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5章 拦路鬼影

第055章 拦路鬼影

  当然在找到相鬼之前,我们需要先保护一下孙苗苗的安全。

  所以在商量了一会儿后,我们这些人就准备先到孙苗苗的家里住上一晚,保护她的同时顺便找一下那相鬼的行踪。

  孙苗苗现在害怕得厉害,在分别问明白了我们的身份后也没有反对。

  孙苗苗虽然姓孙。可却不是孙营村的人,她是在这边租房子住,她老家和我一个县城,说起来,我和她可是真正的老乡。

  我在说了在县城的住处后,孙苗苗对我就更加信任了,还说,她听家里人提过我那个一卦千金的相卜小店。

  孙苗苗住的是孙营村一个小区里的楼房,而且还是一个三室的,她说这是她之前和男朋友一起租的地方,分手后男朋友就搬出去跟其他女人住了,这里就剩下她一个了。

  她自己住这房租也觉得点负担重,正往外招合租呢。

  到了孙苗苗的住处。我就问王俊辉这里有没有那相鬼的踪迹,王俊辉点头说:“有,不过它现在好像不在附近,至于藏在什么地方,暂时也确定不了,要等他现一次身,才有机会捉到他。”

  听到自己屋里有鬼的踪迹,孙苗苗吓得不轻,就问我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办法可以防鬼。王俊辉也不吝啬就给她一张符箓。

  我们又说了一会儿话,孙苗苗才去睡下。

  我们三个在客厅里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就小声闲聊了起来,而我总感觉我身边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可猛一下却又想不起来了。

  说了一会儿林森就说有些饿了,要不要下楼去弄点吃的。

  他一说吃的,我就想到了我的那只兔子魑。我一拍大腿问林森:“老林哥,我的那只蠢兔子呢?”

  林森“啊”了一声说:“后备箱扔着呢……”

  我拉起林森的手就说:“走走,跟我下去拿它上来。我记得车里还有红萝卜,去喂喂它,别给它饿死了。”

  我这忘性,好像真不适合养宠物。

  林森说正好去买点吃的,然后就跟着我下楼了,王俊辉留在楼上负责保护孙苗苗的事儿。

  下楼的时候为了防止突然遭了鬼的袭击,就取出朱砂在我和林森的印堂上画了一竖道。

  现在的天还不是很晚,只有晚上十点多钟,这个小区进出的人已经很少了,多半也是因为着这边太过偏僻的缘故。

  我和林森下楼,就先去后备箱取出了兔子魑。

  我把笼子一提出来,它就对着我又蹦又跳,还对着我不停地作揖。看它的激动样儿,就差热泪盈眶了。

  我问它是不是饿了,它点头,而后我从后备箱拿一根儿红萝卜扔给它,它这次也不嫌弃了,捧住就啃,那叫一个香,看来真是把它给饿坏了。

  看到这兔子魑,我之前心中的阴霾也是被扫去了不少,我好像体会到了一点养宠物的乐趣了。

  接着我们就拎着兔子,到小区外面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一些泡面和面包。

  回来的时候,我们和林森就发现这小区比我们出去的时候更黑了,走了一段我俩才发现,原来是小区里面的路灯都关了。

  路太黑,我就拿出手机照明,可我刚拿出手机一晃,就发现我们前面十来米的位置蹲着一个黑影,那黑影的头发很长,看来像是一个女人,她蹲在那里,头发就耷拉在了地上。

  同时她的后背上也是散满了长发,如果她站起来,那些长发应该能到她的臀部位置吧?

  正当我好奇为什么会有一个黑影蹲在那里的时候,她忽然慢慢地把头转了过来,她一转头我们就发现,是一张闪着青色淡光的脸,她张嘴在笑,可是却看不到她的牙齿,只能看到她的嘴里是一个黑乎乎的洞。

  她的眼睛睁得很大,一对眼珠子好像随时会爆裂似的。

  这蹲着的那里是人,根本就是一个鬼!

  而且这鬼直接现身让我们看到,也就说明一个问题,她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吓了一跳,赶紧运气,准备施展相门打鬼的法子,林森也是掏出匕首,准备随时割破自己的手指用指尖血去攻击那鬼。

  与此同时我手中笼子里的兔子魑也是对着那鬼“呲呲”起来,本来我觉得那来势汹汹的鬼会扑过来,可没想到在我笼子里的兔子魑“呲呲”了几声后,那鬼竟然扭头就蹿到了黑暗中。

  而我的眼睛根本跟不上她的速度,只见她消失在了这漆黑的夜里。

  林森这才咽了一下口水说:“刚才那玩意儿会不会就是相鬼?”

  我点头道:“差不离,应该就是它了,我刚才大致看了一下她的鬼相,鬼气不顺,田宅宫都是债气,一脸的讨债相,好像全世界都欠她的,这种相一般也只有相鬼才会有。”

  我俩没敢在楼下多待,确定那相鬼不在了,我们就一路小跑,“噔噔噔”地上楼去了。

  见我们回来得匆忙,王俊辉就问俩:“怎么,撞鬼了?”

  我俩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我指着笼子里的兔子魑说:“我总觉得这次是我和老林哥运气好,是兔子魑把那个相鬼给说跑,如果我俩没拎着兔子魑,估计要与相鬼恶战一番,你没看到她那架势,恨不得把我和老林哥给吃了。”

  一边说,我就一边看向了那兔子魑,兔子魑一把啃着半根红萝卜,一边得意地往我这边看,好像是听懂我在夸它了。

  王俊辉没说兔子魑的事儿,而是直接把问题说回到相鬼上:“那相鬼直接显身想要对你们不利,看来对我们保护孙苗苗的事儿生气了,这也说明我们的行动起作用了,只要我们待在孙苗苗的身边,她就没办法再害孙苗苗。”

  林森在旁边补充了一句:“只不过我们时间不多,离组织上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五天了,五天后,你就要接新的案子了,这相鬼……”

  不等林森说完,王俊辉坚定对说了一句:“放心,五天之内,不,三天之内,我定灭了这孽畜!”

  王俊辉好像已经有自己的办法了。

  这一夜我们三个都在客厅沙发睡的觉,一觉就睡到天亮,出门吃了早饭,王俊辉就让孙苗苗领着我们去她发现尸体的地方,孙苗苗虽然心里很抵触,可她害怕被鬼缠身出事儿,也就选择了和我们合作。

  因为昨晚的事儿,我对兔子魑渐渐有多出了一些好感,这家伙好像在对付鬼方面,还是挺能干的,所以我早起喂它吃饭的时候,就多给了它一根红萝卜。

  不过从它的小眼神我能看出,它好像在埋怨我太抠。

  而孙苗苗好像不太喜欢兔子,也就没有对我的兔子魑发表啥言论,只是怪异地看了我几眼。

  在去市西山区的路上,我们在电台里听新闻的时候,就听到了有关大同何家窑村“母杀子”的新闻,我们知道这说的是何二妮那一档子事儿。

  新闻里说何二妮在知道杀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后,几度哭晕,现在整个人已经有些呆滞,精神专家称,何二妮可能有精神类疾病……

  这何二妮就算以前没有没有精神病,在中邪杀了两个孩子苏醒后,也会被自己的举动悔恨出神经病来,孩子是母亲心头肉,平时打骂也会有分寸,若是出点好歹,多数的妈妈都会心疼不已,更别说亲手将自己的孩子给杀了……

  这种打击寻常人根本承受不来,何二妮疯掉,怕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听了这段新闻呢,车上就没人再说话了。

  等着新闻播完了,孙苗苗就在旁边问了一句:“这里面的妈妈,就是你们给我说的那个何二妮吧?”

  王俊辉点点头没有给孙苗苗细说。

  没多久我们就到了西山,车只能停到风景区的门口,然后我们再徒步绕道后山,往那没有开发出来的山上走。

  由孙苗苗带路,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一道荆棘密布的岭子上,在这岭子上,我们也是看到孙苗苗说的那块石头,同时我们在石头这边已经可以闻到一股尸臭味儿了,寻着臭味我们也是很快找到了何长安的尸体。

  此时的他腐烂得更厉害了,脸颊上不少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特别是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全部都不见了,只看到两个灰白色的骨框。

  当然他的尸体很多苍蝇和蛆,看着苍蝇和蛆在尸体上爬来爬去,再加上这恶心的尸臭,我顿时把头扭到一边狂吐了起来。

  其他人,包括孙苗苗都还好,他们只是捂着鼻子,并没有像我这样狂吐不止,难不成是我太娇气了。

  我想要控制一下,可胃里有一股恶心反上来,我把早起吃的那点东西就吐了一个精光。

  王俊辉在那边看了一会儿,捏了几个手诀,好像在收什么东西,我一想,可能是何长安的鬼魂。

  等他捏好了手诀,他就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接着他又给他在市局的朋友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们就先离开了。

  至于这里剩下的事情,王俊辉说就交给警方处理了,我们现在需要赶紧回去布置捉了相鬼,彻底平息了这事儿。

  我问王俊辉是不是有了什么计划,他就点了下头说了一个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