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63章 驱邪受阻

第063章 驱邪受阻

  听着前院的那婉转的黄梅戏声音,我身上猛然觉得鸡皮疙瘩更多了,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想要把那些鸡皮疙瘩都给摩擦下去。

  张远恒听了这声音,并没有太恐惧。二进院子里中邪的是他的亲戚,这声音他也不是第一次听,所以在听了那声音后,他反而显得比我还要镇定。

  不过张远恒还是没敢说话去打扰王俊辉的下一步行动。

  本来王俊辉是准备捏指诀跟屋子里那布娃娃小女孩儿叫板了,可在听到黄梅戏音后,他就缓缓把指诀收起来对着正房屋说了一句:“哼,等会儿本道再来找你算账。”

  接着王俊辉转身对我们道了一句:“走,先去前面的院子救人。”

  王俊辉在前面走,我们也不敢落下,就跟着王俊辉急匆匆出了这第三进院子,好在没有脏东西出来阻截我们。

  回到二进院子里,我们就看到院子里已站了四个人,小男孩张君瑞和他的大姨、姑姑在院子里又扭又唱。我对戏曲不是很了解,他们唱的啥桥段,我根本听不出来。

  还有一个就是“唢呐后生”张远军,他在院子里直愣愣地走来走去,腿和胳膊都不怎么打弯,面无表情,走起路来活脱脱的像是一个死人。

  看到这四个人的怪异举动,心中的触动,比张远恒给我们讲这事儿的时候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我们四个人回到院子里。他们还是若无其事的干着自己的事儿,好像根本看不到我们一样。

  张远恒想要对自己的这些亲戚说几句话,王俊辉就拉住他道:“你现在说他们也听不进去,甚至还会惹怒这些家伙,让他们做出伤害所附身体的事儿来。”

  这样看着自己这些亲人无奈的小声问王俊辉:“那该怎么办,总不能放任他们这么疯下去吧,之前他们这么疯起来。我们都是几个亲戚一起把他们给摁回床上去,他们折腾了一会儿,累了。也就睡了。”

  说着张远恒又看了看张远军继续说:“远军有些怪,他一般走四五分钟就自己回去了,我们不用管他,就是他老不睡觉是个问题。”

  在二进院子里,张远恒显得从容了很多,毕竟他已经和这些中邪的亲人相处了两天,知道了他们的习性。

  不过说话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向三进院子看上几眼,生怕有什么东西窜出来似的。

  其实就算有东西过来,他也是看不到的。

  王俊辉看着那些中邪人,也不发声,就是默默地站着,应该是在寻思良策。

  林森趁着这个间隙。从背包去取出创可贴把自己刚才划破的手指做了一个简单的处理。

  我看着院子里这四个中邪的人,心里还是有些发怵,便开始默默地运气,做好防备,我已经想好,只要有中邪的人向我扑来,不管大人小孩,我就抹上朱砂,直封他们的印堂相门。

  中邪的人需要以“人中”将气灌入,再把其体内的阴邪驱出,可我的气才只有二段,面前这几个中邪人,每一个人体内的鬼都凶的狠,我的这点气,要驱走他们,那简直就是妄想了。

  所以我倒不如先封他们的印堂,让他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来的好。

  我心中正在想应对之策的时候,王俊辉就沉了一口气,然后走到葡萄架下的桌子前,接着他把手里的背包放到桌子上,然后从中掏出道袍道:“孽畜们,你们想玩,那本道就陪你们走上一遭。”

  接着王俊辉飞快把道袍穿起,然后捏了一个指诀道:“无量臻尊,浩然道气,急急如律令——放!”

  接着王俊辉一跺脚,身上气势陡然上升。

  我不由惊诧了一句:“请神术吗?”

  与我一同惊诧的还有院子里那四个中邪的人,他们本来一副看不到我们的样子,可在王俊辉穿了道袍,捏了指诀后,那四个中邪的人忽然站定,齐刷刷地把头转向了王俊辉。

  他们的眼中出了惊诧,还有一股恐惧和愤怒,他们很反感王俊辉身上的气势。

  王俊辉没有理那些中邪的人,而是对我说:“初一,我这可不是请神术,对方这等孽畜,还不用劳烦其他神通,我一人足矣。”

  林森也在旁边说了一句:“俊辉这是道术中的聚敛内气之法,他平时会把身上的势和气都收敛体内,久而久之就会积少成多,必要的时候,把这些气和势一并放出,就会提高身上本来的气势,此为道气长存,阴邪不进。”

  我好奇问林森怎么懂这么多,他说,都是王俊辉的师父之前跟他提过的,而且还教过他,只可惜他半点没学会。

  我和林森在这边絮叨的时候,王俊辉已经离开葡萄架,空着手往那四个中邪之人的跟前走去。

  我在旁边忍不住提醒道:“王道长,桃木剑没拿。”

  王俊辉也不看我,盯着那四个中邪人的人就说了一句:“不用。”

  说话间王俊辉已经站到了张君瑞和他大姨、姑姑的跟前,这三个唱戏的中邪人,完全被王俊辉所吸引,嘴里的戏词早就停下了。

  而且在王俊辉站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还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大步。

  王俊辉也不废话,直接捏了一个指诀,对着这三个人中最小的张君瑞就抓了过去。

  张君瑞的大姨和姑姑想要来挡,王俊辉就原地跺脚,然后猛然呵斥一声:“滚开!”

  瞬间张君瑞的大姨和姑姑就怔在了原地。

  而张君瑞已经被王俊辉抓到手里,再看王俊辉,五指成爪状,对着张君瑞的头盖骨就抓了下去,同时他嘴里还道了一句:“给我滚出来!”

  瞬间我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张君瑞的体内钻了出来,然后想要往后院跑,王俊辉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手把张君瑞夹在腋下,一手捏了一个指诀大步迈出,三四步就追上了那黑影,同时指诀对着那逃跑的黑影就拍了下去。

  可不等他指诀碰到那黑影,“啊”,那小女孩儿的尖叫声音再次响起,王俊辉的动作不由慢了一拍,那黑影就与王俊辉的指诀咫尺相望,然后一溜烟逃进了后院。

  王俊辉夹这张君瑞没有往后院追,而是收了指诀:“孽畜,本事不小,等会儿本道再去会会你。”

  说完王俊辉转身就去看院子里其他三个中邪的人。

  而我也是赶紧放下兔子魑,抹了一道朱砂,然后去接过王俊辉夹着的张君瑞并给他封了印堂的相门,防止他再次被鬼物附身。

  给张君瑞封好了相门,我就赶紧抱着其离开王俊辉,以免打搅到他。

  王俊辉继续向张君瑞的大姨和姑姑靠近,他这么一动,两个中邪之人就吓了一跳,赶紧一起往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唢呐后生”张远军忽然猛的一下向王俊辉冲了过来,他伸着手,看样子是准备要掐王俊辉的脖子。

  见状王俊辉再次捏了一个爪印,也是对着张远军迎上去。

  王俊辉在靠近张远军的瞬间就道了一句:“泰山印——封!”

  随着王俊辉话音落下,他的这一爪就打在张远军的胸口,而张远军的手却只是碰到王俊辉的肩膀。

  “啊!”

  张远军大叫一声,整个人就躺了下去,而于此同时一道黑影也是从他的身体里蹿出,然后也往后院跑去,王俊辉这次也懒得去追了,而是再准备去对付那两个中邪女人。

  我和林森也是赶紧过去,把张远军拉了回来,然后我再以朱砂封其相门。

  六个中邪人中已经顺利救了两个。

  王俊辉不停靠近那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退到一个墙角后,其中一个就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撞死在这里……”

  王俊辉皱皱眉头道:“孽畜,你若真做出这等混账之事,那你便再没有轮回的可能了,就等着魂飞魄散吧。”

  说着王俊辉又靠近了一步,那女人就急忙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和她同归于尽。”

  说着她就摆出架势,真的要撞墙了。

  另一个女人也是学着她的样子说:“还有我!”

  这下王俊辉就不敢再前进了,毕竟面前的两条人命,鬼魂附体的人一般力气都很大,她们这么一撞墙,说不定就真给撞死了。

  王俊辉不前进,却也不后退,暂时与那两个女人就形成了僵持之状。

  “退后,你退后!”两个中邪的女人对着王俊辉喊道。

  王俊辉无奈退后了一小步,两个女人见有机会就继续说:“退远点,远点。”

  等着王俊辉退出六七步,我本来觉得那两个女人可能会趁机逃走,可没想到她们竟然围着墙角那片空地 又唱起了戏。

  我当时不由怔住了,这鬼魂的思维还真是难以捉摸。

  见两个女人又唱了起来,王俊辉就显得有些无计可施了。

  张远恒忍不住道了一句:“他们一般唱两三个小时就会回屋休息了,王道长,要不等她们休息的时候,你再帮她们驱鬼?”

  显然,张远恒也是害怕王俊辉做出过激的行为,从而导致他的亲人受到伤害。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远恒老祖宗和大哥睡的那个屋又有了动静,一个男人忽然喊了一声:“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