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7章 道香之火

第057章 道香之火

  本来我和“孙苗苗”背上那玩意儿还在深情对望,虽然被她看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好在没被吓到。

  王俊辉那边冷不丁地碰上门,然后又“嗷”了一嗓子反而是吓了我一个机灵。

  我这边一哆嗦的功夫,那爬在孙苗苗背上的相鬼就好像觉察到了不对。扭头掠过王俊辉身边,就往门上撞。

  “嘭!”

  一声闷响,王俊辉贴在门后面的那道符箓就闪了一道黄光把这相鬼弹了回来。

  那相鬼除了通过相门的法子蛊惑人外,其他的本事并不大,所以遇到道门的人,她就只能逃命,更别说王俊辉这么厉害的道门中人了。

  相鬼四下窜逃,想要从窗户,天花板,地板等地方遁走,可每撞一个地方,她都会被一道黄光弹回来,这些地方早就被王俊辉施过法了。现在要逮她,那基本上就等于瓮中捉鳖。

  在相鬼四散乱撞的时候,王俊辉没有着急去捉她,而是拿起桌子上的瓷瓶,撕下“孙苗苗”额头上的符箓,再把瓷瓶往她的额头上一扣,捏了一个指诀道:“众魂归位,借还灵身,急急如律令——收!”

  瞬间孙苗苗的额头上就凝聚了一道黄光。然后钻进了那瓷瓶里,王俊辉飞快用瓶塞把瓷瓶盖住,然后把从孙苗苗额头上撕下来的符箓,贴在了瓷瓶上。

  我和林森则是赶紧扶住就要摔倒的孙苗苗,把她扶到了沙发上。

  孙苗苗脸色有些苍白,她恢复意识后第一句话是:“都处理好了吗?”

  我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取出朱砂。在她的印堂抹了一道,主要是怕那相鬼上了她的身。

  看到我的举动,王俊辉也是对我点点头。我和他渐渐出现了配合上的默契,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不过我相信,随着我和他的合作次数增多,我俩之间的配合会越来越好。

  那相鬼转了一会儿,就倒挂在了靠近阳台的一个房顶墙角处,她的头发因为只是虚影,所以那么长的头发并未出现半点的下垂,而是全部紧紧地贴在她身上。

  她脑袋转了一个寻常人根本做不到的圈,然后又成了正脸面对我们。

  她那青色的脸上依旧挂着诡异地笑。

  那相鬼不乱窜了,王俊辉才挥了一下手中的桃木剑道:“孽畜,你已身负重罪,造下大孽。还不速来本道面前伏法。”

  那相鬼脑袋左晃右晃,好像根本听不到王俊辉在说什么,脸上那诡异的笑也是一下收住,然后对着王俊辉“呜呜”厉声叫了几句。

  王俊辉皱皱眉头道:“好你个孽畜,本道给你机会,你竟然敢恶语相加,那你受死吧。”

  说着王俊辉脚下七星罡步踏起,手中的指诀和木剑起飞,大概六七秒之后,他就把剑横在胸前,然后从香炉里抓了一把香灰撒在桃木剑上,再微微一抖手中的木剑。

  顿时那些香灰就飞入了空中,我、林森和孙苗苗同时眯住眼睛,捂住鼻子,害怕那些飞扬的香灰进了眼睛或者鼻子。

  再看王俊辉此时已经闭着眼睛,屏住呼吸。

  他手中木剑,往桌子上的一根快要燃尽的蜡烛底部一挑,那蜡烛就被他挑到了剑上。

  此时的王俊辉右手持剑挑灯,左手就捏了一个兰花指,他闭着眼慢慢把剑挑着的蜡烛对准墙角的相鬼,接着他左手兰花指微微一弹,几缕香灰就对着烛火的火苗飞去。

  当香灰碰到火苗的时候,一条火蛇猛然就从烛火的火苗里蹿出,然后“嗖”的一声对着相鬼扑去,那速度极快,相鬼吓了一个机灵想要躲避,可无奈那火蛇太快,相鬼一条腿的虚影就被那火蛇给烧没了。

  顿时相鬼就从房顶上掉了下来,摔倒了客厅阳台的地砖上。

  王俊辉依旧没有睁眼,手中的木剑凭着感觉再一次指向阳台,阳台上的相鬼就拼命开始摇头,同时发出悲惨的“呜呜”声向王俊辉求饶。

  王俊辉冷“哼”一声,继续闭着眼睛道:“本道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现在求饶,晚了,在我道香之火下,从不留完魂,所以……”

  王俊辉说着左手又是微微一弹,一道火蛇对着相鬼直扑而去,那相鬼好像被一道火蛇打的有些懵,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被撞了一个满怀。

  接着相鬼“呜呜”惨叫一声,整个身子化为星点散落在地板上,她的魂魄就这么被王俊辉给打散了。

  打散了那相鬼之后,王俊辉捏了两道指诀收了术法,然后把木剑上的烛火熄灭,开始不停的用手在鼻子前面扫来扫去,显然他也不想吸入那些香灰。

  同时王俊辉也是睁开了眼,然后去把另一只蜡烛也熄灭了。

  我这才问他:“结束了?”

  王俊辉点头说:“是,已经彻底被我打散了,再送走瓶子里的何长安,这件案子就彻底结束了,唯一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救下苒苒和她的弟弟!”

  那不光是王俊辉的遗憾,也是我和林森的遗憾,我们每个人心中都不好受,特别是想到苒苒变成鬼后喊“妈妈”的画面。

  如此一想,我总觉得那相鬼有些死不足惜了。

  我走到靠近阳台的角落那边看了一下,地上全是散落的香灰,显然这些应该是被王俊辉施法弹过来的,再想起王俊辉刚才那术法的威力,我心里还不由有些澎湃。

  这道法打鬼的法子可真是层出不穷啊,王俊辉在我面前打鬼好像没用过重样的。

  我在角落这边检查,孙苗苗那边就问王俊辉:“道长,真的没事儿了吗,再过几天就是七月十五的中元鬼节了,它不会再活过来吧?”

  王俊辉摇头说:“放心吧,那相鬼已经魂飞魄散,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

  听王俊辉这么说,孙苗苗就赶紧向王俊辉道谢,同时问王俊辉这收鬼需要多少钱,王俊辉摇头道:“这次你运气好,不需要你出钱,好了,事情解决了,我们也不在这里多待了,你简单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孙苗苗一个人那里敢留在这里,就说,天这么晚了,让我们别走了,先在这里住一晚。

  王俊辉看出了她的心思就把我和林森留下来,然后拿着装何长安的此瓶子离开了。

  我和林森都知道,他是先去送走何长安,然后自己开车去医院那边陪李雅静了。

  王俊辉虽然没有给孙苗苗开明眼,她看不到那相鬼,可王俊辉施法的过程,她是亲眼看到的。

  之前她忽然晕眩,也都是她亲身经历的,所以对今天的事儿,孙苗苗早就深信不疑了。

  王俊辉走后孙苗苗不敢回屋睡觉,就在客厅里陪我和林森说话,林森话不多,跟我们两个年纪差了一大截的人就更没啥话说了,随便聊了几句,他就往沙发上一躺倒头睡下了。

  剩下和孙苗苗,她就不停地找话题给我说,怕我也睡下,我也就有一句无一句给她聊到了后半夜,等着她实在熬不住了,孙苗苗也不回屋,干脆也在沙发上半坐着睡下了。

  天一亮我们就和孙苗苗道别,她好像也没有在那里住下的意思,直接奔房屋中介重新找房子去了。

  现在离王俊辉接下一个案子还有三四天的时间,从孙苗苗那里出来,我就提着笼子打车去了车站准备回县城住几天,到这里,因为我提了一只兔子的原因,车站的工作人员不让我上车。

  我说我的兔子不咬人,那工作人员就指着我的兔子说:“要是平常兔子就算了,你这兔子牙这么长,说不咬人,谁信啊,还有,你这个笼子太简易了。”

  听了那工作人员的话,我就恨不得把那兔子魑的一双大牙给它打折了。

  做不了长途汽车,我只能忍痛破费打了一个车回县城去了。

  到了县城已经是中午了,家里没人,徐若卉应该是上班去了,院子很干净,看来徐若卉把家里照顾的很好啊,院子里多了几盆花,肯定也是徐若卉添置的。

  到了家里,就把我兔子魑扔到院子里,出去买了几棵大白菜回来,然后折了几个菜叶扔给它说:“吃吧,今天给你换换食!”

  好吧,其实我喂她白菜的原因是,这玩意儿比红萝卜便宜多了。

  这兔子魑也是聪明,抱着白菜叶看了我半天,确定我不喂它更好的了,才开始慢慢吃起来。

  在过几天就是中元节了,我也要准备一些纸钱和香火,当然不是烧给我爷爷,而是我的父母。

  喂完了兔子,我就出去找了几个卖烧纸的地儿,买一些纸钱和几个纸糊的房子,等着中元节的时候,我一并再烧给他们。

  徐若卉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发现门是开着的,就在外面喊:“李初一,是你回来了吗?”

  我应了一声她才敢进门,然后对着我睡的房间道了一句:“我以为招贼了呢。”

  说着话徐若卉就看到了那装着兔子魑的笼子,她“啊”地兴奋叫了一声然后冲过去说:“兔子,你买的?”

  我点头答应,刚准备炫耀一下,就看到徐若卉伸手把锁笼子的铜钱剑给拽了出来,我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