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070章 无止境的倒霉

第070章 无止境的倒霉

  方骆琳说让我看徐若卉什么时候结婚,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我喝了一些酒,脑子里已经发懵,就下意识把方骆琳的话听成了我和徐若卉什么时候结婚。

  所以我看了看徐若卉就脱口说了一句:“这要看若卉自己的想法了。”

  而且我的口气还有些暧昧。

  虽然我是喝了酒,但是离喝醉还有一段距离。这话一出,我也立刻感觉语气的问题就赶紧调整声音又补充一句:“若卉脸上的面相都是隐相,没有较为明显的可以看到长远一些的明显相门,所以我暂时也看不出来。”

  我的话音刚落,方骆琳旁边一个女生就说:“我看你是对我家若卉有想法,故意不说出来的吧。”

  不等我说话,徐若卉就说:“好了,好了, 我和初一就是好朋友加上房客和房东的关系,你们别乱想。”

  徐若卉说完还问我:“你说是吧,初一?”

  我当时心里有些冰凉,不过嘴上还是跟着说了一句:“是啊,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人在伤心的时候看到酒便容易失控,所以我当晚又多喝了几杯,瞬间我就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晃,面前的酒瓶子东倒西歪的,我就伸手想去扶住它,可我一伸手却是碰偏了,直接把那酒瓶子给碰倒了。

  顿时倒出来的酒就洒了方骆琳一身。

  方骆琳赶紧站起来说:“行了,行了,你别再喝了。再喝一会儿你就把桌子上的碳炉子掀我身上了。”

  这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宁浩宇去结了账,我们几个人也就分开了,临走的时候徐若卉问我什么时候回县城,我说:“八月十五之后。”

  我小脑虽然失控了,可大脑还算清醒,没有乱说话。

  徐若卉“哦”了一声就和她的姐妹们离开了。宁浩宇问我要不要去他舅舅家,我摇摇头把王俊辉家的地址告诉他,他就打车把我送了过去。

  我是傍晚的时候把宁浩宇叫出来的。现在已经是八点多钟,送我回去后,他问我自己有没有事儿,我摇头说没事儿,宁浩宇便道:“你今天怪怪的,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喝那么多,你是不是真对那个叫徐若卉的有意思啊。”

  我没回答宁浩宇就道了一句:“你要是不回去,就在这儿睡,要是回去,就赶紧走,别在这儿嚼舌根。”

  宁浩宇摆摆手说:“得得,我先回家了。有事儿打电话。”

  我摆摆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爬在沙发上也懒得动弹。

  等着宁浩宇关上门离开了,我才从沙发上坐起来,然后去厕所“哇哇”吐了一会儿,喝多酒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啊。

  吐了一会儿,我就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简单洗漱了一下跄跄踉踉就准备回屋睡觉。

  刚迈了步子,就听着我手机响了,一摸兜发现手机不在身上,转头顺着铃声找去,发现手机在我刚才爬在沙发上的位置。

  便准备过去拿,谁知道脚下忽然一打滑,我整个人摔了下去,正好脑袋磕在了茶几上。

  幸亏我的脑袋不像电视剧里那么脆弱,一碰就死人,要么就失忆,我只是额头上起了个大包,还把我的酒劲儿碰醒了不少,赶紧接过电话,也没看谁打过来的,接了我就没好气地“喂”了一声。

  “初一,你真醉了吗?”

  徐若卉的声音。

  我当时就愣了一下,她电话,是在关心我吗?

  我深吸一口气,摸着脑袋上的大包,然后调节了一下情绪说:“没,已经好多了,就是头有点晕。”

  徐若卉听我说没事儿,就“哦”了一声问我:“对了,那兔子你带在身边吗,最近有喂它没?”

  听到徐若卉这么问,我心里立刻又丧气了,我以为她是来关心我的,原来是问兔子的。

  我说兔子没事儿,吃的胖胖的。

  然后徐若卉又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了那兔子,还有其他一些兔子的事,她说以前也养过两只兔子,后来都死了。

  本来她一直说兔子,我就有些不耐烦,加上有些酒劲,我就想睡觉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徐若卉忽然就说了一句:“初一,我今晚能过去看下那兔子吗?”

  “啊!?”

  “怎么不方便吗?”徐若卉问我。

  我赶紧道:“方便,方便,只是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过来……”

  徐若卉道:“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门,告诉我地址,我打车过去。”

  徐若卉要过来,我顿时心乱如麻,于是我就把王俊辉这边的地址告诉了她,她“哦”了一声说二十分钟到,然后就挂了电话。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我把这里收拾了一下,又去把兔子魑喂了一下,同时吩咐那兔子魑说:“你家女主人要来看你了,一会儿听话点,不然明天我把你当成下酒菜。”

  那兔子魑点头,“咦”,它竟然能听懂我说的话。

  我头上的包暂时下不去,我就找了一条毛巾,取了一些凉水敷了一下。

  当然不会有啥效果,我额头上的那个大包依旧不小。

  我约莫时间差不多了,就拿了手机和钥匙下楼去接徐若卉,下楼梯的时候我扶着墙,一步一步地慢慢下,我怕自己不小心再摔一脚,摔出一个好歹了,错过了和徐若卉今晚相处的时光。

  今天我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在屋子里摔倒碰到了额头,下楼的时候,这楼道里的灯竟然没有一个是亮着的,我只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来照路。

  越往下走,我就感觉一阵阵凉风从楼梯下面倒灌上来,吹的我直打哆嗦,我身上好不容易退下一些的酒劲忽然又升起不少,我走路就开始感觉整个楼梯都在晃了。

  幸好王俊辉家的楼层并不高,很快我就下到了楼下,然后跄跄踉踉地再往小区门口。

  此时时间最多九点多,可我抬头看了一下,发现这小区里竟然没有一户的灯亮着的,这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正好在我出门后停电了?还是说我喝醉了,眼前出现了幻觉之类的东西。

  要么就是我在不知不觉间被鬼遮眼了?

  很快我就到了小区门口,马路上的灯还是亮着的,可附近几个小区全部黑了灯,偶尔有一两家有了微弱的光亮,我也很快辨认出,那是烛光。

  看来这里是真停电了。

  我面前正好过来一辆出租车,徐若卉就从车上下来,她穿着我今天看到她的时候那条格子连衣裙,还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

  她看到我之后就说:“这附近停电了?怎么所有的楼都是黑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我摇头说:“是我倒霉也不一定。”

  此时我已经想起了我爷爷说的情劫的时候,他让我远离家里的女人,也就是徐若卉,我跑到了市里,可我俩还是市里遇到了,这就是天意吧。

  正如爷爷曾经教我相卜的时候说的那样,有些劫是避不过去的。

  既然避不过去,那我又何必逃避和徐若卉的相处呢。

  我这边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徐若卉就推了一下我胳膊说:“初一,你还醉着呢?傻站着干嘛,带路啊。”

  我“哦”了一声就往里走,可我酒劲儿还在,一迈步就跄踉了一下,险些摔倒。

  徐若卉赶紧扶住我说了一句:“你刚才是怎么出来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被徐若卉扶着走路,我心里还是感觉很幸福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楼下,因为这楼道里太黑,徐若卉显得就有些怕了,她往里探头看了几眼才扶着我往里走,我笑着说了一句:“放心吧,里面没鬼。”

  听到我说“鬼”字,徐若卉就跟我说:“别在我面前提鬼字,我最近老是遇到一些怪事儿,不知道是不是被脏东西缠上了,所以才跟幼儿园请了两天假,跑市里来了。”

  听了徐若卉的话,我就好奇问了一句:“我家又闹鬼了?”

  徐若卉摇头说:“不是,我第一次感觉奇怪是在幼儿园的时候,后来那种奇怪的赶紧就一直缠着我,弄的我心里毛毛的。”

  我赶紧问徐若卉到底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儿。

  她说:“这楼道里太恐怖,等咱们到了房间里,我再跟你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下意识想要加快步子,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步子没站稳把脚又给崴了,顿时疼的我走的更慢了。

  我这倒霉劲也过不去了。

  徐若卉则是扶着我说:“你都这样了慢点走,一会儿你摔出一个好歹来,还怎么保护我?”

  听到徐若卉让我保护她,我心里顿时一阵暖和。

  显然她今晚给我打电话,也有这一层面上的意思,她是害怕心中的那种恐怖感觉,害怕真的有脏东西,所以才来寻求我的帮助。

  而徐若卉是我喜欢的女人,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很快我一歪一斜地就被徐若卉扶到了房门口,拿出钥匙,我开了半天没找到钥匙空,徐若卉看不过去,抢过我手里的钥匙,帮我开了门,然后扶我进去,同时他嘴里说了一句:“我觉得我今晚来错了,你这样子,要是真有脏东西,你能保护我吗?”

  徐若卉说着,就打开手机往屋子里晃了一下,先看看把我放到哪里,可当她找到客厅窗户的时候,我俩同时忍不住“啊”了一声。

  因为在窗台上卷缩着一个背对着我们的小孩儿。