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6章 背回来了正主儿

第056章 背回来了正主儿

  具体计划王俊辉没有和我们多说,我们返回孙苗苗的住处后,他就把孙苗苗客厅的茶几布置成了一个法坛的供桌。

  同时还让林森出去买了一些水果、馒头、干果之类的东西回来做贡品。

  布置好这些,王俊辉就对一旁还在发呆的孙苗苗说:“我今晚会在你家做一场法事,然后引一只鬼出来。到时候你可能会被短暂地鬼上身,不过你放心,我护你周全。”

  “同时我在驱了那相鬼后,会帮你把身上的那只鬼处理掉,还会祛除你身上的阴邪寒气,不会让你落下病根儿,到时候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孙苗苗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下头。

  让孙苗苗被鬼上身?王俊辉倒地用的啥法子啊,我怎么忽然觉得这法子好像有些邪性啊?

  我忍不住看了看孙苗苗的疾厄宫,没有要遭病难之兆,于是心里对王俊辉说的话也就放心了,显然他的法子不会害孙苗苗。

  我怕孙苗苗担心,从相学的角度上也是安慰了一下她。听了我的话,孙苗苗就更坚定地点了下头说,会全力配合我们。

  一白天的等待显得枯燥无味,我们四个人总共也没说几句话。

  转眼到了晚饭后,孙苗苗在收拾着餐厅的碗筷,脸上挂满了担心和害怕,被鬼上身,这种害怕和恐惧,应该不亚于第一次玩蹦极的人站到悬崖边儿上吧。

  玩蹦极的人会担心绳子会不会断。而孙苗苗的心里则是担心王俊辉能不能保护她的安全。

  带着这种忐忑,孙苗苗在收拾碗筷的时候,就“咣当”一声脱手摔了一个碗。

  我们四个之间沉默的气氛也是被打开了,王俊辉看了看孙苗苗那边就道:“你不用太担心,我说护你周全,就保证你没事儿,只要你听话。”

  孙苗苗一边着急忙慌地收拾碗的碎片。一边就应了一句一定听王俊辉的安排。

  夜越来越深,这个小区也是越来越静了,到了十点多钟的时候。王俊辉就回屋换上了道袍,然后取出一个瓷瓶放到了供桌上。

  而后王俊辉才开始说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这瓶子里面封的是何长安的鬼,我需要他上你的身,暂时活过来。”

  让何长安暂时活过来?难道王俊辉是想让相鬼认为她没有杀掉何长安,然后引她出来继续作案?

  听到这里孙苗苗就“啊”了一声问:“什么意思,不是暂时地鬼上身吗?怎么还让一个人活过来,难道要把我的身体给他用了?”

  王俊辉摇头说:“不是,何长安的鬼只是暂时在你体内主导一段时间,最多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他就要从你的身体里出来,否则他就会被你体内的阳气给冲散了,他已经是快要散去的鬼,不具备鬼上身的资质。”

  孙苗苗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的安全。

  见孙苗苗不说话,王俊辉就继续说:“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这里,何家的事儿你也都知道了,如果你不怕自己和家人落得像何家人一样的结局,你可以选择不配合我,我也不会强求你,你想想吧。”

  王俊辉这话的意思像是要撒手不管了,孙苗苗就怕了,这就好像蹦极的时候后面有人拿了一把枪顶着,你跳了有安全保证,活下去的几率大,不跳的话一枪就给毙了,毫无生机。

  所以孙苗苗只能选择“跳”,所以她就立刻对王俊辉说:“王大师,我听你的安排,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只要能保证我的安全。”

  王俊辉点头,也不废话,先是让林森点了供桌上的香烛,然后就在共桌前开始念念有词,他的铜钱剑已经被我用来锁兔子魑了,所以此时他手里拿的是一把桃木剑,这桃木剑只比铜钱剑长了一点,也算是匕首的行列。

  我问王俊辉要不要换成铜钱剑,他摇头说:“不用了,铜钱剑就送给你了。”

  一番念念有词过后,王俊辉对着法坛一指,那两个蜡烛的烛火猛然窜高一大截,而且没有丝毫的减弱的趋势,蜡烛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燃烧。

  接着王俊辉把孙苗苗叫到法坛前,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点道:“你听好了,我现在施法封好你的魂魄,让你和一会儿进入你体内的何长安的魂魄不相冲突,不过这个封敷(专有名词:和封印差不多,但没封印霸道)只有十五分钟时间,时间一到我就会把何长安的魂魄从你体内驱出,到时你就可以回复正常了,只是你的身子会暂时有些发虚。”

  “但你不用紧张,到时候你只要坐下稍事休息就可以恢复。”

  孙苗苗点头,王俊辉取出瓷瓶,对着瓶子念道了几句,然后把瓶口的瓶塞拽开,再把瓶口猛一下盖到孙苗苗的印堂上,接着就听他大声呵斥了一句:“以道之名,赐你灵身,一刻为限,烛尽功散,急急如律令——去!”

  语毕。

  一道黄光就从瓷瓶里蹿出,然后钻进了孙苗苗的印堂里。

  孙苗苗顿时眼睛一闭就要瘫倒下去,王俊辉赶紧伸出一只手去扶,同时捏了一个指诀打在孙苗苗的人中位置道:“你这衰鬼,本道赐你灵身,路都给你铺好了,还不能自己驾驭。”

  王俊辉在孙苗苗人中上点了一下,孙苗苗就猛一下睁开眼,然后“噌”的一下把身体也站直了,就好像诈尸了一般。

  我在旁边看着都吓了一跳,王俊辉好像早有准备,反而是继续捏了一个指诀对孙苗苗一指说:“何长安,你现在有十五分钟时间,如果按照本道所说去做,可以捉到害你和你儿女的元凶,但凡是你出了丁点儿的差错,那凶手就会逍遥法外。”

  我此时也是明白了,那个人已经不是孙苗苗,而变成了何长安。

  “孙苗苗”点点头,然后用一个男人的声音道了一句:“我一定听道长安排。”

  王俊辉点头,然后转身看向我和林森,再捏指诀给我俩开了明眼,说让我们这样也可以有所防备。

  接着他飞快又取出一道黄符,然后“啪”一下贴在“孙苗苗”的额头上道:“这是聚灵符,可暂时为这身体聚集灵气,维持你自由活动,你听好,你现在就下楼,沿着这栋楼转一圈,然后再回到楼上来,你放心,本道会跟在你身后护你周全。”

  说着王俊辉又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符箓,他说,他那张是只对鬼魂等邪物起作用的隐身符,贴上那符箓,鬼魂就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也就看不到他了。

  我问王俊辉,我和林森用不用跟着,他摇头道:“不用,你们留在房间里替我看好法坛,我离开这法坛远了,烛火可能会有异样,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不能让它们给熄灭了。”

  我和林森同时点头。

  王俊辉说完对“孙苗苗”道:“好了,下楼去吧,时间不多,我们必须赶在蜡烛熄灭前回来。”

  “孙苗苗”点头就在前面开门下楼,王俊辉捏着一个指诀跟在后面,临出去的时候,王俊辉嘱咐我们一定不要关门,不然法坛的气就他就感觉不到,会有大麻烦,甚至会害了孙苗苗本人。

  我和林森再次点头,然后然后找了一双鞋把门卡住。

  这门一开,就会有风吹进来,顿时法坛上那两股燃的很大的烛火就左摇右晃起来,林森赶紧自己的身体去挡那风,然后用手护在烛火旁边,防止起熄灭。

  我这把门卡住后,也是赶紧过去,我俩正好一人护住一根蜡烛。

  还好所有的窗户都是封着的,所以即便是开着门,客厅里的风也不会多大,我和林森也就感觉不到什么压力了。

  只是这烛火火苗极大,燃烧得飞快不一会儿多半根蜡烛就燃了下去,而我们还是没有听到楼道里有人回来的声音,如果蜡烛燃尽之前,王俊辉回不来咋办?

  我这么一走神,就被左右晃动的烛火烧到了手,不由“啊”地叫一声把手移开,那烛火瞬间被一股从门口吹进来的冷风吹得斜倒在一边,而且烛火苗越来越小,眼看就要熄灭了。

  我顿时被惊出一身冷汗,赶紧用手去给那蜡烛挡风,已经变成蚕豆大小的火苗终于又恢复如初,继续旺盛地燃烧了起来。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森在旁边就提醒我说:“别走神,人命关天啊。”

  我也不敢去擦额头上的汗,就在那里点头。

  蜡烛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我和林森都是心急如焚。

  就在这个时候,楼道里就传来一阵脚步声,是两个人。

  我心里一激动,王俊辉和孙苗苗终于回来了。

  “哒哒哒哒!”

  楼道里错落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和林森也是同时往门口看去,“孙苗苗”第一个进来,她的步子很慢,而她的后背上还背着一个长发都能能垂倒她大腿位置的女人。

  她那张青色的脸上,咧着那没有牙齿的嘴趴在“孙苗苗”的肩头上对我们笑,她这一笑,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

  “孙苗苗”进了屋子,然后就往法坛这边走,王俊辉也是跟着进来,他依旧保持出门时候的姿势,一手持剑,一手捏着一个指诀。

  王俊辉一进门,就把卡在门口的鞋子踢开,“嘭”的一声关住门,然后随后掏出一张符箓贴在门后面,同时大呵一声:“孽畜,今晚就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