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59章 可以看清的情义

第059章 可以看清的情义

  心中怀着忐忑不舍,我还是离开了家。

  因为兔子魑的缘故,我还是坐不了长途车,只能再次破费打车去了市里,在去之前我先给王俊辉打了一个电话。把我要过去的事儿给他说了一下,当然爷爷说的那些话,我并没有告诉他。

  听了我的情况,他就说,让我直接去他家,组织上今天会给他派任务,正好和我商量一下。

  王俊辉这边有任务了,我也就没有给宁浩宇打电话。

  我不想去宁浩宇那里,主要是怕熊九再从我嘴里往外套什么消息出来,祸从口出,我是真怕自己惹上什么大祸。

  到了王俊辉的家这边,林森已经在这里了,我也不用在楼道里等。进门之后和林森闲聊了几句,林森就看起了无聊的电视节目,几天不见他和我的话又少了许多。

  所幸这种闷局没持续多久,在午饭之前王俊辉给林森打了电话,让他带上我去小区门口的饭店碰面。

  我们过去的时候酒菜都已经上好了,坐下后王俊辉看看我道:“初一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是不是算到今天组织上会派任务?”

  这个我还真没算到,我这次可是“避难”过来。

  我笑了笑没说话,王俊辉继续道:“上次的任务没收入。这次案子是一户家境殷实的事主所托的事儿,所以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们都可以小赚一笔。”

  王俊辉顿了一下,忽然脸上又挂着一丝歉意跟我说:“初一啊,其实你要是和别的道者做搭档,分到的钱肯定比我这边要多很多,我这边的情况你也了解。为了救雅静,我向组织签了卖身契,每次的酬劳我只能拿到十分之一不到。我一分钱不要,你和老林把钱分了,也拿不到多少钱。”

  王俊辉这么说,难不成是怕我“跳槽”吗?

  我刚要开口,林森就在旁边说:“俊辉,你说这些做啥,要说挣钱的话,我跟着你师父的时候就挣够了,我现在跟着你,算是报答他老人家的恩情,别说那点钱,就算是一分钱不要,我也愿意。”

  要说一分钱不要的情怀。我心里也有,可让我说出来的时候,我却有些支吾了,虽然我还没有娶妻,可那一千万的存款若是现在不开始存,那我挣够那些钱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林森看着我支吾不语就有些失望,大概是觉得我不顾念朋友之间的友谊吧。

  眼看林森就要生气了,王俊辉就拍拍林森的肩膀道:“老林啊,你不要怪初一,这都是人之常情,老林,你也要记住,一个人在帮另一个人的时候,尽到情谊就好了,不是所有人都值得把自己的人生也搭进去的。”

  我想着解释什么,王俊辉就看向我继续说:“初一,你也不用解释,你能这么帮我,我已经知足了,像老林说的那样,你一分不图,我反而会觉得你另有阴谋了,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你没必要为了我,搭进去了自己的人生,我说的对吧。”

  王俊辉的这句话说的很残酷,把我和他之间的情义,用一种能感觉的到方式表达出来,尽管我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

  我依旧没说话,王俊辉就继续说:“初一,你这是什么表情,咱们之间的情义,与常人的情义相比,已经算是较为深厚的了,我这么问你吧,如果现在有一个人,给你十倍我这里的价钱,让你从我这里离开,去帮他,你会去吗?”

  我摇头,我虽然很想攒钱,可也不会为了钱去放弃我和王俊辉之间的情义。

  见我摇头林森的表情好转了一些,王俊辉继续说:“这就对了,这说明在你眼里,咱们之间的情义还是比钱更重要的,所以初一,我很感激你。”

  “这世间又有几人肯放弃殷厚的回报,去打寒酸的工呢?”

  王俊辉这么一说我心里就舒服了很多,同时我也是十分佩服王俊辉,人之间那些根本说不清楚的感情,他却能三言两语地给划出一个标准来。

  还说的无懈可击,至少在我看来是无懈可击的。

  王俊辉也是在人情世故上结结实实地给我上了一课,都说修道者心境高,我原本不信,可现在,我信了。

  原本简单的而迷茫的道理,在王俊辉口中却可以一语道破。

  我心里舒坦了一些后就问王俊辉今天为什么说这么多,王俊辉摇头说:“没什么,就是事儿说到这份儿上了,偶尔抒发一下心中所想而已。”

  林森听了王俊辉的话,对我的态度也是恢复如初,没有再对我阴着脸。

  吃饭的时候我和王俊辉喝了几杯酒,林森一会儿开车,就没喝。

  几杯酒下肚后,我就问起王俊辉这次接到案子的事儿,王俊辉将酒杯里的一底儿白酒一饮而尽说:“这次我们又要出个远门,去安徽北部的一个镇子上,那里在中元节的时候出了一场怪事儿,有一个大户人家的老、中、幼三代一下出了六个中邪的人。”

  六个,这应该算是集体中邪啊?

  我听爷爷说过,一般人中邪都是特例,一般碰到一个都很稀奇了,若是扎堆出现,说明那个地方可能就要出大事儿了。

  不等我细问王俊辉已经开始讲:“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在砀山县,是一座历史很悠久的古城,那里的有很多的武术名家,还有不少的长寿老者,还有那里有些人的‘唢呐’吹奏也是中国的一绝。”

  我好奇问王俊辉介绍砀山县的这些东西干嘛,难道和案子有关,王俊辉笑着说:“多了解一些当地的人文总是没错的,另外这些东西的确跟我们要办的案子沾点关系,这次的事主家里就是当地的武术名门,家里还有一位百岁老人,另外还有一个吹唢呐的后生,他们都算是当地的名人。”

  这么说来这一家人在当地还算得上是名门望族了。

  不等我说话,王俊辉继续说:“这次中邪的人中,有三个是那一家里的名人,第一个是家里的长子,也是镇上有名的种梨大户,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这砀山的梨也很出名,被誉为世界梨都。”

  我点点头,王俊辉继续说:“第二个名人就是家里的老寿星,那个百岁老人,今年已经一百零四岁了。”

  “第三个名人就是那个吹唢呐的后生,他吹唢呐的本事还上过省台的电视节目,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他。”

  “另外三个中邪人中,有一个小孩,才六岁,两个女人,一个是孩子的姑姑,一个是孩子是大姨。”

  说到这里王俊辉愣了一下补充说:“这中邪扎堆出现,不是一个好兆头,你爷爷应该和你说过吧,初一?”

  我点头是,是说过。

  王俊辉继续说:“这鬼单个的好抓,可一旦抱成团,那就麻烦了,这次中邪的人有六个,而且按照组织上临时的调查来看,那六个人都是被鬼物上身所致,我们这次过去,至少要同时面对六只鬼,当然可能还有其他的没有上他们家里人身的鬼。”

  一群鬼?

  这么一想,我就不由心里发怵。

  王俊辉说完拿着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嘴里嚼了几下后道:“初一啊,这次鬼很多,我没有什么帮手,所以这次可能要用到你相门驱邪的法子,你要提前做好准备。”

  我“啊”了一声问王俊辉什么时候出发,他说下午,我无奈笑着抱怨说:“这给我的准备时间也太长了。”

  说着我看了一下我身边的兔子魑说:“说不定这次它能帮上忙!”

  王俊辉看了看那兔子魑,也是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吃了饭,王俊辉回去收拾了一些东西,我和林森在外面等的时候,林森就跟我说:“俊辉平时不喝酒的,今天忽然想起喝酒,多半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不是这案子有麻烦,就是组织上又拿雅静的事儿威胁它做什么他不愿意的事儿了。”

  我问林森是什么事儿,他摇头说:“我哪儿知道?”

  等着王俊辉收拾东西过来,我有心问他几句,可又怕那里问不对了,到嘴边的话转了几个圈又咽回去了。

  我注意观察了一下王俊辉的面相,结果什么也没看出来,他故意用道法遮掩住了相门的命气运转,这让我有些断无可断,他好像是故意要对我隐藏什么。

  而我的算命本事有限,暂时破不了他脸上的道气,也就无法参透他的相门。

  不过从他相门的表象上,我也稍微看出了一些端倪,他的奴仆宫两端又凹陷,说明他可能会和下属出现矛盾,甚至会被下属所害,而受重创……

  王俊辉的下属,那不就是我和林森吗?

  我和林森害他?不可能!

  可他面相上的表象就是如此显示的啊,我想要往更深地去看,可命气却被他的道气遮掩,再多的我根本看不出来。

  我绝对不会去害王俊辉,林森也不太可能吧。

  我心里怀着忐忑,看了看王俊辉,他已经斜着脑袋在副驾驶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