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69章 不期而遇

第069章 不期而遇

  我们一早就出发,赶了十几个小时的路,中间在一些服务区稍作休息,没有耽搁太长时间。

  所以当天晚上的十点多钟我们就回到了市里。

  王俊辉这次受伤,其中很大的责任在我和那只兔子魑。我有些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李雅静,加上时间也有些晚了,王俊辉也没让我和林森跟着去医院那边。

  到市里,把我俩先送回他的新房,王俊辉就带伤自己开车去医院了。

  其实不光是我不知道如何去给李雅静说王俊辉的事儿,林森也不知道,毕竟他的身份是王俊辉的助手。

  我和林森心里都带着自责,进到王俊辉的家里也没啥话要说,洗漱一下各自回房就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林森给了我一把钥匙,说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先住下,他要回自己家了,他还说王俊辉短时间可能不会回这里。让我随便住。

  林森走了之后我其实想过回县城,可现在离八月十五还有二十多天,我回去肯定还有劫难,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先在王俊辉这里住下,反正这儿就我一个人。

  至于宁浩宇那边,我是不准备去了,熊九每次都能从我这里套取一些消息,这让我心里很不爽。

  接下来几天我和兔子魑就一直住在这里,我白天看看电视。修习一下相门的气功,那兔子魑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几天下来它的小身板就变的胖嘟嘟的。

  看着它我就忍不住逗它:“够肥了,差不多能下锅了。”

  听了我这话,那兔子魑吓的一天没吃东西,等它慢慢反应过来我是骗它的了。就对着我“呲呲”一阵,以示愤怒。

  这几天里我和王俊辉也是通了几个电话,他说不用我担心。他现在和李雅静在一家医院住着,挺好。

  他还说,组织上还算有人性,知道他这次受伤了,特批他可以休息半个月,不过最后王俊辉也是强调了一句:“这也亏得张家财大气粗,最后又多给了组织一大笔钱,不然我怕也是没这假期。”

  至于李雅静那边,王俊辉没有多作透露,我也就没细问。

  王俊辉说半个月后才接案子,那会儿的话就离八月十五没几天了。

  在这期间我也是和徐若卉打过几次电话,只可惜她问我的少,问兔子的多。问完兔子,她觉得无聊就挂了电话,搞的我好像是替那该死的兔子打电话似的。

  有一天我实在无聊,我蹲到笼子前问那只兔子魑:“公的!?”

  兔子魑摇头。

  我“哦”了一声说:“那就是母的了!”

  兔子魑点头。

  我“哼”了一声拍拍笼子道:“你又逃过一劫!”

  半个月的时间过起来总还是有些慢,到了第十天,我就彻底闲不住了,便给宁浩宇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有空出来玩不。

  他说让我去仿古街找他,我就摇头道:“算了,每次去那边都要免费送你舅舅一卦,当然不是我小气,而是我最近运气不行,不能老行相卜之事。”

  宁浩宇那边想了一会儿就给我说了一个烧烤店的名字,说是让我过去等他。

  这烧烤店是室内的那种,酒吧样式装修,中间还有点歌台,有雅兴的人就会上去唱上一首。

  到了烤肉店这边,进去找好位置没一会儿,宁浩宇就过来了。

  打了招呼,点上了烤肉和啤酒,我和宁浩宇闲聊了起来,我就从他的话里听说,熊九最近大赚了一笔,特别是他的玉器店,在和紫琼阁合作后,紫琼阁找了几个识玉和卖玉的高手过来帮忙。

  熊九玉器店的销售额一下就增加了一倍。

  当然以后熊九再卖的玉,也都要从紫琼阁进货了。

  另外熊九还在周睿的帮助下做了几档子古玉的生意,也捞到了不少的好处。

  说完了他那边的事儿,宁浩宇就问我的近况,都倒啥霉了,说自己运气不好。

  我和宁浩宇也没啥不能说的,就把我爷爷说我要造劫难,还有王俊辉帮我挡劫的事儿都讲了他听,听我说完,宁浩宇就说:“那你的劫是不是已经避过去了啊?”

  我摇头说:“我总觉得我爷爷说的好像不是这事儿……”

  不等我这句话说完,我就忽然听到不远处一个卡间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李初一”,而且声音还十分的熟悉。

  我和宁浩宇同时看过去,就发现一个穿着格子连衣裙的女人在给我打招呼,我一下就认出了她——徐若卉。

  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心跳速度不由加快,宁浩宇在旁边问我:“谁啊,你朋友?”

  我小声说了句:“我房客。”

  说完我就起身向徐若卉打招呼,说实话,能在这里碰到徐若卉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我甚至开始觉得这就是我和徐若卉之间的缘分。

  相信很多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在自己觉得不可能的地方撞见自己最心仪的那个人。

  那种感觉又兴奋,又甜蜜。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和徐若卉都不是一个人。

  徐若卉那边有四个人,不过都是女的,我心里也是放心了不少,而我这边也是宁浩宇在身边。

  打了招呼,徐若卉旁边的一个女生就招呼我们过去坐,我心里还记挂着情劫的事儿,所以就犹豫了一下,宁浩宇则是早就迫不及待,起身拉着我就过去了,还喊了一声服务员给我们换桌子。

  过去之后徐若卉就在旁边给我腾出一个位置让我坐下,她对面的两个美女也是给宁浩宇腾出了一块儿。

  不得不说,这次和徐若卉一起吃饭的都是五官和身条都很好的女生,徐若卉简单介绍了一下我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市艺校的女学生,是徐若卉的高中同学。

  我也是第一次听徐若卉说起了一些她过去的事儿,原来她之前上的高中也算是一个艺术类的高中,那所学校里的美术生和学舞蹈的居多,也是有名的美女学校。

  这次徐若卉来市里,也是为了和这些同学小聚。

  介绍了那几个美女徐若卉就开始介绍我:“这个是我给你说的那个房东,李初一,人很好,平时帮人算算卦,在县城那边,别人还送了他一个绰号‘一卦千金’。”

  听到徐若卉的介绍,那三个女人就同时开我玩笑,说我是他们见过最年轻的神棍,显然他们对算命的事儿不感冒,而我最近正在小心的避劫,也就没有去关注她们的面相,自然也没去反驳啥。

  然后那三个女生就把目光集中到了长的帅气,还穿了一身名牌的宁浩宇身上,他们问宁浩宇是干啥的,宁浩宇介绍了自己,然后还特意说明自己是仿古街万玉楼的经理。

  宁浩宇一介绍,那三个女人自然就更愿意和宁浩宇搭讪了,而我这个小神棍瞬间就被冷漠了。

  徐若卉在旁边捂着嘴扑哧一笑说:“看来你很不招女孩子待见啊。”

  我半开玩笑说了句:“她们那是职业歧视。”

  到了这些女生面前,我就不小心多喝了几杯,不一会儿我和宁浩宇一起话就多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说的,我们就聊到算命的问题上来了,宁浩宇对她旁边和他聊的最近的那个叫方骆琳女生说:“你要不要让初一算一下,他看相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强,我舅舅因为生意的事儿,好几次找他求卦,都被他推了呢。”

  徐若卉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问:“你还有给钱不赚的时候,少见啊?”

  我当时也多喝几杯,加上徐若卉在旁边,我就有些头脑不冷静了,渐渐把爷爷说的情劫的事儿忘了个一干二净,就接着徐若卉的话说了一句:“找我算命,也是要讲机缘的,机缘不到,出钱再多,我也不会给他算的。”

  其实我已经不知道给多少人免费送过卦了。

  然而我的这些话却被几个女生当成了笑话,从她们的笑容来看,她们甚至觉得我说那话的时候有些滑稽。

  我看着方骆琳说:“你印堂位置红光泛粉,有三股命气绕着你印堂转,此为桃花运,追你的人至少有三个,而且岁数都比你大,应该是你的学长,不过那些人中没有一个是你喜欢的,因为那三股桃花气没有一股和你的命气想契合。”

  我说完之后方骆琳和另外两个女生就停止了笑声,而是同时看向了徐若卉,徐若卉摇头说:“别看我,我和他在一起从来不提咱们的事儿,还有,我这个房东可是大忙人,一个月里最多三四天在家,其他时间全在外面跑,我也没时间跟他说咱们的事儿。”

  方骆琳看着我说:“算你蒙对了,那你继续说,我的真命天子什么时候出现?”

  我看了一下这方骆琳,右眼眉毛下有一颗很小的宜夫痣,是旺夫之相,可他那颗痣的旺夫气藏的却很深,说明十年内不会结婚,所以我便说了一句:“十年后你就知道这个答案。”

  方骆琳问我为什么,我就把我所看出的跟她说了一遍。

  她不甘心地问我:“你的意思我十年后才会结婚吗?”

  我点头说是!

  方骆琳笑道:“好啊,那我就偏偏早些结婚给你看!”

  我说:“有些命是逆不了的。”

  方骆琳“哦”了一声说:“那你看看我们家若卉,看看她什么时候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