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67章 鬼唱戏

第067章 鬼唱戏

  张家宅子的事儿算是告一个段落了,因为宅子里阴气太重,所以王俊辉在收了法坛后,我们就出了张家的宅子,在镇子上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

  这一夜我本想问他更多一些关于今晚那些鬼的情况。可王俊辉却是笑着对我说:“初一啊,有些事儿不知道是福气,你知道了反而突兀给自己增加一身的烦恼,甚至需要背负他们的执念和业果,没有一些道行傍身,那你这一辈子就等着麻烦不断吧。”

  王俊辉这么说,我便不再细问了。

  这一晚过的很快,可能是我心里老是想知道王俊辉和那些鬼都说了什么,所以做梦又梦到了那些鬼,可究竟梦到他们在干什么,我却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梦到了他们。

  吃过早饭,王俊辉便给张远恒打了个电话。问了他那边的情况,张远恒就说他的亲人在医院都很稳定,他大哥已经醒了,还说想要见见我们这三个救命恩人。

  王俊辉就说,我们这边正好有些事儿跟张家交代,也问了医院地址,然后我们正好赶过去。

  张家人并没有在镇子上的医院,而是去了离镇子也不算太远的砀山县城的一家医院。

  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张远恒已经在医院下接我们,为了方便。我这次没有拎着兔子魑,就把它放到车子。

  在张远恒的引领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张远恒大哥住的病房,是一个单间。

  此时张远恒大哥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不少,在房间里照顾他的,是他的老婆和孩子。

  看到张远恒领着我们进来,他们立刻起身向我们道谢。

  特别是张远恒的大嫂。更是直接拿出三个红包,一人塞给我们一个,我不知道收不收。就看了看王俊辉。

  看着张远恒大嫂热情的态度,王俊辉估计是推辞不掉,就对着我和林森点点头,我们三个人把其收好。

  收好了红包,王俊辉也不废话,直接进入正题了,说起了张家宅子的事儿。

  等王俊辉把事情的前后因果都道明白了,张远恒的大哥就道了一句:“没想到我盖了这宅子,却给家里人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王俊辉安慰他说:“这不是你的本心,你不必自责,现在宅子的问题,我已经有办法解决了,只要你以后继续保持这样一颗感恩和向善的心。你的女儿福报应该都不会太差。”

  此时张远恒大哥的面相我已经看了个透彻,他的疾厄宫命气虽然很弱,是明显的病相,可他的财帛、田宅、男女、妻妾、兄弟五宫全为上好之相。

  他这一生虽会遭遇些磨难,可富贵不减,甚至可以福泽曾孙,田宅常旺。

  他的命相比起他的二弟,也就是张远恒的那个二哥要好太多了。

  要说张远恒大哥命相那里不好,那就是父母宫,不过他的父母早就双双去世,这一宫看不看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所以王俊辉在说完那些话后,我就在旁边也是点了下头,我有心从相门上说两句,可话到嘴边我还是忍住了,对方不是求卦之人,我说了可能会引来什么麻烦。

  这次过来的时候,我就在王俊辉的奴仆宫上看出了不好端倪,我可不想要害王俊辉的那个是我,当然我也不会希望那个人是林森。

  我更希望我那一相是看错了。

  听了王俊辉的一番话,张远恒和他大哥同时问要怎么解决宅子的事儿,王俊辉就说:“需要你们请一个绝好的黄梅戏班,在镇子上大唱三天,而且戏台不能用你们镇子上固有的戏台,要临时搭建的,而且还要按照我的选址和所讲结构搭建。”

  王俊辉刚说完张远恒就说:“只要能解决了这件事儿,别说唱三天大戏,就是三十天我们也愿意,还有那戏台,道长你说怎么建,我们就怎么建。”

  张远恒大哥也是点头说:“对,那戏台别说临时搭建,就是让我们盖一个戏园子出来,我们也愿意。”

  有钱人的口气就是不一样。

  事情都谈妥了,我们也就没有在这里继续打搅,就离开了,我们走的时候张远恒也是跟了过来,他说接下来他会全力去办王俊辉交代的事儿。

  王俊辉需要指导张家的人选址并搭建戏台,还要等着唱完大戏后再主持一张法事,所以我们就要在这镇子上再多住几天,反正我爷爷说八月十五前让我不要回家,我也没地儿去,在这边待着还能打发些时间。

  回到镇子上,张远恒没有再让我们住小旅馆,而是领着去了他在镇子的一栋小别墅,他在宿州也有房子,可根儿毕竟是这里的,所以镇子上有他的房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在这里我们也是看到了张远恒家的小闺女,也就是张远恒说的,之前在张家宅子里看到过那小女鬼的女孩儿,张艳。

  张远恒的老婆,叫王怡,人长的一般,可却很有气质,短头发,父母宫极好,说明她父母非富即贵,而且她父母宫的强好命气福泽她眼睛上面的田宅宫。

  也就是说,张远恒一家的生意,平时没少受王怡父母的照顾。

  再者说,别看张远恒在外面抛头露面说话很硬气,一回到这家里多半还是要听王怡的。

  通过面相,我差不多就把这一家人彻底了解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都在这里住,了解一下他们的基本情况,这对我们之后的相处来说,总不是什么坏事儿。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王俊辉经常和张远恒一起往外跑,他很少会带我和林森,我觉得王俊辉是知道他奴仆宫命相的事情,他故意用道气盖住命气,只是为了不让我看出来,进而多想。

  我就忍不住想到,难不成已经有人给王俊辉相卜过,他知道了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儿?

  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带着我和林森一起行动呢,难不成这场灾难是化解不了的?

  我这么想,心里就更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便开始不停地给王俊辉卜卦,可我每一卦都会遇到阻碍,别说变爻,就连本卦都经常和我心中“相觉”相悖,难以成卦。

  我无法给王俊辉占卜!

  这就说明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肯定有一个极厉害的相师在王俊辉的命理周围设阻,让其他人窥探不到他的命理因果。

  那个相师是王俊辉找的人吗?

  我心里忐忑不已。

  既然不能占卜王俊辉,我就给林森彻底占卜了一下,他运势平平,无灾难,这就说明要害王俊辉的不是林森。

  如果真有人会害到王俊辉,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是我!

  难不成这次的事儿,也和爷爷所说的那个劫难有关?

  可惜我们这一派无法给自己占卜,我无法从我身上算出任何的信息来。

  所以这几日下来,我心里一直很忐忑不安,甚至有几次我想着就这么走了,可我又怕正是我走会给王俊辉惹来了麻烦,我不敢贸然去下任何重大的决定,因为那些可能都会成为害到王俊辉的契机。

  于是这几天我办事都开始变得畏首畏尾。

  林森也没有觉察到我的变化,王俊辉不领着他出去了,他就一个人到镇子上转转。

  而在这几天里,我的那只兔子魑和张远恒的女儿张艳也是成了好朋友,主要是张艳那个丫头老是喂它水果,搞的张艳一靠近笼子,那兔子就站起来作揖。

  四天后,张家的戏台在镇子的最西头就搭好了,戏班也是请到了,是皖南地区一个较为知名的戏班。

  而此时这三天要唱的曲目也是确定了下来,三天全是一出戏——《女驸马》,是黄梅戏中的经典剧目。

  大戏开唱的第一天,我去看了看,镇子上去看热闹的很多,不过以老人居多。

  第二天我没去,不过听说人也不少。

  到了第三天,也就算是大戏的最后一天,王俊辉少有的叫上我和林森出门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晚上唱完最后几折,这三天的大戏就彻底结束了。

  虽然三天下来都是同样的剧目,可台子下还是有不少的老人观众。

  我过来的时候,把兔子魑也拎过来了,主要是怕扔在张远恒的家里,被他家的小丫头给放出来惹了啥麻烦。

  我们三个离戏台很远,这是镇子西头一处较为宽阔的空地。

  看着那戏台,我就问王俊辉今晚叫我们过来干嘛,不会就是看戏吧。

  王俊辉说:“等着这些人唱完、看完,就该主角们上场了,这场面很壮观,我不想你俩错过。”

  说着王俊辉就给我俩开了明眼,不过他却没有让我们听清鬼话的意思。

  夜渐渐深了,戏终于落幕,观众和戏班子也纷纷离开,不过这戏台上的东西一样没有收拾走,王俊辉说,这也是他们要求的,那些戏班子只要人走就行了,东西留一晚,张家的钱出的到位,那戏班子也没啥说的。

  等着人都散尽了,时间进了午夜,我就看到不少黑影开始慢慢向这里聚集,很快那戏台下面已经黑压压的一片,我明白,这些不是人,而是鬼!

  同时我还看到了张家宅子的小女孩儿,她离戏台最近,就在戏台的旁边扒着小脑袋看。

  而此时原本已经停下的锣鼓点,在午夜十二点整“嗒”的一声再一次敲响,台上的大戏又要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