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64章 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第064章 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听到有人喊“死人了”,我们四个人一下就愣住了,那屋子的老寿星和张远恒的大哥,都没有寿终之相,怎么会死人呢?

  听到那声音。张远恒第一个跑进屋子里,我也是紧跟其后,林森看着张远军和张君瑞叔侄俩,所以犹豫了一下没跟过来。

  王俊辉那边盯着两个在唱戏的中邪女人,一时也不能立刻动身,而是对我喊了一声:“初一,看看什么情况,别贸然出手。”

  我“嗯”了一声,已经随着张远恒冲进屋里。

  在我们进门的一瞬间,第二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死人了……”

  我俩往床上一看,就发现老寿星和张远恒的大哥都半坐了起来,两个人看着炕里面的墙,就那么呆呆地半坐着。接下来便没有了其他的话语。

  张远恒没敢立刻冲过去,而再往前走了几步,站在炕头两步远的位置轻声问:“老祖宗,大哥,你们没事儿吧?”

  “死人了!”

  两个人同时开口说话,并转头去看张远恒,这就把张远恒给吓了一个机灵,不由后退了一步。

  这两个人的面色惨白,全部都是满头大汗。特别是张远恒的大哥,额头上的汗珠子更是“哗哗”地往下滚,就跟下小雨时候房檐边儿上的雨帘子一样。

  他要是再这样出汗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估计就要脱水了。

  我这边没说话,王俊辉就在外面大喊:“初一,里面啥情况了?”

  我立刻把我看到的说了一遍。然后补充一句:“没死人,我估计他们只是中邪说的胡话。”

  听了我的话,王俊辉就“哦”了一声说:“初一。先把张远恒大哥的相门封了,别让人出事儿。”

  我应了一生,取出朱砂,然后运了一口气,手指沾上一些就冲着张远恒大哥的印堂抹了过去。

  可不等我靠近,张远恒的大哥就忽然伸手攥住了我的手腕,他的力气极大,我手前进不了分毫,手腕也被其捏的极疼。

  我呲牙咧嘴对着张远恒喊道:“来帮忙啊,不想救你大哥了吗?”

  张远恒这才反映过来,冲过来去掰他大哥的手指。

  而我也是趁机把一些气运到左手上,然后对着张远恒大哥手肘位置点了下去。

  手肘上有“麻骨”,点对了半个手臂都发麻。手掌用力也会减小。

  所以在我点到张远恒大哥手肘的“麻骨”后,他手上的力忽然减小,张远恒也是顺利掰开了他大哥的手掌。

  我的手脱出来后,没有迟疑,直接对着张远恒大哥的额头上点去,他的反映也是很快,忽然头一扬,张嘴就要咬我的手指,我吓的赶紧收回。

  他现在是中邪之人,如果咬住我的手指,说不定一用力,就把手指给咬掉了,我可不想以后有什么九指神相,八指神相之类的外号,我现在十根指头,挺好!

  我这指头没有被张远恒的大哥咬住,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张远恒却没有那么幸运,他大哥直接在咬空了之后,直接对着张远恒的肩膀咬去,虽然他已经做出躲避的动作,可还是迟了一步。

  “啊!”

  张远恒发出一生惨叫,我心里也是跟着打了一个激灵。

  不过我没有迟疑,直接运气对着张远恒大哥的印堂上点去,瞬间我就封住了他的相门,他也是忽然一松口,然后爬在张远恒的肩膀上。

  张远恒肩膀被咬,疼的厉害,在他大哥脱力的瞬间,他猛一下就把其给推一边了。

  而后他才忍着疼问我:“我,我大哥没事儿吧?”

  我摇头说:“暂时没事儿,他体内的脏东西比外面那些要弱很多,估计能被封十几分钟。”

  “咯咯……”

  我和张远恒说话的时候,我俩一直忽略的那个老祖宗却忽然又发出一阵怪笑,这就让我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一会儿的功夫,我心情好像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好几次。

  转头看张远恒的老祖宗,他看着倒下的张远恒大哥一直傻笑,也不说话。

  我二话不说,沾上朱砂墨,对着那老祖宗的印堂就抹了过去。

  他没有反抗,在我封住印堂的下一刻直接也是重新躺回到了床上。

  这俩人暂时没事儿了,我和张远恒就退出了屋子,我也是把里面的情况又向王俊辉说了一遍,然后又补充问了他一句:“里面这两个人身上的鬼都不强,我估计可以把他们驱除那俩人的体外,要不要我试试?”

  王俊辉摇头说:“暂时不用,那两个人身上的鬼,跟这宅子里其他的鬼不是一伙儿的,弄出来会被其他的鬼欺负,让他们暂时在俩人体内待会儿,,一会儿我施展手段,暂时护着他们周全了,再弄出来就可以了。”

  说完王俊辉又看了看院子里唱黄梅戏的两个女人,在确定这两个女人暂时不会做出伤害附体的身子后,就迈步向我这边走来。

  看着王俊辉一脸愁容,我就对她说:“那两个女人虽然中邪,可只有病相没有死相,所以她们危险不大。”

  王俊辉点头说:“最好这样,否则本道一定让这群孽畜统统不得超生。”

  在王俊辉离开后,那两个女人,也没有离开墙角,还是在那儿不停地唱。

  到了这边屋子里,我就问屋子里两个中邪之人身上鬼的事儿,我想知道王俊辉为什么会说屋里的两只鬼,和宅子里其他的鬼不是一伙儿的。

  王俊辉进到屋子里就说:“其他的那些鬼一上了人的身,就拼命往往挤压附体者的魂魄,抢占身体,可这俩人却不一样,他们身上的鬼只是附体,却没有抢占身体的意思,这两个鬼不像是在害他们,而是一种营救。”

  营救?

  王俊辉继续说:“这些被附体的人,每一个人的体质都是偏阴、偏柔之人,很容易着鬼的道,我猜想情况是这样的。”

  “中元节哪天,张家的小孩不是看到过先后两伙‘人’进来吗,第一波应该是张家的先人,第二波就是那个小女孩儿领着的一群孤魂野鬼,那些孤魂野鬼我估计是来这里抢饭的,所以和张家的先人起了冲突,张家的先人不敌被打跑了。”

  “然后布娃娃小女孩儿带着的那群鬼,就开始寻找合适体质的人上身戏弄张家的人,而张家的亡灵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就抢占了两个身体作为保护。”

  说到这里王俊辉看了看屋子里的张家老祖宗和张远恒的大哥。

  张远恒也是愣了一下道:“啊,这么说来,既然是要救我家老祖宗和大哥,那他们为什么反而看着身体更弱了?”

  王俊辉解释说:“他们的身体看着弱,实际上却要比院子里,那些人强,他们的魂魄俱全,等着驱邪之后,安心静养便可恢复,不染上其他疾病。”

  “可院子那些人,三魂虽在,可掌管人体机制的精魄却不全,身体里的器官早就开始发生了变化,等着驱邪结束,他们身体不但虚弱,还会染上一些疾病,需要好好治疗才可康复。”

  听了王俊辉的解释张远恒脸色担心就更多了。

  王俊辉到了这屋子里,看了看那两个人,然后让我去把他放在院子里的包中瓷瓶拿过来两个。

  我也是赶紧照做,取了瓷瓶后,跑过来递给他。

  王俊辉接过两个瓷瓶,然后念了几声咒诀,把两个瓷瓶分别放在张家老祖宗和张远恒大哥的印堂上,顿时两道微弱的黄光就进到了瓶子里。

  收好这两只鬼后,王俊辉再把瓶口封好,让我给两个人重新封一下印堂。

  等我封好了印堂,王俊辉就对着瓷瓶说:“你们的亲人,我们已经保护起来了,现在你俩安心在瓶子里待着,我就不拿符箓封你们了。”

  两个瓶子同时发出“嗡嗡”的震动声,王俊辉点点头出门,把瓶子放回自己的包中,显然那俩鬼是同意王俊辉的话了。

  院子中邪的人就剩下两个唱戏的女人了,王俊辉也有些犯愁了,他靠近不了两个女人,也就无法给两个女人驱邪,看来现在只能等那个女人把那出戏给唱完了再说。

  我们也是把几个已经从中邪中解救出来的人,都搬到了老祖宗所在屋子里的炕上。

  此时张远恒也是问王俊辉:“王大师,我大哥和老祖宗既然是被自己的亲人附体,那为啥不直接告诉我们呢?”

  王俊辉说:“因为他们没有挤压身体里魂魄,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直接控制身体说话,而原本身体的意识,受到新意识的挤压,暂时也控制不了身体,所以他们就会长睡不醒,偶尔说两句胡话。”

  “同时那些脏东西本属阴寒,进到二人体内,会导致他们风寒、发烧,出虚汗,他们喊冷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王俊辉解释的很清楚,张远恒也就不再问了。

  而我心中则好奇问了一句:“王道长,你能猜出第二波鬼魂的来历吗,他们为什么会抢张家的饭,是不是和张家有什么仇怨?”

  王俊辉摇头说:“这就要等我和那些鬼谈过之后才能搞清楚,初一,你这么问是不是从刚才那小女孩儿的鬼相上看出什么来了?”

  我点头说:“是看出一点不寻常,可能和之前张家老祖宗和张远恒大哥喊的‘死人了’三个字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