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66章 简单的心愿

第066章 简单的心愿

  听到我们四个人同时肯定,张远民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去。

  一时间整个张家的宅子里就只剩下那两个女人“咦”、“呀”的唱戏声,虽然她们的曲调很优美,可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们唱的越好。反而会让我们觉得越恐怖。

  而此时天已经渐渐接近傍晚了,这两个女人今天唱戏的时间比张远恒说的要长,她们今天下午足足唱了四五个小时,而不是他说的两三个小时。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没有去后院,不过王俊辉却在二进院子里布置了一个法坛,他说晚上的时候就要依靠这法坛与宅子里的一众鬼抗衡了。

  在两个女人突然停下不唱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同时往她们那边看去,她俩看了看我们,忽然眼睛一闭就地晕了过去,再接着我就看到两团黑影分别从她们身上窜出,然后向着后院逃去了。

  我的速度跟不上,王俊辉也没去阻拦。

  见俩女人晕倒了。张远恒就问王俊辉:“王道长,现在可以过去了吗?”

  王俊辉点头,然后我也跟着过去,我明白他的意思,就过去给两个女人封了相门,此间王俊辉一直注视着后院。

  见后院始终没什么动静,王俊辉就对张远恒和张远民弟兄俩说:“送她们去医院吧,看来后院那些鬼已经放弃她们的身子了,对了……”

  王俊辉说着拿出几张符。递给那兄弟俩继续说:“到了医院,除了你们大哥和老祖宗,其他每人床头贴一张,这是招魂符,可以把你们这些亲人身上被挤压出去的精魄招回去,等补足她们的精魄了,她们才会彻底清醒。当然为了增强这符箓的威力,找你们那些亲人最亲的人去床前喊他们的名字,每十分钟喊几次。最好别间断。”

  张远恒和张远民接过符箓使劲点头。

  两个人在离开的时候,还问我们晚饭的事儿,王俊辉说不用管我们,让他们照顾好病号就行了。

  两个人再次点头。

  等着这俩人把两个女人背去出了二进的院子,王俊辉就抖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道袍上说:“准备开工干活儿了。”

  我看了看旁边的兔子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放它出来,而是把它放到法坛旁边一个不碍事的地方。

  那兔子魑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直对我“呲呲”,起初我不愿意理他,可它在那里还没完没了了,我一着急就对它道了一句:“正好我们没吃晚饭呢,再叫炖了你。”

  我这么一说,那兔子魑就不叫了。一副委屈的样子爬在笼子不动弹了。

  林森在旁边说了一句:“你这多半天没喂它了吧。”

  我看了看兔子魑说:“没事儿,饿两天饿不死。”

  听到我的话,兔子魑在笼子里嫌弃地看了我几眼。

  和林森说了几句话,我们之间的紧张气氛就缓和了不少,在这样一栋诡异的宅子里,能让心里放松一下,还是很难得的。

  在我和林森说话的时候,王俊辉已经自己把法坛上的香烛都点了起来,我问他用不用把院子的灯都打开,他笑着说:“不用了,反正那些光一会儿还会被那些鬼给弄灭了,与其那会儿被吓着,倒不如现在就不开了。”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王俊辉的话。

  等着王俊辉法坛弄好之后,我重新取出朱砂墨给我和林森两个人封相门,我下午封的那些早就过时了。

  见我这边都完成了,王俊辉就深吸一口气挥动手里的桃木剑,然后开始踏罡步,开法坛。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几番变化一气呵成,很快他燃了两张符箓往法坛上两根蜡烛一扔道:“送魂坛——起!”

  “轰!轰!”

  两张黄符飞快燃烧,然后符灰在蜡烛的附近缓慢落下,那两团符火也是渐渐熄灭,不过那两根蜡烛的烛火却不再随着院子里的风摇摆了,而是渐渐稳定了下来,。

  我甚至觉得它们发出的光也是明亮了许多,宛若两盏明灯。

  等着法坛彻底开启后,王俊辉深吸一口气看着后院说:“后院众鬼,听令,本道在这里给你们指一条明路,如果你们肯和本道配合,那本道愿意以此法坛为路,以本道道法为你们护航,送你们入轮回。”

  “如若你们冥顽不灵,那本道便以此坛为引,找到你们的行踪,将你们一一灭杀在这里!”

  说完之后王俊辉晃了一下手中的桃木剑,然后在一根蜡烛上沾了一些蜡油,再送到烛火上一点,等着蜡油燃烧起来的时候,王俊辉就把桃木剑轻轻一弹,一点烛火就划了一道弧线飞出,然后落在进入后院的过道口。

  那过道跟着亮了一下,然后又陷入了黑暗。

  王俊辉继续道:“我已为你们开了明灯,此路为生,还不速速出来?”

  王俊辉底气十足,整个宅子都是他的声音在回荡。

  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下去,整个宅子只有我们跟前法坛上两个蜡烛有些亮光,其他地方均是黑的可怕。

  在这微微跳动的烛光下,我就看到后院的过道口开始走出一串的黑影,而且还伴随着一阵阵较为温和的阴风。

  显然那些鬼也不准备和我们谈崩。

  这些从过道走出的黑影,一旦进入王俊辉法坛烛光的范围就全部变了样,他们不再是黑影,而是成了一个又一个身着华丽戏服的戏子,有的脸上还画了脸谱。

  等这十个戏子排成一排站在王俊辉的法坛跟前之后,那过道里又缓慢走出一个较小的影子来,不用说,她就是今晚最厉害的正主儿,手里拿着破旧布娃娃的那个小女孩。

  她走到王俊辉的法坛前,然后拎着布娃娃的脖子就对着我们这边“呜呜”了一声,很凶,仿佛对我们很不满意似的。

  王俊辉没有理会她的态度,而是挥了一下桃木剑说:“既然你肯站到本道面前,那我便不与你做口舌之争,我现在问你,如何你们才能放弃这世间执念入轮回,如果不是伤天害理之事,本道会尽量帮你们完成,如若不然,那咱们就术法上见真章。”

  语毕,王俊辉把道袍一挥,俨然一副活神仙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把这十一个鬼的鬼相看了一遍,他们怨念极深,可却不是极恶之辈,就算化为鬼魂,也并未造下太大孽,即便是这次抢占别人的阳宅,也是因为这宅子用了那戏台的砖,事出有因,非他们的本意。

  还有根据张远民所说,那坏掉戏台的地方,有鬼唱戏的说法,却没说戏子害人,说明他们之前是不害人的。

  我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那小女孩忽然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微微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布娃娃。

  这是什么意思?

  王俊辉也是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他没有愣着,而是随手捏了一个指诀,然后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张黄纸,然后折成三角,再把其放到烛火上一烧。

  等着三角燃尽的时候,王俊辉就把那三角的纸灰捧到手里一些,然后对着那小女孩儿的布娃娃送了过去。

  等着王俊辉的手快要碰到布娃娃的时候,他把手里的纸灰微微一撒,纸灰就慢慢飘落,有一些则是粘附在小女孩手中的布娃娃上。

  再接着我就看到王俊辉竟然把那个本来是虚影的布娃娃拿到了手里。

  那小女孩儿把自己最喜爱的布娃娃交给了王俊辉,这说明她已经开始信任我们了。

  见王俊辉收下了自己的礼物,那小女孩就转身回到了那些戏子之中。

  王俊辉接过布娃娃看了看,然后取出一个瓷瓶,对着布娃娃一指,它就又化为纸灰落入瓶中。

  王俊辉继续道:“你的礼物我已经收下,你们的夙愿我已经了解,今晚我魂坛一开,去路已铺,你们放心前去,你们的夙愿,本道指天发誓,定帮你们完成,届时本道会容你们回魂再做鬼一天,你们觉得这样可否?”

  王俊辉说完,那十一只鬼同时点头。

  然后沿着漆黑的过道就离开了,最后一个离开的是那个小女孩儿,她在走进过道的时候,转身对着我们这边笑了一下,她的笑在冰霜的脸色下,那并不好看的五官下,却显得那么的甜美可爱。

  等着他们彻底离开了,我就一脸好奇问王俊辉:“你跟那些鬼都说了什么,我怎么什么也没听到,他们的夙愿又是什么?”

  王俊辉对我说:“简单到你们想不到。”

  我问王俊辉到底是什么,他就说:“那些戏子想要唱完那出戏,而那个小女孩想要看完那出戏,然后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因为她是枉死的,她的鬼魂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只有那场戏顺利的散了,她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说着王俊辉顿了一下继续说:“这次的戏没有事故,他们能唱完,她也能听完后回家,届时他们心愿全了,自入轮回,我也不用烦心了。”

  我问王俊辉具体到底怎么做,他就说:“让张家准备一台大戏,要当年他们唱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