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61章 中元节鬼事

第061章 中元节鬼事

  七月十五,中元节?

  听张远恒说了一下时间,我和林森同时“啊”了一声,王俊辉那边只是再次皱眉,没有我俩反应这么大。

  我问张远恒。中元节那天他们一家人都干啥去了,咋一下这么多人惹上了脏东西。

  张远恒苦笑说:“啥也没干啊,跟往年一样,摆酒席迎逝去的亲人回门一起吃个饭,可谁知道酒席一开始,就出了这事儿。”

  迎逝去的亲人回来吃饭!?

  我好奇问:“这是你们这里的习俗吗?”

  张远恒说:“是啊,难不成几位那里没有这样的习俗吗?”

  我们三个同时摇头。

  张远恒就把这习俗简单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就是在七月十五这一天的晚上,这里的人都会准备好几桌酒席,男人和女人分开坐。

  然后每桌上都会留下空位给家里已经逝去的宗亲坐,这些座位依据死者的辈分而排,在开席之前,家里的大门必须是关着的。说是防止有流浪的小鬼进来蹭饭。

  等着开席的时候,就要家里长子的女眷去开门迎先人,同时嘴里说声一句恭迎各位长辈回家。

  另外这人鬼通吃的酒席,还有许多禁忌,比如开吃之前,谁也不能碰菜,也不能去坐给“先人”们准备的椅子或者凳子,否则会视为对先人的不敬,要赶紧道歉。不然会引先人生气,而霉运产生。

  还有吃饭的时候,除了给先人敬酒,谁也不能多说过于想念“先人”的话,不然可能招致先人对其的眷恋,而在吃了这顿人鬼宴后舍不得离开,同样也会惹上大麻烦。

  再有就是。如果在酒席开始前、中、后看到了“先人”的现身,绝对不能与其搭话,否则的话。其的魂魄可能跟着“先人”一并离开,从而死掉。

  当然,如果这顿饭吃的平安,那接下来这一家人就会受到先人的护佑,各方面都会是十分顺利。

  另外张恒远还说,虽然这个习俗一直流传着,可其中的禁忌人们却越来越不那么在乎了,除了家里的一些老人。

  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相信所谓的鬼神,所以其中很多禁忌都是一副满不在乎。

  说到这儿张远恒就说:“如果不是我们家里出了这档子事儿,我心里对那些禁忌,也不会太在乎。”

  听张远恒说完,王俊辉点头说:“咱们去院子里。你能把你家人出事儿那天的详细情况给我讲一下吗?”

  张远恒点头。

  到了院子里,他的亲戚们,就给我们仨人腾出地方,让我去坐,每个人对我们都很客气。

  王俊辉带头坐下也没客气,我和林森也是依次而坐。

  我们坐下后张远恒和那些张家的人就围着我们仨人把那天发生的事儿,给我们说了一遍。

  事情大概是这样。

  张家因为有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寿星,说起来也是五世同堂了,不过这老寿星的两个儿子却没他那么好命,目前,只有一个还健在,也就是张远恒的叔叔,他父亲已经在前些年病逝了。

  也是因为老寿星还在缘故,所以每年的的重大节日,张远恒和他叔叔带着两大家子人都要聚集到一起,七月十五中元节也是如此。

  同时也是因为老寿星还在缘故,这一家子要迎回来的先人也就比较多,每个桌席上都要留下空位才能够那些回来的“先人”去坐。

  如此一来,张家最大的院子,也就是第一进的院子就摆满了酒席桌椅。

  在入席前张远恒家里二叔的小孙子,也就是现在屋子里躺着的中邪的小孩,不小心打翻了一杯水,浇湿了一张留给“先人”的凳子,招来了老祖宗的一阵训斥。

  为此那小子还哭了半天。

  我随口问了句那小子叫什么,张远恒就告诉我说,张君瑞。

  说完之后张远恒就问我是不是能从名字里看出什么来,我就摇头让他继续说下去,我只是怕他说着无聊随便发问了一下。

  为此正在听故事的王俊辉和林森就一起瞪了我一眼。

  故事继续。

  后来临近开席的时候,张远恒的大嫂就去开门迎“先人”,可不等她开门,却忽然起了一阵风,在起风的同时,之前被老祖宗训哭的那小子,也就是张君瑞,忽然伸出小手指着门口说了一句:“我们家来了好多人?”

  张君瑞说完,另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儿也是跟着说:“是啊,好多人啊!”

  两个小孩儿同时说话,就让在场的人不由一愣,不过多数人都没有看见,大家也没有表现的多么害怕。

  就在那个时候张远军,就是屋子里中邪的那个张家吹唢呐的后生,就指着张恒远大哥屋子里一张桌子上的照片问张君瑞:“君瑞,告诉叔叔,你们看的那些人有没有这个人?”

  张远军指的照片,是张远恒已经过世的父亲的照片。

  张君瑞看了看照片,又看了门口说:“有!”

  说完旁边那个小女孩儿也是道了一句:“还有她!”

  小女孩儿指的张远恒父亲照片旁边的一张,他母亲的照片,他母亲比他父亲去的更早。

  这两个小孩儿的话,就让整个张家一下就哗然了。

  老寿星赶紧拍拍桌子让大家安静,然后有序地请先人入席。

  可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忽然平地生风,就听张君瑞和另一个小女孩儿同时说:“院子里又来了好多人,他们穿着唱戏的衣服。”

  再接着张君瑞跑到院子里开始唱戏,张远军直接愣在了原地,张恒远的大哥和老寿星同时喊了一声“冷”晕倒了在桌子上。

  张君瑞的大姨和姑姑离他最近,就想着过去把这孩子拽回来,可他们一跑过去,也就站在院子当中唱起了黄梅戏,这下整个张家就全乱了。

  再后来张家的人才发现有六个张家的人中邪了。

  故事讲到这里差不多出事儿的经过,张远恒就给我们讲完了。

  王俊辉听完之后想了一下就问他:“那个跟小男孩一起,能看到那些脏东西的小女孩儿呢,还在镇子上吗?”

  张远恒顿了一会儿就说:“在的,其实那个小女孩儿,就是我家闺女,叫张艳。”

  王俊辉点头说:“你刚才说,你家闺女还在院子里看到过那个拿着布娃娃的小女孩儿,对吧。”

  张远恒点头,然后有些担心地问王俊辉:“王大师,我闺女不会有事儿吧?”

  王俊辉摇头道:“她看到这么多脏东西,都没有东西去缠着她,的确是有些奇怪,不过既然她能看到那些东西,那就说明她体质偏阴,还是比较容易招惹脏东西的,这样,你把这张符箓拿回去给她戴着,以防万一。”

  说着王俊辉取出一张黄符递给张远恒。

  张远恒赶紧接符道谢。

  此时院子其他人也想着问王俊辉要符箓,王俊辉就说:“你们的身体都健壮的很,只要不大晚上乱跑,那些脏东西就冲撞不了你们,所以你们不需要啥符箓。”

  又和那些人聊了一会儿,在确定得不到更多消息的时候,王俊辉就对张远恒说:“这样吧,这里的人不易留太多,你留下,让其他人先离开吧。”

  张远恒听到自己要留下,就显得有些犯难了,王俊辉又说:“你女儿看到了脏东西,之后脏东西多半也会去找她,如果你不想你女儿有事,那就只能留下来配合我们,再说了,有我们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王俊辉拿出张远恒的女儿说事儿,他才一咬牙答应了。

  事情谈妥了,其他人也就纷纷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张远恒只嘱咐了他们一句,让他们晚上别忘了送饭。

  院子里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整个院子就一下冷清了下来,特别是那葡萄架附近,我总觉得那里阴气重的厉害,虽然我现在已经看不到那个拿破布娃娃的小女孩儿了。

  院子冷清了下来,张远恒就显得有些紧张了,便问王俊辉接下来该怎么办,王俊辉说:“先找几个房间,我们要住下,这事儿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既然要住下,那我们就要把我们需要的一些东西从车上拿进来,所以我和林森就出去了一趟,在拿东西的时候,我自然也是把我的兔子魑提过来了。

  见我还提着一只兔子,张远恒就好奇的问:“这只兔子是?”

  我随口了一句:“宠物!”

  张远恒“哦”了一声,然后小声喃喃了一句:“这兔子长的怪难看的。”

  的确,这兔子魑的牙太长,看起来有些傻,又有些蠢,的确谈不上多好看,除了它耍宝逗乐的时候。

  听到张远恒的这话,那兔子少有的没有“呲呲”人,而是在笼子左右闻、嗅,好像这院子有什么它感兴趣的东西。

  看来这兔子魑是感觉到这院子那些脏东西的气息了。

  王俊辉看了看那兔子魑,然后笑着说了一句:“这家伙说不定这次真能帮咱们大忙。”

  说完王俊辉又转头指着第三进院子道:“带我们到里面看一下吧!”

  刚才拿布娃娃的小女孩儿,跑进的正是那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