有毛病吧。”

  我不好意思道:“没,我没毛病。我只是想到了一个关键点,你们想想看,自从我们得到那张照片后,我们一直想着用我相卜的知识去查照片的来源,可却没有去想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那张照片为什么会掉在范老的门前的?”

  我这么一说王俊辉就接过我话说:“你的意思说,拍这张的照片的人肯定从范老的门前走过,范老的那药铺不是大路边,外地人从他们村路过的话不可能走那么偏僻的路,所以拍照片的人很可能就是范老村子里的人,要不就是在那一块儿租房子的。”

  我点头,王俊辉继续说:“初一,你提醒我了。范老的村子叫范庄,隔壁叫孙营村,去孙营村的人经常从范老的门前的过,所以我们要找的人会不会是孙营村一个姓孙的女人?”

  我奋力点头,表示一定是这样。

  林森也是摩拳擦掌道:“没跑儿了,肯定是这样。”

  有了方向,我们三个人瞬间感觉豁然开朗,也不再废话,立刻启程赶回我们市里去。

  一路上耗费时间不少。等我们赶回市里已经是晚上了,到了这边后,我们三个也是直接孙营村去打听,有没有一个姓孙的女人,从事摄影工作或者爱好摄影。

  我们这么一问,孙营村的人就问我们找那人做啥,我正想着要编一个什么理由的时候。王俊辉随后就说了一句:“我是范庄的,要结婚了,需要一个跟拍的摄影师。我听说你们村儿有这么一个人,所以过来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走个便宜价。”

  王俊辉这么一说,那些村民也就不怀疑我们了,没一会儿我们还真问出了一个这样的人。

  这个女人叫孙苗苗的,二十六七岁,还没结婚,是家里的长女,学过两年摄影,在市里一家影楼上过班,后来回村里自己干,开了一家小婚纱摄影店,自己做起了老板。

  一听她还有店。那就更好找了,没一会儿我们就根据村民指的路找到了这家婚纱摄影的小店,因为这会儿已经八点多钟,没什么活儿的小店已经要打烊了。

  幸亏我们早来了一步,正好看到一个女人在拉小店的门闸,上前一问我们就知道,原来她就是孙苗苗。

  孙苗苗问我们干嘛,王俊辉还是刚才的那一套话,孙苗苗一听有生意,就把门闸推上去,开了店里的灯,那我们请了进去,还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水。

  开灯之后我们就发现这个小店并不是大,装饰什么的只能用简陋两个字来形容。

  一进来之后孙苗苗就开始和王俊辉攀谈,而我则是趁机把孙苗苗的面相看了一遍。

  印堂位置发黑,显然最近正在倒霉,印堂位置命气呈现阴邪的态势,也就是说,她的霉运很可能是因鬼而起。

  看到这里我差不多就可以确定,我们这次应该是真的找对人了,那相鬼应该就在孙苗苗生活圈附近,如果不在这店里,那就是在孙苗苗的家了。

  孙苗苗的五官比较清秀,加上她留的又是短发,看起来一副很精明干练的样子,可在她的相门总势下,她双眼明亮,但是无神,这是遭受灭顶之灾的先兆。

  我想如果我们三个不找上门,这孙苗苗怕是不久后,也会留下几封信,然后和何长安一样莫名其妙地死掉了,再接着她的家人也会蒙难。

  因为她的田宅宫已经出现散气之相,主丧父、丧母之孤相。

  王俊辉的确是一个快要结婚的人,所以孙苗苗问的所有问题,王俊辉也能应答自如,很快俩人就要谈到定日期和价格的事儿上了,此时我就问了孙苗苗一句:“你这小店最近生意可以说是惨淡得很,特别是你上次外出回来,你这小店的生意就更糟了吧?”

  我这么一说孙苗苗就愣了一下,然后扭头半笑着问我:“你还会算命?”

  我点头说略懂,然后把她最艰难的财运给她详解一遍,她的财帛宫命气杂乱,多为出相,稍有进相,主散财。

  也就是说她最近非但没有生意,还因为某些事儿花掉了一大笔的钱。

  我这么一说,孙苗苗就立刻点头一脸沮丧说道:“真神了,我最近几天一单生意还没有,前几天还坏了一块镜头,好几万没了。”

  说到了孙苗苗的心里,我就开始慢慢把事情引向我们想知道的事儿上,我告诉孙苗苗,她之所以财运不顺,是因为她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脏东西,冲了她的财运。

  我这里说的脏东西,指的自然是何长安的尸体,我在引导孙苗苗主动说出那件事儿。

  听了我的话,孙苗苗的表情不由愣了一下,脸上也是露出一些难以形容的惊诧,好像是被自己的一些回忆给吓到了。

  孙苗苗半天不说话,看我就催问了她一句:“有遇到这样的什么脏东西吗,比如死人、棺材之类的。”

  我就差说出那尸体的样子来引导孙苗苗了。

  孙苗苗还是不想说,显然她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我还准备细问,孙苗苗就转头问王俊辉刚才说的价钱怎样,如果可以,他们的事儿就定下来了。

  孙苗苗故意岔开话题,显然是在逃避问题。

  我们已经错失了一次救何二妮两个孩子的机会,这次绝对不能再让那相鬼继续害人,所以不等王俊辉说话,我就直接挑明了说:“孙小姐,你最近是不是给尸体拍过照,而且还是一具很恶心的尸体……”

  我这么一说,孙苗苗就愣了一下,然后还要想否定,我就打断她继续说:“我劝你还是最好不要再隐瞒了,你印堂已黑,运势正在下降,这两天你只是财运受挫而已,如果你不说实话,接下来你的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

  孙苗苗“啊”了一声说:“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照片里那尸体的鬼缠上我了?”

  她终于变相承认了给尸体拍照片的事儿。

  我摇头说:“比那个鬼还要麻烦的一个家伙,那个尸体就是被另一个家伙害死的。”

  接着,我也不管孙苗苗能不能听懂,就把何二妮,何长安的事儿一股脑给她讲了一遍,我越讲,她的脸色越难看,后来嘴角都开始忍不住抽搐,她的身体也是渐渐开始间歇性地发抖。

  等我讲到何二妮收到信,因为中邪杀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后,孙苗苗就忍不住打断我说,你们等一下。

  说着她跑到一个桌子的附近,打开抽屉,然后翻出了一张照片跑过来给我们看,接着说了一句:“是不是这样的内容,无数的‘0’和‘1’排列,这是在我发现尸体的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拍的。”

  我们一看,就发现是在山上的一块岩石上,上面用粉笔写满了0和1两个数字,这排序所表示的内容,我也是很快就辨识了出来,很简单的三个字——“我”、“该”、“死”!

  当我把这二进制代码,翻译成命令卦象,再解释成文字的时候,屋子里的没人再接我的话了。

  王俊辉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起来,林森依旧好奇地研究那张照片,想要找出破解的关键,只可惜没有相门知识的他,是无法看懂的。

  而孙苗苗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已经知道我们那这些人绝对不是什么来找人拍照片的。

  我趁热打铁继续说:“你现在可能和何长安,也就是你拍的那照片里人一样,被相鬼盯上了,所以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孙苗苗已经快要被吓傻了,就问我们怎么配合,王俊辉站起来说:“首先,带我们去那尸体所在的地方,找到那具尸体再说。”

  孙苗苗害怕说:“现在?”

  王俊辉说:“自然不是现在,是明天,对了,你说说,你发现了那具尸体,为什么拍了照片,却没有报警?”

  孙苗苗道:“那张照片是我上个星期一个人出去散心的时候拍的,上周我和男朋友分手,我心情不好,就去市西面的山里玩,那附近有几个旅游区,不过也有一些荒山没有开发,我就随便找了一座没什么人爬的山爬了一下。”

  “当时我男朋友一直给我打电话,说一些我花他钱的事儿,还说什么,让我花钱之类的话,我当时很生气,心想,他白白睡了老娘三年,现在……”

  孙苗苗一时气愤有些失言了,就控制了一下脾气对我们说了一声“对不起”继续道:“所以我当时一生气就把手机给摔了。”

  “再后来我先碰到那块石头,我拍了照后,又发现那具尸体,我当时一个人心里自然是害怕得很,起初我扭头就跑了,可我觉得我这么跑了,现场留下我的脚印什么的,万一之后赖上我咋办,我就拿照相机拍了照,想着回来报案。”

  “只可惜我下山的时候,因为还是想着那尸体的事儿,就把镜头给摔坏了,我想着报案,先把照片打印出来才说,就先打出了照片,可当我拿着照片去报案的时候,我总感觉背后发凉,有什么东西跟着,一害怕,我就把照片扔了,然后一个人跑了回去!”

  再后来的事情就清楚了,范老捡到了照片,然后事情辗转到了我们手里。

  那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那个相鬼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害孙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