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8章 爷爷说我有情劫

第058章 爷爷说我有情劫

  我从屋子里出去还没说话,铜钱剑已经被徐若卉扔到一边,而且她还在伸手去打开笼子的盖……

  “别动!”

  我猛喊了一嗓子,笼子里关着的是一只兔子魑,如果放出来。它给我再往家里蛊惑几个孤魂野鬼回来,那我这儿又热闹了。

  就算那些鬼不出来故意害我,或者吓唬我们,那常年生活在有鬼邪之气的环境下,也是要折寿的。

  我喊了一嗓子就把徐若卉给吓到了,她一回头,手一哆嗦,就把笼子给掀翻了,完犊子了,那兔子魑这下彻底野了。

  徐若卉被我吓到了,回头就道了一句:“李初一,你也太小气了,不就是只兔子吗?”

  徐若卉正说话的时候。那兔子已经从笼子里蹿了出来,然后“噌噌”几下就沿着楼梯上了二楼,不过它并没有跑远的意思,而是蹲在楼梯口看我。

  我明白了,它不敢跑远,因为它身上有王俊辉给它留下的印记,它害怕王俊辉找到它,然后把它给炖了。

  想明白了这些我没有立刻追上去,暂时也没理徐若卉。而是站到院子中央指着那兔子魑道了一句:“你自己回来,还是我让王道长来抓你回去?”

  它摇摇头然后直起身子,看看那笼子又接着摇头,显然它是在笼子里待烦了。

  徐若卉本来要发火,可看到我和那兔子魑在对话后,一下就愣住了,她捂着嘴说:“那兔子能听懂你说的话?好可爱?”

  我心里不由苦笑。她要是知道这兔子魑的兴趣,不知道还会不会认为这兔子可爱呢?

  徐若卉走到我身边,抬头看着那兔子魑说:“小兔兔。别害怕,有我在,他不敢打你,你下来,我保证他不会把你关到笼子里。”

  完了,这徐若卉要给兔子魑撑腰,我要不要如实告诉她呢,如果说了会不会吓到她。

  另外这兔子魑好像是增加我和她关系的一个契机,她这么喜欢兔子魑,而着兔子魑又是我带回来的,说不定我们会……

  这么一想我就不由“呵呵”傻笑了一声。

  我这么一笑徐若卉就白了一眼道:“李初一,你别吓我,出去几天变神经病回来了?”

  我赶紧收住自己那傻笑的表情。对兔子魑道:“你下来,我给你约法三章,如果你同意,我以后不会把你关笼子里,也不会让王道长来抓你,如若不然,你就等着倒霉吧。”

  我这么一说,那兔子魑就连连点头,徐若卉则是兴奋地拉住我的胳膊晃了起来:“它听懂了啊,你刚才说什么道长抓它,它是一只兔子精吗?”

  徐若卉拉着我的胳膊一直晃,我忽然感觉心里暖暖的。

  不过很快徐若卉就发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甩开我的胳膊道:“笑什么笑,欺负一只兔子算什么!”

  我没有去和徐若卉搭话,而是对着那兔子魑道:“听好了,这第一个约定,没我的允许不准你再蛊惑那些不干净东西,如果被我发现,我就找王道长过来收拾你,或者干脆把你炖了。”

  我这么说完,那兔子魑就勉强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我继续说:“第二个约定,你不准往家里收集你喜欢的那玩儿意,如果被我发现,我也会炖了你。”

  兔子魑这次更艰难的点点头。

  我继续说:“最后一个约定,你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离开我十步远,不然,你的下场同我上面两条说的一样。”

  那兔子魑有些犹豫,我就说:“怎么不愿意,那要么你回笼子里,要么被我炖了。”

  兔子魑这次无奈点头,同意了我的所有的三条的规定。

  我看那兔子魑可怜巴巴地,心一软就说:“今天第一天,我允许你在我家里自由活动,可你不能出任何一道门,不然下场你知道吧?”

  那兔子魑忙向我点头作揖,显然它是在感激我给了它比笼子里更大的自由。

  徐若卉那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兔子魑,想要跟我说什么,却没好意思说出口。

  我就问她:“要不要跟它玩?”

  徐如何摇头说:“不想,它在笼子里肯定憋坏了,让它自己跑一会儿吧。”

  徐若卉这么一说,我心里对她的好感就更深了,也是更加坚定要追她做我女朋友了,我心里甚至想说:“你做我女朋友,我就把这兔子送你。”

  当然如果我说了这种话,肯定会被徐若卉鄙视的。

  又折腾了一会儿兔子魑的事儿,我和徐若卉就各自回房间了,不过我看到徐若卉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门口,她好像一直盯着在二楼和一楼到处乱窜的兔子魑。

  特别是看到那兔子魑做出啥滑稽动作的时候,她就会捂着嘴轻笑,样子甚是迷人。

  所以我们院子就出现了这一幕,徐若卉看着兔子魑在笑,而我看着她在笑……

  我笑了一会儿就引起了徐若卉的注意,她白了我一眼说:“傻子一样,吃饭了没,我请你这个房东吃顿饭,你把这兔子魑借给我养两天。”

  我赶紧点头答应了下来。

  徐若卉说请我吃饭,我本来觉得我俩会到一个环境优雅的地方,然后慢慢享用属于我俩的晚饭时光……

  可现实是残酷的,徐若卉请我吃的是安徽料理,而且因为吃饭的时候人多,我们还跟别人挤在一个桌儿上,这简直是大煞风景。

  所以这顿饭我吃的很快,也没吃好。

  吃过了饭,徐若卉也没有心思陪我散步,急忙拉着我回家,回到家里后,那兔子魑就蹲在门口里面等我们,我刚一开门正好看到它直着身子在那里耍宝。

  这就把徐若卉一下吸引住了,于是徐若卉一把就把那兔子魑给抱了起来,我怕那兔子魑伤害徐若卉,就对它道了一句:“你要是伤了她半分,我就把你炖汤吃!”

  那兔子魑有些恐惧地点点头。

  这兔子魑虽小,可也是魑,在骨子里还是有着魑害人的本性,我不能因为它耍耍宝就掉以轻心了。

  徐若卉看了看兔子魑说:“它的牙齿和爪子的确是锋利了一些,不过还是挺可爱。”

  徐若卉一直陪着那兔子玩到很晚,我也是一直守在附近,我心里还是极其不放心的。

  等着徐若卉玩累了,她才把兔子魑放出来,我又把它重新装回了笼子,当然它肯进去,是因为我向它承诺,第二天还会放它出来。

  又是两天过去,我和徐若卉的确因为这兔子魑的缘故,关系又近了很多,至少现在我们每天晚上的饭可以在一起吃了,她下班回来甚至会直接给我打电话,让我到外面一起吃饭。

  这一天是中元节,晚饭后徐若卉没有和兔子魑玩太久,就早早休息了,她说害怕睡的迟了见鬼,我也是早早地把兔子魑装进了笼子里,而后准备今晚给父母烧的东西。

  其实我一早就看过徐若卉的面相,她的运势很好,今晚她绝对不会撞鬼的。

  到了深夜,街上没什么人的时候,我就走到路上开始给我父母烧一些纸钱,我没啥要说的,烧完就回去睡觉了。

  可我刚躺下爷爷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一看是他,就没好气问他在哪,他自然不会告诉我,而是反问我有没有给父母烧纸,我说烧过了,他那边就“嗯”了一声:“烧过就好,烧过就好。”

  不等我问他更多问题,他忽然就说了一句:“初一,最近你可能会有一个大麻烦,切记家中不能有女房客,如果有,就找个借口轰走,如果哄不走,那你就出去避一避,要过了八月十五才能回去。”

  我问我爷爷为什么,他就凶道:“问那么多干嘛,我什么时候说的不准过了?我算到这一段时间,你会在情字上遭一劫,躲不过去,那就是血光之灾。”

  什么意思,我会因为徐若卉而惹祸上身?

  不等我细问爷爷又说:“记住我说的话,别给当耳旁风了!”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我打过去,还是跟以往一样,他已经关机了。

  接了我爷爷这个电话,我就有些忐忑难安了,因为他算过的事儿,百分之百的都会应验,准确率高的可怕。

  可我和徐若卉好不容易有点进展了,让我就这么离开,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舍。

  不过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明天离开一段时间,毕竟我只要出去一个月就好了,如果贪图这一个月的快活把命赔上,那就不值了。

  这一晚我没怎么睡,心里一直在想和徐若卉分别的事儿。

  天一亮,我早早起来,出去买了早餐回来,徐若卉才起来,我把她的那份儿递给她说,我又要出门了,她就不由皱下眉头说:“兔子也带着吗?”

  我点头说:“是的,这兔子可不是一般的兔子,你这么聪明,应该也能感觉到吧,留它在你身边,我不放心。”

  我这么一说,徐若卉就笑了笑没吭声,然后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就说过了八月十五吧。

  徐若卉也没有送我的意思,我这次出门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那就是去市里,要么去找宁浩宇,要么去找王俊辉,反正按时间推算,他也该接下一个任务了。

  而在离家的时候,我心里总有这么一种感觉,那就是爷爷说的这次血光之灾,我可能会避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