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62章 鬼窝!?

第062章 鬼窝!?

  王俊辉说让张远恒带着我们进了第三进的院子,我一下就来了精神,我可是亲眼看着拿布娃娃的小女孩跑进去,我们去那里会不会再碰上她呢?

  张远恒听王俊辉说,我们要进最后一个院子。直接前面带路,同时说了一句:“原本这第三进院子是给我家老祖宗住的,后来他觉得一个人没意思,就搬到二进和我二哥一起住了,所以这三进一直都是空着的,没啥人气儿。”

  一边往里走,我立刻就感觉到比二进还浓重的阴气。

  所以沿着去三进的过道走了一半,王俊辉就让我们停下,然后给了我们每人一张符箓,他说这是辟邪符,如果一会儿感觉到身体难受,就用手捂在胸口上,很管用。

  我和林森毫不迟疑的收好符箓。张远恒则是觉得新鲜,拿在手里左右观看了起来,王俊辉指着符箓说:“装好它,别丢了,我们进院子看看。”

  我们刚穿过过道,不等我们去看院子的全景,“啊”的一声小女孩儿的尖叫就传进我的耳中。

  可张远恒和林森好像没有听到还在往前走,只有我和王俊辉站在原地。

  “等一下!”我和王俊辉同时道了一声。

  张远恒和林森同时站住,林森没说话。张远恒就回头问:“咋了,二位,这虽然是白天,可你们这一惊一乍的也能吓死人的。”

  现在这里还是王俊辉说的算,所以我没吭声,看了看王俊辉,他深吸一口气道:“张先生。你慢慢退到老林身后去,老林拿出匕首,准备指尖血。”

  说完王俊辉就看了看我。我很默契地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放下兔子魑的笼子,取出朱砂,先封了自己的印堂的相门。

  同时我也对张远恒说了一句:“按照王道长说的做,慢慢退回来,别迈太快的步子。”

  我说话的时候,林森已经毫不畏惧地取出匕首,准备随时割破自己的手指。

  张远恒慢慢转头,身子一侧,我就看到在他刚走站立的位置前面站着一个满脸霜白,手里拎着一个破旧布娃娃的小女孩,张远恒刚才正好挡着她,他一侧身。那小女孩儿就一下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看到她的同时,我就起了一身的鸡婆疙瘩。

  我刚要给张远恒封印堂的相门,那小女孩儿忽然脖子往前一伸,张大嘴巴又是“啊”的一声大叫,我被那声音震的有些魂不守舍。

  手一哆嗦,装朱砂的瓶子掉地上,幸亏我反应快,赶紧又弯腰接住了。

  看到我这反应张远恒已经知道不对劲了,他刚要回头看,就被王俊辉拉住手道:“你要是回头看她,她就缠上你了,初一,给他封相门。”

  我“嗯”了一声,也是赶紧用朱砂给张远恒封了相门。

  而林森那边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捏着符箓,同时把匕首抵住捏符箓手的一根手指,准备随时使用指尖血。

  我给张远恒封了相门,那小女孩儿生气地对着我“呜呜”几声,然后转身就去看林森,看样子,她是准备要上林森的身了。

  在那小女孩儿对着林森扑出的同时王俊辉就喊了一声:“符箓,老林!”

  林森反应也是极快,手中辟邪符,对着自己的正前方就拍了出去,林森这完全是凭感觉,因为他和张远恒一样看不到小女孩儿。

  “轰!”

  林森不愧跟了王俊辉多年,反应和感觉都是相当到位,那符箓直接贴到那小女孩的身上,顿时林森手里的辟邪符就燃烧了起来,那小女孩儿也是“啊”的惨叫一声跑开了。

  不过等着林森手里的符箓瞬间燃烧完之后,她又折返了回来,我连过去给林森封相门的机会都没有。

  王俊辉也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捏指诀,就对林森又道了一句:“指尖血!右前方!”

  林森依旧毫不迟疑划破指尖的同时对着自己的右前方甩了出去。

  那指尖血就不偏不倚甩到那小女孩儿的身上,顿时她“啊”的又是一声大叫,然后在地上滚了几下,就“噌”的一声跑进三进院子的正房屋子里。

  我和王俊辉这才同时松了一口气。

  我也是庆幸刚才站在张远恒后面的是林森,如果是我,我肯定没有林森的反应,怕是早就中了那小女孩儿的招儿了。

  见我和王俊辉同时长出气,张远恒就忙问我俩问题是不是解决了,他也是吓的满头大汗!

  我和王俊辉同时对着张远恒摇头。

  他咽了一下口水问我俩:“你们为啥能看到东西,我怎么不能?”

  林森说了一句:“其实我也不能,我凭的感觉,这些年和那些玩意儿打交道的感觉,还有就是俊辉的提醒,他懂道法,能看到。”

  王俊辉能看到不稀奇,可为啥我也能看到呢,我没有运气开自己的监察官相门啊。

  我好奇看向王俊辉,他知道我想问什么就道:“最近你的相门气功可能有进步,如果遇到鬼物,你的气会自动运行帮你开监察官,算你身体的一种预警机制吧。”

  王俊辉这一说就提醒了我,我爷爷曾经也这么说过,说是气进二段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反应,这么说来我相门练气的本事进步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进步。

  相门的气每一阶的九段,特别是我现在只是黄阶相师,二段气和一段气没啥差别,我照样没有啥打鬼的神通。

  在过道里简短的休整后,就成了林森打头,我也是给林森封了相门,王俊辉第二个,张远恒第三个,我提着兔子魑殿后。

  让我一个人走后面我还是有些心里发虚,好在我封了自己印堂的相门,就算有鬼袭击我,也上不了我的身,只要我不中邪,一切都好说。

  我们这才排成一队进了这院子。

  张远恒已经一步也不敢离开我们了,他贴王俊辉很近,就差钻到王俊辉怀里去了。

  因为张远恒离自己太近,王俊辉不好活动,便转头对张远恒说:“张先生,你离我太近了,妨碍我施法。”

  张远恒这才不情愿地离开王俊辉一段,然后站到了林森的身边,显然他觉得我这个提着兔子的年轻人,是我们三个里面能力最弱的。

  这种感觉让我微微不爽。

  不过现在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进到这院子里,我们就同时往那正房屋里看去。

  那正房的台阶很高,屋门紧紧关着,玻璃擦的很干净,能看清楚这院子里的投影。

  我们五个人……

  等等,我、王俊辉、林森,张远恒,那离我最近的第五个影子是?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头皮发麻,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们进的是张家大宅吗,这明明就是一个鬼宅啊!

  来不及多想,我飞快运气,同时用相门打鬼的法子,对着我身旁那个黑影的印堂就打了过去。

  我这手上还残留着一些朱砂的印记,希望能够起些作用吧,我怕再沾新的朱砂,会惊动旁边的这个黑影从而错失了先发制人,不,是先发制“鬼”的机会。

  我这一手拍出,那黑影没来得及,就被我直接打中了印堂。

  “呜呜”,他惨叫一声飞快跑进一间配房屋子里,我手上这些封过相门的朱砂,打鬼的确是不好使了。

  我的这个动作就把张远恒吓的不轻,王俊辉深吸一口气对我说:“初一,做的很好,注意着点,这三进院子现在差不多是一个鬼窝了,四个屋子,差不多住着七只鬼,最凶的一只,就是刚才咱们看到的那个小女孩儿,在咱们面前的正房屋子里。”

  这就有七只鬼,那加上前面院子中邪的六个人身上的鬼,就是十三只!

  天呢,这张家是造了啥孽了,家里住了这么多的鬼。

  鬼一般会在阴气较重的坟场等地扎堆出现,在阳宅里这么集中的出现,恐怕这张家也是绝无仅有了吧。

  我问王俊辉接下来怎么办,王俊辉就道:“这些鬼不是分散的孤魂野鬼,而是受到这里最厉害的鬼驱使,也就是这屋子里的小女孩儿。”

  这些鬼还有头目?

  我记得爷爷曾经说过,如果一只能够驾驭其他鬼按照他的意思行事了,那么其他鬼的戾气也会转移到领头鬼身上,那领头鬼将会变得更加的阴戾。

  甚至是残暴!

  这种鬼因为聚集了太多的戾气,可以自由在太阳下行走,而且周身戾气所化的虚影也会更加真实,这种鬼现身的时候,跟真人十分相似。

  此时我也终于明白在二进院子里,我看到那小女孩蹲着的背影的时候,为什么我会下意识地认为她是一个人。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王俊辉继续说:“既然他们有头目,那我们就把她找出来,给她来一个先礼后兵,如果她识趣,那就省得我大费周折,如果她不识趣,哼,那就休怪本道今天在这里大开杀戒了!”

  王俊辉话刚落下,我们就听到前院忽然传来一个女子亮嗓的声音——“啊,啊,啊……”

  那带着黄梅戏腔调的婉转的声音就从二进院传来。

  王俊辉眉头皱起:“偏在不该醒的时候醒了,这下更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